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亲眼看着他们被活活打死[第一军团]

我亲眼看着他们被活活打死

前几天外婆生病回一趟外婆家,帮外婆忙完农活之后我和表哥表姐一起去屯子东面探望了齐祖祖(我们这儿叫爷爷的父亲一辈叫祖祖)。齐祖祖九十有七,在孙子的照顾下生活。由于在解放以前齐祖祖是民国时期的警察局的一个队长,小城和平解放以后齐祖祖也就抱着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满腔热血转为了人民公安的一名队长继续从事着他所喜爱的除暴安良,并打算为中华民族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据齐祖祖说,解放过后国民政府的一些散兵游勇和地方上的一些痞子路霸以及以前的乡镇保安队、地主土豪的家丁加上以前就一直以抢杀为生的职业土匪组成了数目庞大、分布广泛的各类土匪,由于刚开始的时候人民政府忙于分田地,而解放军一些部队去了朝鲜,我们这儿的部队更多的是去了西藏,所以导致50年代初期匪患不断,而且对举报的村民打击报复手段异常的残忍,经常围攻区、公社政府,导致正常的生活生产不能继续下去,武装部先后数次组织民兵和驻扎在附近的军队围剿但都收效甚微。直至52年,我们这儿发生了一件数千匪徒围攻我区人民政府,并将解放军指战员和地委领导等数十人打杀死的事件之后,当时不仅中央有文件要求严打匪患,更让当时的行政专署领导下决心整治匪患还有附近调动来了一个野战师!为了打好征粮剿匪这一仗,齐祖祖当时所在的公安局也抽调了熟悉当地情况的18名公安干警做向导,配合区、公社政府和地方民兵带领解放军下乡剿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征粮剿匪被数千名匪徒攻进区政府所杀死的解放军指战员以及地委领导就埋骨于此。

其实那个时候齐祖祖已经41岁了,身体早已不比那个时候那些经常接受枪林弹雨洗礼的20来岁的解放军指战员,当时公安局领导也以年龄大为由劝说齐祖祖不用去了,但是他却坚持要去,用他的话说:这是我向人民政府表忠心,哪怕是死也值得!其实当时公安局的领导是怕齐祖祖和土匪有染,毕竟好几个和他老人家共事的前国民政府同僚现在都成了匪首。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所以关于剿匪的一些细节公安局领导开始有意的瞒着齐祖祖。这事齐祖祖也看得出来,没办法,为了“向人民政府表忠心啊”,这也正是他执意坚持要去下乡剿匪的原因,用他给我说的是话是“你以为我想去啊,那个时候你齐三爷爷才刚出生,没办法啊,我可受补了在人怀疑的眼光中过日子”。他要用实践证明——我现在是人民公安,与那些土匪没有任何瓜葛。实践证明他这样做没有错,即使后来挨了一枪,但也是千值万值的。

53年1月初,外地调来的解放军某部官兵再离城十公里以外临时驻扎,然后按照先前武装部和行政专署、地委领导的安排下齐祖祖和另外17名公安干警和武装部的领导以及部分部队乘着夜色会合了。解放军某部的王副团长带了两个营加一个连(一个加强营4个连,共8个连共1000余人)过来,双方经过的简单的寒暄之后,武装部和解放军的王副团长像参战部队分配了任务。王副团长和武装部部长留守小城并留下两个连作为机动部队。本次行动为按计划是奔赴七个土匪窝点,由于以往部队有限,你围住一个其他的土匪就会赶过来支援,这样往往是剿灭不了土匪反而会增加部队的伤亡。连吃了几次亏之后相关领导不得不就将部队分成七个小组,将他们全部包围,围死并一点一点的消化掉他们。在紧张、有序、迅速的完成分配、明确目标之后齐祖祖和一另名公安小张带领着孙连长所带领2连朝目标地域赶去,他们必须要在拂晓以前将土匪围在寨子里并力争全歼。四两大卡车载着一百四十来条汉子在深夜里狂奔,发动机的咆哮夹杂着迎面吹来的寒风,不知是真的冷还是大战前的紧张时不时的让人不自觉的哆嗦。

在民兵连张连长的配合下,他们很顺利的攻下了六百号人的匪窝,在歼灭了了四百余人的顽劣匪徒,并俘虏了两百余人后,他们又接到了指挥部传来的命令:火速增援三十多里外的彭家冲公社!盘踞在老屯子以南的土匪们突破了包围正在缓慢的朝北逃跑!敌情就是命令!孙连长迅速集合了一百来名无伤或轻伤的战士,并宣布了指挥部的急命!在嘹亮的口号声中他们又上路了!

听齐祖祖说,由于人力有限时间匆忙,那些阵亡的烈士先由公社代为保管,重伤员留下养伤,能随队行军的马上朝三十多里外的另一个匪窝赶去,那边的围攻很不顺利,包围圈被土匪们突破了!部队必须马上赶过去参与围剿,这次围剿务必全歼,如若这次不能全歼匪徒,将来漏网的土匪一定会疯狂的报复,继续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清理战场的工作落到了民兵身上,齐祖祖和那名小公安没来得及休息,便又领着孙连长的部队继续朝目的地开进。

急行军两个小时后指挥部传来命令:匪徒正在我军的的追赶下朝李家老屯子方向逃窜,请孙连长一部火速赶往老屯子。得知命令后孙连长明白如果让匪徒们进了屯子单不说能否抓到老百姓做人质光在里面发生战斗土匪有依托和屏障之后不仅对解放军极为不利而且还将给老百姓的财产带来巨大的损失!当孙连长将这一命令和匪情告诉齐祖祖的时候齐祖祖急了!他可在那个屯子生活了十三年啊,要不是屯子里面乡亲的接济他早都饿死了!

部队再次加快了行军速度,这时齐祖祖和孙连长都巴不得马上赶到老屯子前面堵住那股顽匪。只是齐祖祖心理面更多的是出于感恩,不希望善良的乡亲们受到伤害;而孙连长则是出于职业素养以及一名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军的职责考虑!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听见了时断时续的枪声,大家的神经都绷紧了——敌人就在前面!离老屯子还有一公里的时候,他们看见了老屯子里面的乡亲们在民兵的保护下撤到了山上!乡亲们看见齐祖祖带着解放军回来了都涌过来围住了齐祖祖“齐三儿来帮我们打土匪了”、“齐三爷你一定要早点将土匪们杀光啊,否则我们连家都回不了”、“齐三儿,我给你带路”······齐祖祖当时激动得拳头紧握,但是他只说了一句“各位大伯、婶婶,哥哥、嫂嫂,别激动、别挡道,我们要赶时间消灭土匪。放心吧,我不会辜负大家的养育之恩的”。说罢,领着孙连长的部队更加快速的朝老屯子赶去!

当他们能够看见参战部队的时候,土匪已经进入了老屯子之中,并依托民房不停的开枪抵抗解放军部队的进攻。给我参战官兵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当孙连长和赵连长汇合之后决定,趁热打铁,一鼓作气拿下老屯子!五分钟过后,正午十二点一刻,嘹亮的冲锋号响彻了整个山谷,伴随着两百来号人的喊杀、枪弹之声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热血沸腾!齐祖祖和那名公安小张也高喊着口号提着手枪冲了进去。

进攻不是很顺利,几乎每间房子的门口都横七竖八的躺着尸体,有解放军战士的也有土匪们的。冲进屯子几分钟之后伴随着解放军富有诱惑力的“缴枪不杀”的呐喊,一部分土匪见大势已去为了狗命缴枪投降。

齐祖祖和公安小张突进去之后先后击毙了数名匪徒,直到小张加子弹时他们才停下来歇一歇。没有交谈,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和快速的心跳声。不经意间齐祖祖看见一支步枪对准了小张,用齐祖祖给我说的话来说是“当时啥子都没想,本能的把小张往旁边一推,伴随着一句打死你狗日的,两枪同时响了”。齐祖祖大腿中弹了,而那名公安小张也不是什么孬种,将满满的一弹夹子弹呐喊着射进了那名土匪的全身!

接下来的是都很俗气,但是却又是事实。公安小张抱着齐祖祖就大哭了起来,一个劲儿的问“你没事吧?”、“严不严重?”、“痛不痛啊?”、“流血没有?”齐祖祖笑着给我说“老子当时想给他个宝气(方言白痴、笨蛋的意思)龟儿两哈,挨了一枪你讲有事没得哇”。我前文就说过他这一枪没有白挨,因为文革的时候这个小张成了造反派头头,出于报恩他冒险在牛棚里从红卫兵小将手中救出了随时会被活活打死的齐祖祖(全文点击九十七岁的齐祖祖)。

半小时过后基本上就没听见什么枪声了,匪徒除七十余名投降外其余全部被歼,而解放军指战员也伤亡了整整一个连。开战以前赵连长的一个全建制连加上当地民兵总共二百四十余人,由于民兵不担任攻坚任务所以,赵连长的部队打得还剩下四十来号人,两个排都不到,而重伤还有十几号人,几乎全部都有轻伤。齐祖祖说,打扫战场时他看见赵连长对着地上的尸体和伤兵都哭起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东北大汉哭得好凄惨,每每说到这儿他就会叹气摇头,我也会不自觉的长叹一气,是啊要不是当初先烈们的牺牲,哪会有我们的今天。

经随队医生简单的包扎过后齐祖祖和很多重伤的俘虏、解放军战士留在了屯子里面,区上的民兵负责安保工作。由于伤势不是很重,没伤到骨头而且又在老屯子乡亲的特别关照下再加上齐祖祖回到久别多年的家乡心情特别舒畅,第四天齐祖祖就下地开始走动了。到第七天的时候除了重伤去世的九名土匪和三名解放军士兵外伤势基本上都好转了,这时小城武装部派人带来命令,明天将召开剿匪征粮工作的第一阶段汇报会同时也是对被捕匪徒的一个公判大会,小城领导希望他们能够将伤愈的匪徒带回小城参加明天的公判大会。

接到通知后,齐祖祖和负责安保的民兵连长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午由民兵连抽调十名骨干配合我解放军战士组成押送小组将这些匪徒押送回城。听说齐祖祖要将匪徒押走很多乡亲不愿意,那时候齐祖祖的婶婶还专门找到齐祖祖问,“齐三儿啊,你说他们会被枪毙吗?”齐祖祖道,“这我就不清楚了,要看具体政策和罪行,况且政府对于投诚俘虏是会优待的。”

听完这话,乡亲们不干了。很快在关押匪徒的房子周围围满了群众,乡亲们高喊“必须将这些土匪枪毙”、“要求政府马上将这些杀千刀的枪毙”、“不能带回城去”······

一时间所有解放军和民兵在指挥下用身体堵住了门口怕乡亲们冲进去伤害了俘虏。解放军留下来的一个指导员不停的劝说乡亲们“乡亲们,政府知道他们作恶多端,有些更是罪不可恕,但是既然他们投诚了就表示与反动势力主动脱离了关系也就证明他们还有一丝良心,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啊乡亲们······”再次引用齐祖祖的话“哪个指导员还挺能吹的,三哈两哈就把那些乡亲们摆平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那群土匪得知将被带回小城参加公判大会后居然狗急跳墙杀害了我民兵逃跑呢!枉费了解放军指战员和民兵为了给他们活命的机会做了那么多思想工作!

中午,老屯子里面摆坝坝宴欢送解放军战士,并感谢他们肃清了这一代的匪患。由于马上就要回城了大家都很兴奋,在民兵连长的执意要求下所有的解放军战士都过来吃坝坝宴了,或许还有就是大家都很大意,谁也没想到匪徒居然敢逃跑!所以当时留守执勤的只是四名民兵,而且分布还是门口两名,两名围着房子巡视,而平时还有四名解放军战士,都是八个人执勤的!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上天安排,土匪们在杀害两名哨兵的时候枪走火了!第一声枪响,大家都以为是谁走火了或者是听错了,直到后来巡视的两名民兵发现并交火时到家才知道出事了!

出于职业反应,解放军指战员和民兵马上将枪上膛追了过去,四名民兵三死一重伤,解放军愤怒了、乡亲们愤怒了、民兵们更愤怒了!没有喊话,也不知是谁先开的枪,不上三分钟在解放军和民兵愤怒的子弹和手榴弹的招呼下留下来的二十多名伤病匪徒就只剩下八名还能喘气的满身血污和屎尿的半死人。乡亲们将他们拉了出来,在愤怒的呼喊和口号声中乡亲们将他们抬到了池塘边,前往池塘的过程中乡亲们用但凡是能够用的家伙都朝他们身上招呼,这时候任凭解放军和齐祖祖怎么劝说也无动于衷,因为民兵连长带着他的手下也不住的往他们身上招呼。到池塘边的时候,用齐祖祖的话说“没得一个还像个人,全身都是血,真惨啊,哎,造孽啊”。

这时的齐祖祖和二十来个解放军指战员已经被民兵和群众用身体隔离在了外面,他们根本进不去。在民兵连长的支持下,乡亲们将那八个哭喊着的匪徒仍进了池塘。其实让他们直接淹死也就算了吧,或许齐祖祖还不会那么内疚,可是扔进池塘之后乡亲们做了更残忍的事。“哎,想想都造孽”。

池塘不大就十五米宽二十来米长,由于水深现在乡亲们都还在里面洗衣服。将匪徒们扔进池塘之后乡亲们手中拿满了很长的竹竿、石块,只要是土匪们在水中一冒头,石块、竹竿就会朝那边招呼。瞬间,哀嚎声、讨饶声此起彼伏,鲜血将池塘全部染红了,而匪徒们的哀嚎也深深地烙在了人们的心里。齐祖祖说当时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太残忍了,很多解放军战士也一样,眼眶里含满了同情的泪水,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满耳都是乡亲们愤怒的宣泄声“你龟儿子些平时不是要打老子哒,来噻!”“你们这些狗日的前年抢了我们家的粮食害得我婆婆都被饿死了,不打死你狗日的老子不甘心”、“你们这些遭天杀的抢了我家媳妇,你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们这些畜生”········

那八名土匪临时前的哀嚎伴随着乡亲们的咒骂,足以震伤每一个没被土匪伤害过的人的心灵。这场折磨持续了近十分钟,即使匪徒们死了很久没发泄够的乡亲们继续鞭尸解恨。

当时的情形就一个字用齐祖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字:惨啊”,虽不说惨绝人寰,但是现场很多战士都哭了,我问齐祖祖,你哭了么,他说哎,是人都会流泪,除了被那群畜生伤害过的乡亲。

事后,解放军的几名战士下去将尸体捞了上来,没有一具头部是完好的。

下午齐祖祖带着这支部队回到了小城,参加了第二天的公判大会。据齐祖祖说,回去后几天他都睡不着,一闭上眼满脑子都会是当天那些在池塘里面时隐时现血淋淋的人头,满耳都是那悲惨讨饶的哀嚎。

好几次齐祖祖问我,磊磊,你说乡亲们这样做是不是很残忍啊?我沉默一会儿后对他说,或许吧,主要是他们平时内心积压的愤怒太多了,况且受由你们撑腰他们也没什么怕的。虽然很残忍但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您不必太自责,正所谓自做孽不可活啊。齐祖祖的回答是,可是我始终觉得他们死的太惨了,乡亲们即使有天大的冤屈和委屈政府会帮他们解决的啊,这样做不对啊。这件事一直是齐祖祖心中的一个疙瘩,他说哪天我解开这个结了我死也死得舒心啊。

其实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评说当年的那场杀戮,在那个混乱的时代虽说自做孽不可活,但是乡亲们还是做得太残忍了!这场杀戮虽然事后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被处理,但是却是很多人永远的痛!

再次向征粮剿匪牺牲的先烈们致敬!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

本文内容于 2008-9-20 19:19:43 被我是磊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