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被商场4大汉拷打6小时致胎死腹中事件回放

开天雷 收藏 0 137
导读: 核心提示] 8月13日晚7点,孕妇罗水秀踏进深圳东方红百货商场的那一刹那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6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让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腹中孕育了5个月的胎儿由此再也没能来到这个世界。   仅仅因为拿起了一瓶洗发水又放下了,便被怀疑是小偷,为了迫使她承认曾经偷窃过商场里更多的商品,商场老板和员工使用了电线抽、针刺,盐泼等骇人听闻的手段对她进行了拷打。   目前,打人凶手大部分已经缉拿归案,然而罗水秀却仍然躺在医院里,每每听到隔壁病房传来的孩子的喧闹声,罗水秀说她的心“就像是在被刀尖剜一样


核心提示] 8月13日晚7点,孕妇罗水秀踏进深圳东方红百货商场的那一刹那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6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让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腹中孕育了5个月的胎儿由此再也没能来到这个世界。

仅仅因为拿起了一瓶洗发水又放下了,便被怀疑是小偷,为了迫使她承认曾经偷窃过商场里更多的商品,商场老板和员工使用了电线抽、针刺,盐泼等骇人听闻的手段对她进行了拷打。

目前,打人凶手大部分已经缉拿归案,然而罗水秀却仍然躺在医院里,每每听到隔壁病房传来的孩子的喧闹声,罗水秀说她的心“就像是在被刀尖剜一样”。

怀孕5个月的孕妇被毒打至病危

“我快死了!”罗水秀半睁着眼睛,嘴里吐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吓得一旁的丈夫钟如华紧紧抓住了她的双手。

病床上的罗水秀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她的嘴唇红肿,额头和下巴布满了鲜红的抓痕,胸部一片猩红的血迹,整个背部因为瘀血过多已经发黑,两个臂膀和大腿上的青瘀及烟头烫过的痕迹像是雪地上的一个个黑点,没办法看到完整的皮肤。虽然此时她刚刚脱离生命危险,但时不时仍会痛苦地呻吟一声。

罗水秀今年21岁,丈夫钟如华大她3岁,两人都是广东廉江吉水镇人,两家相距不到五里地。今年正月,只谈了一个月恋爱的他们就结了婚。病床上躺久了,罗水秀的身子时不时感到发麻,每当这个时候钟如华都会一声不吭地把罗水秀的手、脚轻轻地放在自己的掌心,然后像是捧着一团棉花似的一下一下轻轻地为她按摩,直到罗水秀紧皱的眉头舒展开。

结婚后不久,罗水秀就有了身孕。钟如华说,在外面漂泊了这么多年,心里最想要的还是有一个家,“孩子生下来这个家就完整了。”

今年5月,钟如华在大哥钟如富的引荐下,在深圳松岗沙浦围创业工业区工地上找到了一份给厂房外体贴瓷砖的工作。不久,钟如华在工地上给水秀找了份做饭的空缺。钟如华说他当时都想好了,利用水秀生产前的这段时间他们好好挣钱,等孩子生下来一定不要再让他过苦日子。钟如华说,那段日子只要一想到快做爸爸妈妈了,他和水秀都会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暗地里他们偷偷开始琢磨孩子的名字了。

然而,钟如华和罗水秀的梦在8月13日晚上被彻底打破。

祸起一瓶28元的洗发水

8月13日晚上7时多,刚下工的钟如华和水秀从工地附近坐上了去沙浦围社区东方红百货商场的免费班车,钟如华在那里看中了一瓶标价28元的洗发水,在与隔壁超市反复比较之后,为了能剩下几块钱,水秀和钟如华第二次来到了东方红百货商场。

在走到东方红百货商场门口时,钟如华被商场门口摆放的电视机里的画面吸引住了,于是他作出了一个让他终生后悔的决定:水秀进商场买洗发水,他留下看电视等她。

罗水秀进了商场走到洗发水货架前,拿起了先前挑过的那瓶28元钱的洗发水,向收银台走去。就在快走到时,犹豫再三的罗水秀还是觉得28元钱对于他们来说太贵了,于是折回头将手中的洗发水放到了货架上。

“在出门的时候,一个女的突然指着我说了一句:‘就是她’。”那个女人的话音没落,突然冲出来一名男子,一把抓住罗水秀的头发,拖着她向旁边的通道走去。“我当时都吓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男一边往楼上拖我一边骂我是小偷。”

就这样,罗水秀被这名男子强行拉至商场3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一场长达6小时的暴行开始了。

为逼供,4名大汉施暴6小时

被拖进办公室后,罗水秀发现里面还有3名男子。4个男人不容分说,对着罗水秀一阵脚踢。4个男人踢完之后,强令罗水秀跪在地上。其中一个被其他男子称作“老板”的40多岁男人开始对罗水秀训话:“昨天晚上有4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偷了商场40多瓶洗发水,你就是其中一个,你承不承认?”“老板”说完拿出了纸和笔,要罗水秀把和同伙当时一起行窃的过程写下来。

罗水秀号啕大哭,说他们认错人了。

见罗水秀不老实,4人中一人找来了一根电线,开始用力抽打罗水秀的脊背和脸部。罗水秀在地上翻滚着,哭喊着,但这4个人根本不听。

为了让罗水秀招供,3人将罗水秀头朝下死命按住,那名“老板”还从楼下拿来了一包针。“真的不是我啊,我只是来买瓶洗发水,你们认错人了!”此时的罗水秀已经浑身是血。

“老板”见罗水秀还是不承认,便拉过她的右手食指,硬生生把针头扎进了指甲缝里。“十指连心啊!” 钻心的疼痛让罗水秀发了狂似地号叫着。罗水秀的叫声惹怒了屋里的男人,他们轮番抽她耳光,并且用脚踢她的头,罗水秀当即昏死过去。

为了让罗水秀苏醒,有人用点着的香烟烫她。记者数了数单是她的右臂上就有七八个烟头烫伤留下的痕迹。

苏醒后的罗水秀继续接受严刑拷打。有人将一袋盐泼向了罗水秀的身体,“那种痛就像是千万只蚂蚁钻进了骨头里”。

“有个人连续朝我的肚子踢了两脚,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后我吓坏了。我用手一摸肚子,感觉里面开始发硬。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孩子出事了!我哭着向他们说,我已经怀孕了,有5个月了。”似乎是这句话起了作用,那几个人暂时停止了行动。

“老板”再次递给了罗水秀纸和笔,并且将一张写好内容的纸条放在了她面前:“你就照着这上面抄下来!”罗水秀无奈只好拿起了笔,由于不识字,短短几行字她抄了大约一个小时,抄完之后,罗水秀被迫按上了手印。

凌晨3点左右,为了索要3000元钱赔偿,4名大汉押着罗水秀来到了她丈夫的工地。

7小时后,罗被发现双手反绑扔在露台

“我当时看到血肉模糊的水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进超市时还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此时距离罗水秀进商场已经过去7个小时。

钟如华在东方红百货商场门口看了一个半小时的电视后猛然发现,罗水秀一直没出来!他连忙跑进商场找人但没找着,“我想大概是她找不到我,自己先回工地了。”于是钟如华连忙往工地赶,可是工地上还是找不到罗水秀。“我想她可能是自己找地方看电视去了,也没往坏处想。”

凌晨,押着罗水秀来的4名男子要钟如华带3000元钱到东方红百货商场赎人,然后他们又将罗水秀带回了商场。

钟如华连忙找到了自己的二哥和大哥,3个人很快赶到了商场。在商场楼下,钟如华的二哥钟如贵打电话报了警。

pol.ice赶到时,罗水秀却没了踪迹。这时东方红商场办公室里的人不承认扣押过罗水秀,罗水秀此时到底在哪里?钟如华心急如焚。

钟如华的大哥钟如富跟着民警逐层搜索水秀。“我一边找一边呼唤水秀的名字,一层到六层全都找遍了,再往上就是顶楼露台了,就在这个时候我隐约听见了露台上传来了水秀微弱的回应声。”钟如富迅速冲向顶楼露台,“水秀蹲在那里,露台上满是积水,水秀在水洼里瑟瑟发抖,嘴里还被堵着一块毛巾,双手被电线反绑着。”

毛巾从口中取出的那一刻,水秀放声大哭。

胎死腹中,孕妇病危

水秀被救出后,于8月14日凌晨被送到松岗人民医院接受救治。“她当时的情况十分危险,我们通过B超检查发现她体内的胎儿已经死亡。”松岗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15日下午医院给水秀注射了引产针,16日上午10时胎儿被取了出来。“没敢给她看,怕她受不了。”钟如华说,水秀是第一次怀孕,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

此时水秀的情况十分危急,由于被殴打以及引产导致大规模出血,水秀一直高烧不退,并且有了败血症的迹象,为了慎重起见,16日下午水秀被转院医疗条件较好的宝安区人民医院。“目前她的高烧已经消退,基本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还需要进一步住院观察。”水秀的主管医生对记者说。

处理:嫌疑人落网,主使者为商场老板

就在水秀渐渐脱离生命危险的同时,殴打她的犯罪嫌疑人也大部分落网。经过审讯得知:打人的3名男子分别为东方红百货的老板陈鹏飞、商场防损员刘桂友、黄先云。该3名嫌疑人对非法拘禁并殴打罗水秀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还有另外两名嫌疑人黄某和郑某在逃。

8月19日,记者来到了位于深圳松岗的东方红百货商场。这是一幢6层楼的大厦,其中一到二层为商场。除三楼的一间是商场办公室外,三楼到六楼都是宿舍。

此时,距罗水秀在这里被打已经过去了近一周,商场照常营业,顾客人来人往,似乎不久前这里从未发生过一幕令人发指的惨剧。当记者向商场内的工作人员询问13日夜发生在这里的打人事件时,他们纷纷推说不知道。

阿水伯是商场附近一个小食摊的摊主,他说:“这个商场保安一直很凶的。”

当地街道:检查各大营业场所,清除不合格人员

“我们go-vern-ment的态度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救治受害者。”松岗街道宣传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罗水秀被打后街道负责人迅速赶往医院对她进行了慰问,并送去了慰问品和慰问金。“商场老板和员工对一个孕妇大打出手,导致胎死腹中,这种事情太恶劣了!这件事情发生在我们街道教训是惨痛的!我们将在全街道范围内对各大营业场所进行排查,不合格人员一律清除出去!”

钟如华说,他不想再在城市里打工了,等水秀的伤好以后就带她回廉江老家。“就因为一瓶洗发水,一个好人平白无故受到这么大伤害,这里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 晨报特派记者 于任飞 深圳摄影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