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5/




都督、斜佬在天山峡谷和流星战火一一惜别,怀里揣着那瓶珍贵的黑玉断续膏,恨不得一步就跨到藏东浪人的身边。都督和斜佬准备马不停蹄地赶路,正要翻身上马的时候,听见了一个女人在叫他们。

“两位留步。”一个燕语莺声的女人话语响了起来。都督和斜佬转身注目一看,原来是一抹紫痕。二人互相诧异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她又追来干什么?难道是反悔了吗?都督下意思地用手摸了摸怀里,那个瓶子还在,斜佬则一步跨在都督和一抹紫痕的中间,笑着答话道:“不知紫痕姑娘还有何指教?”双手却扶在腰部,因为那对判官笔就在腰间。

一抹紫痕嫣然一笑,道:“二位别误会,我是来送药的。”

“送药?”都督和斜佬异口同声地说,并且狐疑的目光看着笑呵呵的一抹紫痕,满脸的疑惑。“送药?送什么药啊”“黑玉断续膏不是给我们了吗?”都督和斜佬紧张地问着。

“呵呵,回去我想了想,你们那个朋友可能受伤时间比较长,单靠黑玉断续膏的疗效恢复是比较慢的,”一抹紫痕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我想,还是给你们点内服的药,这样内外合一,疗效会很好,恢复的也会很快了。”

“哦”都督轻轻哦了一声,斜佬不住地点头,心里暗道:“想得真周到,这下浪人的疗伤是没问题了。”想到这里,斜佬赶紧答谢道:“谢谢紫痕姑娘考虑的这么周到,我们不胜感谢。”都督也双手抱拳,感谢一抹紫痕。

一抹紫痕微笑着道:“呵呵,不要客气,还是赶紧上路,去救人要紧啊。”伸手拿出了一包草药,并告诉如何服用的方法,都督和斜佬万分感谢后,深施一礼,告别一抹紫痕,跃马扬鞭飞驰而去。望着马蹄卷起的滚滚灰尘,都督和斜佬渐渐远去的身影,一抹紫痕的笑容变得逐渐阴冷,最后嘴角的冷笑让人暗暗吃惊,只见一抹紫痕笑容一收,伸手抓向耳后,生生地将面皮撕了下来!

面皮后面是一张俊美的脸,是那样的美丽,脸上依然是冷冷的笑容,居然是拥有小叶!百变仙子拥有小叶!

拥有小叶冷冷地看着绝尘而去的都督和斜佬,冷冰冰地吐出几个字:“藏东浪人,我让你生不如死!”

都督和斜佬是快马加鞭地奔向白虎堂,全然不知道这个一抹紫痕竟然是拥有小叶乔装打扮的,一路上风尘仆仆,中途又换了二次马,夜以继日地赶到了白虎堂。白虎堂代堂主张珑,受斜佬和都督的委托照顾着藏东浪人,关照的无微不至并且费尽心机把藏东浪人隐藏起来,毕竟,现在的都督和斜佬被封楼帮驱逐了,藏东浪人是私自忿然离帮的,所以,张珑天天的心里很不安稳,并且藏东浪人的伤势也让他很担忧,天天盼望着都督和斜佬能带回好消息。

终于,张珑看见了风尘满身的都督和斜佬回来了,兴奋的和他们拥抱在一起,急切地问:“拿到了吗?”

都督伸手在怀里掏出了一瓶黑色的药膏,笑着说道:“拿到了,你看!这个就是黑玉断续膏!”

“我看看!”张珑兴奋地结果药瓶,左右看了看,嘴里说着:“这下好了,这下好了,浪人能行走了!”

斜佬和都督看着兴奋的张珑微笑着:“走,珑珑,带我们去看浪人。”张珑这才想起,“对啊,走,我们去看浪人。”

藏东浪人躺在床上,干瘦的身体,深陷的眼窝,看得出这一段他遭受了不少的罪,看见斜佬他们进来,藏东浪人的眼神突然亮了,嘴里呜咽着说不出话来,想动,可是动不了的样子让斜佬和都督他们感到心里非常难过,斜佬急忙奔上前去,握住浪人那瘦骨嶙峋的手道:“浪人!我们拿到黑玉断续膏了,你的手和腿有救了,不久你就会恢复和以前一样了!”

藏东浪人的眼泪掉了下来,使劲地点着头。斜佬向张珑说道:“珑珑,去赶快把这包药分七份,先煎一份药端来。”转头对都督说道:“把黑玉断续膏拿来,咱俩给藏东浪人敷上。”张珑拿着药出去煎药,都督掏出黑玉断续膏和斜佬给藏东浪人一点一点小心地敷上,敷好之后,张珑也端着煎好的药进来,斜佬慢慢扶起浪人,接过药碗一口一口地吹凉给浪人服了下去,一番忙碌之后,安排浪人好好休息,斜佬和都督他们反身出来,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都督问道“斜佬,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斜佬摇了摇头,“先看看藏东浪人的伤势恢复的情况再说吧。”

三天过去了,藏东浪人的伤势好了许多,手指头可以微微地动弹了,可是藏东浪人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并且不断地咳嗽,起初斜佬还没在意,可是接下来情况变得严重起来,浪人竟然开始咳血了!

服药的第四天,浪人服完药后,吐了一大滩的鲜血,昏厥了过去。知道消息的斜佬和都督万分焦急,不知道什么情况,急得都督直搓搓手:“怎么回事啊,这可如何是好。”

斜佬突然像想起了什么,道:“是不是药的问题!”都督莫名奇妙地看着斜佬:“不可能啊,药是一抹紫痕给的,每次都是珑珑亲自煎药啊。再说,黑玉断续膏也见效了。”

“难道?”都督看着斜佬,斜佬道:“口服药!”

“可是,口服药也是一抹紫痕给的啊。”都督道。

“慢,你想想,为什么她不一次给呢?为什么分两次给?”斜佬提醒都督道。

“妈的,难道她不想给我们,但碍于流星的面子,才暗施手脚,在口服药上下毒?”都督气氛地骂道。

“先别妄下定论,我们还是找人检验一下药再说。”斜佬制止了躁动的都督,对张珑说道:“去,把这药找个高明的大夫验一下,都什么成分。”张珑接到命令不敢怠慢,急忙寻大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