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控诉揭开香港“慈善家”真面目(图)

最近,位于(云南)勐海县城老街一个名叫“仁爱儿童之家”的孤儿院,被勐海县民政等相关部门责令关闭。对于关闭的原因,勐海县相关部门认为,由于“仁爱儿童之家”未取得省级民政部门核发的批准书。但是,记者通过半个月的调查后,却发现了这个慈善机构一些不为人知的丑闻。


因为曾经资助过899名贫困儿童,所以“仁爱儿童之家”在当地小有名气。“仁爱儿童之家”由一个名叫“香港施比受协会”的慈善机构创办,而该协会的主席李国华正是此次事件的主角。


有谁想得到,“慈善家”李国华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一句话牵出事件主角


据香港的助学志愿者林美霞介绍,去年12月,李国华找到她提出合作要求,她跟随李国华到“仁爱儿童之家”和其资助过的一些学校看过后,被身为残疾人的李国华深深感动。几次接触后,林美霞也与“仁爱儿童之家”里的小杨熟悉了。可在今年7月,小杨听到林美霞夸奖李国华“有爱心”时,突然说了一句:“好什么好!干爹(孤儿院女童都称李国华为干爹)是在害这些女孩子!”当时她听了后感到一阵愕然。


后来,林美霞逐渐从小杨和孤儿院其他女童嘴里得知,李国华有夜间摸进女童宿舍在女童身上乱摸等劣行,且已有6名女孩给香港一位名叫岑丹凤的女士写过举报信。感到震惊的林美霞从岑丹凤处得到证实后,便于7月22日向勐海县妇联进行了举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名女童控诉“干爹”



而香港的岑丹凤女士,也曾多次前往勐海对孤儿院进行调查。


5月28日,曾帮“仁爱儿童之家”募集了10万元善款的岑丹凤来到勐海,想亲眼看看得到自己帮助的孤儿的生活和学习状况。


相聚之后,岑丹凤拿出纸笔,要求几个上初中的女童将她们的家庭、学业、心愿和在孤儿院的生活情况写下来,以便日后更好地帮助她们。可令岑丹凤没想到的是,最后收上来的却是6名女孩对“干爹”李国华一些不轨行为的举报。


随后几天里,岑丹凤也感觉出了一些异常:孤儿院里两名年纪稍长的女童小华和小艺不仅与李国华关系亲密,且一直以来都是一起外出吃饭。期间,也有多名女童私下找到岑丹凤,提出不想在孤儿院继续呆下去,希望岑丹凤能够资助她们住到学校去。


警方调查孤儿院


返回香港,岑丹凤多次电话联系孤儿院后,再次得到了“儿童之家”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回想起写举报信的6名女童,岑丹凤立即请求勐海县委统战部调查。同时,岑丹凤于8月11日再次飞抵西双版纳。最终,一份详尽的调查笔录,被递交给了勐海县妇联、民政局以及公安局等部门。岑丹凤称,李国华用金钱和手机等物诱奸孤儿院女童,曾有女童被奸怀孕,且多次半夜到女童房间非礼等。


勐海警方接报后随即到孤儿院调查,调查发现,李国华在3个不同地方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有女童反映,她们的一举一动包括换衣服等很多私密行为,都在远在香港的李国华的监控中。民警当场将安装在孤儿院内的摄像头拆除。


4年前就有人反映过


2003年9月开始,很多香港的捐赠者就开始收到勐海“仁爱儿童之家”儿童的一些来信,内容大多与李国华经常以电话、传真等方式骚扰孤儿院儿童有关。同年10月10日,香港的捐赠者终止了李国华孤儿院院长的职务。


2004年3月,先后有3名女童和孤儿院的管理员以书面材料的形式,反映李国华和孤儿院女童有“性接触”等不轨行为,随后,香港方面将此情况向勐海县民政局、勐海县政府、西双版纳州民政局及云南省民政厅反映,但最终因为“没有一名女童愿意作证曾与李国华发生过性行为”,而使相关部门难以处理。


非法机构被紧急叫停


登录香港“施比受协会”的网址后,记者发现,这个网站上的首页还在最醒目的位置,用红颜色的大号字体滚动着“救救白血病儿二嘎”这样的内容。然而大标题中的主角“二嘎”由于病情的恶化已经于5月下旬离开了人世。


在简介上,记者看到“李国华先生获云南红十字会和省民政厅安排,……决定在勐海县成立孤儿院”等内容的字句。但是西双版纳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刘伟说,民政厅早在2004年4月22日就下过文,明确要取缔“仁爱儿童之家”的。因此,这个孤儿院显然属于非法的。


在勐海民政局,记者也看到今年8月25日发出的一份通知:由于“仁爱儿童之家”未取得省级民政部门核发的《社会福利机构设置批准书》为由,责令停止一切活动。

·对话女童·


“干爹”要我们陪他睡


小兰今年16岁,3年前进入孤儿院生活。在和她的对话中,记者了解到了一些事情的点滴。


“慈善家”要求孤儿陪他睡觉


记者:“干爹”是怎么进行无礼行为的?


小兰:有三四次要求我跟他一起睡觉,说如果跟他睡觉,他就给我钱花和我需要的东西。


记者:你答应了没有?


小兰:我没有答应他。


记者:你看到过孤儿院有其他女孩与“干爹”做过这样的事吗?


小兰:看到小英和干爹一起洗澡。


记者:什么时候看到的?


小兰:几乎每次干爹从香港回来,小英都要陪干爹洗澡。


他们脱光了衣服一起睡


记者:还有其他什么行为吗?


小兰:除了洗澡外,他们还在一起睡觉。


记者:干爹除了小英还跟其他女孩睡吗?


小兰:有一次我见到小马姐妹俩、小李和干爹4个人在干爹的床上睡觉。第二天早上小李出来后说,干爹说只要小李和干爹睡,干爹就给她们家盖房子。


记者:还有吗?


小兰:有的。去年3月份我和小布、小英和干爹4个人回布朗山,晚上开一间宾馆住下后,我和小布睡一张床,小英和干爹睡在一张床。


记者:他们脱衣服了吗?


小兰:脱了,他们脱得光光的睡在一起。


经常跑到宿舍摸我们


记者:你发现小英和干爹睡在一起时,小英几岁了?


小兰:当时她上初一,有13岁。


记者:其他还有吗?


小兰:有,有一次干爹在香港,小英约我和小布一起到干爹房间里睡。晚上3点我睡醒时发现小英和干爹在视频聊天,还用视频对话,视频中,干爹还把衣服脱了。


记者:听说干爹晚上会到房间去摸你们身上,有这回事吗?


小兰:有,有好几次了。我们为了防止干爹进来摸我们,就悄悄将一盆水放在门头上,结果晚上干爹一进门,水就全部浇到了他的身上,从那以后他就不来我们宿舍,到另外一个宿舍去了。



·讲述·


孤儿院工作人员爆料——有女童被称为“他老婆”


孤儿院的管理人员小杨对记者说,她是2006年经人介绍到“仁爱儿童之家”工作的,一个人要照料所有孩子的生活和孤儿院的日常工作。


女童被称为“他老婆”


初到“仁爱儿童之家”工作时,小杨就发现李国华从香港来到勐海时,居然将一名叫小英的女孩叫到浴室内一起洗澡,晚上两人就睡在一个房间,感到奇怪的她向其他儿童问起“小英和李国华什么关系”时,都回答说“是他老婆”。


后来,小杨陆续听说过在自己进入孤儿院工作之前,前任就是一个名叫“小会”的女孩,这个女孩原来是受孤儿院资助的女孩,由于和李国华“好上”以后便负责孤儿院的管理工作。就在她进入孤儿院工作的第四个月,李国华竟然提出:只要肯和他睡觉,工资就可以由现在每月的650元加上去。在遭到拒绝后,李国华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说:“不愿意就算了,我从来不勉强人。”


今年5月份,李国华到勐海后没有再和小英睡在一起,又开始将一名受资助学生的姐姐小马带到孤儿院来同宿。就在勐海相关部门已经通知关闭孤儿院的情况下,临走之前的李国华又要求小杨与小马她们两人“三个一起睡”,再次遭到了小杨的拒绝。


主要招收女童


“平常一般招收儿童到孤儿院时,李国华主要招收女童,且要长相好看的。”小杨说,只要长相好看一些,且关系和李国华亲密一些的女孩,李国华就会额外给她们钱花,给她们买衣服,甚至赠送手机、银行卡和MP4之类的东西。


在今年初有女童反映李国华夜间进入宿舍在她们身上乱摸后,小杨就教这些女孩:“下次李国华再从香港来时,你们就把门从里面顶死。”在李国华今年2月来到孤儿院时,由于夜间进不了女童的房间,曾经气得大声叫骂,并追问“是谁教的”?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杨说,其实李国华不仅仅资助孤儿院的孩子,还资助着勐海县一些乡镇学校的近200名贫困生,而且平时看上去也很善良,只要有人求助他都会慷慨相助,但就是他在生活作风上的行为,实在是太令人气愤了。


4年前曾被警方调查 有人反映 无人指证


昨日,记者采访了勐海县政法委书记岳滇勇。岳滇勇说,以前也曾经就“亵童”事件调查过,但是“有人反映,无人指证”。


“这个孤儿院的情况很复杂”,岳滇勇说,今年7月22日勐海县妇联接到香港的岑丹凤女士对于孤儿院儿童遭到“性侵害”的举报后,他立即请公安、民政和教育等部门介入调查,结果发现这个孤儿院的背景很复杂。先是由一个“香港关怀孤儿协会”的组织在创办,但是在2003年后又换成一个叫做“施比受协会”的组织在办。


2004年被有关部门取缔后,李国华又在勐海县城老街租房自行开展活动。由于当时也没有什么明显违反国家法规的行为,且又确实做了很多资助贫困生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引起了有关部门的警觉。


公安机关在调查时,先后找了除几名和李国华关系密切的女童,最后几乎都反映李国华与孤儿院的女童有过性接触,但由于当事人并没有出来指证李国华的行为,所以至今还没有取得更为有力的证据。目前,此事还在调查中。


教育局表态 孤儿院停办 孤儿不会失学


据勐海县教育局纪委书记陈云华说,由于“仁爱儿童之家”的手续不合,被民政局责令关闭了,在这次关闭过程中,为了让孤儿院受资助的27名贫困儿童得到妥善安置,教育局协调各学校腾出床位,对这批学生进行了住校安置。同时民政局还为他们每人置办了一套新的行李铺盖,给他们带到学校入学,因此这次关闭没有造成儿童失学的情况。


勐海县妇联的办公室主任孙立瑞对记者说,在孤儿院关闭后,受资助人岑丹凤女士的委托,他们已经担负起了对孤儿院安置住校的20多名学生的生活和学习进行监管的职责,今后,岑丹凤将以小学生每年1000元,中学生每年2000元的标准,对这批贫困儿童进行资助。


在返回香港前,岑丹凤女士留下了1万元现金给妇联,用于支付儿童新学年的费用,目前已经与各学校办理完了相关手续。 (云南网-春城晚报 戴振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