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月色(优美的文字,伤感的情怀,借老先生的文笔感怀)

道无门 收藏 1 600
导读: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阳台坐着乘凉,忽然想起这个月的工资,在这通货膨胀的世界里,总算跌倒谷底了吧。CPI渐渐地升高了,班车上同事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郁闷着,迷迷糊糊地数落我。我悄悄地打开网上的银行帐户,盘算着这个月该如何开源节流。 这是一个“月光”帐户,平时都不会有结余,降薪了就更是颗粒无收了。单位论坛里面,挤了许多降薪坛友,蓊蓊郁郁的。那骂街的,是些供楼一族的,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刚参加工作的朋友。没有利好消息的时候,这论坛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天帖子却很多,虽然忧伤也还是浓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阳台坐着乘凉,忽然想起这个月的工资,在这通货膨胀的世界里,总算跌倒谷底了吧。CPI渐渐地升高了,班车上同事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郁闷着,迷迷糊糊地数落我。我悄悄地打开网上的银行帐户,盘算着这个月该如何开源节流。

这是一个“月光”帐户,平时都不会有结余,降薪了就更是颗粒无收了。单位论坛里面,挤了许多降薪坛友,蓊蓊郁郁的。那骂街的,是些供楼一族的,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刚参加工作的朋友。没有利好消息的时候,这论坛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天帖子却很多,虽然忧伤也还是浓浓的。

想起上午单位只我一个人,光坐不说话。所有的大门好像都是为我开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我爱出差,也爱加班;爱年假,也爱探亲假。像今天上午,一个人在安静的办公室,什么都可以干,什么都可以不干,便觉是个自由的人。以往里一定要下的厂,一定要算的数,现在都可不理。这是降薪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深不见底的蹦极好了。

所剩无几的工资帐户上面,堆砌的是支出的款项。工资用得很快,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密密的交易明细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的利息,有一毛两毛的,有几分几分的;正如一粒粒的红宝石,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阴风过处,送来点点安慰,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总之不会让你的帐户归零就是了。有时候年末双薪发放时帐户也有一丝的上涨,像闪电般,霎时便被月供吞没过去了。月供本是逐月逐月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房贷底下是急速缩水的资本,遮住了,不能见一丝盈余;而“月光族”却更见风致了。

工资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消逝在这个幽静的帐户上。极度的恐慌蔓延在单位里。这个月的工资仿佛在胆汁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噩梦,前方却有一团看似触手可及的希望,所以不愿醒来;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赚钱固不可少,降薪也别有风味的。消息都是提前一年透出来的,高台跳水的津补贴,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悲观的帐户的陡直的阴线,却又像是落在梦里。各人的降幅并不均匀;但起与伏有着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论坛里面,熙熙攘攘,密密麻麻都是新同志,而降薪幅度最大。班车里面大家的脸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这种愁苦,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今年隐隐约约的听说像是要加薪,只有些大意罢了。小道消息里也漏着基本工资要涨的意向,没精打采的,是供楼供得发绿的眼。这时候最开心的,要数其他行业的朋友了;但开心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忽然想起招考新人的事情来了。这份工作是众人追抢的焦点,似乎很早就有,而近几年最盛;从网上里可以约略知道。报考的是冲动的少年,他们是成群结队,哼着小曲去的。今年报考的人不用说很多,还有那些没考上的。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疯狂的季节。梁元帝《报考赋》里说得好:于是痴男怨女,狂考猛取;薪水徐回,盈不抵亏;汝未录取而悲伤,吾欲报到已降薪。可见当时报考的光景了。这真是烧钱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钱消受了。于是又记起《降薪曲》里的句子:工作靡市秋,薪降过人头;低头看帐户,大家急如猴。

今晚若有同行人,这时的工资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涨薪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上月的工资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深夜时分;轻轻地关上电脑,屋里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绝望好久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