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向中国转移社会矛盾的原因

bwk 收藏 25 6046
导读:  [img]http://www.eu169.com/images/agency/bbs/photo/franch3.jpg[/img]   2006年3月至4月,法国发生了一场蔓延全国的骚乱。这场社会危机的导火索是法国政府新近推出的一项劳工法案,名为《首次雇用合同》。该法案规定,法国20人以上规模的企业在与26岁以下青年人签订雇用合同后,最初两年内可随意将其解雇而无需说明原因。出台这个法案的初衷是鼓励企业大胆雇用年轻人,改革过于僵化的劳工体制,缓解青年失业率高这一法国社会的顽症。[b][color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至4月,法国发生了一场蔓延全国的骚乱。这场社会危机的导火索是法国政府新近推出的一项劳工法案,名为《首次雇用合同》。该法案规定,法国20人以上规模的企业在与26岁以下青年人签订雇用合同后,最初两年内可随意将其解雇而无需说明原因。出台这个法案的初衷是鼓励企业大胆雇用年轻人,改革过于僵化的劳工体制,缓解青年失业率高这一法国社会的顽症。在占劳动人口10%的300万法国失业大军中,1/4是25岁以下的青年。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由于在用工问题上对企业放宽了限制,加之政府同有关各方缺乏沟通与协调,新法案一出台,就遭到了工会组织的强烈批评和抗议,担心失去就业安全感的年轻人也加入到了抗议者的队伍之中。左翼反对党的介入和趁机造势,更是加速了抗议浪潮向整个社会蔓延。


这次风潮深刻反映了法国日趋严重的经济困难和社会矛盾。目前的法国经济可用“三高一低”来概括,即高赤字、高逆差、高失业、低增长。其中,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既是法国经济不景气的标志性指标,也成为社会不稳定的一个重要根源。去年,法国人先对《欧盟宪法条约》说“不”,后又发生大规模的郊区骚乱,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人们对高失业率的不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18日,巴黎学生与工会工人举行的罢工游行活动中,一名学生向防爆警察挑衅。


一、高福利与沉重的税赋


有人说,如果没有三天两头的罢工和名目繁多的税收,法国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国家。法国是典型的高福利、高税收国家,由于企业国有化程度很高带来的效率低下,经济长期处于滞缓状态。低迷的经济要维持高福利只能靠税收,各种税加起来最高税率达64%。高税收反过来又增加了企业负担,形成恶性循环。但是法国人已经习惯了一年长达50天的付薪假期和每周35小时的工时,习惯了遭解雇可获60%工资。任何挥刀削减福利的政府都会惨遭暴风骤雨的打击,媒体将法国政府的改革遭遇归纳为“改革—争议—示威—骚乱—收回”这一模式。


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全球52个国家和地区中,法国是税负最重的国家,税收几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法国税务系统共有8万多名工作人员,属国家公务员。税务部门由国家统一指挥,地方无权过问,有着很浓的中央集权色彩。在纳税人拒付税款时,税务部门有权使用一切手段对没有纳税的民众采取强制行动。必要时,警察局、法院等行政司法机构必须积极配合税务部门采取行动,否则就属违法。法国的税收大致可分为四大类:收入所得税、消费税、资本税及地方税。法国法律规定,凡是家庭或主要居住地点在法国(即在法国连续居住6个月)和在法国进行主要职业活动或在法国有主要经济利益的人,不论其是否为法国籍,均须就其收入(包括在法收入和国外收入)申报个人所得税。


法国企业每雇一名工人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每月至少要支付1200欧元的最低工资(最低工资保障);每月交纳的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金也不低于八九百欧元;除周末和近十个节日休息外,企业每年还要为工人的带薪假期(每年四至五星期)支付高额工资。而根据法律,工人在工作季节每星期工作时间不得超过35小时。这就意味着,雇主多雇一个员工就多一份“永久性负担”,这种制度使企业不敢轻易雇用缺乏经验的青年人,而这被认为是青年人失业率偏高的重要原因。但青年人似乎并不担忧失业,因为失业者可以通过失业救济金确保生活无忧。所以,高福利制度被普遍视为“养懒人的制度”。


法国人的福利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怀孕生育期的妇女享受带薪产假、免费生育等待遇,孩子父亲也可以享受优待。


2.子女从幼儿园到大学(如进入国立学校,法国国立学校的比例占大多数),学费全免。


3.凡在法国工作过、并交纳过福利金的,失业后都可享同等失业金待遇。如果工作时间较长,在开始几年还可享受百分之百的员工制失业金待遇,同样也可享受退休金待遇。


4.只要有法国居留证,即使没有工作,国家每月补贴200多欧元作为基本的生活收入。


5.法国的青年人和老年人在交通上(包括铁路、车辆、地铁等)可享受免费或减费的待遇。


20世纪80年代两届连任的法国总统密特朗是法国民主社会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他在位期间一直带领法国进行"法国式社会主义"的试验:加强国家对市场经济的干预和计划指导,推进国有化,缩小贫富差距,对高收入者征收高额财产税,给予低收入者更多的福利补贴。密特朗的试验在第一届任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但是到第二任期,尤其是90年代以后,这种试验逐渐走入困境,劳工市场形势恶化,社会保障体系负担日益沉重,福利国家危机重重。1981年法国失业者为190万,失业率为5.8%,到1994年分别上升至330万人和12.3%,青年人失业率更高达25%。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数也由80年代初的250万增加到1995年初的500万。1992年法国社会福利赤字从数十亿法郎上升为150亿法郎,1993年剧增到550亿法郎,1995年初更是高达1000亿法郎,政府的财政预算赤字已累计高达4420亿法郎,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6%。可以说,到1995年密特朗总统下台的时候,法国福利体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了。


在1995年的总统竞选中,右翼党领袖希拉克把"改革"其列入竞选纲领,以减少失业、削减政府财政赤字和增强法国经济活力作为主要施政目标,他击败密特朗上台以后,即任命朱佩组阁,实施其改革路线。是年10月,朱佩内阁提出旨在削减福利开支的改革方案:推迟公务员领取全额退休金的年限,由原定的37.5年的退休保险金交纳期延长为40年;减少医疗福利补助,药品报销由80%减少到50%以下;将老年人生活津贴的发放时间推迟1年;除贫民以外的每个人增交0.5%的个人收入税;出售部门国有资产。该法案引起巨大的社会动荡,对未来生活充满担忧的法国人纷纷走上街头进行抗议,罢工运动和示威前后持续了约两个月时间,据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数字,参加示威的总人次达到380万多,电力、煤气、邮政、通讯、铁路、运输等国有部门的职员均有参加,法国公共交通全面瘫痪长达近一个月,造成社会生活的极大混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21日,巴黎街头的游行示威者,受工会组织雇佣的学生向防爆警察投掷燃烧的床垫


二、高福利下的盛产懒汉


法国人享受生活是出了名的。每年夏天,因为很多人外出度假,法国医院的床位减少,政府部门也精兵简政,甚至人去楼空。法国44岁男子提尔里·F在24年里从未工作过一天,但他却靠着政府的福利救济一直过着神仙般的滋润生活。他开一辆黑色阿尔法·罗米欧豪华跑车,在他18岁后的整个26年的成年生活中,只工作了31个月(2年零7个月),其余24年一直靠吃政府救济生活。一法国老头对记者抱怨税高,说法国是一半工作的人养活另一半没工作的人。


法国政府在福利制度下同样是效率低下,并由此出了大乱子:2005年夏天由于罕见的天热,短短半个月,法国有一万五千名老人因未得到及时救治死亡。原因在于每年夏天,因为很多人外出度假,法国医院的床位减少,政府部门也精兵简政,甚至人去楼空,加上有三分之一的老人都是单独居住,死了都没有人知道。其时拉法兰总理携第二夫人避暑在外,直到老人死得差不多了才缩着脖子回来启动应付紧急事态的“白色计划”。几天后,刚从魁北克晒完太阳总统希拉克打破沉默,一脸健康肤色地站在爱丽舍宫大骂天气预报。但是一个高效的政府是不能总报怨天气的。卫生局长倒是知趣,没等中央说撤便自己辞了。


法国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社会,任何一项政策都需要酝酿很长时间。2003年,拉法兰总理打算取消圣灵降临节休假日,以此为救助老人基金筹资。这个主意看似简单,但落实起来难上加难。首先是法律难题,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11个法定休假日写进了劳工法,劳工法必须修改。此外还须修改大多数企业劳资协议、劳动时间法、按月交税法等等,不一而足。工程浩繁复杂,2004年初以前完成实非易事。当然还有文牍旅行的问题。法国人信封和记事本的使用量大得惊人,前者多半是为文牍,后者是为了“航得吾”(rendez-vous,约会)。在法国,拔牙修脚都得“航得吾”一下,否则准吃闭门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2年5月6日,法国总理拉法兰(左)与若斯潘(右)在权力交接仪式上


这种懒汉福利制度导致法国竞争力迅速下降。法国的产品和服务在世界市场上日益失去竞争优势,其最明显标志即国民生产总值及对外贸易总额的增长极其无力从而导致就业、消费、税收、社保、移民乃至治安等一系列的派生问题。


法国的产品和服务又为何会丧失其竞争力呢?其根本原因则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工业国家,凭借其价廉物美的商品和服务在无可阻挡地日益夺占其本来固有的领地。这些新兴国家的商品和服务能够价廉物美的最根本的原因自然是这些国家的人民努力勤奋,肯动脑筋,工资低廉,而又没有沉重的福利负担。


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欧洲发达国家对第三世界(至少是其高速发展的那一部分)像以前那样予取予夺的日子实在是所剩无几了。如今真是攻守异势了。那么发达国家面对新兴国家的咄咄逼人的攻势还有没有办法抵抗呢?应当还是有的——毕竟事在人为。那么,出路在哪里?


那就不能不看到是英国和美国了。这两个国家经济增长率,还能达到5%,而失业率则还能守住欧洲大陆国家不敢梦想的5%的坎。那他们又凭的是什么呢?一句话说白了,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两个国家经济的自由度比欧陆要高出许多,劳工们没有受到那么多的保护,只有更加兢兢业业地工作,才能保住饭碗。其总体宏观结果就是,这两个国家的商品和服务有着更强的竞争力,从而也就有了那两个5%,也就是说,包括工薪阶层,也从自由主义中获了利。这真是一个精彩的辩证法:如同家长对孩子,溺爱就是害他,真爱他就不要溺爱。


那么怎么做呢?当然是要向养懒汉的过多的福利和劳工保护条例开刀了。简单一句话就是不能吃糖而是要吃药了,否则真可能到那一天病入膏肓,无可救药,连开刀都救不了命呢。


数年前,法国总理若斯潘搞的35小时工作制,至少是法国近十年来最大的经济失策了。一眨眼的功夫,法国的劳动力成本就增高了10%,也就是说竞争力丧失了10%!可是就业又改善了多少呢?有1%至2%吗?一切福利待遇,员工的数目也一样,都有刚性,给(雇)的时候真像坐滑梯那么容易,要想收回来(或解雇),可就难于上青天了。让资方多雇工,他们怎么可能轻易上当呢?


总之一句话,在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和以后的大趋势下,法国的高福利是必须减少的了。法国与北欧的国情不同,这里有着太多的“躺在(profiter)社会福利制度上的懒汉”,不把他们逼出来干活,法国是不会有救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8年1月24日,40万法国政府公务员涌上街头进行罢工示威。其中包括教师、护士、消防员、邮政人员,导致全国公共系统运行瘫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高福利下的罢工成风


法国人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举国都沐浴在"阿罢"(A BAS:游行口号,"打倒"之意)的浪潮中。自法国大革命后,法国人食髓知味,动辄上街。由于社会福利太好,多年来大家已习惯享清福,政府稍作一点改革触及一部分人利益,便以罢工来威胁。尽管英国人骂这是“法国病”,但法国人,从官方到民间,都不以为然,只当是大家的权利。2006年闹大罢工,马赛的垃圾工人一罢就是十七天,留下八千吨垃圾,恶臭连天,到复工时不得不动用香水。这就是法国人的优雅,香水不仅是用来除体味的,还可以和白匪的消防水龙一样横扫大街,消除罢工影响。从消防水龙驱散人群,到政府出资香水扫街,应该说人类的确是进步了,至少是有了品味。


说到公民权利,中国人常会激动得热泪盈眶。但在法国,公民权利却已出现了庸俗化趋势。所谓钻权利的空子,和中国人钻政策的空子差不多。最明显的便是罢工庸俗化,本是严肃的社会政治类新闻,却可能会抢娱乐新闻版头条。


自法国大革命后,法国人食髓知味,动辄上街,其中大多是可赞美的。与此同时,有些上街也没少让这可爱的国家糟殃。由于社会福利太好了,多年来大家已经习惯了享清福,政府稍微作一点改革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这部分人便捆绑公众,以罢工来威胁。2002年,又是热闹的一年,教育改革、退休改革、反美……据统计,法国每天有三次罢工。其中有一半发生在巴黎。一方面,罢工可以作为泄洪闸防范社会危险,另一方面,罢工也让极端个人主义有可乘之机。损失是难以估量的,记者说“电站一罢工,冰激凌厂和冰激凌一样溶化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16日,在游行示威中,学生与警察发生冲突,巴黎警察正在逮捕学生。


法国人动辄罢工,总统有时也心痒痒。1985年,政府推出教育改革方案,全国一罢了之,最后总统密特朗也走上街罢了五分钟。理由是,“反对学生罢课家长罢市!”


2006年初,法国教育界抗议教育改革,罢课罢教风起云涌,到升学考试时,若不是思想工作做得好,差点没有老师监考。事后拉法兰盛赞法国公民识大局。假期刚过,拉法兰总理四下排雷,承诺条件,因为刚度完假的180万名师生又杀回来了。度完假,然后再搞一场声势浩大的罢工游行,是法国“民僚主义”的精华。法国最长的一次罢工“烽火连七月”,当时全国几乎瘫痪。法国人罢工,有时是为了争取权利,有时漫无目的,有时蛮不讲理,有时是传统的例行公事。每个人都“逆来顺受”,“顺受”是为了自己有朝一日有权让别人“逆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高福利制度与国际竞争力


高福利必须建立在高税收的基础上,而承载税收的最终环节,还是企业,西欧的政府,不同于东亚的中央集权政府,后者的行政手段能量很大,而前者更多时候是通过经济手段来干预和管理社会。所以对于税源的企业,政府总是有意无意地保护企业。在法国,消费者的维权远不如国内来得轰轰烈烈和密集,其一,司法门槛较高,打官司费钱费时,和美国那些动不动就怂恿人大官司的律师相比,法国的律师来得持重许多。法国虽然也有消协一类组织,但不属官方性质,有调解权没有判决和执行权,所以一旦吃了商家的亏,大部分能忍也就忍了。于是麦当劳在美国因为一杯稍微烫了点的咖啡就被罚了几千万美元,但在法国,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冤大头。


于是林林总总的大小企业,根据其掌握的社会资源,小企业小特权,大企业大特权,甚至跋扈。其实早就有有识之士指出,法国,甚至欧洲人对大企业的纵容姑息,实际上并不能给大型航母级的企业的发展提供一个有利的环境,反倒是在动不动就喊反垄断的美国,出现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商家。在这些或明或暗的特权保护下,法国的各个行业,都出现了可以控制市场的巨无霸,比如汽车,基本上就是标志和雷诺,比如奢侈品,一般都是路易维登集团,再比如零售业,差不多都是家乐福集团在把持。


这种场面下,竞争自然无从说起,于是导致人们实际生活质量的降低,比如零售业就基本成了一个中间粗两头细的纺棰型,供货商以薄利生存,而消费者只能接受价高质低的商品。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福利,还是用之于民,取之于民,政府边和你亲嘴,边使劲拧你肚皮上的赘肉,让你快乐并着痛,痛并快乐着。巨头们在国内霸道久了,就想到外面转转了,但梁园虽好,终非故乡,最起码,就好像柯受良唱的,我不做大哥很多年,没法霸道了。


法国电信2002年亏损导致负债600亿欧元,大多数都是来自其海外业务的亏损。但其烧钱的套路并没有改变,先是不计成本地收购海外的电信公司,比如收购橙子(ORANGE)电信,就让李嘉诚大赚了一笔,然后把国内经营的招数如法炮制,然后就亏本。


再如家乐福,在中国,这个零售商的名声算是差不多毁干净了,先是在中国违规开分店,三天两头被逼着整改,然后又大肆收进场费,闹腾得一群供货商集体抵制,然后在韩国也闹了这么一出,被韩国政府罚了好几百万美金。家乐福这些招数已经基本被人看穿,已经有人指出,他的经营效益,大部分都是在法制和市场机制不太健全的发展中国家捞到的,在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各路诸侯早已默契地瓜分了市场,大家中规中矩地相安无事,家乐福就举步维艰了,说穿了,还是一句话,靠霸道赚钱。


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比如早些年在中国市场也算混了个眼熟的广州标致汽车,最终也只是混了个眼熟就关门了,那个时候就进入中国汽车市场的几个巨头,现在都在忙着数钱,唯独法国人,后悔反思过后,又开始盘算着怎么重新挤进来。法国人到底有没有真的想通,这也无从考证,只是奇怪的是让中国人恨得牙痒的日本人在中国汽车卖得那么红火,怎么一贯和中国友好而且自己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欧国家,怎么生意就做得这么难呢。


公平地说,福利社会,应该是建立在文化底蕴和经济基础上的,两者缺一不可。所以这样的制度,在整个世界范围看来是很扎眼的,但也唯其扎眼,其基础也显得很脆弱。欧美的富国希望掌握全世界的市场,于是提出了全球化的概念,但等我们对这个概念烂熟于心的时候,他再告诉你,劳动力不能全球化,这其实显示出福利社会的自我封闭的欲望。


福利社会确实需要封闭,就好像单位分水果,临时工没份一样。但在这个封闭的圈子里,社会的维持还是需要依靠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去中和对惰性的鼓励。在二战后经济飞速恢复发展之后,欧洲就迫不及待地选择了福利社会,现在看来,似乎有些性急了点。当然,也有在高福利的温水澡里泡得一直都舒舒服服的国家,比如瑞士和北欧,但毕竟小国寡民,于大局无补,就好像大邱庄和华西村在中国一样,是一种模式,但成不了样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14日,进行游行示威的学生,在索邦大学附近与法国警察发生冲突


五、转嫁矛盾


历届法国政府都把解决失业问题作为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力求有所突破。然而,见效甚微。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高福利体制的制约。35小时工作制、法定长假、免费医疗以及住房补贴等等,这些社会保障政策,不仅影响着国家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理念。在这一制度下,有些人似乎并不担心失业,因为即使失业也还能坐享救济金和医疗保险等种种实惠。


随着欧盟的扩大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这种高成本的“养懒人”制度越来越令国家和企业不堪重负。在高工资、高税收、高福利的压力下,企业纷纷裁员或将工厂外迁。面对困难的经济和社会形势,一些社会政治力量越来越趋向极端化;法国的经济政策也不得不继续“向右转”:压缩公共赤字,调整税收,削减福利。然而,要让人们放弃既得利益并非易事。


其实,不仅法国,同为欧盟主要成员国的德国和英国,在高福利社会保障制度方面也都处于“改革难、不改也难”的两难境地。去年,德国的社会福利改革就遭到成千上万人的抗议。3月28日,英国百万市政工人举行全国性大罢工抗议政府拟通过延长退休年龄弥补养老金不足的议案。这是英国8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性罢工。


面对改革,欧盟各国的领导人需要在改革力度和民众的承受能力之间以及市场化和社会公平之间艰难地寻求平衡。为了化解社会矛盾,某些短视的欧洲政客将火引到了中国人头上,妄图通过抹黑中国形象、扰乱奥运会来打击中国经济发展势头,来转嫁欧洲目前的发展困境;这种卑劣手段实在是为人所不齿。欧洲人如果继续想做躺下了享福的懒汉,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18日,法国巴黎数十万学生与工会组织走上街头举行罢工游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18日,示威者在焚烧路边的汽车,法国政府出动了大批防爆警察驱散示威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18日的游行持续到夜晚,场面非常混乱,一名示威者正站在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3月23日,在巴黎示威的青年点燃了路边停放的汽车,砸毁了商店的玻璃橱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转自中南海的博客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