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十章:欧洲舰队(三)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3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法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现在还保留有殖民地体系的国家,其他国家尽管在海外可能有属地但是都不成体系。但法国却至今仍拥有4个海外省—留尼汪、马提尼克、瓜德罗普与法属圭亚那;4个海外领地—新喀里多尼亚、法属波利尼西亚、瓦利斯群岛和富图纳群岛、法属南半球和南极领地;以及2个地方行政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法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现在还保留有殖民地体系的国家,其他国家尽管在海外可能有属地但是都不成体系。但法国却至今仍拥有4个海外省—留尼汪、马提尼克、瓜德罗普与法属圭亚那;4个海外领地—新喀里多尼亚、法属波利尼西亚、瓦利斯群岛和富图纳群岛、法属南半球和南极领地;以及2个地方行政区—马约特岛、圣马丁岛和圣巴泰勒米岛。这些海外殖民地散落的分布于大西洋、印度洋与太平洋之上,大多互不统属。而唯一形成规模和气候的当数加勒比海地区。在这个区域内集中着法国3个海外省—瓜德罗普群岛、马提尼克岛和法属圭亚那,以及1个地方行政区—圣马丁岛和圣巴泰勒米岛。形成了一条横贯加勒比海地区的蓝、白、红的三色彩链。

虽然从地理位置和面积来上来看法属圭亚那似乎是这条锁链之中最为关键的一环,但事实上巴黎对于加勒比地区这个孤悬海外的殖民体系,真正的中心却集中于并不起眼的马提尼克岛及其首府—法兰西堡。这个位于东加勒比海东部、小安的列斯群岛最北端,面积约1100平方公里的小岛自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人质危机爆发以来,便迅速成为巴黎政府向法属圭亚那投送力量的中转站。几乎每个小时都有从法国本土起飞的军用运输机轰鸣着在岛屿西南岸马当河口附近的法兰西堡国际机场降落。面色凝重、背着厚重行军背包的法国宪兵和外籍军团的士兵已经成为了这个由于美丽的自然风光而吸引全欧洲游客的旅游胜地的全新风景。

“已经有4个营的部队抵达了航天发射中心附近的警戒区域了。”在位于法兰西堡附近的法国海军基地内。法国外籍军团司令—阿尔弗雷德.勒瓦中将正焦急的关注着战区内各部队的调动情况。由于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长期以来都由第3外籍步兵团和法国宪兵负责,因此对于这次人质危机的军事准备也主要由这两支部队负责。虽然在中非战场之上法国外籍军团的两支长臂—第1外籍机械化骑兵团和第2外籍伞兵团遭遇重创,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拥有近200年历史的外籍军团自然不会在这种程度的打击之中倒下。

面对法属圭亚那的危机,法国外籍军团迅速从全世界各地抽调力量。驻扎于科西嘉岛波尼法西亚的法国第2外籍步兵团无疑是这次军事行动的主要支柱。这支总兵力1500人的步兵团各连都必须轮流至到法国各特种部队和其他特殊学校进行训练,因此可以说长期以来都是法国外籍军团海外突击分遣队的先锋。除此之外,第5太平洋特别混合团也从法国位于太平洋塔希提岛的核试验基地抽调出2个连的兵力、加上第3外籍步兵团在法属圭亚那现有的兵力,阿尔弗雷德.勒瓦中将手中的兵力已有11个连之多。当然这其中还没有算上一直以来都不被列为法国外籍军团正式编制的“铁牙营”。

“前往‘努里格’生态研究站的搜索部队还没有消息吗?”虽然到目前为止各部队的行动速度还算令人满意,但是派往内陆雨林进行搜救的救援队却依旧没有找前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的指挥官居内梅上校和他所率领的“美洲豹”突击小队。这多少令阿尔弗雷德.勒瓦中将心中有些不安。毕竟这位向来要强的年轻人是他已故战友的独子。“我们在丛林之中找到了多架军用直升机的残骸。但是由于自然环境的约束,我们至今没有找到所有直升机失事的地点……。”站在阿尔弗雷德.勒瓦中将法国第2外籍伞兵团团长布内尔上校显然不愿意告诉这位老战友那些残酷的现实。从乍得战场撤回法国本土之后,这位昔日的沙场悍将曾一度饱受质疑,但勒瓦中将选择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毕竟在法国外籍军团乃至整个法国军队之中,象布内尔上校这样富有实战经验的老将已经不多了。而在处理这一次的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人质危机之中,布内尔上校更将是勒瓦中将得力的助手。

“你是想告诉我,居内梅上校还有可能生还?”勒瓦中将抬起头来,用有如鹰隼般的目光直视着对方。“理论上说……是的!”布内尔上校不由得低了头去。“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从他们当时的高度坠入雨林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所以不会再跟我说什么理论了!我想知道的是‘努里格’生态研究站的情况。”勒瓦中将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自己面前的电子沙盘上那雨林之中突兀的制高点。“恐怖分子血洗了那里,所有研究所内的动物学家无一生还。”面对勒瓦中将的询问,布内尔上校恍然大悟般的翻看着手边的记录。“你们核对了所有死者的身份和基地的所有人员名册了吗?”显然勒瓦中将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满意。“这个……由于生态研究站内工作人员的身份备案记录在环境部和科研部的手中……。”显然布内尔上校愈发对自己的回答不自信起来。

“让我来告诉你,那些自称‘切.格瓦拉’旅的恐怖分子此刻已经占据了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3号发射场。对于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人质和昂贵的设备,我们投鼠忌器。但是这并不是重点,他们为什么要计划这么一次袭击?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国防部的电子侦察部队截获了恐怖分子占据‘努里格’生态研究站期间接受的大量加密信息。虽然我们目前还无法破译这些信息。但是肯定恐怖分子控制‘努里格’生态研究站的目的并不单纯是为了‘声东击西’。他们借助着‘努里格’生态研究站的通讯设备与外界进行了重要的联络,而这些联络的信息很可能被生态研究站内的相关研究人员知悉了。”勒瓦中将大胆的假设道,作为一名军人他的直觉告诉他,任何军事行动都有其特定的目的。他并不相信那些“切.格瓦拉”旅的成员是单纯为了所谓的“理想”而悍然犯险。

而对方在控制‘努里格’生态研究站之后,迅速利用这个研究站先进的通讯设备,与外界联络的方式也深刻体现了信息化时代战争的真谛。毕竟如果没有强大的预警和监控网络的支持,要想在地形复杂的雨林深处准确的在居内梅上校和法国外籍第3步兵团“美洲豹”突击队的直升机航线上预先设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如此周密的计划和对方强大的信息战能力自然而然的引起了勒瓦中将的怀疑。而拥有大批电子战精英组成的法国电子情报旅,竟然迟迟无法破译对方的加密信息,更令勒瓦中将的心头浮现了一种不祥的预兆。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揭开对方真面目的机会,那怕希望只是微乎其微。

“可能事实的确如您所推测的那样,可是我们的搜索队也没有在‘努里格’生态研究站内发现任何生还者……。”显然布内尔上校对于自己这位长官的固执多少有些不耐烦起来了,毕竟深入雨林即便对于一向擅长在艰苦环境下作战的法国外籍军团来说也是一件困难而艰辛的事情。而更为重要的是,在目前的条件下在法属圭亚那部署的有限的兵力也实在不应该为了一个小小的生态研究站而分散了,库鲁航天中心无疑才是众中之重。

“不!我相信还有幸存者,我们的电子情报部队从过去24小时法属圭亚那地区所有收发的电子信号之中,过滤出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其中也包括这个……。”勒瓦中将转身走到指挥中心的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的面前,在简洁的屏幕之上,经过极限放大的法属圭亚那内陆雨林的地图之上,5个红色的光点正从“努里格”生态研究站出发,而时间指向了上午5点。“这是一支由考察站站长沃伊内特教授所率领的4人考察小组,他们在上午出发去攀登附近的裸山。我们在考察站内找到了相关记录。”布内尔上校点了点头回答道,为了防止在雨林之中迷路考察站中每一名外出的考察队员都会携带民用GPS定位仪。随着屏幕上时间的迅速的流转,在接近7点10分的时候在裸山山顶4个GPS定位仪的信号却意外的消失了。只有一个红色的光点向着“努里格”生态研究站的方向急行,

“这个信号应该来自于考察站站长沃伊内特教授,我们在生态研究站中找到了他的尸体。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脑射入从眉心穿出……。”布内尔上校翻了翻手边从现场传回的照片,由于生前留下了很多影象资料,因此沃伊内特教授的尸体是残不忍睹生态研究站中最先被确认身份的。“但是还有4名考察人员的去向……我们无法确定他们是否也返回了生态考察站。”布内尔上校沉吟了片刻坚持道。虽然返回考察站要面对恐怖分子的枪口,但是贸然的留在充满危险的雨林之中同样不是明智的选择。“沃伊内特教授显然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们,但是这些傻孩子最后还是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勒瓦中将面对着眼前的军用笔记本电脑,在12个小时过后,4个民用GPS定位仪的信号再度在距离考察站以北5公里之外的丛林中闪亮了起来。显然随着夜幕的降临,侥幸逃过一劫的考察队员们再度开启了GPS定位系统来寻找方向。但是这却也给追杀者提供循迹猎杀的准确坐标。仅在2个小时之后,4个民用GPS定位仪的位置便永远的固定在屏幕之上,直到最终泯灭。

“他们可能都被恐怖分子追上,然后杀死在雨林之中。”从搜索队传来来的情况来看,布内尔上校断定袭击“努里格”生态研究站的是一群擅长于丛林作战的冷血猎手。如果这些贸然开启的GPS定位系统相关信息真的被对方所截获的话,追上并杀死所有人对于恐怖分子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的确如此,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总会给人以希望,或许奇迹总会发生……让进入雨林的搜索队扩大搜救的范围。那怕只有微弱的希望,也要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勒瓦中将相信优秀的军人应该具备一种近乎天真的执着,真是由于这分执着的存在。在1961年阿尔及利亚北部的荒漠之中,居内梅上校的父亲强烈要求在法国军队遇袭车队的附近扩大搜索范围,最终在一个弹坑里发现了已经严重脱水的阿尔弗雷德.勒瓦。有些时候胜利就在于你是否坚持。

“将军!你们定的饭到了……。”就在阿尔弗雷德.勒瓦中将和布内尔上校的谈话接近尾声之时,一名皮肤黝黑的勤务兵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出现了在指挥中心的门外。“中国菜?”面对着眼前香气四溢的饭菜,布内尔上校颇有些反感的问道。乍得的残败令他对那个东方国家的一切都充满着畏惧和排斥。“是的!因为后勤系统还没有完善,因此我们只能向当地的饭店定菜,而只有华裔的何氏企业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面对一脸怒气的长官,勤务兵有些慌张的回答道。在这个距离中国和法国本土几乎同样遥远的蕞尔小岛上,生活着400多名中国人和他们与当地居民结合的后裔。其中尤以何学宏家族的何氏企业最为知名。从1935年用在船上做工以抵船票的方式漂洋过海,到经营食品杂货店和饭店成为成为岛上第4大经济实体,拥有雇员近800人,年营业额2. 2亿欧元。又一个华人落地生根的奇迹在马提尼克岛早已家喻户晓。

“算了,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不可能没有中国人……就象你们团的那个Lipton……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选择了加入‘铁牙’营之后,现在也抵达了马提尼克岛了吧!”勒瓦中将无奈的苦笑着,端起自己的餐盒走到了一旁的办公桌前坐下。“是的!不过他所在的突击部队已经抵达了库鲁航天发射中心的外围了。”和勒瓦中将一样,布内尔上校同样对那位名叫李同根的华裔士兵印象深刻。在乍得的战场之上,很多人都相信这位颇得对方指挥官赏识的雇佣兵会留在敌营。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义无返顾迎着众多冷漠和怀疑的目光选择了归队。但是根据法国外籍军团之中百年流传下来的军规。李同根不能立即重回法国第2外籍伞兵团的建制,而是要加入一个名为“铁牙”营的全新部队。“中国人永远让我们琢磨不透啊!”勒瓦中将用手中的餐叉挑起一块颜色鲜艳的肉排,和中国的步兵一样,这个国家美食同样充满了神秘却令人回味悠长。

“不错……想不到在这里也能品尝到如此地道的法国菜。”就在勒瓦中将进餐的同时。在以承揽各类相关服务,而成为欧洲各国大型企业商务会议首选地点的马迪亚那大酒店的餐厅里,由于邻近的海外省遭遇恐怖袭击而导致上座率极低的大堂里唯有靠窗的海景位置上有一位来自美国的男子正在享用着曾经驰名欧洲的美味。选料上乘的法国大餐,加上岛上居民用各种香料烹饪的色香味俱佳的精美食物的确会勾起食客旺盛的食欲。但是象此刻这位拥有着富有几分学者气息却旁若无人、大快朵颐的却也算是异类了。

“伊文斯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来到这里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为了让您享受惬意的假期的吧!”坐在这位三天前刚刚从纽约飞来的怪客。负责着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别行动小组在加勒比海地区全部行动的斯克尔颇为失望的说道。毕竟自从萨拉鲁玛带队的突击队在“努里格”生态研究站意外失手,暴露了己方的真实身份以来,即便是见多识广的斯克尔也不免有些惶恐。毕竟真相一旦被揭露,无疑将会深刻的影响大西洋两岸西方世界最主要的两个政治体之间的关系。“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就是来度假的!”但是那个名为伊文斯的男子,却一面茫然的抬起头来,嘴里一边咀嚼着鲜嫩的加勒比龙虾肉一边用含糊不清的口音回答道。

“当然……我也不单纯就是为了来度假。”注意到斯克尔脸上迅速堆积起来的乌云,伊文斯连忙喝了一大口手边的红酒,将嘴里美味咽下肚去。但是却不想因为吃的太快竟打个一个饱嗝出来。多少也令他的这句解释显得缺乏诚意。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令斯克尔看到了一丝希望,毕竟这位其貌不扬的仁兄号称是华盛顿的智囊,自歌斯特总统上任以来便一直以算无遗策而诸称。“我的另一项使命是……看戏。中国的万俟昊、莫斯科的‘人狼’都已经会聚到加勒比海来了。围绕着南美洲的这场好戏又怎么可以轻易错过呢……”但一阵熟悉的铃声却打断了伊文斯的话语,他随意打开自己可以全球各地收发邮件的手机。一封来自陌生邮箱的电子邮件却有这一个足以令他心跳加速的发件人—林太平。

“虽然还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但是想来你应该在为美国政府工作。因此我选择了用英文来写这封回信。‘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这或许就是你上次留下的所谓‘幽灵军团’谜题的出处吧!当然我也想也可以理解为是‘切.格瓦拉’这位革命先驱者的幽灵……毕竟在21世纪的年轻人心目中他的形象远比马、恩、列、斯要来得摩登的多……。“林太平的英文水平看来不错,行文谴词都非常符合西方人的阅读习惯,因此伊文斯很快便读完了对方的邮件。“‘鬼谋’果然名不虚传……。”伊文斯合上手机淡然一笑,有些时候谋略不为人所理解也是一种寂寞。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