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过座山雕的日本“四野”战士

zzywwlove 收藏 2 814
导读:有一天,我接到了原日本山梨县县厅职员,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二野战病院连级会 计师、日本籍军官中村义光先生的来信。他告诉我,日本有个“追忆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会”, 参加这个会的都是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日本籍官兵,这个协会成立于1968年,他 们几乎每年都从日本全国各地欢聚一堂,回忆在中国浴血奋战的日子,为“一年一度的青春的 苏醒而干杯”。至今他们已开过近三十次这样追忆会。   一、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曾有四千余名日本青年自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征北战,军功 卓著,并有三十多名日本籍战

有一天,我接到了原日本山梨县县厅职员,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二野战病院连级会 计师、日本籍军官中村义光先生的来信。他告诉我,日本有个“追忆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会”, 参加这个会的都是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日本籍官兵,这个协会成立于1968年,他 们几乎每年都从日本全国各地欢聚一堂,回忆在中国浴血奋战的日子,为“一年一度的青春的 苏醒而干杯”。至今他们已开过近三十次这样追忆会。

一、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曾有四千余名日本青年自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征北战,军功 卓著,并有三十多名日本籍战士在战斗中阵亡,长眠在中国的大地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日本人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记者带着这个疑问采访了“追忆解放军 第四野战军会”的会长中村义光先生。中村先生对记者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段不寻常的经 历。


1945年8月15日,中村先生当时正在中国伪满洲国的吉林省朝阳川警备队驻地服役。司令官将 驻屯地的70名军官集合起来,说正午有重要广播。到了正午,广播里传出了天皇宣布日本无条 件投降的消息。由于日本当局当时对人民和士兵封锁战争的真正消息,“日本 一定胜利”的 观念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因此他们对战败这个事实不能理解,就和有同样想法的一些同伴向 朝鲜方面突围。但是,苏联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了东北,使他们去朝鲜的想法破灭。 这以后,他们就混在开拓团逃难的人群之中,东奔西跑,十分艰难。这时苏联军队渐渐撤回了 苏联国内,八路军渐渐逼进,中村他们一伙人经过商量,最后决定由盛准尉和高柳班长去吉林 省敦化与东北民主联军警备二旅第五团团长、政委见面,民主联军方面表示热诚欢迎他们参 加解放军。中村等八十余人留在部队,其中有十余名有特种技能的留在二旅后勤医院工作,其 他编到战斗部队或地方部队,中村分到二旅野战医院医务室。


参加八路军以后,他们想因为是外国人,也许会受到歧视。但令他们吃惊的是,他们虽然是日 本人,但是作为“同志”,受到了平等的待遇。有特殊技能的人,如医师、飞行员、炮兵等,还 可以享受特殊的士官待遇。后来八路军占领东北以后,部队改编,中村所属的部队被改编成人 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当时在四十七军中有三百名日本人,而在整个第四野战军中,大约有四 千名日本籍官兵。


中村先生在四野部队中先做文书,随后上级发现他学过会计业务,就把他调到后勤部卫生部任 会计。后来部队开到湖南,剿匪战争全面展开,他每个月要从芷江到军部送会计报表并携带一 部分经费。当时还有大量国民党散兵游勇和土匪在路上袭击解放军,他们做的工作事关紧要, 因此他成为这个部队日本战友中唯一一个带手枪的人。


二、日籍官兵参加过许多著名的战役,甚至有的人参加了围剿土匪“座山雕”的战斗。


日籍官兵随四野南北转战,参加了许多重要的战役,并为四野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中村光义先 生在黑山阻击战中不仅做会计工作,还亲自参加战场抢救和战时后勤支援工作。在战斗最激 烈的时候,他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了上级交给他的任务。战斗结束后,他被评为人民功臣,一共 立过大功三次、小功两次。


桥口先生曾在黑龙江省勃利县第八陆军医院、第四野战军后勤部卫生部工作。他参加过剿灭大土匪“座山雕”的战斗。在战场上,他还曾为中国负伤战友输过3000毫升的鲜血,并治好救 活过许多中国战友。


本间雅子女士刚满20岁就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在第一后方医院第三所担任护士班长。辽沈 、平津战役结束后,她又随“四野”从北平南下,转战华北、中原、西南历时八年,足迹遍及 大半个中国。在战火中成为一名出色的解放军女战士。


三、开展“回娘家”活动,积极促进中日友好。


1953年,“四野”的日籍官兵陆续回国。回到日本后,他们非常怀念中国,怀念在解放军“四 野”中度过的战斗经历和生活。他们把在中国获得的解放东北、华北、中南的纪念章和各种 证章视为最高荣誉。为了铭记这段珍贵的岁月,1968年,长滨、本俣、中村等“四野”老战士 率先酝酿成立了“追忆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会”,并于1970年在静冈县富士宫市召开了第一次 战友会。时下,这个“追忆会”有会员一百五十多人,成员遍布日本各地,在日本众多的社团 中颇具影响。一年一度的集会,成了“四野”日籍战士的节日。大家聚在一起,畅谈往事,观 摩从中国带回的各种纪念品,边包饺子边唱几首青年时代在中国学会的歌曲。观看回忆战争 时代和介绍现代生活的中国的录像。兴之所至,还要扭一段东北大秧歌。


他们还经常组织团体回中国访问旧迹,他们亲切地称这种访问为“回娘家”。1992年,他们第 一次“回娘家”,受到了他们战斗过的部队官兵的热烈欢迎。1997年6月28日至7月8日,他们 又组织团队,第四次“回娘家”。他们在哈尔滨、沈阳、黑山等地寻找旧迹,并在卢沟桥抗 日战争胜利纪念馆参加了“七七事变”60周年纪念活动,并和解放军官兵一起高唱《我们的 队伍向太阳》、《义勇军进行曲》,还在北京会见了原东北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伍修权将军 。


他们把中国的土地,中国的军队当作自己的“娘家”,并为中日友好做了大量工作。他们还带 头创立了日本全国性的“日中和平友好会”,促进中日两国人民在各方面的交流。中国人民 也没有忘记这些为中国做出过贡献的老战士,每逢“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和春节, 中国驻日大使徐敦信都邀请中村义光会长代表“追忆会”参加招待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