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评:中国海权和陆权彼此相辅相成应早建航母

一、中国是海陆大国,海洋资源丰富,而中国海洋权益受侵蚀更严重。


转动地球仪,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是欧亚大陆的大国,地处亚洲的中心,一边是滨临太平洋,一边是延伸到欧亚大陆的中心,中国既是海洋大国,又是陆地大国。


中国有陆地国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陆地边境长2。28万公公里,东邻朝鲜,北邻蒙古,东北邻俄罗斯,西北邻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西和西南同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锡金、不丹接壤,南与缅甸、老挝、越南相连。和15个国家接壤,目前主要和印度有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有争议,占国土总面积0。1%。


中国大陆的东部和南部濒临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以及台湾以东太平洋海域。中国领海为邻接其陆地领土和内水的一带海域,宽度从领海基线量起为12海里;海域面积约473万平方公里。在辽阔的中国海域上,分布着5400个岛屿。中国有长达1。8万多公里的海岸线,东和东南同韩国、日本、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隔海相望。但是,中国面临着激烈的海域划界争端,在黄海,我国与朝鲜和韩国存在着18万平方公里的争议海区。在东海,我国固有领土钓鱼列岛被日本非法占领;按日本的无理要求,日本与我国有16万平方公里的争议地区。在南海,我海洋权益受到的侵犯更加严重。从权威的海洋研究机构获取的数字是:有大约12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处于争议中。有争议的海域面积占我国总海域积的32。5%。


传统意义上的海洋资源,包括“航行、捕鱼、制盐”;现在一般认为的海洋资源则包括旅游、可再生能源、油气、渔业、港口和海水六大类。在人类对石油、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海底石油、天然气成了海洋资源争夺的重点。


根据国务院2003年5月9日颁布的《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13号文件”),我国有海洋生物两万多种,海洋鱼类3000多种;海洋石油资源量约240亿吨,天然气资源量14万亿立方米;滨海砂矿资源储量31亿吨;海洋可再生能源理论蕴藏量6.3亿千瓦。


240亿吨的海洋石油资源量,是中国2003年进口石油总量(9000万吨)的260多倍。可惜的是,石油储量丰富的海域,多在有争议的东海和南海,没有争议的渤海和争议相对较小的黄海与之相比储量较少。渤海是内海,水浅,但开发起来一样有难度,其油气分布零散,被称为“摔碎的金盘子”,且多以重油、稠油为主;而黄海比较“贫瘠”。


1966年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经过对包括钓鱼岛列岛在内的我国东部海底资源的勘查,得出的结论是,东海大陆架可能是世界上最丰富的油田之一。据我国科学家1982年估计,钓鱼岛周围海域的石油储量约30~70亿吨。还有资料反映,该海域海底石油储量约为800亿桶,超过100亿吨。


南海海域更是石油宝库。据有关报道,南海勘探的海域面积仅有16万平方公里,而发现的石油储量有55.2亿吨,天然气储量有12万亿立方米,南海油气资源可开发价值超过20万亿元人民币,在未来20年内只要开发30%,每年可为中国GDP增长贡献一两个百分点。仅在曾母盆地、沙巴盆地、万安盆地的石油总储量就将近200亿吨,是世界上尚待开发的大型油藏之一,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储量分布在应划归中国管辖的海域。经初步估计,整个南海的石油地质储量大致在230亿至300亿吨之间,约占中国总资源量的三分之一,属于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


在海洋文明时代,海洋把世界链接成一个整体,航空、铁路、高等级公路又把陆地和海洋紧密相连,这样一个时代,必然会更高效率地创造财富,海洋又有支撑中华可持续发展的资源,中国需要强大的海权,强大海军,支撑中国从海洋开发利用、海洋贸易、沿海经济发展中获取财富。


所以海洋,不应该仅仅是一道防线,而应该是经济发展的腹地。


当中国已经从海洋文明时代获取巨大利益的时候,我们的理论、体制、技术、军事、文化,至今还没有适应这种变革。


二、中国强盛的时期从来就是海陆并重,而不是什么“海权从属于陆权”。


同时,翻开中国历史,我们发现,在古代的技术条件下,中国的传统威胁来自北方,即使是这样,圣明的列祖列宗消除北方的国防威胁消除后,都是海陆并重,从而开启中国强盛的汉、唐、宋、明初期!


汉武帝时代开启陆地“丝绸之路”,同时也开启“海上丝绸之路”。汉武帝于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两次派张骞(?—公元前114年)出使西域。开辟了中西交通贸易通道——陆上“丝绸之路”。汉武帝极力开辟海上交通,致力于海上各国往来。同时,在汉武帝的努力下,汉朝终于先后开辟三条重要的海上航线。1。北起辽宁丹东,南至广西白仑河口南北沿海航线。2。从山东沿岸经黄海通向朝鲜、日本。3。海上丝绸之路:徐闻、合浦航线。汉代的帆船开辟了从南海通往印度洋的航线,这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条远洋航线,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海外贸易。同时,汉朝的伏波将军统领的强大水师远达南海诸岛,为“海上丝绸之路”保驾护航。


隋唐时期,广州成为中国的第一大港、世界著名的东方港市。由广州经南海、印度洋,到达波斯湾各国的航线,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


海上丝绸之路开辟后,在隋唐以前,即公元6~7世纪,它只是陆上丝绸之路的一种补充形式。但到隋唐时期,由于西域战火不断,陆上丝绸之路被战争所阻断。代之而兴的便是海上丝绸之路。到唐代,伴随着我国造船、航海技术的发展,我国通往东南亚、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及至非洲大陆的航路的纷纷开通与延伸,海上丝绸之路终于替代了陆上丝绸之路,成为我国对外交往的主要通道。强大的唐朝水师更是大败侵略我大陆的日本水师于朝鲜半岛。


根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唐时,我国东南沿海有一条通往东南亚、印度洋北部诸国、红海沿岸、东北非和波斯湾诸国的海上航路,叫作“广州通海夷道”,这便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叫法。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宋元时期。到明初郑和下西洋,把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到巅峰状态。


自宋朝以后,中国的经济重心就已经开始转移到沿海地带,海权不保,则中国的经济腹地不保,国也不保。


三、政治腐败专制窒息中国海权的发展,海权从属于陆权的思维毁掉中国的陆权和海权。


郑和之后的明代,政治专制的自我伤残力,朝廷的内斗,郑和的舰队停止出海,中国海权的辉煌在1433年嘎然而止!明朝末年,由于倭寇侵扰东南沿海,明朝开始部分海禁。到清朝,明朝遗民期望以海岛为依托,“反清复明”,清朝内敛专制,开始全面的愈来愈严厉的海禁政策,我国航海业衰败,海权微弱。鸦片战争中,几艘英国战舰就征服中国海权,中国的陆权也开始被瓜分。


洋务运动是,近代中国面对洋人以海权获取中国陆权的残酷现实,重整海权的努力,它以自强为口号,大力发展以机器生产为核心的军事工业。


洋务运动期间,还开办了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广州鱼雷学堂、威海水师学堂、南洋水师学堂、旅顺鱼雷学堂、江南陆军学堂、上海操炮学堂等一批军事学校,至1890年,培养了一千三百多名具有一定海军技能的水兵、军官。


1874年日本进攻台湾,对清政府刺激很大,清政府加快了海军的建设。早期的洋务运动在建造近代海军方面有卓越的成效,比如洋务运动期间,北洋海军、南洋舰队、广东、福建舰队等几乎都配备了几艘千吨级的军舰(铁甲巨舰、主力舰、炮舰等)


19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清政府还以巨资修筑了旅顺、大连、威海、烟台、吴淞、马尾、黄埔等海防基地,装备了最新式的自动回转射击大炮,以及深水军港、船坞等配套设施,使中国拥有了当时远东规模最大的军港、船坞、炮台防御体系。


但是,甲午海战,我们战败了。作为海权论之父,马汉曾对清政府所采取的被动海军战略提出了批评。认为:清政府当局限定北洋舰队固守渤海湾,不得越出山东半岛尖端的成山头到鸭绿江一线的指令,束缚了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的手脚,剥夺了北洋海军战略上的主动权,同时违反了“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 ”(offense is better than defense)的原则。在马汉看来,战场上的形势千变万化,本应该由身处第一线的指挥官根据战况决定采取适当的行动,但是北洋舰队的活动却由远在天津的李鸿章及驻在北京的军机处全权指挥,对此马汉感到不可思议:“陆海军必须在一般政略之下进行运动,此勿待言。政府要尽量避免擎肘,一任指挥官谋划。特别是下达特殊干涉的命令,更须彻底采取慎重态度。如果指挥官本人不足信任,则宜撤换。然远离战场之人不应争相指示战斗机宜。”日本海军虽然击沉了几艘中国军舰,但并未能摧毁北洋海军的战斗主力,但黄海海战失利后,北洋海军却最终将制海权主动拱手让出。


黄海海战后,日军2万兵力和辎重在辽东半岛花园口实施登陆,先后持续12天,整个航渡和登陆期间均未遭任何来自海上的打击。另一方面,陆军弃海军于不顾,导致北洋舰队腹背受敌。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之后由旅顺驶达威海时,丁汝昌针对日军海陆协同进攻威海卫的侵略计划,曾提出过一个海陆联合作战的防御方案。但是,李鸿章、李秉衡等人没有及时增加陆路防御兵力。作战中,舰队由丁汝昌指挥,炮台守军由道员戴宗骞指挥,而两人在防御问题上意见相左,各执己见。在战争中,炮台已经失守,舰队还不知道,陆军已转移,海军还把希望寄托在陆军增援上,结果使舰队遭到陆海夹击的严重局面,日军断了威海卫的后路,夺取了两岸炮台,再利用炮台大炮轰击北洋舰队,最终造成了“炮资敌,我杀我”的悲惨结局。北洋海军最后竟然是被日本从陆地进入旅顺,而围歼!


甲午海战后,痛失海权的中国,开始第二次陆权被侵蚀、瓜分的高潮!


海权从属于陆权的思维毁掉中国的陆权和海权!


四、海权和陆权都不是单独存在的东西,而是彼此相辅相成


有人说,马汉是绝对的海权主义者,其实马汉的观点是:“海权和陆权都不是单独存在的东西,而是彼此相辅相成。就是说;陆上强国也需要推进至海边以利用海洋为己服务,而海上强国也必须以陆地为依托并控制其上的居民。”(马汉,《海权论》)。在现代,海权、陆权、制空权、太空权都是相辅相成的。考查中国的历史,我们也能清晰看到对中国这个海陆国而言,陆权和海权更是相互依存的。


陆地领土和我国海域都是我国生存发展的空间,海洋资源丰富,更是维持我国可持续发展的空间。两者相互依存,不存在谁从属于谁的关系。而相对而言,海洋权益受到侵蚀的程度远比陆地权益受到侵蚀的程度大得多。


说到我国的海权,不能不说到台湾。从地缘战略看,台湾是海权问题。台湾是一个海岛,是第一岛链的中点,统一台湾,中国就扼守了东亚的海上航线——西太平洋航线。台湾是中国海权攻防的转换点,台湾失守则中国海权处于守势,进而危及大陆经济腹地陆权,台湾规复则中国海权处于攻势。台湾问题的解决首先依赖于中国有没有强大的海权而非陆权。仅以海陆权而论,要解决台湾问题,海权为主,陆权为辅。台湾问题面临美日的干涉,要规复台湾,平南海,靠的是海、空军,这是无疑的。中国急需加强海军的远程作战能力,以规复台湾来说,如果海军的综合作战能力能覆盖台湾以东500~600海里,则对台湾形成合围之势,武力规复才有把握,和平统一才有资本;如果海军的综合作战能力能覆盖至关岛,则外部势力介入的成本大幅上升,我们将掌握更大的主动权。要军事解决台湾问题,靠的是立体化的海军,而不是陆军。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这里所说的海权是维护中国海权,而不是像美国那样远渡重洋攻击别国,也不是像日本那样远离本岛及其海域把别国海域作为军事活动圈。


五、依靠陆基飞机、中远程导弹的黄水舰队无法获取制海权


钓鱼岛海域、南沙群岛海域,台湾以东海域都远离大陆。如果发生战争,战场复杂,情况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没有远程蓝水作战的能力,仅仅依靠近海海军,和陆基导弹、战机,根本无法应对。没有综合的海水作战平台,缺乏以航母为核心的我军远洋舰队,事实上很难具备真正的远洋作战能力,只能够在陆基航空兵支援半径内进行军事行动,从而沦落成为黄海海军,远程蓝水作战的能力也根本无从谈起。维护复杂多变的,有争议的海洋权益也无从谈起。现今中国海军战略是近海积极防御,能否应对美国、日本远程先发制人的战略,值得我们深思!


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海军上将在他的回忆录(《刘华清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2004年8月版)中是这样回忆中国的航母战略的:“关于航母问题,当时,我们对海上机动编队只考虑到驱逐舰、护卫舰和潜艇,但进一步研讨后发现,这个编队如果没有空中掩护,无法到岸基飞机作战半径以外作战。后来在研究台海斗争时,我们又发现,使用岸基飞机非常浪费,因为留空时间短,所需飞机和机场就要很多。我们还分析,不发展航母,海军还是需要发展驱逐舰和护卫舰,靠它们组成海上机动编队。如果发展了航母,这些舰艇既是护卫航母编队的舰只,也是海上机动作战的舰只。在现代条件下进行海战,没有航空兵作掩护,无论如何是不行的。如果发展了航母,并不需要增加飞机的总数量,只是飞机的性能有所不同,飞机的价格高一些,但也不会高很多。因此,发展航母编队,是一个如何调整装备经费使用方向的问题,不需要大量增加装备费。更重要的是,有了航母,海上机动作战编队的作战效能会大大提高。至于技术上能不能自力制造航空母舰和舰载飞机,经与航空、船舶等有关工业部门领导、专家研究,他们认为,条件基本具备。当然,有些特殊装置需要认真对待,也是可以解决的。”


六、中国陆权的主要威胁已经消除,技术发展和制度安排将更助海权发展。


长期以来,中国的北方陆地存在重大的安全威胁,中国的其它陆地也诸多纠纷,而今,除了有9万平方公里地区和印度还的争议,其他陆地边界问题都已经解决。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发扬传统优势,整体作战能力又迈上新台阶。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第四颗“北斗”导航卫星发射成功,卫星导航定位系统逐步完善;空中预警飞机投入成军,这些标志中国的信息作战平台已经开始形成系统系,陆、海、空军和导弹部队的整合作战能力发展进入新时期。这时候很有必要,加强海军的建设,打造海军的综合海上作战平台——航空母舰。这种体系下的航空母舰将不是一个单独的作战单元,它立体、远程的作战能力将完善我国的陆海空导弹整合作战体系。


技术的进步将改变航空母舰的形态和技术内涵,但是不论怎么变化和进步,中国海军需要一个立体、综合、海上机动的作战平台,在战场而不是远离战场,快速机动的制服敌人!中国不是要缓建,更不是不需要航空母舰,而是需要技术创新的航空母舰。


制度安排是建设强大海军的保证,但不是前提条件,不可能等待制度安排完全妥善才发展海权。建造航空母舰。同时建造航母、建设强大的海军、发展海权需要什么制度安排,本身是一个根本说不清楚的伪问题。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英国、印度、泰国有不同的政治制度安排,但是,并不影响这些国家拥有航空母舰,建设海权。是否需要建设航空母舰,发展海权,只是根据国家利益的需要。


“洋务运动”时期,中国制度落后,政府腐败,领导人懦弱无能,建设强大海军、重振海权没有保障。“洋务运动”本身也是一场“改革开放”,其实从那是算起,中国一直在“改革开放”中曲折、起伏前行,图谋重振陆海权。诚然,我国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制度安排还有很多问题,但是中国在经济、政治和军事改革中不断发展,如果说中国的制度安排不适宜发展海权,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结论:中国要早建航母


行文至此,中国是否要建造航母,建设强大的海军,重振海权,已经不辨自明。


一艘航空母舰从设计到成军一般要10-15年。10-15年后,中国的海洋权益将面临极大的挑战,中国将比现在更依赖海洋与世界连成经济体,到那时候中国的经济条件肯定能负担强大的海军,及其航空母舰舰队。如果到那时候,我们还在讨论中国是否要建航空母舰,将是民族的悲哀!


而要建什么样的航母,则是军事专家和工程师的事情了。至于担心建造航母会引起“中国威胁论”,则是典型的“友邦惊诧论”。如果这样,当年我们还要不要研制“两弹一星”?我看还是把“友邦惊诧论”扔进太平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