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大乱:汉朝和亲公主先后下嫁爷孙

死亡之吻888 收藏 0 539
导读:天下万事,哪有一碗水端平的?历史故事和现实生活没什么不同,照样钩心斗角,厚此薄彼。世人津津乐道的千秋功业,像一件怪诞的马甲,张三套上,满堂彩;李四一穿,就不招人待见。例如,“远嫁和亲”这种事儿,王昭君就名满天下;而早些时候的刘细君,却没什么人知道。 虽说刘细君是皇族贵胄,根正苗红,偏偏史家不待见。她生前活受罪,死后没动静,即便为朝廷和百姓立过不世之功,后人对她却没有起码的了解和足够的尊重。刘细君枯守在深深的阴影里,她那传奇的故事,全烂在了自己的肚子里。谁也说不清,这位大汉皇室的金枝玉叶,曾遭到怎

天下万事,哪有一碗水端平的?历史故事和现实生活没什么不同,照样钩心斗角,厚此薄彼。世人津津乐道的千秋功业,像一件怪诞的马甲,张三套上,满堂彩;李四一穿,就不招人待见。例如,“远嫁和亲”这种事儿,王昭君就名满天下;而早些时候的刘细君,却没什么人知道。



虽说刘细君是皇族贵胄,根正苗红,偏偏史家不待见。她生前活受罪,死后没动静,即便为朝廷和百姓立过不世之功,后人对她却没有起码的了解和足够的尊重。刘细君枯守在深深的阴影里,她那传奇的故事,全烂在了自己的肚子里。谁也说不清,这位大汉皇室的金枝玉叶,曾遭到怎样的蹂躏,直至沦为一株凄婉、枯寂的“苦菜花”……



娘胎,埋祸根



刘细君错投了娘胎。帝王之家照样骨肉自残,更何况,细君姑娘的爹妈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前辈的是非恩怨,闺中女子管得了吗?只能远远地站着,默默地看着。



按理说,刘细君应当一世荣耀,她的家谱太硬了:高祖是汉文帝刘恒;曾祖是汉景帝刘启;祖父是汉武帝刘彻的亲兄弟江都王刘非;父亲刘建,公元前127年继承王位。



江都,现名扬州,古来就赫赫有名:十里荷花,一湖明月,鱼肥水清稻谷香……那块地盘,“一攥两手油”。能封在江都做藩王,肯定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可惜,刘建是个臭名昭著的衣冠禽兽。《资治通鉴》的作者司马光也不嫌寒碜,把这家伙的无耻勾当一股脑儿地掏了出来,最后,总结了一个极为贴切的词:“专为淫虐”。



先说“淫”。刘建明火执仗地乱伦,先和老爹的小妾淖姬(淖,是烂泥坑的意思,大概“淖姬”也是后人披挂的“破鞋”称号吧)私通,随后,又霸占了自己的亲妹妹刘征臣。司马光提到这些事儿就恶心,恐怕一一列举,都没地儿涮手去。野史笔记可是猎奇高手,把刘建的荒淫写得触目惊心。那家伙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不但“欺娘戏妹”,还强迫丫环、女仆与牛、马、狗等畜类交配。



再说“虐”。刘建双手沾满了无辜的鲜血,记录在案者多达35人。他曾在大风天,逼两位郎官乘船下湖。浪高风急,小船儿立刻就翻了,落水者时隐时现,拼命呼救;刘建却哈哈大笑,不许救助。古罗马皇帝曾以“人兽相搏”为乐,西汉藩王则喜欢“溺水观死”。看来,都是狼,吃人不吐骨头。



愣是一脑袋糨糊,刘建还揣着政治野心,蔫不溜秋地想造反。他老婆成光也是个刁娘们儿,为辅佐丈夫成就大业,居然请巫婆来装神弄鬼。两口子跪在乌烟瘴气的密室里,虔诚地祷告:让当今皇上,赶快死了吧!大汉江山,早点儿落入我手里才好呢……正咬牙切齿地诅咒,又听说淮南王、衡山王也霍霍磨刀,意图谋反,刘建立刻就跟风,一边招兵买马,一边私刻玉玺,乐颠颠地做起了皇帝梦。可还没来得及下手,刘建一伙的阴谋就败露了,朝廷也随即撒网彻查。



元狩二年,即公元前121年,战战兢兢的刘建精神彻底崩溃。他哪里有勇气去面对有司衙门的严刑拷打?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完了。刘建抹着眼泪,恋恋不舍地自杀了。他老婆成光也被朝廷捕杀,死尸弃市。好端端的江都国,从此在地图上消失了。朝廷趁机收回地盘儿,在此新设广陵郡。



幸亏刘细君是个女孩儿,幸亏汉武帝心头一软,没引发大规模的株连。皇上恩准,刘建的遗孤可驻留江都。父母双亡的细君姑娘便寄养在叔叔门下。这年,她刚刚11岁。



刘细君拥有正宗的皇室血脉,是名副其实的汉家公主。偏偏她是“反贼”刘建的闺女,一夜之间,便家破人亡,寄人篱下哪里还有幸福可言?欧洲的破落贵族,可以形同狗彘,吃糠咽菜,高傲地守着一个有名无实的爵位过日子;中国的文人也口口声声地标榜:“一箪食,一瓢饮,身居陋巷,不改其乐。”殊不知,家族失势,跟穷光蛋没什么两样。常言道,“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这才是俗众赤裸裸的心态。少年刘细君,却背负着父母遗留的冤孽债。



如果细君姑娘能在江都的柔波明月里徜徉一生,也算自得其乐,造化不浅了。孰料,命运弄人,她居然阴差阳错地跌进了一个庞大的政治漩涡……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