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咄咄逼人

骨哲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八十一节 咄咄逼人 在穿过几座精致的花园后,‘甜月亮’和‘敏敏’停在了一座精巧的建筑面前,“这里是?”‘敏敏’疑惑地问道。“这是九千岁的书房,你在这里等一下。”‘甜月亮’回头淡淡地说道。“哦”,‘敏敏’小心翼翼地答了一句。 “好好看着。”‘甜月亮’在经过书房门口的时候小声地对着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八十一节 咄咄逼人


在穿过几座精致的花园后,‘甜月亮’和‘敏敏’停在了一座精巧的建筑面前,“这里是?”‘敏敏’疑惑地问道。“这是九千岁的书房,你在这里等一下。”‘甜月亮’回头淡淡地说道。“哦”,‘敏敏’小心翼翼地答了一句。


“好好看着。”‘甜月亮’在经过书房门口的时候小声地对着门口的两个侍卫说道,听到‘甜月亮’的话,两个侍卫立即打起十二万分的注意,四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自称为‘敏敏’的女子。


‘甜月亮’轻轻地推开了书房的房门,正在和一个二品官员讲话的魏忠贤立即抬起头来,‘甜月亮’立即开口说道:“九千岁,外面有一个叫‘敏敏’的女人要求见您,她说是您叫她来的。”‘甜月亮’说完立即后撤一步,等待着魏忠贤的命令。


“敏敏?”魏忠贤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在哪里?”魏忠贤急急地追问了一句。


“回九千岁,就在外面。”‘甜月亮’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着急的魏忠贤。


“快让她进来。”魏忠贤微笑地说道:


“是”,‘甜月亮’躬身说道,然后返身走了出去。“请,九千岁让你进去。”‘甜月亮’对着站在门外的‘敏敏’说道。


“让我进去了?”‘敏敏’调皮地问道:“真让我进去了?”


“是的,九千岁让你进去。”‘甜月亮’冷冷地说道:


“呵呵,说话怪吓人的。”‘敏敏’边说边推开了书房的房门嘴里还带着微微的笑声。


“回来了, 哈哈,太好了啊,回来了。”魏忠贤的笑声在书房里突然地响了起来。“是谁?难道是?”‘甜月亮’突然想起了什么。


“‘甜月亮’啊,快,快来,这就是我们的‘蓝莲花’,来认识一下。”魏忠贤笑着招呼着刚刚跟进来的‘甜月亮’。


“她就是‘蓝莲花’?”‘甜月亮’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正在微笑的魏忠贤。


“这就是我们的‘蓝莲花’,怎么?不信。”魏忠贤笑笑地说到。


‘甜月亮’看了一眼自己带进来的女人,很普通的一个女人,难道这就是江湖上最神秘的奇人‘蓝莲花’吗?


‘蓝莲花’笑笑地看着‘甜月亮’:“你就是‘甜月亮’?听说过,我干爹经常来信提到你,说你的‘幽幻剑’天下第一,呵呵,真的吗?”


“没有,怎么敢说天下第一呢?”‘甜月亮’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好了,一回来就咄咄逼人的,快去休息吧,还有好多话要说呢,以后再说这些。”魏忠贤笑着制止住了‘蓝莲花’对‘甜月亮’的追问。


“呵呵,还是很护的吗,好吧,晚上再说,我要去洗个澡了。”‘蓝莲花’扭过头对着魏忠贤说道:


“早就准备好了,来人,送大小姐去休息,后面的那间新房。”魏忠贤对着门口喊道,随即一个侍卫闪身走了进来,在躬身行礼后带着‘蓝莲花’离开了书房,至此,一个不世奇人出现在大明朝的江湖舞台之上。


八十二节 这里不错、


南城,深宅,大院,古树,异花,暗香。


“这里不错。”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大院深处响起。


“徒儿几年前就在这里准备好了一切,就等师傅您的到来。”一身青衣短打的多尔衮对着一个蒙着黑色面罩的褐衣人说道。


“你妹妹小绿受伤了,很怪的毒,现在万事都要小心,没有谁有必胜的把握,谁先出错谁先出局。”褐衣人谨慎地说道:


“是谁干的?谁下的手?”多尔衮紧紧地问道:


“不知道,我着急过来和你会合,估计对方也不想多事,否则就不仅仅是中毒了。”褐衣人转过身来对着多尔衮说道:


“我会派人出去接妹妹过来的,我从家里带来很多好药,应该可以让妹妹很快康复的。”多尔衮对着褐衣人回答到。


“快了,最迟明天早上就应该到了,我已经留话让她快点赶过来,就是爱自己乱跑,手下也没有几个厉害的帮手,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和可汗交代?”褐衣人有点生气地说道:


“妹妹是有点爱胡闹,这次吃点苦头对她也好,总觉得自己是天下无敌。”多尔衮淡淡地说道:


“小绿,小绿会肯善罢甘休?她伤好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报仇,你难道不了解你的妹妹吗?怕她出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早点拿下这大明朝,等一切都在我们手里了,天下也就太平了。”褐衣人边说边微微地摇着头。


“我们会很快入关的,这里的一切都将是我们的。”多尔衮突然充满豪情地说了一句。


“不要急,一步一步来,先摆平这里再说,我们的对手要比我们想象的厉害的多。”褐衣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有师傅在这里,徒儿放心很多。”多尔衮感激地说道: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褐衣人说完一句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几天摸摸情况,看看对方都来了一些什么人,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另外再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师傅嫌这里不安全?”多尔衮疑惑地问道。


“不是,多一个地方多一份安全,这里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褐衣人边说边打量着四周。


“还是师傅想的周全,我立即派人去办。”多尔衮点头说道。


“不周全不行啊,不周全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褐衣人说完慢慢地走向后院,徒留下一个孤孤单单的多尔衮。


“来人。”多尔衮突然高声地喊了一句。


“无心少爷有什么吩咐?”一个精干的男子从暗处闪了出来。”


“三件事,一派人接绿公子回来;二再找一个宅子;三摸摸这几天有什么高手来了。”多尔衮简洁地布置了任务给手下。


“是。”随着一声简单的回答,精干的男子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大院的尽头,而多尔衮也默默地消失在大院的另一端,整个院子里突然间空无一人,肃杀的气氛立即充满这座残雪还未消融的院子。


“还有多久才能到京城?”斜靠在车厢里的小绿有气无力地问道:


“回公子,再有两个时辰就可以进京了,关卡都买通了,不会有人查的,无心少爷的人也和我们接上头了,国师就在城里等我们。”陈继承小心地说道,唯恐自己的声音惊到车厢里的小绿。


“快走,早点进去。”车厢里的小绿在说出一句话后就恢复了沉默,车外之人也是急急地赶着夜路,一直向前。


八十三节 谁叫骨哲


“来了。”一个蹲在一所大宅子前喝豆汁的老人轻轻地喊了一句,随即老人身后的宅门迅疾地闪开了半扇。“快进”一个眼冒警惕目光的年轻人对着一队车队低声地喊道。


四辆马车,四十六匹骏马,三十七个人,只是短短的一眨眼,所有的人、车和马就消失在匆匆关闭的大门之后,一切在瞬间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个喝豆汁的老人和不远处的豆汁摊小老板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之上,就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


“绿公子怎么样?”一个蓝衣老者急急地走到马车之前焦急地问道。


“回司马总管,绿公子好多了,没有大碍。”站在马前的陈继承急忙答道。


“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们都得死。”蓝衣老者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陈继承被老者狠狠的言语吓的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算了,司马叔叔,没有他们的事,是我自己调皮。”小绿的声音缓缓地从车帘后传了出来。


“丫头,怎么样了?”司马总管一手扶着车边一手扶着车辕问道。


“没事,真的没有事,我哥哥和师父都在吧。”小绿在车里面虚弱地问道。


“在,都在里面。”司马总管急急地说道:“先休息,快,到后院,把我的药拿来,快。”


后院,戒备森严,没有人敢随便踏入这里,小绿在哪里,哪里就是禁地,这是每一个关外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十几个好手此刻正紧紧地看护着这后院,因为如果后院里的人死了,那么这里至少还会再死几十人,绝对如此。


关外几百年来一共发现了七株超过两百年的野山参,而现在,其中的两株就在小绿的房间里被文火慢慢地熬着,一种莫名的气味充斥满了整个的房间。


三个男人此刻正站在小绿的房间里,每一个人都是万分地焦急。


“哥哥。”昏迷中的小绿突然无助地喊了一句。


“妹妹,我在这里。”多尔衮急忙走上前来轻轻地抓住了妹妹小绿的手悄声地答道。


“帮我杀一个人。”小绿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


“谁?让哥哥杀谁?”多尔衮急忙向前躬了躬身子以便听清妹妹的话。


“骨哲,哥哥帮我把骨哲杀掉,快。”小绿在迷糊中喊出了骨哲的名字。


“骨折?”多尔衮看着说出一句话就昏过去的妹妹诧异地看了看师父和司马总管。


“去查一下,谁叫骨哲,快。”依旧穿着褐色衣服的国师小声地说道,司马总管在瞬间就离开了小屋,又几乎是在瞬间又返了回来。“是有一个新近冒出来的年轻人,叫骨哲,骨头的骨,哲理的哲”司马总管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个年轻人前一阵子劫过临安大狱。”


“临安大狱?”国师突然问了一句。


“是的,居然能在几千人围攻下跑出来,有点本事。”司马总管继续地说道,而一旁的国师却把思绪向前翻了几个月,寻找自己记忆里对骨哲的影子。


“我应该是见过的。”国师淡淡地说了一句。


“师父见过?师父见过骨哲?”多尔衮小声急急地问道:


“这个人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而且身上的狠劲大的吓人,就是不知道他的来历。”国师缓缓地说道:


“他怎么得罪的妹妹,真奇怪。”多尔衮不解地摇摇头说道:


“等会儿去问问小绿的随从,八成是她先欺负的别人。”司马总管微笑地点点头。


“不管怎么样,最好是弄到活的,没准以后对我们有用。”国师点点头说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