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 谍 第七章 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


“老师,我已知道二叔经常会去一个叫铜作坊的地方,找一个叫小桃红的女人。”袁立略显兴奋,迫不及待地告诉文教授此行的收获。

“哦?”文教授没想到袁立这么快就有了消息,“那详细说说。”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稍稍平复一下。袁立面对文教授,开始述说从昨天见到二叔后,所发生的事。

听完袁立的汇报 ,屋里静悄悄的,文教授没有说话,只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烟斗,也没点燃,就这么叼着,双手环臂,眉头紧皱地来回走着。袁立则手捧茶杯坐在一旁看着他。


良久,思索了半天的文教授终于开口道:“你确定那个徐正恩,就是中统头子徐正恩?”

“是,从二叔的介绍和众特务对他的态度来看,我确定是他!”袁立肯定地回答。


“徐正恩,他没有怀疑你吧?”文教授接着问道。

“不知道。”袁立摇摇头,“他还特意让我坐在他身边,嘘长问短的,一副很看重的样子。”


“哼,老狐狸!”从口袋里掏出盒火柴,将烟斗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抬头向空中吐出,又想了一会,文教授道:“你先回你二叔那里,根据我们的情报,蒋介石为了更好防止我党的渗透和对付国民党内的反政府势力,中统最近很可能要扩编。”说到这,文教授顿了顿,看着袁立,“我想,徐正恩现在正到处招揽人才,如果他要叫你加入中统的话,你不妨就答应他。”


“不,我不做狗特务!”袁立立刻就急了,“那还不让人骂死,老师,我要去苏区,去参加红军北上抗日。”


“袁立同志!”文教授的脸色异常严肃起来,“要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首先第一条就是坚决服从组织和党的安排。再说,根据现在党的具体情况,敌后战线的情报工作更为重要,它关系到我党目前的生死存亡和将来的发展。这些面前,个人的荣辱算得了什么!”


“可、、、”袁立的脸憋得红中透紫,不死心的,还想辩解几句。


“你知道前段时间发生过什么是吗?”文教授决定用事实来告诉袁立敌后情报工作的重要和必要性,“就在今年4月27日,中共特科保卫处的负责人顾顺章突然间被捕叛变,至使整个驻在上海的党中央领导核心受到严重危胁,这时,幸亏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个情报人员提前知道了消息,及时通风报信,才没有造成重大损失。”


“他是谁?”被文教授的话所吸引,袁立好奇的问道。“钱壮飞”文教授用崇敬的口吻报出一个人的名字。

袁立沉默了,良久没有说话,然后拿起照像机向门口走去。

、、、、、、、、、、、、、、、、、、、、、、、、、、、、、、、、、、、、、、、、、、、、、、、、、、、、、、、、、、、、、

第二天下午,袁光宗刚进局里,一个戴着船形帽,漂亮的女秘向他走来,告诉袁光宗,徐处在办公室等他,让他马上去。偷偷的扭了一把女秘那挺翘的臀部,在漂亮女秘的尖叫声中,袁光宗向处长办公室走去。


推开厚重的橡木门,袁光宗夹着公文包,走进徐正恩的办公室。室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和几张会客的沙发。“坐”

徐正恩埋头批改着文件,对袁光宗招呼了一下。


袁光宗依言坐下,静静地等着。过了不久,徐正恩撂下笔,伸个懒腰站了起来,走到也跟着站起来的袁光宗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袁光宗坐下,道;“子衡,你那个侄子了不得啊!”


“请处座训示。”袁光宗听闻徐正恩提到袁立,紧张起来。摆摆手,让袁光宗不要着急,徐正恩道:“你知道的,北平大学是个共产党聚集,学生运动昌噘的地方。这次南京的学潮就是他们领的头,听说前段时间他们还曾经去向张副司令请过愿。而你的侄子就是北平大学学生会的主席。”


听到这,袁光宗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自己是四十好几的单身,大哥又英年早逝,整个老袁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血浓于水啊!无论如何光宗都要保住袁立的。“处座、、、、”袁光宗正要替袁立辩解,徐正恩又摆摆手,让袁光宗听他说完:“我今天打电话给张副司令问当时的情况,张副司令倒很欣赏他,还说要向蒋委员长举荐他为就要组建的‘新青年,新生活’的委员,而且蒋委员已经同意了。”


“处座,其实小立他只是个爱读书,喜欢研究学问的人。在北平大学可能受到些共产党分子的渲染,有点激进罢了,但本质是好的。我想他绝对不会是共产党的。”袁光宗趁机为袁立说两句好话。

“我知道。”徐正恩点点头,“张副司令也这么说,而且我查过了,他的确不是共产党,甚至连共青团员都不是。”


“处座英明。”轻轻拍了徐正恩一记马屁,抹掉头上的冷汗,袁光宗心道:总算把这小祖宗保下来了。徐正恩没理他,话峰一转,接着又道:“你这两天派人盯着他,看他到底和共产党有没有牵连,如果没有,就把他招进来。”

“谢处座栽培。”袁光宗大喜,没想到袁立这小子因祸得福,要知道中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别谢我,张副司令和蒋委员长看中的人,我能不看重吗?”徐正恩似笑非笑的瞧着袁光宗。“对了,我上次给你的被抓捕学生名单,你收好了吗?”

“处座放心,我随身带着呢。”袁光宗得意地拍了拍手中的公文包。


“嗯,你要小心。我怕最近,共产党会打这个的主意。”徐正恩叮嘱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