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革命党人前仆后继,推翻了腐烂不堪的满清王朝,宣开了民国新纪元。然而国家政权仍被众多投机分子所把持,国家内部权力的整合困难重重,在地方势力各怀心私利严重缺乏互信和别有用心国内外"黑手"的推动下,1916年军阀割据混战拉开帷幕,民生更加凋敝,老百姓在战火中哀嚎,流离失所。为统一全国而进行的两次北伐以及国民党挑起的内斗纷争,更耗空了国力和人民精力,不仅使国家浪费了利用一次大战中的中立立场,大力发展工商业大发战争财增强国力以及混水摸鱼的机会,更被一直喑中研究中国弱点的日本窥觑到时机,明里喑里不断蚕食中国的领土掠夺中国丰富的自然资源,大半个中国陷入战火,


方觉自问,即使是生活在偏远山区的地主家庭,也根本不可能在这一波波无休止的残酷战争中安安稳稳地存活。


现代观念和并不成功的总经理经历让方觉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才的重要性。没有人不行,没有自己人更不行。尤其是当你想干出一番大事的时候,没有自己的人才班底是不行的。


而方觉明白要在这个战争不断的世界存活下去,自己必须有足够的自卫能力,靠当时的政府是不行地。幸好降生在一个应该是很有钱的人家,如果自、抓住机会,靠自己的头脑,未必不能在乱世生存下去。毕竟有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的一点历史知识嘛。方觉一直在寻找机会。


可是,莫名其妙回到清末民初,又郁闷的度过婴儿时期,让一直被当成宝贝一样呵护在高墙之内,天天面对一帮紧随左右呈惶呈恐的丫环和家丁,方觉根本没机会去做点什么,只有苦恼地等待着战火的逼近。


幸好自己终于创造了一个机会出来看一看,即使是如此危险。方觉格外珍惜这个机会,尤其是先后见到林大爷和林白这些伙伴以及张彪以后,方觉觉得苦没白受,老天注定是公平的,给他送来这么多潜在的人才。


当然,说送也不是白送,怎么说服张彪是眼下最大的一个难题。


张彪事实上已经和天龙山寨决裂了,问题是他奶奶还在山寨里,张彪是个极孝顺的人,不救出奶奶,他是绝不会跟山寨对着干的,从他老老实实被押回山寨就知道,本来以他高强的身手,逃之夭夭是毫无问题的。


正当方觉为如何说服张彪跟他们一起对付天龙山寨而大伤脑筋的时候,一直蹲在屋角的张彪突然站起来,盯着方觉说:"你放了我,我愿意跟着你干,唯一的条件是别让我写悔过书!"


方觉大喜,心里美滋滋地,心想"难道我有传说中的王者之气?大小通杀吗"。方觉刚想说点什么,林大爷突然把他一把扯到屋外,林白满脸不乐意也跟了出来。


林大爷严肃地说:"小天,张彪可是天龙山的头目,你信得过?一定要想好了!"


林白紧皱双眉:"小弟,他武功高强,就这么放了他,我总觉得不踏实,我们这几个人捆一块也不是他的对手,万一..."


方觉歪歪脑袋想了想,摆摆小手:"没问题的,我心里有数,把他放了吧。"


张彪的加入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胖头目姚大发、"瘦猴"李天宝几个精神大振,纷纷表示服从方觉的领导。方觉也借机向他们表示回去后都可以做他的护卫家丁,待遇从优。也许是看到不久的将来自己也能享受到方家的家丁的好福利、好待遇,姚大发几个显得格外听话和殷勤。


方觉把林大爷、林白、刘武、张彪、姚大发召集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张彪建议走行路坑村_左拔圩_黄龙镇路线,绕过土匪重点把守的漂塘镇。他介绍了左拔圩土匪驻守情况。左拔圩土匪由天龙山寨五当家带队,匪兵五十几个人。这个五当家是个粗人,从他把守的地方过,借助张彪、姚大发匪兵的身份,很容易蒙混过关。只要过了左拔圩,就是通往黄龙镇的官道,问题就不大了。


张彪又想了想说:"从左拔圩到黄龙镇虽然不经过任何村子,但路途太长难保会发生什么意外。最保险的是秘密潜入左拔圩,找人传信到黄龙镇方觉家,由方觉家派人到左拔圩接人护送回来,这是最安全的办法。而在左拔圩正好有方觉家开的一家商铺,是最值得信任的传话人!


方觉看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就决定试一试。


此时张彪突然又提出,要一个人先回一趟天龙山寨接奶奶,然后到左拔圩与方觉他们会合。


方觉到是很爽快地同意了,弄得事后林大爷一直埋怨他用人之际不该放人走。方觉听了微笑不已并不说话。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他奶奶还在山寨,怎么能让张彪归心呢?即使张彪不提,他也要想法子把张彪奶奶弄出来的!


当天晚上张彪就走了,此时的方觉并不知道,张彪走的火急火燎,只因为他心中有一个惊人的秘密,如果现在不走,恐怕一切都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