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九章 变 第二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3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皇帝痛快地打赢了这一局。本来他认为陆军部长的位子会有一番激烈的厮杀,没想到“对手”乖乖地竖起了降旗。

按照轩辕台的本意,他要改组总参。但轩辕禾的一番话让他改了主意。得知陆军部长易人,轩辕禾急急跑来对侄子说了一番自己的感觉。

“皇帝,你看我的腿,离了拐杖就站不稳了。”轩辕禾最近闹腿疼,拄着拐杖来的。“帝国元帅,四去其三啦。”轩辕禾直来直去,“皇帝,帝国以武立国,最重军功。自设立军衔制,除却本朝,历史上只有过三位帝国元帅。先帝手里一口气立了四位帝国元帅,若和帝国煊赫之武功相比,却也当得。四位帝国元帅,就是国防军的象征。如今上官元帅卧病已久,不久于人世。龙行健被你黜退。高天明今天又被撤职,可就剩了崔煜一人了。我来问你,你的代理人在哪儿?你的拐杖在哪儿?沈悫是否可以取代上官,令狐新是否可以取代高帅?还有,你抓住龙行健不放,准备如何处置他?逮捕入狱?或者处死?”

“这个,我自有打算。”轩辕磐当然没有肉体上消灭龙行健的意思,“父皇临终有交代,我不会违反。如果不是他事事与我作梗,何至于此?”轩辕磐也觉得七分气愤,三分委屈。

“阿磐,非是四叔干政,你登基半年多,政务军务多有阙失,特别是军务的处理,很不妥当。清算龙行健,失策啊。”轩辕禾用拐杖重重捣着地板,“此人带兵多年,深得军心,他那些旧部,你如何处理,难道全部撤职不成?”

“只要他们听我的命令,忠于帝国,我为什么要撤他们的职?”

“阿磐,你让我说你什么?高帅不忠于帝国?高帅不听你的命令?还有周峰,此人在禁卫军多年,忠诚谨慎,几无过错,先帝多次在我面前称赞,为什么撤掉他?就因为他是龙行键的部下?”

“当然,这个因素是有的。四叔,国防军是帝国的军队,是我的军队,但陆军部却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胜利报》成为和太阳堡打舆论战的主力。若非此,何必如此?”

“阿磐,这样一来,军中人人自危!你靠谁镇住数百万国防军?靠司马雪岭吗?现在仅剩一个崔煜了,我观此人,更是老谋深算,居心难测。若是先帝在世,自是肱股良臣,现在嘛------本来你最可靠的人就是龙行健,现在却搞成这样!阿磐,我看时局危机重重,你立即下令停止声讨龙行健吧,令龙行健出任陆军部长以安军心。他取代高天明,军队不会说什么。”

“四叔,你糊涂了。”轩辕磐奇怪轩辕禾竟然说出让龙行健出任陆军部长一职。

“此一时,彼一时。”轩辕磐叹了口气,“巩固皇权的措施,我从来就没有反对过。先帝已经意识到龙行健在军队中的威望,所以预先做了安排,担任什么委员会主任,不过是给他个养老的地方,不要太寒了功臣的心。先帝知道。龙行健背后,可是有一大批将领,他们都在看着。没想到局势竟然发展到这样,且不说几次御前会议上龙行健与你的争执如何,他藐视皇权,撤职也不为过。但何必再生事端?追究什么与兰斯的协定?”

轩辕磐却不赞同四皇叔的主意,最近的胜利鼓舞了他。王致中也罢,司马雪岭也罢,他们别的话也许是胡说,但有句话是真理,帝国历史上,除了四主教作乱,几曾有过将领拥兵造反之事?皇权神圣已经深入人心,过去畏之如虎的军方首脑不是一个个倒下了吗?龙行键,高天明,黄锋,周峰,谁敢和皇权对抗?轩辕磐此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王致中说的是,扫清这些障碍,再提拔一批忠于自己的将领,稳住军队,帝国将再无与自己抗衡之实力,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大展宏图了。

皇帝拒绝了四皇叔的建议,命令侍卫官将司马雪岭找来。

“监视军队有无值得重视的线索?”皇帝心情不错,指着他办公桌对面的转椅,示意司马雪岭坐下谈。

“目前还没有。陛下,我觉得很反常,龙行键一家几乎不往外打电话,是不是我们走漏了风声?”

“给他打电话的多吗?”

“不少。都是军方的将领,外地的较多。”

“哦,都说些什么?”

“倒是没什么值得怀疑的,都是慰问他,关心他身体的------陛下,我有几个建议。”

“你讲。”

“臣以为应当调换一部分驻京部队,以策安全。有一位远房堂兄,在28军任军长,叫司马诚,臣以为可以调近卫军任职。”

“可靠?”

“陛下对司马家族恩重如山,他作为司马家族的子弟,岂能不感激万分?”

“嗯,有道理。让令狐新拟个意见。你给令狐新传我的旨意。”

“还有,段鹏将军的部队一直呆在帝都也不是个事,要么令其回好望港,要么去东平州------”

“这支部队我准备纳入禁卫军系统。”皇帝感到司马家族和王家的力量在增强,先帝生前曾说段鹏忠勇,此人没有家族背景,又是先帝多年的大“卫士长”,留在太阳堡是个不错的选择。

“陛下万万不可。据臣所知,段鹏和龙行键私交甚好,绝不能让他待在陛下身边,太危险了。”

“此事我自有主意,不要再提了。还有什么事?”

“军情局副局长陶克定不可靠,最好动动他的位子。”

“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倒是没有,此人曾当过龙行键一年多的副官------”

“也不要杯弓蛇影。龙行键旧部多了,不可能全部清除。对了,让陆军部将《胜利报》彻底改组一下,这次舆论战足以证明舆论的重要性了,我想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的部门,专管舆论媒体等一揽子事。你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荐上来。”

“是,那陶克定的事?”

“一个副局长,即使跟龙行键有私交也翻不起大浪来。”

“陛下,这太危险了------”

轩辕磐摆摆手,制止了司马雪岭的这个话题。他知道,现在主要是军队,搞掂军队,情治机关不算什么大问题。“闻说你父母来了,住在哪里?生活安顿好了吗?”皇帝转移了话题。

“多谢陛下关心。家严家慈已经来了,因臣居室狭隘,暂住在朋友家。”

“那怎么行?看来我疏忽了,房子的事,我让人安排。今天给你放假一天,去陪陪老人。”皇帝都懂得两手治下,必要的赏赐和安抚是不可缺少的。

“谢陛下。”司马雪岭也很想去看看父母。

安子萧是司马雪岭结实不久却“交情莫逆”的朋友。这位表面上经营运输业,拥有二家运输公司和四个大型货场的实业家实际是帝都地下社会的领袖之一。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黑社会”的领导。

安子萧和司马雪岭的结识是王林牵的线,王林和安子萧是生意场的伙伴,王林的银行有安子萧5%的股份。而王林一些不好处理的事情都是安子萧帮他摆平的。比如,王林在外面养了个歌姬,碍于身份又不能带回家里,给一笔钱了结此事吧?女子还不干了。王林如今是有身份的人了,传出去总是丑闻。这就该安子萧出面了,不管用了什么办法,总之这个歌姬再不骚扰王董事长了。

王林在一次聚会上介绍司马、安认识。安子萧立即意识到司马雪岭的巨大价值。黑社会要想生存或者很好地生存,没有官方的保护伞是不行的。当了解了司马雪岭的背景身份等一系列资料后,安子萧将司马雪岭当成了主要公关的对象,在司马雪岭和他结识的一个月里,俩人就从萍水相逢到无话不谈了。司马雪岭并不讨厌安子萧的真正身份,他认为安子萧的身份对他会有用的。当两个意识到对方的存在对自己的事业有着巨大臂助的时候,俩人迅速走近成为好朋友是必然的。所以,司马雪岭在父母来帝都后没有动用官方关系,而是安置于安子萧的别墅里。

没有一个政府和社会能够彻底铲除黑社会,神华帝国也不行。那些寄希望于政府用铁腕解决黑社会的人过于天真。黑社会的存在有着无法铲除的生存土壤。分配的不公,失业的存在,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运行不善以及法律的缺失都会造成黑社会组织的出现和壮大。明智的政府解决黑社会的最佳办法是健全制度,特别是社会保障制度,降低失业率。实用的办法是控制,而不是消灭。在新朝甫建,帝都黑社会曾遭到一次前所未有的打击,那就是龙行健间谍案和刺杀案后的大规模报复。黑社会如何跟装备精良耳目灵通的保安总局对抗?大批的骨干被捕,核心人物被杀。帝都黑势力遭到空前的打击。那时安子萧只是个小喽喽,在保安总局的大搜捕中被关进了监狱,住了三个月后释放了。有着极强的“组织向心力”的安子萧对保安总局和龙行健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他的师父和一个最好的朋友在大搜捕中丢了性命,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安子萧的事业在发展,安子萧的队伍也在壮大,但仇恨始终存留在心头。保安总局是不敢动的,他清楚。龙行健对于他更是遥不可及,安子萧是黑社会,但不是傻瓜,对于报复龙行健,他连“认真地”想一想也没有过。直到结识司马雪岭,在一次酒后听司马雪岭说出他心中一直爱慕的女人竟然是龙行健的太太。安子萧的心思才活络起来。

司马宜生夫妇在抵达帝都后三日方才见到自己的独子司马雪岭。眼前的儿子身上表现出的成熟,睿智和疲倦无奈混合交织在一起,使得夫妇俩对眼前的中年人感到陌生。说实话,司马宜生未曾想到儿子能在家族罹难后一举进入帝国的权力中枢,太阳堡总管兼军情局局长的职务在他这一辈中已是顶峰,或许尚比不上其叔祖司马世隆,却已超越了其伯父司马春生。御前大臣可以算是位极人臣。人是一种有思维的高级动物,思维既是人类的一大优势,也是人类的罩门。因为思维往往脱离实际。司马宜生在回到阔别二十年的帝都后,忍不住偕老伴重游帝都最具影响力的所在,当然不会不回司马家族的旧居观瞻一番,不知为什么,本来很熟悉的街道,司马宜生非要打听司马公府在哪儿。恰巧所问的那个报亭的小老板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搞了半天方知晓问的是龙府,“百胜公府嘛,什么司马公府啊。”令司马宜生感慨物是人非,昔日威风凛凛的司马家族已经被遗忘了,成为历史的遗迹。看看百胜公府门前的广场和卫兵,想想昔日司马家族的荣光,司马宜生禁不住老泪纵横。

安子萧说不久就可能搬回旧居!司马宜生不是不懂政治的人,帝都的政治空气他一来就感觉到了,龙行健如果获罪,以儿子眼下在皇帝跟前的宠幸程度,重回旧居不是没可能啊。

当司马宜生终于见到了儿子,顾不上叙述数年来的家事,开门见山便问当前的局势。本以为局势大好的司马宜生却发现儿子愁云满面。

“父亲,时局复杂,非一言可说清。今日皇帝给我放了一天假,有的是时间。你们先回来,家里其他人没说什么吧?”

“他们能说什么?现在家族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为父看报纸上针对龙行健的火药味极浓,你来说说,皇帝会对他唯一的妹婿下手吗?”

“不知道。我劝他,缚虎容易纵虎难,放在这儿不动,他心腹旧部遍布军中,情治机关也尽为其耳目-----但皇帝愣是听不进去。”司马雪岭也需要一个倾述的对象,遂将这段时间斗法的过程讲了一遍。司马宜生专心听着,没有打断他的讲述,等儿子说完,满面忧色,“雪岭,你在玩火。你可知道,万一风吹草动,皇帝一定将你抛出来平息众怒的!太危险了!”司马宜生长叹,“你叔祖总想复辟家族,没想到落了个贬窜东海,你这样做,比他当年不遑多让啊。罢,罢,我还是回东海老家吧。”

“父亲何必如此泄气,皇帝并无主意,现在除了我,他还能依靠谁?军方已经基本屈服,等我再找个机会彻底击倒龙行健,顺便将他的铁杆部下清扫出军队,一但掌握清算军队的权力,新上来的将领向我效忠还来不及,他们还能有什么作为?到时候------”司马雪岭眼中射出炽热的光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