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四 第六十三章、生产

华文庸 收藏 18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URL] 可能,多吉大叔认为我是个当兵的,当兵的一定就懂那些战争的事,他和我解释狼啊獒啊大草原啊的怕我不大理解,但一说起当年的那场战争,我就一定会明白,所以,他才会这样比喻。 在这个老牧民面前,我感觉到惭愧,多吉大叔说的道理没错,但我仍然不相信这只母狼,我担心这只母狼的伤哪天好了,没准半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可能,多吉大叔认为我是个当兵的,当兵的一定就懂那些战争的事,他和我解释狼啊獒啊大草原啊的怕我不大理解,但一说起当年的那场战争,我就一定会明白,所以,他才会这样比喻。


在这个老牧民面前,我感觉到惭愧,多吉大叔说的道理没错,但我仍然不相信这只母狼,我担心这只母狼的伤哪天好了,没准半夜会偷偷溜进羊圈,咬死一只或者一群羊,饱餐一顿,然后跳出羊圈,溜之大吉。


在潜意识中,我还是很仇恨狼的,自从上次在大林子里差点丢了命之后。一整天,我都盯紧了那只母狼,母狼却很安份,除了拖着重伤的后半截身子走出去排便,其它时间就一直窝在它的小窝里。


母狼受了重伤,又是早产,奶水不足,几个乳房都干巴巴的,四个小狼崽根本就吃不饱,整天叼着母狼的奶头不肯松开,母狼的情绪也有些焦躁,但是她也没有办法。


我一直不相信这只母狼,尤其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环境中,忐忑不安的又过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扎西木大叔知道大黑快要生了,又拿了些肉和骨头来看大黑。


这段时间以来,扎西木大叔时不时地就会来一趟,因为上次卖獒的事,他自己心里也觉得很愧疚,来了以后也不大好意思说话,他好像心里也清楚,就算他说话,也没人愿意搭理他,所以每次来了之后,放下肉和骨头就走。


但是,今天扎西木大叔没有急着要走,反而凑上来主动找多吉大叔搭话,表情有些讪讪的,说:哟,大黑快要生了吧?不知道能生几只呢!哎,咱们这些过苦日子的,这么大个草原,没有只獒看家,日子还真不好过呢!这几天一直都听到外面的狼在嚎,大黑没啥事吧?


多吉大叔很憨厚,早把对扎西木大叔的嫌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热情地招呼扎西木大叔进屋里坐,然后叫格桑倒酥油茶,酥油茶煮得热气腾腾的,满屋飘散着香气。


是啊,这几天狼一直在叫,今天的冬天真冷啊,咱们牧民不好过,那些狼们就更不好过了,我也一直担心呢!不知道今年的牛羊能保住几只,先不说狼群了,光这天气……唉!多吉大叔叹了口气。


是呢,是呢!扎西木大叔急忙搭话,又走到地毡边上,看大黑。


大黑不太搭理扎西木大叔,看见扎西木凑上去看她,就站起来,掉转屁股,走到院子里去了。


扎西木大叔啧啧地赞叹了两声,说:大黑真是只好獒,瞧这大肚子,一胎也能生个五六只吧?真好,真好……呀,那角落里什么东西?狼么?……呀,真的是狼,还生小狼崽了呢!


扎西木大叔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我们都看出来了,他这次来其实是想讨一个小獒回去养,毕竟大黑是只纯种的獒,毛毛的种也不差,趁现在要生还没生的时候来讨一个份子,不然等到生下来的时候,可能就轮不到他了。


我们互相对望了一眼,没接话,扎西木大叔就干脆走到院子里去,站在狼窝前,嘴里叽叽咕咕地不咶说些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又走回来,脸上讪讪地笑着,说:还是多吉你心好,要是换了别的人啊,这只母狼早没命了,不说点天灯吧,那也要被活活打死。


我们还是没接腔,多吉大叔憨憨地点点头,我却不理这一套,看他还想说些什么。


扎西木大叔见没人理他,面子上下不去,心里更有些不舒服,想走,又不甘心,思前想后了一会,还是厚着脸皮开了口,说:多吉呀,跟你商理个事,你瞧我们家现在也挺困难的,我,我想等大黑生了,和你讨一只小的回去养,行不?


这算个多大的事吗?多吉大叔憨厚地笑了起来,说:咱们大草原上的牧民能活下去,靠的是啥?靠天?靠地?都不是,靠的是咱们牧民的互帮互助啊!咱们既然都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咱们就都是一家人,到时大黑生了,我给你留一只。


好,好!扎西木大叔兴奋得无法言表自己的喜悦,紧紧抓住多吉大叔的手,拼命地摇晃着,然后转过身去,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家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老婆去。


母狼的奶水一直没有下来,四个小狼崽饿得嗷嗷叫,整天在母狼肚子下面拱来拱去找吃的,看上去确实很可怜,但是这一批的母羊有几只怀了崽,也要差不多过完冬天才会下羔子,现在就更没有奶了,小狼崽连羊奶都没得喝。


多吉大叔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把剩下的鸡蛋打碎了两个,搅匀了喂给小狼崽们吃,四个小家伙还不肯接受这种异味的食物,把鸡蛋碗拱翻了,鸡蛋全部流到了雪地里。


格桑有些气愤,在这里,鸡蛋是很稀有的东西,因为没人养鸡鸭,要吃蛋的话就得去大城市里买,或者有人捎过来,格桑自己想吃都没得吃呢,那是给大黑留的。


今天晚上,大黑很不安,她一口食物也没有吃,只是喝了点清水,就来来回回地在屋里走动,我焦急地问多吉大叔:大叔,大黑要生了吗?


多吉大叔没吭声,眉头皱得紧紧的,我看得出他满脸的紧张和担心,因为去年大黑没生下来,难产,等到后来生下两只小獒来的时候,小家伙早已经在肚子里就闷死了,今年还不知道会是个怎么样子。


就连格桑都紧张得不说话了,两手托着腮帮子,盯着大黑发呆,我的心情就更加紧张起来,感觉到额头上想冒汗,在这样冷的大雪天里。


大黑焦躁不安的情绪一直拖到半夜,我们都睡不着,大眼瞪小眼地坐在那里,屋子里寂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大黑略带沉重的喘息声。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紧张和焦虑,就不止一次地跑到院子里去呼吸那冰冷的空气,好清醒自己的头脑,我发现院子里的母狼也有些情绪不安,抬着头,紧张地向屋里张望着。


我很奇怪,狼和獒是两种对立的动物,我不相信她们也会心意相通,我盯着院子里的母狼看,母狼知道我在盯着她,她根本就没在乎我,只是不安地望着屋里的大黑。


突然,我听到格桑兴奋地叫了起来,他喊叫着:阿爸,大黑生了,她生下来了!阿哥快来看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