美国视中国为中长期主要对手

江东大虾 收藏 4 446
导读:  根据美国国会2000年通过的106—65授权法案,美国国防部每年须向国会提交《中国军力报告》。该法案规定,报告“应反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状并对其未来20年的发展前景作出预测,对中国基本国家战略、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的基本原则和发展方向,军事建设原则与计划,以及武装力量作战使用构想进行介绍和评价。”   美国通过这一法案绝非偶然。在进入21世纪之前,白宫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即使不是在军事领域,中国也会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成为美国中长期的主要对手。   《中国军力报告》的前言指出:“中国作为一个地区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根据美国国会2000年通过的106—65授权法案,美国国防部每年须向国会提交《中国军力报告》。该法案规定,报告“应反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状并对其未来20年的发展前景作出预测,对中国基本国家战略、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的基本原则和发展方向,军事建设原则与计划,以及武装力量作战使用构想进行介绍和评价。”


美国通过这一法案绝非偶然。在进入21世纪之前,白宫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即使不是在军事领域,中国也会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成为美国中长期的主要对手。


《中国军力报告》的前言指出:“中国作为一个地区政治大国和经济大国的迅速崛起及其越来越积极地参与世界事务的事实,已经构成现代世界战略格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对地区和全球事务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报告同时还说,“中国未来的军事政治方针、特别是其持续增长的军事力量及其未来如何使用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还被笼罩在迷雾之中”。


虽然中国武装力量已经开始的现代化进程远未结束,但迄今已取得了显著成果,这主要体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从一支准备本土作战的庞大军队加快向一支装备精良、机动性强的军队转变,这支新型军队现阶段已经具备在中、低强度边境武装冲突中有效对抗高技术外国军队的能力。美国国防部2006年发表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警告说,尽管中国军队的远距离投射能力还相当有限,但该国“在与美国进行军事对抗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并且其军政领导人正在努力推广现代化军事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会导致美国的军事优势化为乌有”。


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特别强调,目前军事专家们关注的焦点是北京的对台军事斗争准备活动,却忽视了另一个事实,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在为解决台湾问题以后“争夺资源”和“扩展生存空间”而积极准备。同时,该报告指出,:正在增长的中国军事和工业实力已经开始改变东亚的战略格局,在亚太地区引发了新的军备竞赛,并已开始影响该地区以外的安全形势。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质量和数量上不断完善其战略核力量令美国人十分不安,不久前,中国战略部队装备了威力更大的DF一31和DF一31A机动型洲际弹道导弹,新导弹的作战能力可与俄罗斯和北约主要国家的同类导弹相媲美。近年来,中国进口和自行研制了多型远程巡航导弹、反舰导弹、防空导弹、中程和洲际弹道导弹以及反卫星武器(2007年1月中国成功地进行了反卫星导弹试验)。美国军事专家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近期将有能力将作战行动空间从传统的陆地战场转移至太空和电脑网络空间。


谜一般的中国式战略思维


美国专家认为,在中国境外很少有人敢自夸其了解中国领导人在国家与世界安全领域的决策动机,而实际上有关中国赖以推行军队现代化的内部潜力情况也不得而知。中国的封闭状态增加了洞悉其领导人战略意图的难度,而且中国领导人从未正式地充分公布过其“大战略”。五角大楼确信,主要的危险就在于这种未知状态之中。


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中国现在的掌舵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了建立“和谐世界”的理念。他认为,从现在起,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既要推行传统的“不干涉内政”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等方针,又要倡导“平等”、“公平”、“多样化”等新原则。中国新的国家学说没有取代邓小平的学说,但也不是对后者的进一步发展,然而它们似乎能够相互补充,并行不悖。充满智谋的中国政治令白宫和五角大楼难以深谙其中的奥妙,但他们还是在尽力想弄清楚,因为这是美国当前和未来制定反华政策的依据所在。


总体来说,中国的国家“大战略”着眼于为国家经济发展提供稳定和有利的条件,这要求建立和保持相应水平的安全体系。中国军政领导人认为新世纪头二十年是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有利的内部和外部环境将帮助中国和平、迅速地成为地区超级大同,并加强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北京正在通过增强“软”、“硬”两种实力来努力提升“综合国力”,前者包括扩大中国经济和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增加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好感等,后者包括完善武装力量、增强军事实力、加强外交影响。


无疑,白宫和五角大楼都很清楚中国内外政策的基本原则,即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继续发展经济,保持国家内部稳定,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和国家利益,维持中国的大国地位。但美国对北京在一系列领域主要是军事和安全领域的某些战略制定和战略计划却是一头雾水,尤其是不能洞悉中国人在战略问题上的决策过程。五角大楼的报告对这些重要问题也没有给出详尽的回答,只是提供了预测,并援引了中国领导人和高级将领的部分公开言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二炮部队东风-31A战略导弹发射


中国的军事战略和建军计划


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提出了名为“两个转变”的新军事建设思想,其实质是军队要快速实现从数量规模型到质量效能型的转变,全力提高作战潜力。1985~2000年,中国军队员额裁减约150万人,换装大量新式高技术武器装备。


在海湾战争中,数量远输对手的多国部队迅速、彻底地击败了实力强大、作战经验丰富的伊拉克军队,这令北京感到十分意外。北京得出的结论是,20世纪末的“军事革命”最终颠覆了许多世纪以来一直占统治地位的“对敌数量优势”的概念。于是,中国军方在研究上世纪最后二十年发生的历次战争经验的基础上,于1999年前制定了《新一代作战条令》。


美围分析家认为,中国国防与安全政策的依据是“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总体来说,中国军政领导人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准备应付高强度、快节奏的有限规模的局部战争,中国不会首先挑起战争,但在受到外来威胁的情况下将会预先采取所有必要的抵御措施并随后消灭敌人,即奉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


根据2020年以前的建军计划,中国的军事建设将分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到2010年,总体上完成先进高技术武器和技术兵器的换装,使解放军的火力和机动力达到世界主要国家的水平,确保能够有效应对任何规模的局部战争。与此同时,陆军仍将是兵力最多的军种,担负着完成消灭敌人的主要任务。海军将担负从海上方向保卫国家和捍卫中国“海洋权益”的重要任务。而空军训练中强调要独立实施空中进攻战役或与其它军种协同遂行战役和战役战术行动。军队指挥自动化系统应于2008年部署完毕。至于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则重点完善陆基部分。


第二阶段,即2010~201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应具备在境外使用各种军队集团遂行有限规模的作战行动的能力。这一阶段,应采取措施增强作战部队的打击火力,特别是远程打击火力。为此,将增加装备大口径火箭炮(如俄制“龙卷风”及中国国产型号)和战术、战役战术导弹的兵团数量。


第三阶段,即2015-2020年,解放军将具备对任何潜在敌人进行各种战争的能力,其中海军应具备在太平洋洋区(第三岛链,即夏威夷、澳大利亚及新西兰一线)作战的能力。


应特别指出,中同甚至已经制定好到2050年以前的武装力量发展计划。如2006年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所说,这一计划分三步走:2010年以前,将奠定坚实的基础;2020年以前,取得实质性进步;到本世纪中叶,将建成一支能在信息化战争中取胜的信息化军队。而在此以前,国家“应拥有一支与大同地位相适应并能在任何战争中战胜任何敌人的武装力量”。


五角大楼的分析家们特别强调,中国军队在其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积极并广泛地利用了俄、美等围军队的经验。令美国人最为担忧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近地空间遂行作战行动的能力在持续提高,这不仅将使其具备直接摧毁航天器或从太空实施打击的能力,还将有效提高其通信、指挥、侦察和目标指示系统的效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解放军重型99式主战坦克部队编队开进


中国的“三战”与“非对称作战”


《2020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系在“战争本质的变化——2020年前后的全球趋势”国际会议上提交的报告)的作者——美国国际问题专家达维·冯克尔施坦因认为,中国军方的结论之一是,必须提高“斩首行动”的作用,即对敌最高军政首脑进行打击,使敌人失去及时、正确评估形势和指挥武装力量的能力,并丧失取胜的意忐。


此外,2003年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批准了“三战”的构想,它包括:心理战,即使用欺骗、威胁等方法对敌开展宣传攻势,增加敌方判断局势及其领导人正确决策的难度;舆论战,即最大限度地利用大众传媒传播必要的信息,赢得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对中国及其领导人所采取的内、外政策的理解和支持;法律战,即运用有关的国内法和国际法,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所采取的军事行动的合法性。


在五角大楼的报告中还首次提到了中国军政领导人的“杀手锏”新构想。近年来,这一用语在中国军事科学出版物中经常出现,但至今没有明确的定义,其意是指某种特殊技术或武器,借助于它,中国军队能击败军队规模、装备技术都强于自己的敌人。美同专家认为,“杀手锏”的特点在于它是新军事技术与中国传统军事科学成果的结合。


中国建立强大的现代化核导弹潜艇舰队的努力令“21世纪的海上霸主”——美国十分不安。美国的权威专家们已经连续三年针对中国海军的水下力量撰写了一批研究专著。从分析潜艇舰队现状和评估其发展前景的角度来看,最值得关注的新作之一是南安德鲁·艾里克松、莱雷·格里施泰因、威廉·缪勒和安德鲁·威尔逊四人集体创作的《未来的中国水下核力量》(安纳波利斯美国海军学院出版)。作者的结论是: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战略计划的制定将受到两个主要因素的影响:一是反恐战争,即与***原教旨主义者及其追随者的长期战争;二是与中同的地缘战略竞争。这两大挑战将直接影响未来的美国将拥有一支什么样的武装力量和这支武装力量将如何部署。如果说第一个挑战将主要由美同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来应对,那么第二个挑战将主要南美围海军和空军来应对。


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报告认为,中国军队将具备抗击“中等”对手的侵略并消灭它的能力,但时间不会早于2010年,甚至可能会更晚。至于中国军队向遥远的海外地区派遣精干部队并对其长期提供物质技术保障的前景,美同情报局的分析家认为,其实不会早于2015年甚至更晚。自然,中国向海外大规模派遣远征力量更是非常遥远的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中国空军近十年来发展迅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