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报道,9月17日,河南省南阳市市民任先生手持一张1900元的罚单,表示将执行行政复议。罚单是当地公安局的网警开出的,原因是“电脑上复制下载有一部淫秽视频”。


任先生告诉记者,电脑中的所谓淫秽视频是去年11月份从网上下载的,长约30分钟。当时自己还没有结婚,既没有传播也没有让别人观看,完全是为了好奇,事后忘了删除。


对于任先生的遭遇,法律专家表示,虽然警方发现了任先生电脑中的淫秽视频,但如果没有找到任先生将淫秽视频非法传播、聚众观看的证据,而对任先生进行行政处罚,显然缺乏法律依据。


然而,精通法律条文的网警们却管不了这些,因为对于许多有创收任务的司法机关来说,完成罚款任务要比遵纪守法重要得多。尽管对任先生的处罚师出无名,但网警们还是依照“法律”对当事人进行处罚。


在古代,南阳警察的这种做法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在今天,警察们的枉法行为就叫做“我的地盘我做主”。试问,如果一个人独自欣赏淫秽视频为非法,那么,如果类推下去,一个男人或者是女人独自己欣赏自已的隐私部位也应当算是违法。再推而广之,夫妻二人在家中做爱,如果按照南阳警方的逻辑那就是更加淫秽了。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夫妻做爱受到警察的纠缠与盘问的故事不绝于耳。男女住旅馆只要有合法的身份证件就可以了,可有的地方硬是规定住宿者必须出示结婚证明。对于楼堂馆所中的卖淫者和嫖娼者,有的警察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对光明正大住在一起的男女,警察们非要你说出住在一起的理由不可。


对于警察们的这种做法,有人说这是警察本人权力欲的自我表现,也有人说这是公权力持有者的权力越位。事实上,如果经过仔细推敲,人们不难发现,无论是权力欲的表现也好,抑或是公权力的越位也罢,其背后的推手无不是巨大的经济利益在做怪,无不是公权的极度扩张所造成。


就在任先生因观看淫秽视频被处罚的时候,同是河南省的漯河市也发生了一件与之性质雷同的事情。该市的裴城镇政府规定,当地农民收割自家地里的玉米必须要到镇政府办理“砍伐证”。


自家的责任田自己种,自家的庄稼自己收,为什么要到镇政府办理“砍伐证”?就是在古代的帝王治下,就是在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的年代,也不会有人干涉农民收割自己的庄稼,为什么在党和政府减免农民多种税赋的时候,一个镇政府为何拥有了如此巨大的权力?


同南阳处罚任先生的警察一样,漯河市裴城镇的官员们在越位行使公权力的时候,其背后的助推力也是为了经济收入。因为在该镇的境内有一个养殖厂,为了让农民们的玉米杆交到厂里,镇政府才想出了这样一个高招。


我们不知道这个厂是官办的还是民办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个厂子的背后必然有当地政府为其撑腰的身影。这一点与山西发生的无数起矿难一样,政府对煤矿的监管不力并不是政府没有监管的能力,而是当地政府已经与煤矿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为了个人私利,为了脱离人民群众的所谓政绩,一些地方政府就可以置法律于不顾,就可以越过法律的红线为所欲为。不说远的,就说襄汾矿难,就说三鹿毒奶,在这些惊天大案里,当地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已令民众失望。当独自一人观看淫秽视频也属犯法的时候,当农民收割自家的庄稼也要办理证件的时候,山西矿难屡禁不止的原因也就不言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