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梦游记 都督梦游记 [我的第一份工作]话务员

du3597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size][/URL] 1989年3月,刚刚17岁的我,踏上了开往牡丹江的列车,整节车厢里坐着的,都是和我一样的毛头小子,一群穿着橄榄绿军装的年轻人。绿色的军装上面什么标志也没有,因为我们是刚刚入伍的新兵。 当风驰电掣的列车徐徐减速终于停靠在牡丹江火车站台的时候,我们鱼贯下车,又转乘汽车到了牡丹江北郊的训练大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


1989年3月,刚刚17岁的我,踏上了开往牡丹江的列车,整节车厢里坐着的,都是和我一样的毛头小子,一群穿着橄榄绿军装的年轻人。绿色的军装上面什么标志也没有,因为我们是刚刚入伍的新兵。

当风驰电掣的列车徐徐减速终于停靠在牡丹江火车站台的时候,我们鱼贯下车,又转乘汽车到了牡丹江北郊的训练大队,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磨练意志脱胎换骨的生活。这和我第一份工作有什么关联吗?我也不知道保家卫国、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履行一个军人的义务算不算是工作,但我知道,这肯定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工作经历。

1989年7月,训练结束了,我也光荣地成为真正的一名森警战士,分配到大队以后,大队给我安排了我入伍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电台话务员。

对于通讯工作我是一窍不通,只不过看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拿着话筒喊着“向我开炮”的英雄形象,算是对电台有个印象,其余的就一无所知了。领导安排我先到支队学习,所以,我又打好行李前往支队通讯股报到。

来到支队机关,看到的都是肩膀上扛着硬牌牌的军官,就是当兵的,也都是下士警衔以上,只有我一个佩带着列兵警衔的小新兵,在忐忑地问着通讯股的办公室。当我来到通讯股门外的时候,一声报告,那是我请求进入的口号,“进来”屋里传来同意进入的信息。小心地推开门,说明是被大队指派,前来学习无线电台的话务员工作的,“哦,知道了”说话的人是我的师傅,支队电台总值班员,一个入伍三年的老兵,擅长无线电修理。随后,我开始和师傅学习通讯操作和规章制度,其实很简单,不用我学习维修,只是学习操作,调频、架设、充电、如何传送通话;了解支队通讯频率、通信人员工作守则、通讯密码等等就可以了。一个星期以后,我就算学成毕业了,要回大队独立开展工作了。

背着支队拨发的单边带电台,我赶回了大队,简单向领导汇报了学习情况,就开始架设电台。我们使用的天线是44米双极天线,横向两边展开22米,向下22米,我爬上楼顶,将横向剖面对着支队的方向固定好,将向下的天线甩到屋内,我单独的一个办公兼寝室的房间,接到电台的天线座上,调到支队的工作频率,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和支队的第一次联络,此时的心情多少有点紧张,不知道自己架设的天线角度何不合理,能不能保证通话质量,可是关系到通信畅通的大事情。

到了联络的时间,我开始呼叫支队电台:“111,144呼叫”电台那边传来清晰的声音:“144,111收到,你的信号很好”“144,记住联络时间,准时开机联络”“144明白,144明白”我回答道。联络时间我们是一天8个时段,从早晨8点开始,9点、10点11点各四个时间段,下午13点、14点、15点、16点四个时间段需要我们到点开机联络,其余时间到没什么事情,不过也不敢走多远,要时刻关注着时间,到现在我的时间观念还是那样强,这也许是第一份工作带给我最直接的影响吧。

时间久了,难免感觉枯燥,我就开始摆弄起电台来,不断地调频,呵,发现电台可以接收到广播,于是和支队联系完以后,我就调到广播电台,收听广播来打发看守电台的寂寞时光。

当然我们也不是永远都固定时间联络的,如果发生大的森林火灾,我们就要进入战备状态,电台是24小时开机的,这时候是最遭罪的时候,由于大队就一个话务员,只好一个人日夜守护着电台,睡觉是半点也不敢的,贻误战机那还了得?!记得1991年5月吧,伊春友好林业局奋斗林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我们支队奉命战备,一时间电台里呼叫声不断,时常总队的电台还来支队的频率询问准备情况,支队也不断向大队下达命令,大队都已经实施了一级战备,可是开赴火场的命令确迟迟不下达,我已经坚持了一宿一天了,上眼皮开始和下眼皮打架,外面的天色又暗了下来,看来又要等待一晚了,因为电台里也寂静了不少,偶尔,支队电台会点一下名,查查岗。我坐一会就要起来走一圈,因为坐久了,我怕我忽然睡过去,这样反复地起来、坐下,快到晚上9思安的时候,电台里突然热闹起来,支队命令各大队向支队集结,开赴火场,一下子睡意全消,接到命令后我飞身跑到队长那,报告情况,紧接着,大队紧急集合,开赴火场,我这个负责通讯联络的,自然收拾电台一同前往。

坐在汽车的车厢里,我终于可以睡上一觉了!不管山路崎岖,任由汽车颠簸,我很快就睡着了。奔赴火场的路上,我们用了二宿一天,到了火场,我的任务就是架设电台,保证通信畅通,利用营地的树木很快就架设完毕,马上和支队联系,通讯畅通信号清晰,支队在电台里让我着支队派出的电台人员,原来,他们的电台架设的不理想,信号嘈杂听不清,我又跑到支队作战司令部,帮他们架设好电台,回到岗位看是火场上的通讯工作。

1991年11月,我退伍回家了,告别了部队,告别了电台,开始了新的工作,但在我的记忆里,当兵成为一名话务员永远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经历,是那么的难忘,在我的生命里烙上不可磨灭的印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