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农怒指奶贩三鹿勾结作案

业内人士均认为,所谓奶牛吃了含三聚氰胺饲料而造成污染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因為奶牛這樣要麼是不消化而在體內累積,傷害其自身;要麼是被排泄出來,不可能以原封不動的化學形式進入鮮牛奶。

石家莊某縣奶農馬老漢接受記者的採訪時說,給自己的奶牛餵摻入三聚氰胺飼料,就等於是餵毒藥,對奶農有百害無一利,「假如奶牛吃了含三聚氰胺的飼料死了怎麼辦?」他說,一頭奶牛價值一萬元,一天出奶20公斤,「比自己親兒子都寶貝」。

奶農接觸不到鮮奶奶农接触不到鲜奶 。三鹿集團在各奶源地建有很多奶源中轉站,主要負責將奶廳及散戶的牛奶收集起來,送往企業的加工車間。 奶站建設在三鹿集團存在不同的模式,一種是奶農自籌資金建設,另一種是與三鹿合資建設,第三種是三鹿自己建站,不論那一種方式,都要經過三鹿驗收,收奶都要經過三鹿工作人員把質量關。

在這樣的小區內,都建有奶廳,也就是集中擠奶的設施,奶農只是將奶牛定時趕到奶廳,擠奶由奶廳工作人員完成,並直接進入奶灌車。 在這個環節中奶農只需要看到自己產了多少奶,一個月後來結算即可。 這樣的流程奶農沒有造假的任何機會。

馬老漢是「擠奶廳模式」供奶的奶農之一。马老汉是「挤奶厅模式」供奶的奶农之一。 他和同村17戶奶農各自散養奶牛,一同到擠奶廳統一採奶。他說,擠奶時,除了給奶牛擠掉三把「細菌奶」後,剩下工序全部由機械化完成,鮮奶在真空的容器中抽取、流動、存儲,「奶農根本接觸不到鮮奶,怎麼摻假?」

馬老漢自己的一周歲孫子和五歲孫女都是喝三鹿嬰幼兒奶粉長大的,他氣憤地說,三鹿整個「問題奶粉事件」就是奶販和三鹿驗收,收奶人員勾結作案的結果。 三鹿不應將屎盆子扣在奶農身上。

檢驗不難發現痕跡检验不难发现痕迹

專家意見也間接佐證了奶農的說法。专家意见也间接佐证了奶农的说法。 據業內技術人士表示,三聚氰胺在奶站加到原奶中有相當大的局限。 三聚氰胺是微溶性的,常溫下溶解度為100毫升水只可以溶解0.31克三聚氰胺,含氮0.2克,推算只可冒充1.27克蛋白質。 據分析,要想讓加入三聚氰胺後的鮮牛奶營養比協調,一般還需再向鮮奶中加水和脂肪。 但一般的脂肪產品很難加入,必須加專業勻質脂肪。此類手法非一般奶農所能掌握。 以目前技術手段,一旦加入三聚氰胺,必然引起鮮奶營養比不正常,不難檢測出來。 三鹿集團為何毫無察覺?

專家還指出,如果是在奶粉製造過程中加入三聚氰胺,這就不受溶解度限制了,想加多少都可以。 不過,三鹿集團副董事長張振嶺面對本報記者採訪時堅稱:「三鹿集團內部摻假是決不可能的事。」記者請問其根據,張振嶺只說:「我們是大企業。」

本文内容于 2008-9-20 8:39:58 被aft10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