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蒙哥马利 元帅(英)

景麒121 收藏 3 517
导读:伯纳德•劳•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9_28152_7928152.jpg[/img] 蒙哥马利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9_28153_7928153.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9_28154_7928154.jpg[/img] [img]http://pic.itiexu

伯纳德•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蒙哥马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ernard Law Montgomery,1887—1976),英国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历任师长、军长、东南军区司令、第8集团军司令、第21集团军群司令,以指挥阿拉曼战役获胜而著称于世。被封为“阿拉曼的蒙哥马利子爵”。

1887年11月17日,蒙哥马利出生在伦敦肯宁顿区圣马克教区的牧师家庭。兄弟姐妹众多而具有倔强性格的蒙哥马利几乎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经常得到的是母亲的训斥和棍打。因此,他后来极为欣赏丘吉尔的话:“某些人早年生活中的艰难逆境,厄运灾难所引起的痛苦,蔑视和嘲笑的刺激,形成了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天生的智慧。而没有这些品质,就很难完成伟大的事业。”1902年,进入伦敦圣保罗学校读书。作为活跃的橄榄球队员获得绰号“猴子”。

1907年1月,蒙哥马利考入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成绩优秀,但因率“好杀的B连”惹是生非而受到降级处分,延长留校期六个月。毕业之后,蒙哥马利因家庭经济拮据而报名参加皇家沃里克郡步兵团,于1908年12月赴印度服役,任少尉军官。1913年随部队返回英国,在军事学术研究方面得到勒弗罗伊的指导和帮助。1914年8月,正式晋升为中尉,赴法国参加世界大战,后升任旅参谋长和师作战参谋。大战结束后,蒙哥马利意识到军事乃是需要终生研究的学问,决心献身军事职业,掌握其中的全部奥秘。为此,他利用应英国驻德占领军总司令罗伯逊之邀打网球的机会诉说自己希望进入参谋学院深造的意愿。

在罗伯逊的帮助下,蒙哥马利于1920年1月进入坎伯利参谋学院深造。同年12月毕业,出任第17步兵旅参谋长,参加镇压南爱尔兰的新芬党运动。此后在英国担任多种参谋职务。1926年,调任坎伯利参谋学院教官。1927年7月,与在瑞士度假时认识的贝蒂•卡弗结婚。1930年,奉陆军部之命重新编写步兵训练手册,将该书编成供步兵军官阅读的内容广泛的作战论著,受到好评。次年1月,出任中校营长,率部开赴巴勒斯坦。1934年,从印度南部调任奎达参谋学院首席教官,晋升上校。1937年,调任朴次茅斯第9 奖寐贸ぁ>驮谡饽辏?蒂因突患败血症去世。从此,蒙哥马利单独担负起抚养独子戴维的重任。旅长任内曾短期出租驻军的足球场以改善军人家庭福利、增加驻军基金,引起陆军部的不满,却得到南方军区司令韦维尔的支持。1938年10月,奉命前往巴勒斯坦指挥镇压“阿拉伯叛乱”的部队并将其编为第8师,晋升为少将。1939年5月,因突患重病而差点失去预定的指挥职务。8月,经过软磨硬泡,终于出任英国远征军第3师师长。

战争风云骤起之际,蒙哥马利发现英国陆军装备低劣,缺乏训练,指挥与控制系统混乱。1939年9月率部进入法国之后,发现盟军的指挥与控制系统相当混乱,他认为“实际上我们在战争开始前就已经输了”。第3师奉命在比利时边界后面设防以延长马奇诺防线。蒙哥马利抓紧时间率部进行机动作战训练。1940年5月10日,德军在西线发起大规模进攻,蒙哥马利率部迅速前出至比利时的卢万地区组织防御。后来,战场形势恶化,英国远征军和部分法军被迫撤到敦刻尔克。在撤离敦刻尔克的前夕,蒙哥马利奉命接任即将回国的艾伦•布鲁克(1941年12月出任帝国总参谋长)的军长职务,指挥第2军的撤退行动。蒙哥马利在率部安全撤离过程中表现出的组织指挥能力,深受后来出任帝国总参谋长的布鲁克的赏识。布鲁克因而成为蒙哥马利坚定的支持者和保护人。英国宣传机构将这次大败退宣传为英军的伟大胜利,一些英国军人则在衣袖上绣着彩色花纹和敦刻尔克字样到处炫耀。蒙哥马利对此深感厌恶,在返回伦敦的次日向帝国总参谋长迪尔报到时不禁大笑起来。神情沮丧的迪尔怒问所笑何事,蒙哥马利坦率地说,当英国人民看到一些不中用的将军还掌管着某些国内部队时,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英国正处于被入侵的危险之中。此后,那些不中用的将军即逐渐消失。

蒙哥马利再次指挥得到车辆和武器装备的第3师,准备迎击德军的入侵。1940年7月,晋升为第5军军长。1941年4月,改任第12军军长。同年12月,升任东南军区司令,晋升为中将。在此期间,他组织实施艰苦顽强的作战训练,清除懒惰和不称职的军官,培养战胜德军的军心士气,确立纵深配置、机动作战的防御思想。蒙哥马利认为,此间担任的各种指挥职务,“是而后从阿拉曼到柏林这段漫长历程所取得的成功的基础”。

1942年8月15日,蒙哥马利在埃及出任英国第8集团军司令。此任伊始,他任命德金甘德为参谋长,赋予处置具体事务的全权;组建新的装甲军,使集团军下辖第10军、第13军和第30军;视察部队,鼓舞士气;考察战场,分析形势;组织陆军和空军的作战协同。蒙哥马利认为,鉴于英军的训练状况和准备进攻阿拉曼,英军目前宜取守势,但不得撤退;隆美尔对英军阵地的入侵将在南侧,然后向左迂回,调动装甲部队攻向阿拉姆哈勒法和鲁瓦伊萨特山地,而主攻方向将是阿拉姆哈勒法山地,因此,命令英军装甲部队进入山地以西和阿拉曼主线上新西兰部队阵地之间的地区,固守阵地,不得擅自出击。8月31日夜晚,隆美尔发动对英军的进攻。蒙哥马利率部进行坚守防御,皇家空军则不仅提供空中支援,而且轰炸了敌后方基地托布鲁克。隆美尔被迫后撤,英军没有乘势转入追击,战役于9月7日结束。此次战役致使蒙哥马利成为第8集团军官兵所注意的“焦点人物”,而缀有两个帽徽的黑色贝雷帽则成了蒙哥马利的特有标记。

英国首相兼国防大臣丘吉尔频繁催促蒙哥马利发起阿拉曼战役以配合盟军的“火炬”行动、振奋国民精神,但蒙哥马利坚持要等到英军准备就绪和上弦月期间才发动进攻。蒙哥马利原计划同时进攻敌军的两翼:利斯指挥的第30军在北面主攻,在此通过敌防线与布雷地带打开两条通道;拉姆斯登指挥的第10军则经过通道而在敌供应线两侧的重要地带布下阵地,以消灭预期前来袭击的敌装甲部队;霍罗克斯指挥的第13军在南面攻入敌军阵地,吸引敌装甲部队。到10月初,考虑到英军仍缺乏足够的训练,蒙哥马利决定采取“捷足”计划:第30军在北面的特勒埃萨岭和米泰里亚岭之间4英里宽的地段实施主攻(突破之后既可向南也可向北发展,这就排除了惯用的南翼迂回包抄战术),第10军伺机扩大战果,第13军则在南面实施助攻以分散敌军注意力但不予进逼。计划还一反常规,要求在分割敌非装甲部队和装甲部队之后首先歼敌非装甲部队,要求将意军和德军分离开来并伺机打击。作战计划得到中东战区总司令亚历山大的批准。

实施严密的惑敌伪装和有力的作战动员之后,10月23日夜晚,英军在月光下以猛烈的炮击为先导发起阿拉曼战役。英军参战实力为23万人、1440辆坦克和1500余架飞机,德意军参战实力为8万人、540辆坦克和350架飞机。次日早晨,北面的英军挫败敌顽强抵抗,在布雷区打开北面两条通道,但被敌猛烈炮火阻滞在通道内;南面的英军也未能通过布雷区。25日,英军终于以较大代价通过布雷区,重病未愈的隆美尔奉命重返北非指挥作战。鉴于步兵伤亡惨重,装甲先头部队(业已损失200辆坦克)面临敌强大的反坦克炮弧形阵地,蒙哥马利决定调整作战部署,把兵力集中于北部地区,力争在该区分割围歼大量德军,与此同时,打开一条通路,插向主要海岸公路。26日,敌全部装甲力量都集中部署在北通道的正面,蒙哥马利则在调整部署之后将主攻方向确定在北面的海岸附近。从30日夜晚起,第9澳大利亚师向海岸公路突进,与德军激战三昼夜;第2新西兰师突向意军和德军的结合部,实现了将意军和德军分割开来的目标。11月2日,继2个英国步兵旅扩展并巩固新西兰师的前沿阵地之后,第9装甲旅经由通道出击,以损失100余辆坦克的代价摧毁了敌最后一道反坦克炮屏障,抵达特勒阿夸基尔附近。第1装甲师和第7装甲师紧随其后抵达该地,与得到大炮和反坦克炮支援的德国第21装甲师激战。英军炮兵和盟军沙漠航空队亦给予有力支援。稍后,意大利的阿里埃特装甲师亦前来参战。结果英军又损失约200辆坦克,而非洲军仅剩35辆坦克可以参战。当天晚上,隆美尔决定后撤到富卡阵地。11月3日下午,隆美尔不顾希特勒的反对,率部迅速后撤。因为蒙哥马利的过分谨慎和英军的行动缓慢,英军未能及时乘胜追击。11月6日的大雨使英军的追击全部停止。在阿拉曼战役中,英国第8集团军伤亡13500人,损失500辆坦克;德意军伤亡2万人、被俘3万人,损失450余辆坦克。丘吉尔后来宣称:“阿拉曼战役之前,我们是战无不败;阿拉曼战役之后,我们是战无不胜。”蒙哥马利因此役而晋升为上将,获得巴思骑士勋章。

此后,蒙哥马利率部继续跟踪追击,从1942年11月至1943年1月,收复托布鲁克、姆苏斯、班加西、卜雷加港、阿盖拉和的黎波里。

根据1943年1月卡萨布兰卡会议的决定,英国第8集团军编入第18集团军群,由北非战区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统一指挥。3月6日,蒙哥马利率部在梅德宁挫败隆美尔的进攻。在突尼斯战役中,蒙哥马利部担任主攻,于3月20日对马雷特防线的正面突击失败,而翼侧迂回行动获得成功,与美国第2军会师,协同北进,与英国第1集团军夹击敌军。5月5日,盟军发起总攻。13日,德意军24万人被迫投降。

在制定西西里战役计划时,蒙哥马利过高估计敌军力量,力主英军和美军集中在该岛的东南部和西南部登陆。7月10日,英国第8集团军和美国第7集团军在第15集团军群编成内开始登陆作战。守敌有10个意大利师和4个德国师。8月17日,此役以盟军的胜利告终。作战计划的缺陷较大、蒙哥马利的谨慎有余,增加了随后的意大利战役的困难.

1943年9月3日,意大利战役开始。蒙哥马利的英国第8集团军和克拉克的美国第5集团军先后在意大利登陆,迫使意大利与盟军代表秘密签署停战协定。盟军行动缓慢,遭到德军的激烈抵抗,战事陷入僵持状态。12月24日,蒙哥马利着手研究作战计划,组织作战训练,频繁视察部队,向民众集会发表演说,鼓舞民心士气。

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作战开始。蒙哥马利以第21集团军群(辖英国第2集团军、美国第1集团军和加拿大第1集团军)司令的身份兼任盟军地面部队司令,具体指挥并协调地面部队的作战行动。德军指挥系统存在的缺陷、盟军拥有制空权以及希特勒判断加来地区是盟军的主攻方向,致使德军对诺曼底登陆反应迟缓。蒙哥马利指挥盟军在5个登陆区成功地登陆,建立规模和深度不等的滩头阵地,但在德军的激烈抵抗下,并没有进抵既定的目标线。蒙哥马利和布莱德雷决定美国第5军和第7军要尽快在卡郎坦会师,同时使美军和英军会合。英军则继续向卡昂突进。6月12日,美军攻占卡朗坦,将两个登陆区连成一片。德国B集团军群司令隆美尔认为大型港口对盟军集结物资意义重大,主张集中兵力保卫科唐坦半岛和瑟堡,而希特勒和最高统帅部则认为主要危险在卡昂地区,命令向卡昂调遣大部分装甲师。6月14日,美国第7军发起瑟堡战役。先向西推进25英里到达大西洋沿岸,封锁科唐坦半岛,而后在美国第8军的协同下,巩固科唐坦半岛战线,向瑟堡进攻。6月26日,美军攻克瑟堡并开始肃清瑟堡半岛的残敌。6月25日,蒙哥马利指挥英军开始向卡昂发起猛烈攻击,但进展缓慢。7月3日,美军发起对德军战线的突击,到7月9日而告失利。7月18日,在空军的支援下,蒙哥马利指挥英军实施“赛马场”计划,旨在以向卡昂的猛烈突击吸引德军主力,使美军最终能在右翼实现突破。20日,英军以重大代价攻占卡昂后无法形成突破而停止进攻,战前蒙哥马利对此次作战的过分渲染引起舆论和政界不满,但是,“赛马场”计划确实吸引了德军主力。连续不断的暴雨致使美军到7月25日才开始实施“眼镜蛇”计划,在数日内连克圣洛、康坦斯、阿弗朗什,突进至布列塔尼半岛,实现了对德军战线的突破。8月1日,第12集团军群(辖美国第1集团军和第3集团军)组成,布莱德雷任集团军群司令。蒙哥马利开始协调2个集团军群的作战。挫败德军没有空军掩护的莫尔坦反攻之后,盟军奉艾森豪威尔之命从北面、西面和南面向法莱斯机动兵力,企图合围德国第7集团军和第5装甲集团军。蒙哥马利行动迟缓,没有督促加拿大第1集团军按时封闭缺口,致使部分德军得以脱逃。8月18日,部分盟军渡过塞纳河。8月20日,法莱斯合围战结束,德军被俘5万,死亡1万。诺曼底战役至此结束,德军损失约40万人和大量武器装备,西线德军总司令三度易人(伦德斯泰特、克卢格、莫德尔),克卢格和隆美尔先后被迫自杀。8月25日,盟军克复巴黎。德军的西线防御趋于土崩瓦解。

9月1日,艾森豪威尔将司令部移驻法国,从蒙哥马利手中正式接管地面部队指挥权;蒙哥马利晋升为元帅,仅指挥第21集团军群。

从8月中旬起,蒙哥马利开始提出与艾森豪威尔的宽大正面战略不同的东北方向集中突击战略,其要点包括:横渡塞纳河后,两个集团军群应将约40个师的兵力组成强大兵团向东北方向挺进;第21集团军群应在西翼扫荡海峡沿岸的加来海峡省、西佛兰德,占领安特卫普和荷兰南部;第12集团军群负责东翼的挺进,其右翼向阿登挺进,直捣亚琛和科隆;此次挺进的基本目标是在比利时建立强大的空军基地,冬季以前攻占莱茵河上的桥头堡,迅速攻克鲁尔。由于在西北欧发射的德国V—2飞弹袭击伦敦,艾森豪威尔在某种程度上对此做出妥协,从兵力和后勤补给上大力加强蒙哥马利,但仍采取宽大正面战略。9月4日,蒙哥马利部进抵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

9月17日至25日,为贯彻向东北方向挺进的意图,蒙哥马利指挥实施阿纳姆战役(代号“市场花园”)。此役虽然占领了格拉弗的马斯河渡口和奈梅根的下莱茵河渡口,但未获预期的胜利而损失较大。

希特勒指挥德军于12月16日突然在阿登地区向盟军发起反攻,楔入第12集团军群。蒙哥马利奉艾森豪威尔之命统一指挥突破口北翼的英军和2个美国集团军,在调整部署之后,与南翼美军协同作战,次年1月16日会师乌法利兹,粉碎了德军的反攻。盟军以伤亡7.7万的代价,使德军伤亡多达12万。

1945年3月23日,蒙哥马利指挥第21集团军群和美国第9集团军在空军和空降兵的协同下开始强渡莱茵河向德国腹地推进的作战。强渡莱茵河之后,蒙哥马利与艾森豪威尔就盟军主要突击方向发生分歧,前 咧髡畔虬亓挚焖偻换鳎扔谒站フ桨亓郑獾胶笳叩姆穸ā?月,第21集团军群和第12集团军群对鲁尔实施合围,迫使德国B集团军群32万余人投降。此后,英军继续向北河挺进,攻占吕内堡和汉堡,5月2日抵达波罗的海沿岸的维斯马和卢卑克,封锁丹麦半岛。5月4日,蒙哥马利在吕内堡接受了在荷兰、弗里兰斯、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和丹麦境内的全部德军的投降。

战后,蒙哥马利出任英国占领军总司令兼盟国对德管制委员会英方委员。1946年6月,出任帝国总参谋长。1948年9月,出任西方联盟各国总司令委员会主席。1951年4月,出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洲盟军最高副司令。1958年,蒙哥马利退出现役。1960年至1961年,两次访问中国。蒙哥马利著有《从阿拉曼到桑格罗河》、《从诺曼底到波罗的海》和《回忆录》。蒙哥马利在回忆录中这样谈及战时为将之道:“要卓有成效地从事高级指挥,必须具有忍受痛苦和审慎准备的无穷能力,有时也必须具有一种超越理性的内在信念。”

1976年3月25日,蒙哥马利在伦敦去世。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