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女婴琪琪之死 309天的生命一直吃三鹿奶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12日傍晚,江山市新塘边镇永丰村的姜发军从广播里听到关于三鹿奶粉的新闻,立刻想起了1个多月前不治身亡的女儿琪琪。 晚上9点多,手机响了,姜发军一看是亲戚的电话。亲戚电话里很急,问他要病历,说是有个医生想看看.

诊所老医生的发现

要看病历的是江山市区南三街上的张炳荣医生。当天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姜发军的亲戚陪女儿在张的诊所打点滴。

“我一个亲戚的女儿上个月死掉了,也不知道什么病。”

“她去医院里看过吗?”

“看过的,送到省里的医院也没治好。”

“你把她病历拿过来给我看下。”

老张从1976年参军后开始学医,在武警常州支队卫生队里担任班长。1984年退伍后考取了行医执照,并在一所学校里当校医,1994年开起了诊所。用老张的话说,到今年他已经做了33年的医生了。

张炳荣说,当时只是出于行医者对各种病症的好奇。没想到拿到浙大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诊断报告单后,吓了一跳。

“双侧输尿管结石,双肾多发泥沙样结石伴积水,腹腔积液……”,这不就是新闻里说的三鹿奶粉“肾结石宝宝”的典型症状吗?老张赶紧问,小孩吃的是什么奶粉。

答复是三鹿奶粉。老张马上向江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汇报,并建议姜发军夫妇把病历资料整理好,向江山市卫生局报告。“我百分之九十几肯定就是这个毛病。”

琪琪的第309天

琪琪的母亲陆小琴说,8月4日,是她想要忘记却又永远忘不了的一天。那一天,是她女儿姜琪慧来到世间的第309天。

晚上,陆小琴和琪琪一起睡,早上8点多,陆小琴醒来,女儿非常难得地在熟睡。半个小时后,琪琪醒了,陆小琴抱起琪琪后感觉女儿不大对劲,眼皮耷拉着,眼睛没有精神,脸色发黑,过了一会,用手探探身体,有点凉了。

一直不敢想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陆小琴大哭起来,姜发军呆在一旁说不出话来。

“我本来还以为她在好好睡呢,这4个月她都没有好好睡过啊!”陆小琴说,琪琪是去年9月30日出生的。6个月大前,琪琪一直很好带,很乖。“她一直很乖,很少哭。”

从7个月大开始,琪琪就开始有点不对劲。老是不睡觉,在床上翻来翻去,总发出嗯嗯的声音。小便也很少,去江山市妇保院看病时,“小便少得连一张纸巾都不会湿。”

现在想想,琪琪当时是得了结石,小便拉不出来,痛得嗯嗯叫。她只是个几个月大的小孩,不会说话,如果是大人还能讲出来,陆小琴一想到这里,就会泣不成声。

7个月大的时候,琪琪发起高烧。姜发军将琪琪带到乡卫生院打一针退烧针,第二天就退烧了。

之后,琪琪仍然经常发烧,打针已经没有效果。姜发军就用摩托车把琪琪载到了江山市妇幼保健医院。住了一天院后,医生建议姜发军带琪琪到杭州的省儿童医院就诊。

省儿童医院的专家会诊后,告诉姜发军孩子的病情很棘手。在琪琪住院后的2个小时,姜发军拿到了一张病危通知。

姜发军说,医院告诉他,琪琪的病要用透析这样的方式来治,只能维持,不能根治,而且诊疗费用高昂,大概要四五十万元。

“钱要像自来水一样哗哗地流。”姜发军今年26岁,在一家幼儿园任接送班车的司机,早晚两次,白天则揽一些铝合金切割等杂活干,虽然很勤快,但一个月也只有一千多元的收入。而24岁的陆小琴一直在家带琪琪。

四五十万,对这对小夫妇来说真的是天文数字。

住了一天院后,姜发军带着琪琪和妻子赶回江山。他说,如果女儿的病真这么严重,那么只有等死了。

回到江山,姜发军又将女儿先后送到了江山市人民医院和江山市治疗胆肾结石为特长的长台中心卫生院。医生还是束手无策,仍建议他去杭州,琪琪还是嗯嗯地呻吟,排不出小便。

8月4日早上,琪琪再也没醒来后,满心伤痛的姜发军夫妇决定火化自己心爱的女儿。殡仪馆要他们出具死亡证明。镇里派了村妇女主任到家里来查问,又在四邻五舍了解了相关情况,最后村干部在死亡证明上盖上了村里的公章。

死亡证明上写到:

姜琪慧,2007年9月30日出生,于2008年8月4日因病死亡。

21罐三鹿U+奶粉

琪琪是吃三鹿奶粉吃死的,从张医生看过诊断报告的那一刻起,姜发军和陆小琴就坚定不疑移地这样认为了。而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根本没将女儿的死和奶粉联系起来。

陆小琴是剖腹产生出琪琪的。分娩后的四五天里,陆小琴身体很虚弱,没有给小琪琪喂母乳。而是给琪琪喂了三鹿奶粉。

陆小琴的姐姐和姜发军的邻居,两人给女儿吃的都是三鹿奶粉,他们反映奶粉还不错。三鹿奶粉价格比较实惠,900克一罐,当时每罐的价格是85元。姜发军后来都是三罐一买,可以享受批发价,80元或者82元一罐。

琪琪没有吃过一顿母乳,不知道什么原因,吃了四五天三鹿奶粉后,小琪琪怎么也不肯吃母乳。在多次努力失败后,陆小琴和姜发军放弃了母乳喂养的打算,开始喂琪琪三鹿奶粉。

这两天,姜发军从网上查三鹿奶粉的新闻,发现全国这么多“肾结石宝宝中”,只有甘肃一个死亡病例。姜发军夫妇觉得,琪琪的死,是因为她比其他“肾结石宝宝”吃了更多的三鹿奶粉。

从琪琪出生到离世,她一共吃了二十一罐三鹿U+奶粉,姜发军对红色的奶罐数量记忆十分清晰。“我曾经存着购物小票”,他说,用那些小票可以累积积分去超市兑换礼品。

姜发军购买奶粉的超市有两家,一家是江山中心超市,一家是万购超市,都是江山市区较大规模的超市。其中中心超市的实际负责人还是三鹿奶粉衢州总经销。

琪琪走了,家里还剩了11罐三鹿奶粉。姜发军说,大概在3月份的时候,超市三鹿奶粉的促销小姐打来电话说,奶粉可能要涨价了,问他要不要多买一点,想想反正琪琪要吃的,就多买了一些。

剩下的11罐,家里留了1罐,其他10罐分别退还给了中心超市和万购超市,这也是姜发军听人说可以退,才于9月13日和14日赶到超市退的,一共退了812元钱。姜发军说,这不重要了。琪琪走的时候,不会走路,但会叫爸爸和妈妈了。为了忘记琪琪,姜发军把手机里琪琪的照片统统删了,这样不会看到了又心疼。而女儿的衣物和一切其他琪琪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所有东西,他都在火化那天,一并烧了。

他们原本想忘记一切,没想到,“国家把三鹿奶粉的事查出来了”,他们觉得应该把知道的事情告诉go-vern-ment。

姜发军说,现在又回到琪琪刚离开时的那种状态了,做什么都没心思,也许一直要等到她女儿的事情有个结论,他和妻子才会好过些。

姜发军的工作是每天接送幼儿园的孩子。周五,接送小朋友回家时,看到那些天真烂漫的小孩,他又忍不住悲伤起来。

昨天下午,姜发军已经把相关的资料交给了江山市卫生局,他说,希望这些东西有助于go-vern-ment将三鹿奶粉的事情查清楚。

今天上午,江山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正在组织工作人员全力调查这一事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