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何祥美和他心爱的狙击步枪。 穆瑞林 徐军刚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专业的狙击手必须通过大量高强度、长时间的艰苦训练才能练成。

8月骄阳似火,卧倒在地的何祥美透过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严密关注着200米外山体上的一草一木。忽然,一个头像靶在草丛间升起,远远望去,还不及成年人指甲盖的一半大。


装弹、瞄准,伴随着“啪啪”两声脆响,人像靶的人中和眉心各中一枪,应声倒地。


观礼台上的人群沸腾了,而何祥美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在他3年的狙击手生涯中,“一枪毙敌”早已习以为常。


何祥美,1981年出生,现为南京军区某部士官,精通狙击步枪、匕首枪、微型冲锋枪等8种轻武器射击。除了一枪毙敌的绝技外,他还拥有跳伞、飞行、潜水等专业技能等级证书,具备特种爆破、深海潜水、悬崖攀登、伞机降等30多种作战本领。


经过9年军营磨砺,何祥美已从一个开始跑5公里都累得喘粗气的小胖子,而摇身变为一位全能战士。


狙击枪王


1999年年底,18岁的何祥美走出群山环抱的江西老家,入伍来到南京军区某部。


当兵第六年,南京军区抽调了一批训练尖子组成狙击手集训班。各方面素质都很优秀的何祥美幸运入选。满心憧憬着戴上狙击手光环的他当时并不知道,未来10个月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生活。


集训一开始,教官就把营院里的400米跑道改造成了意志训练场。队员们每天要在刺耳的枪声和硝烟弥漫的环境中,不间断地在上面完成过蚂蚁坑、扛圆木、上懒人梯、闯火线、匍匐过低装网等项目。半天的训练下来,满身泥土的战士们经常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种在电视剧《士兵突击》里被许三多称之为“被剥夺了理想和希望只剩下漫无目的的奔跑”的生活,在何祥美看来却“没什么了不起的”。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狙击手,必须经过严格的大强度训练;要成为狙击手中的王者,就要强迫自己去忍受炼狱一样的生活。


在集训的10个月里,何祥美每天比队友提前半小时起床,穿沙背心跑步;练据枪,别人一个动作练20遍,他就要练上40遍。


何祥美懂得:战场上,狙击手扣扳机的机会只有一次。若不能一枪毙敌,牺牲的就是自己。


为保证据枪的稳定性,他把圆石子、弹壳放在枪管上,两小时不能掉,掉一次加练10分钟。要把全身的力气和注意力都放在据枪的双臂上,两个小时下来,他的身体已经僵硬到几乎动不了的程度。为提高识别目标的能力,他每天盯着手表秒针训练,做到5分钟不眨眼,迎风迎光迎沙不流泪。


外部环境对于射击精度有很大的影响。风、雨、阳光、气温、气压、距离等稍有变化,便要对瞄准点进行调整,俗称“修风”。为提高场景记忆能力,何祥美就强迫自己在1分钟内判定风向、风速,目测距离和高低角,判断现场景物。


如今,他已经练出了一身“枪王”的真功夫。只需几秒钟,何祥美就能准确判定风向、风速,目测距离和高低角,得出射击所需正确的修正值。


全能战士


当兵第二年,何祥美作为营里唯一的义务兵参加了跳翼伞训练。其实,当时的他并不具备跳翼伞的条件——照常规,参训人员在跳翼伞前必须先跳过30次另一型伞,而当时何祥美却只跳过12次该型伞。


何祥美却就是不放弃。那段日子,他花了大量的精力研究翼伞空中险情的处理方法。经过严格考核后,何祥美终于获准参加首批试跳。


盛夏,东南某野外训练场。100米、200米……飞机快速上升到1000米高空。


“哐当!”舱门刚打开,何祥美就第一个跳了出去。


1秒、2秒、3秒过去了,主伞居然还没打开!空中的何祥美急速下坠,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不好!主伞收口绳打结了!”何祥美用力拉动两个操纵带,可是不管怎么拉主伞都不能正常张开。而此时,他的下坠速度越来越快。


“打开备份伞,打开备份伞!”地面指挥员通过对空广播喊话。


“可是,如果直接打开备份伞,很可能与主伞缠在一起,那样危险性更大。”危急时刻,何祥美的脑子却异常清醒,他一边提醒自己保持冷静,一边回想自己之前学过的在空中遇到特殊情况的处置方法。


就在距地面不到300米的时候,何祥美作出了一个明智的抉择:先拔掉飞伞把柄,甩掉主伞,再拉开备份伞手拉环,打开备份伞。


“嘭!”备份伞终于打开,何祥美和身后的白色伞花一起在空中徐徐下落。


在场的领导和战友都长出了一口气:在空中几秒钟就能定生死,要是脑子稍不清醒,后果不堪设想!


几年的磨砺下来,何祥美已经熟练掌握了陆上、空中等多种作战技能。而这个喜欢挑战自己的何祥美又给自己找到了新目标——潜水。2002年年底,何祥美报名参加了潜水集训,决心要使自己成为一名具备“三栖”作战能力的全能战士。


潜水是一项高难度、高风险的课目。稍有不慎,强大的水压就会对身体产生损害。刚开始训练时,何祥美很不适应,特别是潜到一定深度后,黑漆漆、冷冰冰的海水几乎要让他崩溃。然而,从不轻言放弃的何祥美这一次同样没让大家失望。


考核的日子到了。2003年11月,潜水集训队在某海域进行海底潜水考核。


何祥美穿戴好装具,第一个跳入冰冷的海水。他按照教员的要求,一米一米慢慢地下潜,每下潜两米都会进行一段时间抗压。当他潜到水下7米的时候,他感到胸口发闷,呼吸困难,耳膜和鼻子几乎要爆炸。


他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上浮。他不断在水下做着加压动作。剩下的3米距离,他每下潜1米停留的时间就更长了,后来一直潜到12米。等他上岸时才发现,所在小组只有他一个人完成了10米海底下潜的训练任务。


从此,这只“陆上猛虎”兼“空中猎鹰”摇身一变又成了一条“水里蛟龙”。一位真正的“三栖勇士”诞生了!


亮相APEC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何祥美亮相的时刻到了。


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数国领导人齐聚上海,安保问题成为整个会议的重中之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某部奉命抽调素质最好的6名狙击手参与安保工作,并按狙击成绩,将其依次编为1号至6号。


严格的考核开始了。参考人员要在不少于300米的不确定距离上,只用一枚子弹射中人体部位靶上的某个人体部位。每个参考人只有一次机会,成绩评定以弹着点与指定部位的距离大小来决定。


轮到何祥美时,考官要求他射击部位靶的左膝盖一个直径为5厘米的圆。


何祥美深吸一口气,据枪,瞄准,击发,一气呵成。几秒钟后,对讲机里传来报靶人员的测量结果:命中左膝盖,距中心距离3毫米,几乎完全贴合靶心。在这次残酷的淘汰赛中,何祥美以第一名的成绩当仁不让地成为1号狙击手。


很快,何祥美和他的战友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一路上,何祥美始终提着装有狙击步枪的枪箱,睡觉时都把枪箱放在身边,用一条绳子的一端绑住枪箱的提把,另一端栓在自己的手腕上。同行的战友都觉得他有点儿小题大做,但爱枪如命的何祥美此时可“决不允许别人乱动我的枪”。


狙击分队抵达上海当天,何祥美忽然向带队的副部队长张建军提出:对执行任务的6支狙击步枪进行重新校验。


这可是个不小的难题。此前,上海警方已经出台规定,截至峰会结束,上海市区域内任何单位及驻军都不许射击。


警方拒绝了何祥美的建议。而战友们也不理解,部队出发前,6支狙击步枪刚刚校验过,完全没有重新校枪的必要。


“部队驻地和上海的环境有差别,温度和气压都不一样,射击精度很难保证,如果一旦有任务,后果不堪设想。”何祥美寸步不让,“必须校枪!就是请示公安部也得校枪!枪不准,执行任务出问题谁负责!”


当天,一纸请示报告直接飞进了北京公安部。很快,公安部批示:“允许校枪。”


校枪结果令所有人心惊肉跳!在部队驻地射中靶心的6支狙击步枪,在上海弹着点全部偏低。在场的人无不翘起大拇指称赞:“何祥美,真了不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狙击手使用88式狙击步枪瞄准

外部环境对于射击精度有很大的影响。风、雨、阳光、气温、气压、距离等稍有变化,便要对瞄准点进行调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双人狙击小组使用85式狙击步枪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狙击手,必须经过严格的大强度训练;要成为狙击手中的王者,就要强迫自己去忍受炼狱一样的生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狙击分队进行战术布置

狙击手历来都是世界各国军队重点培养的对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身着伪装服的我军狙击手

狙击手使用的枪械和作战服都是特制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军目前一般都采用双人狙击小组

身着伪装服的我军双人狙击小组正在搜索目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好的吉利服可最大限度避免狙击手被发现

狙击手伪装服也称吉利服,一件好的吉利服能借助很好的伪装避免被其他人和动物的发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特种部队双人狙击小组

国产狙击步枪目前分小口径、中口径、大口径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