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母亲生日之际,儿子送‘电波拉皮’美容作为母亲的生日礼物,完成母亲余愿……”通过多方了解与调查我们终于揭开了《卖菜三年,97岁老太寻找医院做整形》主人公的真实身份。中国整形博士联盟主席、厦门修志夫整形机构首席专家修志夫博士向记者提供的信息进一步证实了帖子中的老太太正是向联盟求助的刘彩云,发帖人则是同村的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人。

刘彩云,1911年10月24日生于辽宁省绥中县。如今,她是村里最长寿的老人,慈祥和善,受人尊敬。刘老太一生坎坷,1943年丈夫杜权贵被日本人抓到海拉尔修劳工,并去世于外地。1969年,儿子杜祥林为了照顾母亲,特将母亲从绥中接回老家赡养。 76岁的杜祥林把饭端到桌上,喊了一声:“开饭啦。”

刘彩云走到脸盆边,挽起衣袖,舀起半瓢水倒入脸盆,很认真地洗起手来,然后把毛巾浸湿,又抽打了下衣服,把毛巾搭在椅背上,随后,老人把一张饼撕下一半,细细地咀嚼起来。母子就这样相依为命安度自己的晚年

“闲”不住的闺女 午后,杜祥林出门转了一圈,回到家,看到母亲刘彩云正给自己洗衣服,立即上前夺了下来:“您怎么又给我洗起衣服来了,说了让您歇着嘛。”“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刘彩云说。 刘彩云穿着干净板正,满头银发一丝不乱,面色白净,身板硬朗。 她的记忆力非常好,对于过去的生活,一点一滴都记得非常清楚,甚至包括许多年前的一些细节,她都能准确又快速地说出来,杜祥林经常说:“老母亲的脑子可比我的好使。” 老人还小时,父母亲去世的早,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年仅十几岁的刘彩云一个人身上。凌晨4点,天色还是一片漆黑。刘彩云就准时起床了。先烧好晚上的洗澡水,再洗刷完昨天换下的脏衣服,往饭盒里装上一天两顿的饭菜——咸菜。快到5点了,刘彩云背着饭盒到25里外村子有钱的地主家里做工。晚上10点多,像从灰堆里钻出来的刘彩云弓着腰,再走上将近2个小时的山路回家…… 丈夫去世艰难维生

1930年,年仅19岁的刘彩云与隔壁村的杜治中结了婚。她当时满怀憧憬嫁到了杜家,以为她将会开始自己新的生活。然而,婚后的生活比刘老太想象中的还要糟糕。1943年,丈夫杜治中被日本人抓到海拉尔修劳工,并于同年在日本去世。这使原本身负重压的刘彩云肩上的担子又加重了许多。除了继续给地主打短工外还要顾及各种家务活,刘彩云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地里去拔草、用手指松土,有时甚至用头顶着一小木桶粪便去给庄稼施肥。过度的体力透支,田间干活时,她经常会摔跤,有时粪便就会洒满她的一身,更惨的是她被重重摔在阴沟里的窘态……有时她真想放弃自己,找个地方结束生命。可一想到自己的幼小的儿子,她又只得将苦往心里埋。 丈夫走后,屋子里变得空空荡荡。面对眼前残酷的现实,刘彩云欲哭无泪,为了孩子她只能坚强地活下去。十几年苦不堪言的日子,连刘彩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熬过来的。

1945年,刘彩云经人介绍改嫁到绥中县一张姓人家。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墙裂偏遇刮北风。”改嫁后的刘彩云与丈夫相处不久后,丈夫因癌症晚期病逝,留下的是一串串刘彩云辛酸而又悲情的泪水……

母与子的交织人生

山村里的空气总是荡漾着清新的味道,透过叶片,折射下来的阳光,一缕缕地撒在脸上。院子里,76岁的杜祥林正用自制的二胡自编自唱着小曲,半眯着眼睛,轻晃着脑袋,演奏得很投入。紧紧靠在他身边的满头银发、面色红润而身体仍旧硬朗的正是97岁高龄的母亲刘彩云。已经一起度过半个多世纪的两位老人,随着岁月的流逝,沉淀的是他们浓浓的“母子”情谊。刘彩云老人一说起儿子杜祥林,总是止不住“儿子长、儿子短”的。

改嫁后,刘彩云所住的村子离儿子杜祥林的村子比较远,杜祥林不能经常看见已经守寡的老母亲,总觉得心里疙疙瘩瘩的。1969年,儿子杜祥林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30公里外的孤寡母亲接回自己的家中赡养。

为了随时照顾老人,儿子把母亲刘彩云安置住在自己隔壁的房间。但是,儿子的嘘寒问暖却常常遭到刘彩云的抱怨。“平时多动弹动弹,对身体好。”刘彩云老人说,尽管晚辈们很孝顺,不让她干活,但她闲不住。平时,她也时常借口晚辈们煮的饭菜不合胃口,自己下厨煮饭菜,至于洗衣服,“那更是小菜一碟。”

2003年,刘彩云把上医院整形的想法告诉了儿子杜祥林,说自己也要漂漂亮亮的走。由于当时的经济条件,儿子杜祥林没有立即答应母亲的要求,但母亲的愿意杜祥林却牢记在心。2004年,杜祥林挑起担子每天往返于田地与家之间,期望通过卖菜及田里产的谷物攒够母亲整形美容的费用。不久后,刘彩云似乎觉察到什么,刘彩云每天早早地起了床洗衣、做饭,傍晚时坐在大门口等着儿子回家。

杜祥林说,母亲任劳任怨而且待人非常好,从不与人生气,邻里关系也非常融洽,平日里就喜欢串个门、找人拉呱。他说,从记事起他就没见母亲生过气,更没见母亲发过脾气。 儿子累了,母亲刘彩云常坐在杜祥林的身后为儿子捶捶背;母亲头发乱了,儿子杜祥林也偷偷地拿起破旧的木梳为母亲整理……在邻居们的眼里,刘彩云母子演绎的人间真情令他们感动,因为刘彩云母子交织着美丽的人生。

“转眼人生几十年过去了,我妈也没有几年的日子。她身体虽然硬朗,但是毕竟是快100岁的人,现在不完成她的心愿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杜老汉语重心长的说。“如果真的心愿了了后还希望自己能上上电视,甚至拍广告,透过摄像机记录下自己的生活,让更大的人了解自己。现在的社会真好,自己能赶上死了也瞑目了。”97岁的刘老太得知有记者采访很兴奋地说。可能正是由于老人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才带给她们健康快乐的晚年。

记者从中国整形博士联盟乳房整形美容中心-厦门修志夫整形机构回歌秘书长那里了解到,最近联盟秘书处每天都能接到来自各地整形机构打来关于帮助老人完成心愿的电话,表示愿意为老人免费美容,并提出了一些建议。回秘书长说联盟每天都能收到数例关于整形美容方面的求助信息,但是像这样,年近百岁的老人想整形还属首次。我们也祝福两位老人能完成这份执着的心愿,充满欢笑的度过晚年生活。(应主人公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