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刃 第二章 清华军训 第三章 花花公子

zhulongzhe 收藏 2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8/[/size][/URL] 他顺着众人的目光回头一看,只见文静传正恶狠狠地站在他身后,一脸地悲愤可怜相,悲愤他竟然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放肆,可怜他马上就要被自己以最严厉地制裁折磨了。正要杀鸡给猴看呢,这小子真不长眼! “立正——”文静传大声地吆喝道,眼睛直直地盯着上官景云,但是上官景云并没有像他期望的那样闻声站好,而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8/


他顺着众人的目光回头一看,只见文静传正恶狠狠地站在他身后,一脸地悲愤可怜相,悲愤他竟然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放肆,可怜他马上就要被自己以最严厉地制裁折磨了。正要杀鸡给猴看呢,这小子真不长眼!

“立正——”文静传大声地吆喝道,眼睛直直地盯着上官景云,但是上官景云并没有像他期望的那样闻声站好,而是懒洋洋地看着他,“你发神经啊,我又不是大一小学生,知道我是谁么?上官景云!清华里有谁不知道我?!”

“哦,你不是我的学员?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大名鼎鼎的上官景云先生,请问你到这里干什么呢?”文静传语气似乎软了下来,但柳青青很明显地看到文静传的手在微微地用力伸张弯曲着,那是一种用力的表现。

“我,当然是来看美女的了!这一位,柳青青,是我的偶像,我要追求的女人,告诉你,小子,识相点,别到时候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上官景云高昂着头,眼睛长到了头顶上,以至于他竟然没有看到文静传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是吗,你好像很自信哦,是你厉害,还是你老子厉害?”文静传能走到这一步,当然不是莽夫所能比的,不动声色地看了上官景云一眼,他知道这种人是很要面子的,“靠着你老子算什么本事,小子,我一只手,敢和我打吗?要是你能打得过我,我就放她一码,否则,嘿嘿……”

“哦,你很能打?!”上官景云低头看看文静传,边将剩下的西瓜抛掉,边用力地压压手指,指节间发出嘎巴嘎巴爆响声,“我可是柔道九段,小子你想好了。”

“嘿,小鬼子的玩意,老子看不上,你来吧。”文静传竟然真的将一只胳膊用武装带扎住,轻蔑地挑衅道,“待会儿你挨揍可不要叫你爹来啊!是男人自己解决!”

看来文静传是很有战斗经验的。

上官景云看柳青青她们都很高兴地看他们打架,心里也极想表现一下,有意卖弄,将外衣脱下来,扔给身后的小弟。抬腿伸胳膊,一阵准备之后,有意地展示了一下他健壮的肌肉,偷眼瞥了一眼柳青青,看她竟然还真的看自己的动作,心头高兴,挥拳向文静传打去。

“上官景云,加油!”李秀玲大声地喊了一句,旁边的女生也跟着喊起来,她们太恨那个教官文静传了。旁边的男生也加入了呐喊的行列,不是他们喜欢上官景云而是在与教官作对上,大家的立场是一致的。

上官景云更是抖擞精神,拳头上下翻飞,拳来腿往,和文静传两人战在一起。上官景云的拳术如同疾风骤雨,几乎将文静传整个地罩笼在里面,而文静传竟然好像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无论上官景云怎么翻江倒海,他总是漂浮在海面上,随着上官景云的拳势左摇右晃。众人都被上官景云的精湛拳术震撼了,连司马诗云都不仅点点头,“看来这个花花公子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能,还真有点本事。”

“哼,”柳青青冷冷地哼了一声,“猛而不持,必不能久;这家伙马上就要败了。”

“怎么,你会武术?”司马诗云惊讶地推推柳青青,“原来你是装的。”

“你不也是装的?我不会什么武功,但是我会看。”柳青青懒得解释,又要躺在李秀玲的身上,被她用手推着,“快,想办法,这个上官大草包马上就要败了。”

柳青青和司马诗云相互看了一眼,这个李秀玲竟然也看出来了上官景云的破绽。果然上官景云一拳向文静传击去,不想文静传不躲反进,硬硬的用胸膛撞向上官景云的拳头,上官景云竟然不知道厉害,一拳砸在他的胸膛上,被他前送一撞,手腕子上传来轻微的喀吧声,上官景云嘴里唉吆一声,左手抱着右手,就要仔细去看,不想文静传有意教训他,挥拳击打在他的左肩窝,将他打出三五步之远,没有等他站稳,文静传飞身跃起,双脚交错,当胸踹了过去,上官景云一声惨叫,跌落在大操场的草地上。旁边的小弟们叫嚷着围了上去,有打急救电话的,有抚摸前胸的,有呼喊着上官景云的名字的。

文静传嘿嘿一声冷笑,“敢跟我叫劲,找死!你小子在医院里躺着吧。”

“你才是找死呢,”李秀玲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你知道他是谁吗?”

“上官师的儿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文静传大大咧咧地说,“我就看不惯他们这种公子哥样,什么啊,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着老爸的架子?!我怕他?行啊,小姑娘,你竟然知道这么多?”

“切,你一个小小尉官竟然敢口出狂言,厉害啊!还这有什么啊,上官师到好说,关键是他老婆,知道吗!你还是小心些吧,弄不好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秀玲眼睛里竟然真的有些担心了。

“小姑娘你就放心吧,你去打听打听我——文静传,是干什么的!”文静传竟然一时有了很高的雄心,好像他立马成了大将军了。

“喂,那个柳青青,该你来了,先来一百个俯卧撑吧。”文静传竟然真的要整柳青青了,柳青青笑眯眯地从地上站起来,绕着文静传转了两圈,“文教官,你真的相信了那个上官傻瓜的话?还是你压根就想找茬?”

“也不是找茬,也不是相信了那个上官的话,而是你,柳青青,只要你做了,其他人就不会有借口了。知道么,他们都看你的眼色行事,我可是从刚才就看出来了!”文静传笑呵呵地说。

“好。文教官,你很能打,是吗?你很自信,是吗?我要是找我老公来把你打趴下,你是不是就给我们放水?”柳青青笑眯眯地说,一点也没有因为“老公”两字出口而感到什么,尽管周围的同学们都睁大眼睛看着她,她仍是一脸的无辜的样子。

“什么?你老公?!”文静传大吃一惊,睁大眼睛看着她,“你,你,你有老公?”

“切,这算什么!把你的手机借我,他就在我们隔壁的北大训练场呢。”柳青青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挑衅地看着文静传。

“耶!”李秀玲猛然站了过来,“文教官,你不是害怕了吧!她老公很厉害的哦!天上为什么这么黑?有牛在天上飞,牛儿为什么在天上飞?是你文大教官在地上吹!你要是不敢就是吹牛!”

文静传喃喃自语着说:“你老公?不可思议!”说着将手机递给她,“北大那边根本就不允许学生带手机参加军训的。你打了也白打!”

柳青青一脸的甜蜜蜜地微笑,“这你不用管,他要是想的话,就算是北大校长亲自来禁止,也不管用的。”说着按了几个数字,不一会儿,果然接通了。

“阿颉,我,青青。”柳青青的声音变得娇嗔起来,令旁边的男生不由得心神恍惚起来。

下面一句话差一点令文教官吐血!

“我们教官他调戏我,你快来了——”柳青青满眼笑意地瞥了一眼文教官,又得意地看看李秀玲,“就在你们隔壁的军营里,跳过来就是了。快啊!”

说完挂了手机,“文教官,你等着啊——”那语气里竟然有一种“你死定了”的味道。

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知道这边出事了,大美女柳青青要和文教官过招了。其他班级的学生也都围了过来,站在外面看里面的柳青青,其他教官悄悄地过来,一拉文静传,“林队走的时候,可是嘱咐过你啊,别惹事。”

文教官哈哈一笑,“没事,不就是学生娃吗,能怎么样!”

司马诗云顺着柳青青的眼往对面临时拉起的绳墙上看去,绳墙之上,临时塔上了草帘子做成遮拦,分成了两个区。果然,不一会儿,绳墙之上,一道人影似乎是身不沾墙飞过了绳墙,就这一下,司马诗云就知道此人绝不是一般的调皮学生。

那人也是一身军装,不过他穿着很是宽大,也歪斜得很,脸上一道泥土一道白皙的皮肤相间隔着,向着这边人多的地方跑来。还一边扭头看身后的绳墙,似乎那边有什么人招呼他。

文静传看着眼前的调皮学生,一脸的泥土和坏坏地微笑。自从他来到这里,就没有正眼看过文静传,而是拉着柳青青白皙的手,一直说着什么,似乎在争论着什么。柳青青一指文教官,“阿颉,就是他,你打败他,我就听你解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