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伴我飞翔

eagledragon 收藏 13 449
导读:从小,就有一个飞行的梦想,幻想着能像鸟儿在天空中自由飞翔。长大一些,知道除了鸟儿,飞机也能在天上翱翔,于是总希望能当上飞行员,驾驶飞机飞上蓝天。高中时代,部队到所在的高中招收飞行员,个子和年龄都偏小的我因为身高达不到要求,而被直接淘汰,学校近500名适龄的同学,最终仅有一人通过了所有的体检和政审,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中,穿上军装离开学校。 虽然明知飞行员的挑选是千里挑一,自己能当上飞行员的机会微乎其微,但飞行的梦却没有停止,反而更强烈了,也将自己的大学梦锁定在与飞行有关的几所大学。高考完成后,放弃了一所陆军

从小,就有一个飞行的梦想,幻想着能像鸟儿在天空中自由飞翔。长大一些,知道除了鸟儿,飞机也能在天上翱翔,于是总希望能当上飞行员,驾驶飞机飞上蓝天。高中时代,部队到所在的高中招收飞行员,个子和年龄都偏小的我因为身高达不到要求,而被直接淘汰,学校近500名适龄的同学,最终仅有一人通过了所有的体检和政审,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中,穿上军装离开学校。

虽然明知飞行员的挑选是千里挑一,自己能当上飞行员的机会微乎其微,但飞行的梦却没有停止,反而更强烈了,也将自己的大学梦锁定在与飞行有关的几所大学。高考完成后,放弃了一所陆军学院的预订机会(所在的高中为重点高中,经常有一些大学来学校预定尖子生),将当时全国仅有的两所航空学院中位于南方的一所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如愿考入这所大学。

进入大学后,美丽的校园给了我们多姿多彩的生活,除了课堂、图书馆、宿舍、球场、花园外,去得最多的地方就算是学校的机库和无人机研究所了。机库里的飞机不算太多,大大小小的飞机有三十来架,大的如轰-5、运-7,小的如歼-5、歼-6,更小的如长空一号无人机、在六十年代被击落的美国火蜂无人驾驶侦察机残骸,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飞机。虽然机库里的飞机基本上只是一些老旧飞机,有些仅仅剩下飞机的壳体而已,但每次进到机库,都还是有种特别亲切和兴奋的感觉。

大学二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空军到学校招收飞行员,遗憾的是,双眼普通视力表(“E”字视力表)1.5的视力,却被“C”字形视力表再次将我挡在门外,飞行员的梦想就此彻底破灭。学院有两位同学最终被飞行学院录取,最终都成了试飞员,而我们有着同样梦想的同学就只有羡慕的份了。

或者是学院有意给同学们一个机会,特别组织一个伞翼滑翔飞行夏令营,不过推出的时间比较晚,多数同学都已经订好暑假回家的车票、船票,所以报名的人不多,我正好打算不回家过暑假,立即就报了名。经过简单的筛选,二十多个同学通过了筛选,我也是其中一员。二十多个同学在带队老师的带领下,一起从南京上船,经过一天多的航行,到达江西某地后,再乘车到达滑翔机训练学校。

到达滑翔机训练学校后,才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滑翔机,机翼展弦比很大,薄薄的,很长、很窄,机身呈细长的流线形。滑翔机的起飞和放风筝差不多,绞盘拖动牵引在滑翔机上的钢索,滑翔机在跑道上越来越快,很快就飞了起来,到了半空中大约五百米的高度,放掉钢索,滑翔机在驾驶员的操作下飞上蓝天。后来才知道,这种绞盘拖动起飞的方式仅仅是滑翔机起飞的一种常用方法,此外还有弹射起飞和飞机拖曳起飞等。我们此次夏令营是以无动力伞翼飞行为目的,对滑翔机也就仅仅是感性认识而已。

暑假期间,天气很热,体能训练被安排在早晚进行,下午的时间学习伞翼飞行的基本知识。体能的训练实际上更多的是在考验我们的平衡能力和空间距离感,最关键的两个训练器械,一个是活动滚轮,另一个是钟摆转轮,都是训练抗昏眩、抗过载能力。每次从器械上下来,都是晕头转向,忍不住呕吐,相当狼狈。不过少年的好胜心还是让我坚持了近一周的训练,抗过载、平衡、空间距离感等能力毕竟有太多的天生的体质成分,尽管刻苦训练,最终还是无法突破器械这一关,被教官淘汰出准备参加飞行训练的队伍,大部分同学也被淘汰出来,成为后面训练的看客,而考核合格、允许参加伞翼飞行的只剩下六人。

伞翼滑翔飞行在一处山坡上进行,山坡全部是草地,平坦、均匀,大约以10度的角度地向下延伸,是适合伞翼飞行的理想场地。看着几个合格的同学先在教官的带领下练习飞行,再放单飞,我们一群被淘汰的同学又是只能羡慕地看着了。

夏令营接近结束,我们这些看客觉得这近二十天的夏令营白来了的时候,教官们给了我们一个飞上蓝天的机会,让大家再一次高兴起来。飞行使用的是双人无动力伞翼,穿戴好护具,坐在前座的小“座椅”上,教官坐在后面,伞翼在后面铺开,等了一会,有了合适的气流,教官一声令下,两个人向下坡的方向跑起来,跑了二十来步的样子,气流托起伞翼,一下子拉着我们腾空而起。教官熟练地操作着伞翼,顺着气流的方向滑翔着,我则不用任何动作,只需要享受飞行得乐趣,听着耳边呼啸得风声,俯瞰着地面的景色,眺望远处如飘带一样的长江,兴奋得大叫:“我飞起来了!”。滑翔飞行的时间不长,大约就五分钟的样子,教官就操纵着伞翼平稳地降落在那条起飞山坡的下方,时间虽然短,但总算是得偿所愿,意犹未尽地解开身上的护具。

夏令营结束的时候,平时不苟言笑的教官和我们打成一片,分别的宴会上,大家都喝醉了。

后来,离开学校,参加工作后,时有关注伞翼飞行方面的信息,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再去感受伞翼飞行的乐趣。有机会的话,真想再飞一次,再去体验一次飞翔的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