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1/


文化的碰撞,笑笑就好了


今日读到一条新闻,感到十分有趣,现特摘来与大家共享之:


“佛罗伦萨赠送给宁波的米开朗基罗的著名雕塑“大卫”原尺寸复制品,在宁波受到了空前的欢迎,作为回赠,宁波把自己的文武将雕塑复制品赠送给了佛罗伦萨。这两个雕像源于唐朝艺术品,每个重量超过4吨,高度几乎4米,与佛罗伦萨强调精致优雅的艺术风格有着较大的反差。


佛罗伦萨居民对这个礼物非常反感,认为他们十分丑陋,与自己的城市格格不入,不想让他们出现在佛罗伦萨。自从雕像去年抵达佛罗伦萨后,就一直束之高阁在某仓库中,不见天日。”


看完之后,感慨颇多,既有对老外不接受中华文化的暗笑;也有对佛罗伦萨居民敢于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赞叹。


两种文化的交流势必要有冲突要有对抗,这是极其显而易见的,我们的重点是如何看待这个事件背后的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而不是仅仅对这一新闻一笑而过。


首先我们要看到外国对自己文化的一种无处不在的全方位的保护,做为一个普通的居民群体,佛罗伦萨居民用最普通的最底层的眼光来审视任何进入他们视野的外来文化,是不是符合自己的审美观点;是不是符合自己城市的气息,这些在中国极少有人考虑的事情,在同样是古国的意大利却有无数的老百姓在自发自觉地做着,说实话,我们送去的两尊石刻远没有对方送来的雕刻‘惊人’,我所说的‘惊人’是指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在街头摆放一座全裸的艺术作品。我们的大部分老百姓还是不大习惯于在街头看到这样的雕塑,但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强烈反对呢?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看遍我们的许多文化名城,经常在一片古建筑之中耸立起一个奇怪的现代造型艺术,为什么没有人反对?为什么没有人让这些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家伙躲进仓库呢?


其次是交流中沟通的问题,具体细节我们是无法得知的,但有一点可以想象的到,当意大利准备给我们雕塑的时候,我们应该是有准备的,因为我们得到的是一座世界闻名的雕塑的复制品,很多人都在各种的画报上见到过它的真容。这里我要问的是,我们有没有将我们即将送出的东西与意大利人做一下沟通呢?我们有没有了解到对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呢?是不是我们简单地认为我们自己喜欢的就一定是对方喜欢的,是不是有点简单了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做好前期的调查呢?草率的决定就必然造成双方的尴尬,摆也不是;不摆也不是,特别是我们的代表团还要远赴意大利亲眼看看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办?我不知道,反正意大利人已经犯了愁。


文化的交流是一件极其负责极其专业的工作,不是靠坐在家里自己凭感觉做出来的,各国的文化底蕴不同,就必然要造成即使是对同一件艺术品也会产生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我们的东方文化如何很好地与西方文化交流融合,这应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一次的尴尬事件或许就是文化碰撞带来的火花,有交流就有碰撞,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也是有利于文化的交融和提升的,毕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可以理解,可以接受.


虽然对还躲在仓库里的两座石像感到一点点的不平,但想到如果硬要在一个风格完全不同的位置上摆放上我们的东西,是不是也有点不太舒服呢?或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准哪一天我们的两个石人会正大光明地摆在意大利的街头,但前提是老百姓没有反对意见的前提下,否则的话,还是待在仓库里好一点,总比被人半夜里打碎的要好,老外可是很热衷于破坏掉自己眼里的不协调的东西,就连丹麦的小美人鱼铜像都有人看不顺眼,更何况我们用来给死人守墓的两个石人。


好了,说了很多,有点无聊,静观其变吧,大不了拉回来,就当是出去旅游一下,和和。




《邂逅鹰击长空SU27》――小记铁血一位可爱的妹妹


从小我就没有妹妹,争气的老妈在生出我哥哥五年后又生出了一个同性的我,在饱受哥哥多年不间断的‘欺负’下,我有了一个拥有小妹妹的梦想,当然我不是想把哥哥对我的‘欺负’转嫁到梦中的妹妹身上,我只是希望可以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哥哥领着妹妹四处蹦蹦跳跳,而不是像现实中的我只能在哥哥的屁股后面做一个满脸鼻涕的跟屁虫。


老天还是眷顾我的,三姑和老叔在多年后分别给我添了一个妹妹,还记得自己抱妹妹时的感觉,很小心很兴奋,就好像捧着老天赐给我的礼物一样。然而和童话里一样,美好的日子总是飞快的,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每年也只有寥寥的几次和妹妹见面的机会,或许这就是钢筋水泥带给现代社会最大的弊端吧,原本很亲近的亲情也被不知不觉地磨淡了,但我依然喜爱着我的妹妹。于是我的每一次与妹妹(我还有一个弟弟)们相见都成了一次惊叹,妹妹们总是在我不经意间就上了小学,然后是初中,最后是大学,我总是感慨时间流逝的太快,就好像分到手一件珍贵的玩具还没有玩够就被收了回去,想想也是,我总不能再捏已经工作了的大妹妹的脸;也不能再看已经初二的小妹妹的小屁股,虽然这些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


哥哥对妹妹的那种亲情在我身上一直延续着,然而现实中的我再有没有机会去体验那种甜美的感觉,已经三十岁的我既没有可以抱抱的妹妹也没有吵着要我买糖的妹妹,我只能寄希望与未来,希望来生老天能赐给我一个好妹妹,让我从小疼到大,直到她出嫁。


哥哥像大树,妹妹就是花,现实中的妹妹已经如出水芙蓉般落落大方,看着妹妹们一天一天长大,哥哥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要是妹妹们永远是小孩子那该有多好,自私的我常常这样幻想。


老天再一次地给了我机会,或许是因为我经常诚心对天祷告吧,连老天也开始厌烦我这个‘祥林嫂’式的哥哥,两年前的一天,我误打误撞地进了铁血,在认识了一大堆狐朋狗友的同时我也结识了很多的好妹妹,虽然我敢指天发誓,在我认识的这些妹妹中一定有男扮女妆的,但我依然感谢老天,感谢老天让我可以继续扮演哥哥的角色,呵护着从未见面的妹妹。


铁血的妹妹不是很多,扳起手指就可以数出我认识的那几个,所有的这些妹妹各个不同,有骄横的;有温柔的;有可爱的;当然还有可气的。每一个妹妹都是我的一份财富,我通过虚幻的网路结识可爱的妹妹真是老天对我的恩赐。


每一个妹妹的相遇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或许是因为吵架;或许是因为聊天;或许是因为一起盖楼,每一个妹妹都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出现,这就是网络的奇妙。


认识‘鹰击长空SU27’妹妹是在9月13日,也就是两天前,认识的过程很简单,四处闲逛的我突然进入了一个小妹妹的世界,满目伤感的文字让我立即涌起想保护妹妹的念头。巧,真的好巧,妹妹加入铁血的时间和妹妹的真实生日都比我晚两天,怎么这么巧?我不知道,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于是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短信上的一言一语让我慢慢了解了一个美丽的妹妹,这个妹妹有欢笑,有悲伤,也有小脾气,当看到自己照片被乱贴的时候也会想骂人投诉,呵呵,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妹妹。


妹妹的爱好广泛,被我戏称为‘贵族’,经常东奔西跑的妹妹在文集里向我展示了各国的风采,但在字里行间我看出了妹妹的忧伤,妹妹是不快乐的,这也让我很不快乐。妹妹是坦诚的,妹妹是把我当做亲哥哥的,于是妹妹告诉了我她悲伤的原因,小女孩能为什么而悲伤?当然是感情,做为哥哥的我只能尽力去劝导,希望可以看到一个开开心心的妹妹,这就是我的愿望,简单的愿望。


妹妹喜欢武侠,把妹妹比作武侠小说里的谁好呢?思来想去,我认为妹妹就是《倚天屠龙记》里的敏敏郡主,哈,这个愿望我是可以帮妹妹实现的,而且我也真地觉得妹妹太像《倚天》里的敏敏,真的很荣幸,我可以在我的小说里加上一个刁蛮任性美丽婀娜的漂亮妹妹,这个妹妹不是别人,就是‘鹰击长空SU27’―――一个听起来像男孩子的妹妹。


妹妹的脚步是时重时轻的;妹妹的脚印是时近时远的。我不能预见自己下一次碰见妹妹是在什么时候,因为妹妹总说要远行,只有喜欢孤单寂寞的人才喜欢独自一个人远行,哥哥从心里是不希望妹妹自己一个人到处跑的,因为哥哥不愿意看到妹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无助的哭泣,哥哥的心会疼的,真的。


妹妹已经很大了,大到有了自己的主见;大到哥哥不可以乱管的年纪。但我可以管你,因为你是一个很能让我心疼的妹妹,我可以管你,我可以让你不喝酒;我也可以让你早点回家路上小心安全。也许你会嫌我烦,也许你会给我鬼脸看,呵呵,这里是网络,你的鬼脸我是看不到的。


妹妹有很多优点;妹妹也一定有很多的缺点,做哥哥的就是喜欢这样真挚的妹妹,妹妹的开心与不开心都会牵动屏幕另一端的哥哥。天天开心好吗?天天快乐好吗?为了自己;为了哥哥;为了家人,请妹妹天天笑一下好吗?


哥哥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妹妹可以开心地度过每一天,就算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也会努力咬牙挺过去,妹妹需要变得坚强;妹妹需要变得勇敢,哥哥会在旁边注视你,一直给你温暖的支持和鼓励,加油‘鹰击长空SU27’;加油我的亲爱的小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