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3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第二十五章 一 1943年的夏秋之季,是日本军部的海洋战略转向大陆战略的关键一年。由于三本五十六的阵亡,更由于美国海、空军的强大,蓝色的海域不再是日本军国主义的运输通道,而是变成了他们的墓场。为了把战争继续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第二十五章

1943年的夏秋之季,是日本军部的海洋战略转向大陆战略的关键一年。由于三本五十六的阵亡,更由于美国海、空军的强大,蓝色的海域不再是日本军国主义的运输通道,而是变成了他们的墓场。为了把战争继续下去,他们必须找到新的运输线,是残酷的现实,逼使东条狂人改变了策略。不过这样一来,华北的八路军所承受的压力自然增大,环境变得十分恶劣,根据地在急剧的缩小。这也就是为什么在43年的时候,鬼子变得那么疯狂。因为他们中的智能之士已经认识到,覆灭的噩梦离他们不远了,日本只是一条小蛇,呑不了大象的。但是没有人会甘心于失败,总会进行垂死的挣扎,人类贪婪的天性已经决定了,事实只能如此。那么对华北的抗日力量来讲,眼前就是黎明前的黑暗。

可惜并不是谁都能看出这一点,也不是说谁都能感受到这股即将到来的恶流是多么凶猛。彭述怀就把小野的示弱当成了无能,所以他急着去建功立业。却不知道那些功业是建在沙丘上的,经不起任何风浪。实力过早的展示,只能把自己当成了靶子。

黎明,这是西河地区夏末以来熹微进入最早的一天,东方的地平线上,早早的推出了蔚蓝色的帷幕,一丝强烈的光线像利刃似的,切开了薄薄的雾霭,把万道金光洒向了深绿色的大地,水洗似的山峦像是绝代美女似的,刚刚醒来,正在梳理她那秀丽的身姿。这美奂美仑的景色,无论如何也和战争挨不上边,因为这正是游山玩水的好季节。站了半夜岗的哨兵,本来已经被疲劳折磨的睡眼朦胧,全身像虚脱似的无精打采,突然看到了这金色的丝线,像是扎了一针强心剂,眼睛立刻放光了,浑身的骨节也紧张起来。他从绿树下走出来,痴痴的向前面看着,似乎被远处的奇异美景陶醉了:原来家乡的晨曦是这样俊美,带有浓郁的仙家味道,那薄薄的雾霭像丝绸似的在无限延伸,就像美女的裙带在漂浮。从沉睡中醒来的战士们,抻着懒腰,揉着松软的眼皮,慢慢的走向操场,做着深深的呼吸。

在睡梦中醒来的花儿,晶莹的露珠在悄悄的滚动,抖动着翅膀的虫儿,贪馋的伸着触须,大口大口的吞噬着。而草叶尖上的蝴蝶,已经做好了飞翔的姿态,瞪着黑黑的小眼睛,警惕的窥视着四周。不远处,打着呼噜的草蛇也开始蠕动了,柔软的身体像是在作画,在红绿相间的草地上,慢慢的涂抹着,那滑稽的模样看起来又笨、又蠢,又可爱。

这西河的早晨充满了诗情画意,没人会想到噩梦会从这里开始。第一个听到炮弹呼啸声音的是哨兵,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战争的开始,只不过被那怪异的声音震惊了。当他的目光在搜索声音的来处,炮弹就在离他不太远的地方爆炸了,他被气浪掀翻在地,感受到了大地的震颤。此刻他并不知道这是鬼子在试射炮弹,尽管大腿受了伤,还是顽强的站了起来。当他大声的发出呼喊,拼命的向前跑去的时候,又一发炮弹爆炸了,这一次不是气浪,是弹片插进了他的前胸,他只是发出了一声悲苦的哀鸣,就躺在地上不动了。经验的缺少使他白白的送掉了生命。

正在集合的战士和躺在掩体里的战士,同时听到了爆炸声,同时感受到了爆炸的气浪,几乎同时捂住了耳朵,又同时怔住了。他们这些年没少听到炮声,也大概知道鬼子的炮能打多远,只不过他们不知道,那是鬼子的小钢炮,真正的迫击炮,中型、重型大炮他们只是听说过,却没有领教过。他们哪知道,这次小野动用的是中型火炮,是真正的把他们当正规的,老八路部队来打的。因为经验的欠缺,他们听见炮声,不是待在一个地方,躲避鬼子的炮火,反而非常勇敢的冲向前沿阵地,似乎怕鬼子冲过来。这样一来,等于给鬼子竖立了靶子,有很多战士,还没等和鬼子朝面就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

许放是前沿阵地的最高指挥官,可是开完会后他并没有马上赶回前沿,被一些杂事拖累了,他把指挥权交给了他的副手。因为虽然他知道鬼子会很快进攻,也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和许多人一样,对肖鹏的判断不敢不信,但是在心里却存在着疑惑。总是认为小野不在西河,认为这么大的行动,不会不露出风声,或许是肖鹏的一种猜测。既然心里这么想,当然在行动上会慢半拍。如果许放在,他会阻止部队进入鬼子的大炮射程,因为他毕竟见识过。他的副手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当许放匆匆赶来前沿,见到更多的战士在副手的指挥下,还要进入前沿阵地,立刻火上了房,他在阻止后续部队前进的同时,从来不骂人的他张开口就是一顿臭骂。“你是猪脑子,怕战士们死的不够快?”

副手被他骂得晕头转向,却不知道错在那里,脸上涨成了猪肝色,一动不动的挺在那里,委屈的差点掉眼泪。

许放并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安慰,当然也没有再骂他,“派人通知肖队长,鬼子的进攻开始了。剩下的部队就地休息,等候我的命令。”说完,他不再理他,自己冒着鬼子的炮火,向前沿跑去。他一定要看看前面的情况,看看在鬼子的炮火下,掩体里的部队损失有多大。

当他满身尘土,汗流浃背的跑到前沿,鬼子的炮火已经在延伸射击了。虽然他已经有了心里准备,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战壕里,横七竖八的战士尸体到处都是,活着的,也有很多人受了重伤。没死的部分战士,被鬼子的猛烈炮火打傻了,张着惊恐的眼睛看着他,身体一动不动的缩成了一团,枪就抱在怀里。许放心里一凉,知道这样的部队是不会有战斗力的,同时也心疼的发颤。当初修筑工事时,肖鹏就说过,这样的工事是挡不住鬼子的。肖鹏还说,军事实力弱的一方,没有资格和对方打阵地战,一切都让肖鹏说对了。就眼下的部队,要想挡住鬼子的进攻,无疑是在做梦,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到了这会,许放的大脑到冷静下来,知道此刻不是检讨自己的时候。其实他们就是检讨也没有用,到了下一次,又会犯别样的错误,因为他们的智商只能看眼前,而肖鹏和小野比他们聪明多了,所以他们只能不断的重复过去的错误。许放叫过来几个还算清醒的战士,告诉第一个战士,立刻报告肖鹏这里的情况,他相信肖鹏知道了这里的一切,就会知道怎么做。然后告诉第二个战士,让他去通知他的副手,把部队带过来,能多顶一会是一会了,到了这时,他已经不指望他的部队能挡住鬼子进攻了。最后吩咐第三个战士,把能拿枪的战士都叫醒,立刻进入阵地。他自己很快的从掩体中爬了出来,顶着鬼子的炮火,向阵地下面瞭望。

冲在前面的鬼子离阵地不太远了,因为阵地上没有还击的枪声,鬼子摸不清虚实,也没敢快速的进攻,小心翼翼的前行着。手中的枪不住的射击,似乎在用火力侦查。许放来到机枪射手身边,从他手中拿过机枪,填好了子弹,先是一个点射,然后就猛烈的发射起来。他很清楚,如果让鬼子靠近,他手下的这些人,无论如何是顶不住的,他们已经被鬼子猛烈的炮火打怕了。鬼子似乎害怕了许放他们的射击,蠕动的脚步停止了,但是也没有后退,就地卧倒开始还击,一时间子弹在双方的头上你来我往,像是在进行接力赛跑。刚才被鬼子炮火轰击的,发懵的战士们,此刻终于苏醒过来,也加入了战团,阵地上的枪声变得密集起来,但是鬼子仍然没有发起攻击,只是在进行对射,双方有点像射击表演。你来我往的,打得煞是热闹,就是不玩真的。许放开始时是带着玩命的姿态上去的,因为他明白,阵地上剩下的战士中,真正能参加战斗的已经没有多少了,有的战士因为没有经受过这样的炮击,虽然没有受伤,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此时只要鬼子一个冲锋,他们就可能顶不住。但是作为阵地上唯一的指挥官,他就是战死,也不能后退,他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和鬼子对射的。可是打了好一会,鬼子并没有冲锋的迹象,这让他大惑不解,难道鬼子在等他的援兵到来进行冲锋?这也太不合乎道理。在战争中谁都知道,利用对方的弱点,攻其一部而扩大其余,这样会最大限度的减少自己的伤亡,获得最大的战果,难道鬼子迷糊了,忘了这条最简单的军事常理?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他的副手带着援兵到了。刚才被炮火吓傻的战士,看见了援兵,像是扎了兴奋剂似的,一下子精神起来,有的恢复了常态,阵地上的形势立刻大变,枪声比刚才猛烈的多了。参加攻击的鬼子似乎被这突然增加的火力打怕了,纷纷的往后退,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许放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把机枪还给了机枪手,不停的搽着脸上的汗,心里说:好险,如果刚才鬼子发动猛攻,阵地很可能失手了,真是千钧一发。只要他能在这多坚守一分钟,就能为肖鹏他们多赢得一分钟的时间。鬼子的突然袭击,会彻底打乱根据地的秩序,一定有很多人和他一样,没有想到鬼子会在今天早上,无声无息的发动袭击,会手忙脚乱。肖鹏太需要时间安排撤退了。

“报告!”第一个派出去送信的人出现在许放面前。“肖队长命令,在第一道阵地留下少数部队,主力部队进入第二道防线。”

许放不解的的接过命令,匆匆的看了看,上面只有四个字:遵照执行。可以想象,肖鹏会忙到什么程度,所以他的话才会那么吝啬。虽然许放的头脑不是那么灵活,心中充满疑惑,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最大优点,那就是坚决服从命令。他当即命令他的副手,把带来的部队撤到第二道防线,然后命令一个小队长在现有阵地负责指挥,并告诉他,一旦鬼子进行攻击,就带着部队撤到第二道防线,吩咐完了,他也离开了阵地。只是他和撤退的部队并没有走太远,就看见了令他一生都难忘的景象。在他们刚才停留的阵地上,鬼子的炮弹排山倒海似的涌来,此刻阵地上的一切已经看不清了,整个阵地都笼罩在鬼子的炮火之中,如果他们稍稍的撤退晚一点,他的大队就差不多报销了。立刻,冷汗从他的后背下雨似的往下淌,他才知道,肖鹏为什么极力反对运河支队和鬼子进行阵地战。他才明白,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懂得正规的战争,更不知道现代战争是怎么回事,肖鹏在这一点上,的确比他们高明的太多。他人没到阵地,就知道要发生了什么,真的是妙算敌人于前。只是他不懂,为什么鬼子的炮火突然那么有准星了?他哪里知道,正是他的射击,为鬼子指明了路标。在正规战场上,他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密集的炮火在阵地上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火力网,那尖锐的嘶鸣像是魔鬼发出的咆哮,每一声爆炸都在吞噬着鲜活的生命。手拿望眼镜的木村,面对这一幅由他亲手绘制的死亡图画,眼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清楚,在他这一轮密集炮火的打击之下,活着的人一定是少而又少。他的部队将兵不血刃的通过张庄路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向靠山,他将为帝国的事业建立新功。

木村在政事的治理上,在游击战术上,的确很是一般,和小野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但是在正规的战场上,他还算是个够格的军人,他知道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们的火力优势,给对方以最沉重的打击。因此在第一轮炮火过后,他只是派出小股部队,进行试探性的攻击,目的是为了引诱阵地上的八路军,让他们暴露出火力点和人员的位置,为第二次更猛烈的炮火打击做准备。许放因为经验不足,果然上当,并把后续部队调了过来,如果不是肖鹏的命令早几分钟到达,许放他们及时的撤出了阵地,许放的一个大队,很可能大部分牺牲在第一道防线上,他的计策会收获极大的成功。那么他的快速部队,真会畅通无阻的通过张庄,进入靠山。可惜战争不是一个人在拨算盘,强中自有强中手。他那计划周密的计划,碰到比他更强的,只能流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