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方周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把老杨带他们来的这个无名小山寨作为神剑突击队的临时驻地。这里四面环山处于原始森林的边缘,地形复杂地势险要,进可攻退可守。更为重要的是处于金三角地区的中部位置上,距离南部的三国交界处和北边的老城地区都在两百公里以内,快速出击一天内可以到达金三角的任何角落。

在我们九个人到达小山寨的时候,童明和老杨他们几个人已经在森林边搭建好了两栋吊脚楼。童明告诉我们山寨里的老百姓都争先恐后地来帮忙,我奇怪童明他们到这里的时间不长,怎么会有这么好的鱼水之情?童明笑着告诉我,方周离开后,他和老杨给这里的十几户村民每家都买了足够他们吃一年的大米。

我不由得想起了管仲说过的一句话,倉禀实而知礼节,哪里的老百姓都是一样的。我想完全可以把这里作为一个实验点,让山民们放弃罂粟的种植而改种其它农作物,验证方周的计划是否可行。

山寨的村民对我们的到来非常欢迎,看来童明他们的前期工作搞得不错,老杨他们几个人对我们的行为也是大为赞赏,对山民都这么好,对他们肯定错不了。

方周安排两名队员开始培训跟随老杨来的六名果敢兵,同时把他们换下来的枪支送给山寨里的村民,寨子的男人都是猎人,平常没事的时候就到森林打猎补贴家用,我们又送给他们一些子弹,一下子拉近了与我们的关系。坚实的群众基础是站稳脚跟的关键,我军的优良传统到什么地方都能发挥大的作用,不长时间我们的根据地就搞的象模象样了。

可能要在这里长期驻扎,方周与我商量着对山寨的防御安全作了布置,因为我们只有十个人,所以就把山民组织起来成立了自卫队,由老杨任队长,负责管理他们,并且每个人每月发给他们二百元钱,这对山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金三角的士兵每月只有三十斤大米,一年发两身军装,其它什么都没有了,许多孩子就是为了有口饭吃而当兵。

山民们的热情和自觉性都很高,站岗放哨把小山寨守卫的非常严密。

根据地的工作搞得差不多了,方周把我、老杨和童明叫到一起,商量着让我们去趟曼德勒,我们还没有交通工具,这对下一步开展的行动很不利,方周打算让我们去买两辆越野车。

在金三角最常见的越野车是三菱帕杰罗,这种车也很适宜当地的道路,所以我们决定买这种车,使用起来也不显眼,行驶在路上不被人注意。同时方周让我们再购买一批特殊的武器装备,包括大口径的狙击枪、速射机枪、榴弹发射器等,这些武器装备在以后的战斗中会发挥重要作用。

安排完买车的事情方周又问老杨,“杨大哥,在莫弄山寨的时候高坎的大儿子曾带我们去过一个毒品生产厂,不过那里只是生产黄砒,据高源渠讲他们制造海洛因的工厂在一个山洞里,你知道那里的情况吗?”

老杨笑着说:“不是什么山洞,而是在一条很隐密的山沟内,他们只是把生产出来的四号藏匿在山洞里。我曾经参加过两次货物的护送,到过那里。”

“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我笑着问方周。

童明一听方周的话立即站起来,忍不住骂道,“与公与私都不能放过这个老小子,操他姥姥,想起在水牢里受的折磨恨得老子牙根都痒痒,先端了他的毒窝。”

“我想先去侦察一下,具体情况等你们回来后再作打算。”方周看着我们平静地说,实话说他最能理解猴子的心情。

“让岩文带你去吧,这小子对那一带也挺熟悉,人也机灵,而且翻山越岭也是把好手。”老杨想了一下说,他推荐的岩文是跟随他一起来的一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年轻力壮,把方周和童明从地牢里提上来的就是他。

“好吧,你们快去准备一下马上出发,杨大哥帮我把岩文叫来,我再向他了解些情况。”

我们三个随后去做简单的准备,我又把周慈铭叫上一起去,这家伙是机械方面的专家,有故障的车辆他一听就知道毛病出在什么地方,买车当然不能少了他。另外他对枪械也很有研究,对世界各国生产的各种枪械了如指掌,任何一种枪支不论有没有使用过,到他手里都能拆卸自如。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四个人就出发了,先步行五十多公里到达一个叫孟崀的坝子,在这里租了一辆三菱越野车去曼德勒,开车的司机是个很热情开朗的中年人,一路上不停地与我们交谈。

我坐在副驾驶位上,司机笑着对我说:“几位老板是从中国过来的吧?”

“师傅怎么能看出来我们是从中国过来的?”我好奇地问。

“我猜测的,租我的车的客人大多是从中国过来的商人,他们去曼德勒购买玉石,我听说你们中国市场的玉石有八成是从曼德勒运过去的。”司机边开车边兴致勃勃地说着话。

“不过我们不是去买玉石,而是去买车的,就买象你这样的三菱越野车。”

听说我们是去买车,司机马上热情地就向我们推荐二手车,“如果你们买车是为了自己使用,我建议你们先到二手车市场看看。在这里八成新的二手车非常合算,而且什么样的车型都有,都是从生产国直接过来的,价格绝对便宜,能省不少钱。”

“这里的二手车的车况如何?”周慈铭在后排插了一句。

“质量绝对有保证,我这辆车就是买的二手车,一直没有问题,我先带你们到旧车市场看看,你们就知道了。”司机肯定地说。

听司机如此说,我们决定先去看看,到曼德勒后就直接去了卖二手车的地方。到那里一看,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车辆的状况都非常好,价格低的让我们不敢相信,甚至不到国内同类车型的一半,我们当即决定买两辆二手越野车。

在路上的时候司机就告诉我们,这里的生意人很注重诚信,所以对购买的车辆尽管放心。

周慈铭发动起来我们看中的一辆三菱越野,听了一下发动机,随后开出去试了试车,回来朝我竖起拇指,高兴地说:“很棒,跟新车没有区别,而且还省去了磨合期。”

用不到二十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到了价值五十万的越野车,大家心里都很高兴。我们多给了司机五百元租车费,算是对他的谢意,没想到送我们来的司机坚决不要,他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做什么,所以不能多收车费,如果拿了不属于自己的钱会让他不安。司机的纯朴让我们很感动。

告别了出租车司机,我们驾驶着刚买的两辆三菱越野车找了一家酒店住下,因为时间已晚,准备第二天再去购买一部分武器装备。

第二天上午,在酒店老板的指点下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专门卖枪支的一条商业街。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上竟然集中了几十家武器商店。

窄窄的店铺里墙壁上挂满个各式各样的长短武器,令我们几个大开眼界。在一家不大的门头里,我们向店主提出看特殊的家伙,店主领着我们来到店铺后面,穿过长长的走廊,走进了一间百十平方米的武器库里,里面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挂在墙上的,立在枪架上的,还有摆放在枪柜里的,各式各样的枪支琳琅满目,简直是象一个小型的军火展,有些型号的枪支我都是第一见到。

我走到一排陈列手枪的枪柜前,只见各国制造的各种型号的知名手枪应有尽有,美国的柯尔特M1911、意大利的佰莱塔、奥地利格洛克还有中国的54式等等。

我忽然发现枪柜的一角竟然摆放着一只铁道游击队里人手一把的二十响。记得小时候看图画书的时候,最喜欢看的就是手里端着二十响的游击队员,那时候做梦都想摸一下它,在我的意识中二十响就是真正的枪王。

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拿起了这只崭新的泛着蓝光的二十响,端在手里沉甸甸,打开快慢机,抬手瞄了一下,这家伙的威力不低于现在用的微型冲锋枪。

店老板真是个精明的人,见我喜欢马上凑上来笑着说:“这玩艺现在没人要了,先生如果喜欢只管拿去好了,我送给先生就当是见面礼。”

我笑了笑把枪又放回远处,开玩笑地对老板说:“等以后我开枪械博物馆的时候再来取吧。”

再看周慈铭和童明他们,也都流露出贪婪的眼色,都是些视枪如命的人,冷不防看到这么多漂亮的家伙没有不动心。

周慈铭抄起一只柯尔特突击步枪,迅速检查了一下,轻声对我说:“绝对是正宗货。”任何一种枪械他只要拿在手里一掂就知道是正宗的还是仿制品。

在西亚的一些偏僻的山村中,村民们利用手工操作,能够仿造出世界上任何型号的枪支,而且到达以假乱真的地步,有些价格低廉的枪支就是从那些地方出来的。

童明拿出我们需要购买的清单递给老板,他看了一下,肯定地说:“你们要的东西有几样现在没有,三天时间,三天我就能全部搞到。”

“我们要的全部是正宗货,你有把握搞到吗?”我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句。

“没问题,你们都是行家,正宗货与仿制品是不一个价格的,出现问题我一分钱都不收全部送给你们。”店主十分肯定地说。

虽然来到这里时间不长,我发现当地人都很讲究诚信,不象国内一些商家使用不当手段来欺骗顾客,很放心对他说:“好吧,你马上按照清单组织货源,三天后我们准时来取。”

“没问题,三天内一定给您准备好。”店主爽快地说。

担心店主不放心,我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放五万元的定金在这里。”这在我们来想应该说是惯例,无论订购什么东西都要先支付一定数额的订金。

没想到店主微笑着摆摆手,“不用,我们从来没有收取过什么订金。您什么时间来取货带钱就可以,如果带的钱不够以后再来给我们送也可行。”

我真的替老板这种经营方式感到担忧,这要是国内的有些地方,恐怕有多少钱也不够赔的。从老板坦然的态度能看出,他肯定没有遇到恶意欺诈的人。

三天后我们到这里来拿到了老板为我们准备好的全部武器装备,临别时老板执意要把那只二十响送给我,我强忍住内心巨大的诱惑拒绝了。实话说它是我儿时的梦想,正是对枪的渴望促使我参军入伍,参军后我使用过了各种枪支,没有一种枪能象二十响那样对我产生难以忘怀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