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3: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三天,3:00之前。 时间此时此刻倍显尴尬。 忽然,402房间的大门有动静了。是防盗门被拧动的声音。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政委掏出了枪,站起身,打开了卧室门,向客厅走去。刘庆和杨兴荣也都跟了上去,谁都不想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间卧室里。 。。。。。。 三个人站在客厅里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3:00之前。



时间此时此刻倍显尴尬。

忽然,402房间的大门有动静了。是防盗门被拧动的声音。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政委掏出了枪,站起身,打开了卧室门,向客厅走去。刘庆和杨兴荣也都跟了上去,谁都不想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间卧室里。

。。。。。。

三个人站在客厅里的时候,大门那里的动静还在继续,好像是有人在拧门,政委独自走上前去,透过木门的猫眼儿向外看。

门外是一片漆黑的,政委记得舒梁家这里也应该是声控灯,那门的动静应该可以使得灯打亮的,但是现在没有。

“谁啊?”刘庆用极低的声音问着政委。

政委回手示意不要说话,他看不到,但是希望可以听到,可是外面除了防盗门的门把手在轻轻的转动以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政委没有放弃,依旧在猫眼儿那看着外面。

。。。。。。



“殷月!是你吗?你在天上吗?”舒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可是他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注视着他,他感觉那就是殷月,也许是殷月在哭。

“殷月!你在哪里啊!!!!”舒梁大声的喊向了天空。

。。。。。。


“是我!”

舒梁站住了,他听到了声音。

。。。。。。

是殷月的声音,难道殷月真的在这里,舒梁现在已经认定这里是枉死地狱了。

“殷月,你在吗?”

“我在,就在你的身后。”

舒梁急忙转身去看,身后什么也没有。还是草地。

“殷月,你在哪?别吓唬我啊!”舒梁的声音有些紧张。

当舒梁转身回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殷月,就站在距离自己不到半米的地方,舒梁真的被吓了一跳,这一惊真的不轻。

殷月笑盈盈的看着舒梁,她的手直接伸向了舒梁的上衣,她径直的摸向了舒梁上衣的内兜,那两本日记安稳的放在舒梁上衣的口袋里,殷月笑了笑。

“殷月,这是哪里?”舒梁故意放缓了自己的声调。

“这里是你家啊。”

“我家?”

“日记你看了吗?”

“我只看了第一页,后来就没有蜡烛了。”

殷月点了点头,表情上看上去似乎有一点点失望了。

“没关系,还有时间看。”

“殷月,你怎么了?不高兴了吗?”

“没有,我有点儿着急。”

“你急什么?”

“没什么,没事了。”

“殷月,为什么这里是我家呢?”

“你住在这里,其实你看完了那本日记你就知道了。”

“殷月,我真的不是特明白,这几天我整天都是在恐怖和迷惑之中过来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要来枉死地狱,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倒数十天的时间,我究竟要做什么?你知道吗?告诉我吧。”舒梁说的有些激动,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殷月的双臂。

“舒梁,你别着急,其实没什么答案,都在日记里。”

“可是现在没有蜡烛啊!”

“我知道的还没有日记里多呢,舒梁,我,我。。。。。。”殷月说话显得支支唔唔的,可是舒梁不知道为什么殷月会有这么多的顾虑。

“殷月,我到底怎么了?”舒梁几乎是哭腔了。

“你,你和我,一样的!”殷月的这句话没头没脑的。

“什么意思?”

“。。。。。。”殷月不回答了,默不作声的看着舒梁的眼睛,殷月含着泪水。

“为什么我这几天的遭遇总离不开噬魂岛?”

“是啊!就是噬魂岛才让我们到了今天的地步。”

“你能说的清楚一些吗?”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走吧。”殷月拉起了舒梁的手,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舒梁没有停留,他跟着殷月走着,即使前面是多么迷茫的未知世界,舒梁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没有什么比解开谜团更重要的了。

。。。。。。


脚下的草地一遍遍的重复着,舒梁根本就区分不出来这里和那里有什么区别,看着殷月的背影,舒梁觉得有些安心的感觉,他不认为殷月会害他,也许真的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才使得殷月说不出口。

终于可以看到除了草地之外的东西了,舒梁看到了远处有一个大门,还有一个院落。

“那是什么地方啊?”舒梁问道。

“那是你可以安心看日记的地方。”

“。。。。。。”舒梁有些失望,他以为殷月会带他到什么地方,让他看到一些什么东西。

“那你去哪里?”

“我哪也去不了,只能在这里。”

“那你连玄灵村都不去了吗?”

殷月回头看了一眼舒梁,不慌不忙的说道:

“其实玄灵村到处都是。”

舒梁听罢之后,浑身一阵极度不安的颤抖,他没有继续再追问什么,安静的走向那个院子。

。。。。。。


这是一个很宽阔的院子,很干净,院子里有一座砖房,殷月推开了砖房的房门,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舒梁贪婪的深呼吸了好几下。

“这里有蜡烛,我就在外面等你。”殷月看着舒梁,似乎眼神中有依依不舍的感觉。

“你不能在屋子里吗?”

“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

舒梁最后拉了一下殷月的手,她的手还是那么冰冷,殷月转身走了,就像一次极为普通的居家中的转身离去,没有任何不安和不详的预兆。舒梁只当是殷月在外面等着他去了,其实他不知道,这之后,他要再见到殷月,会有多么艰难和磨砺了。

。。。。。。


舒梁看到了一张桌子,上面有一盏烛灯在闪动着,屋子里的光线并不是很好。其实舒梁一直渴望着赶紧看完这本日记,他迫不及待的走到烛台前,掏出了那本日记,飞速的打开了,看过了第一页,舒梁直奔了第二页。

。。。。。。



402房间。

客厅里。

政委趴在这里已经有十分钟了,门外仍然是一团漆黑,刘庆和杨兴荣也站在客厅里同样长的时间。

忽然,刘庆看到什么东西从门缝里塞了进来,他害怕,但是又不能不说话。

“政委,你看你脚下!”

政委刚想示意刘庆闭嘴,可是他也看到了脚下有东西塞了进来。

是一张纸叠成了四方形。政委俯下身体,捡起了这张纸,迅速打开了。

这是一封便签,上面有几行字体隽秀的文字。


政委,刘庆,你们好,我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缘由,请原谅,我不能回来

见你们了,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这几天让你们和我一起吃了不少苦,尤其

是还有那么多的人因为我而失去了生命,不论什么原因,都是我欠下的债,

现在好了,我可以去偿还了。

刘庆,关于你的倒计时三天,你不用去多想了,你一定会很安全,都是

因为我,现在也解脱了。

我本想回去告诉你们,可是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过早晚有一

天我会和你们见面的。至于你们需要破的案子,可能我无能为力了,那不是

一般的案件,这个你们也都清楚,都是有因缘的,才会这样。

政委,当你看完这张纸条之后,就可以打开我家的门,回到你们的生活

中去了,枉死地狱不属于你们,402房间里确实有那些肮脏的东西,但是他

们和你们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了,不信,你们回到卧室去看看,和

我昨晚的描述是一样的了。

好了,政委,刘庆,再见。



舒梁




政委看完了便签,突然觉得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他一把就将纸条递给了刘庆,而自己大步流星的走回了卧室,一进去,政委就僵硬在了原地,这里果然如同纸条上所说,和昨晚舒梁描述的家具摆放的位置一模一样了。

“刘庆!刘庆!快来!”政委喊道。

刘庆也飞速的看完了纸条,走进了卧室,他也看到了这里变样子了。

“政委,这是怎么回事?”

“舒梁!你小子必须给我出来!”政委几乎是放生大叫。

杨兴荣也跟着走了进来,他没有看到纸条的内容,所以懵懵懂懂的看着政委和刘庆。

“这里怎么了?”杨兴荣问道。

“你没看到吗?这里的家具摆设和舒梁说的一样了!”刘庆说道。

杨兴荣恍惚的说道:“什么是一样的啊?”

“家具啊,刚才床是在正中间的啊,现在你看啊!”刘庆觉得很奇怪。

杨兴荣睁大了眼睛,说道:“没有啊,还是在正中间啊?!”

政委突然从刘庆手中抢过了纸条,打开看着最后一句。

“402房间里确实有那些肮脏的东西,但是他们和你们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了!”

“杨兴荣,你看到的还是刚才的摆设吗?”政委很紧张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

“。。。。。。”

没等政委继续说呢,杨兴荣突然间就将自己的眼睛瞪的无比巨大,仿佛看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瞬间之后,杨兴荣便消失在了政委和刘庆的眼前。

刘庆的恐慌不亚于刚才的杨兴荣,但是政委却坦然的说了一句:

“我也知道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