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到底是谁在养小叔子爬灰?

威武之师师长 收藏 1 7390
导读: 文/胡家虎威 红楼梦里,第六回里有这么一段焦大骂人的情节。 其中有一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说的是贾珍,这已有很多红楼梦研究者做过考证。但是,关于养小叔子这一句话,几乎差不多的研究者都认为是在骂王熙凤,这就很奇怪了。 我实在佩服有些人丰富的想象力,能够从文字里看出王熙凤养小叔子的证据。 凤姐虽然有着太多的缺点,但在两性关系这一点上,却是坦坦荡荡的。所以她才会骂贾瑞“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所以他她才会把贾瑞想调戏

文/胡家虎威


红楼梦里,第六回里有这么一段焦大骂人的情节。


其中有一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说的是贾珍,这已有很多红楼梦研究者做过考证。但是,关于养小叔子这一句话,几乎差不多的研究者都认为是在骂王熙凤,这就很奇怪了。


我实在佩服有些人丰富的想象力,能够从文字里看出王熙凤养小叔子的证据。


凤姐虽然有着太多的缺点,但在两性关系这一点上,却是坦坦荡荡的。所以她才会骂贾瑞“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所以他她才会把贾瑞想调戏她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平儿。


王熙凤养过小叔子吗?当然没有!绝对没有!


首先是王熙凤不是那样的人。如果连焦大都知道凤姐在养小叔子,被凤姐一而再、再而三抓住偷腥的把柄的贾链,会那么老实?


其次是凤姐没有这样的条件。凤姐住在什么地方?贾政和王夫人的旁边。你看看,凤姐儿走到哪里,身边总会有那么大的一帮媳妇丫头,走到哪里都是“一群媳妇丫鬟拥着一个丽人,”周瑞家说凤姐是“只有吃饭是才有空。”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偷汉子?养小叔子?更何况,虽然她也有一个人的时候,但她如果要养小叔子的话,怎么可能瞒得过平儿?怎么可能不被平儿知道?如果被平儿知道了,又怎么可能在平儿眼里会有威信?而且,那么多的媳妇老婆每天要向凤姐请示工作,在凤姐面前连大气儿也不敢出,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她在偷小叔子吗?当然不是,是因为她的威信。而她之所以能有这么高的威信,当然是因为她没有把柄在别人手里。如果她就是那个偷小叔子的人,谁还会把她放在眼里!


再说了,焦大骂人,焦大是宁府里的人,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能去骂荣国府的人。他骂人,纯粹是为了发泄对宁国府里的人的不满。这里应该没有荣国府的什么事。


那么是谁在养小叔子哪?


我们先来看一段文字。这是第六十六回里柳湘莲骂宁国府的著名论断“你们东(宁)府里,除了哪两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说得贾宝玉脸都红了。柳湘莲自悔失言,下面也就没有展开。


那么,柳湘莲为什么要这么说,宁国府只有那两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哪?也就是说,宁国府里没有一个干净的人?包括尤氏(贾珍的夫人)?


如果包括尤氏,那么尤氏又做了些什么不干不净的事哪?


话回到前面,对照焦大骂人的话,就可以明白,养小叔子的其实是指贾珍的老婆,蓉哥儿的母亲尤氏。被养的小叔子是谁呢?就是那个“没人伦的混帐东西” (平儿语) ——贾瑞。虽然尤氏养小叔子的情节和贾珍爬灰的情节一样被删掉了,但我们仍然可以从小说中看出蛛丝马迹。


焦大骂街,有三个人听到了。第一是主角贾宝玉。第二个凤姐。第三个是蓉哥儿。作者把焦大骂街骂给这三个人听也是有深意的。但这个深意却不是说凤姐儿偷小叔子贾蓉。


贾瑞想吃凤姐的天鹅肉的时候,是在哪里遇见凤姐的呢?是在宁府园子里的假山后面。凤姐走过来,只见“猛然从假山石后面走出一个人,”好端端的这个贾瑞躲在这里做什么?凤姐和贾瑞分手后,“只见两三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走来,见凤姐儿,笑道:‘我们奶奶见二奶奶不来,急得不的了……’”,如果不是尤氏心里有鬼,这有什么好急的呢?值得把一个大奶奶急成那样?如果不是心中有鬼的话。


像贾瑞这样的年青男子,没有宁国府里面的人的许可,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躲在别人家后花园里的。第二十六回写贾芸进大观园,要有人老婆子或者(未曾发育)的小丫头带路,才能进入——这才是大户人家的规矩。没有内应,贾瑞怎么可能出现在宁国府的后花园?


我以为,上面这段话是意思应该是这样的:贾瑞躲在假山石后面,是“等着和某个人幽会。”而尤氏急得不的了,她的手下慌慌张张的走来见凤姐儿——是因为怕被凤姐知道宁府的后花园里“有一个男人”。


所以凤姐儿骂贾瑞:“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所以平儿骂贾瑞是个“没人伦的混帐东西!”

所以第七回里才会有这样的描写:


尤氏问:“派谁送去?”媳妇们回说:“外头派了焦大,谁知焦大醉了,又骂呢。”尤氏秦氏都道:“偏又派他作什么?那个小子派不得?偏又惹他!”


为什么尤氏秦氏都会怕这个焦大呢,因为这两个人都怕他骂,有心病。


正因为尤氏在养小叔子贾瑞,所以贾瑞才会有胆量对凤姐也起这个贼心。所以贾瑞死后,才会有“谁知尤氏正犯了胃气疼的旧症,睡在床上。”贾瑞死后,先是贾赫送了二十两银子,接着是贾政送了二十两银子,然后才是贾珍送了二十两银子。作者把一句话分成三句写,大有深意。


在秦可卿的题诗里,有这么一句话:“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荣国府里的人只不过是不肖而已,干坏事的,却是宁国府里的人。


焦大骂街,不是说焦大消息灵通,在炒作内幕新闻,而是应该说,连焦大都知道了这样的丑事,还有谁不知道?养小叔子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荣国府,那么连宁国府的焦大都知道了,荣国府还有谁不知道?如果发生在宁国府,那么宁国府的焦大知道,荣国府的许多人不知道,那才合乎逻辑。


第六十五回写兴儿在尤二姐面前讲了凤姐儿的许许多多的坏话,但却没有一句话是说凤姐在养小叔子的!


凤姐养小叔子,平儿不知道,贾链不知道,兴儿不知道,邢夫人的心腹王善保家的不知道,甚至连那些游手好闲、专打听小事的人也不知道,荣国府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宁国府的焦大反而知道了呢?


贾珍尤氏是宁国府里的人,贾瑞贾芹贾蔷等人,也都是宁国府里的人,不是荣国府里的人。


养小叔子这样的事,也应该发生在宁国府,而不是荣国府。


7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