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四章 沉默英雄 [2]

百合浪子 收藏 0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URL] “这次活有什么尾巴么?”把着钓竿,尧丰看着平静的江水问。 “还算干净,你可真出我所料了!”华叔也没有看尧丰,盯着浮标回答。“没想到你一个新手,连续几次都做得这么不留痕迹。知道那些土鳖叫你什么么?猎风幽灵!” 尧丰不由一笑,幽灵,看来那些鹤国人是怕了,大凡他们能找到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这次活有什么尾巴么?”把着钓竿,尧丰看着平静的江水问。

“还算干净,你可真出我所料了!”华叔也没有看尧丰,盯着浮标回答。“没想到你一个新手,连续几次都做得这么不留痕迹。知道那些土鳖叫你什么么?猎风幽灵!”

尧丰不由一笑,幽灵,看来那些鹤国人是怕了,大凡他们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也不会用“幽灵”来形容自己。“摔死的那家伙是干什么的?”

“为什么你每次任务之后都要问这个问题?你明知道除了给你的资料,我不能再给你透露任何东西。”

“好奇吧,毕竟他是死在我手里的。”

“你还挺小资的,杀手电影看多了吧?”华叔无奈一笑。“干我们这行,最忌讳的就是多愁善感,感情用事。你要明白,不管目标是什么人,纵然在很多方面都是个大好人,但他有个身份是更改不了的,那就是国家的敌人!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任何人只要对国家造成威胁,那我们就必须把他清除。”

“这个我懂。只不过……”

“懂就好,其它的就别说了。不告诉你太多,其实也是为了保护你。电影、小说里面常有一句话,‘知道的越多,死得就越快’,这话不错的。”

尧丰听了,心里突然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一样。他转过头,狐疑地看着华叔——那老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深沉感。

“别这么看着我,你应该清楚我们的行动规则。”华叔仍看着浮标说。

“知情的人不参与行动,参与行动的人不知情。”尧丰想了想说。

“说的没错。知情者就是我们这个网络上的一个个结点,他们对任务缘由和目的,目标人物的身份和底细都一清二楚,同时他们也掌握了小组内大量的有关人员、组织、联络点的信息。而行动者,他们的任务只是在接到命令后对目标人物采取手段,对其它的他们是一概不知。如果说整个组织是人体的话,知情者便是大脑,而行动者就是手脚。”

“你是大脑,我是手脚。”尧丰把目光转回到江面,心中不由的有种失落感;回想华叔刚才那句“知道的越多,死得就越快”,他又不禁打了个寒战,孤冷,甚至于恐惧如同千万条毛毛虫,爬满全身。

“哎,鱼咬钩了。”华叔往这边瞥了一眼,提醒道。

尧丰回过神,看到浮标果然在上下沉浮。他站起身,慢慢地摇动线轮,把鱼拖到浅水区。那是条草鱼,不算很大,一斤左右的分量。拽着鱼线,尧丰鱼遛了几圈鱼,基本上耗尽了它的体力。随后他拎鱼上岸,俯身解下渔钩,然后把鱼扔进水桶。重新挂饵,甩钩之后,尧丰又坐回到马扎上。

“嚯,这时候能钓到这么个大家伙,不容易啊!你的技术是越来越成熟了,如果再练个半年,你就能在D市的钓鱼大赛上得个名次了。”华叔调侃说,见尧丰没什么反应,他又道:“觉得我刚才的话说得太重了吧?其实你没明白我刚才的意思,或者说,你并没有深刻理解组织规定这种行动准则的用意。不让你知道太多并不是仅仅为了保密,而是为了保护组织内的所有成员。”

“像你这样的结点当然不会直接参与行动,毕竟你一旦暴露,那你下面的所有人员就危险了,而且涉及组织内部的很多绝密信息更有可能暴露在敌特的眼皮之下,这对整个小组是个毁灭性的打击;而我们这些手脚,”尧丰自嘲一笑,话里话外都带着股怨气。“只是对点地执行命令,却不会知道任何有价值的情报,所以即使暴露、被俘或被杀掉,对整个组织来说并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和威胁,大不了再补上一个就是了。我说的对么?”

“你只说对了一半,”华叔言语依然平静,对尧丰的怨言似乎一点不在意。“令行分开不只是为了保护施令者,也是为了保护行动者。你有一点说的对,我们一旦损失了行动人员,会很快补上这个缺口。但你想过没有,敌人真的有胆量来跟我们对着干么?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窃取我们的情报,而不是清除我们的特工;就算出于自身安全考虑,他们偶尔会刺杀或俘虏我们的人,但这对他们来说是在增加自己暴露,乃至被清除的几率。毕竟这是在我们的国土上,人力上我们有很大的优势。而且,主动对付我们的人,他们也只能伤及我们的手脚,而手脚是不会知道大脑里储存的信息的;冒险杀掉或俘虏一个可以及时被补充的人,却得不到他们想得到的情报,你说,他们会蠢到来触这个霉头么?所以,在他们彻底摸清我们人员脉络之前,他们不会对我们小组内任何人下黑手,包括你们这些手脚。但如果你们知道得多了,还常与他们直接交锋,那你说,你们这些行动人员还有安全可言么?”

尧丰没有回答,心里却在掂量着华叔的话:老人说的也有些道理,至少自己厉害归厉害,但在敌人的眼里,并没有太大的情报价值,所以他们也不会在别人的地盘上妄动——谁见过主动跟猫较劲的老鼠?

看尧丰没说话,华叔又说:“你是军人出身,知道在部队里士兵是不会全知军官的想法的。所以,在你没有成为军官之前,还是当好士兵吧。”

尧丰听后心中也释然了,他笑笑,道:“我明白了,毕竟我只是枚棋子,不是下棋的人,这是既定的事实。”

“我们都是棋子,甚至于我们上头的那些老爷们,他们也是棋子。真正下棋的人是国家,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只能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尽一枚棋子的职责。你我都是宣过誓的人,我想你还不至于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健忘吧?”

被华叔一提醒,尧丰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多以前的那个空荡荡的屋子里,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面对着墙上一面巨大的国旗,他许下了要背负一生的誓言。直到现在,尧丰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说过的每一句话,而印象最最深刻的就誓言最后的那八个字。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尧丰轻声却很坚定地说了出来。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华叔重复道。“我们既然面对着国旗把这句话说出来,那就要为它付出自己的一生一世,决无悔意。”

“我知道。”尧丰低声应道。

两人没再说话,各自专心地钓着鱼。入冬了,显然鱼们也不愿到寒冷的浅水区活动,所以这一双略显孤单的垂钓者很少有提杆收鱼的时候,大多时候,他们都是在等待,静静地等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