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刃 第一章 军事秘密 第一章 军事秘密

zhulongzhe 收藏 20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8/[/size][/URL] 西南。某城市郊外,军事基地的飞机场上,闪烁的灯光将夜色掩盖的跑道清晰的画在地面上。一架巨大的运输机尖啸着从天而降,巨大的冲击力碾压到跑道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掀起的阵风,将跑道旁边的尘沙和断草吹起,在明灭的灯光里,忽隐忽现。 停稳的飞机下腹慢慢打开,一辆全副武装的铁甲车缓缓的开出来,巨大的飞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8/


西南。某城市郊外,军事基地的飞机场上,闪烁的灯光将夜色掩盖的跑道清晰的画在地面上。一架巨大的运输机尖啸着从天而降,巨大的冲击力碾压到跑道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掀起的阵风,将跑道旁边的尘沙和断草吹起,在明灭的灯光里,忽隐忽现。

停稳的飞机下腹慢慢打开,一辆全副武装的铁甲车缓缓的开出来,巨大的飞机,竟然只有这一辆铁甲车,飞机的跑道两边,闪烁着灯光的军车开来了十几辆,上面是全副武装的军人,应该是驻守军派来的警卫部队。

在十几辆军车的保护下,铁甲车飞快地驶出了基地大门。



基地旁的某山上,红外线望远镜后的一双眼睛跟着远去的铁甲车部队,“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神剑之光’?通知行动组,准备收鱼。”

西南,某城市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沉浸在各自的行程打算中,忽然,一阵尖鸣的警笛声打破了整个火车站的井然有序,从车上下来的不是警察,而是一队队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迅速而有礼貌的将所有的人清理出火车站,连站上的值班人员都被要求马上离开。9:00整,一列军列缓缓到达火车站,一个手里提着密码箱的年轻人神色严肃地走了出来,迎候在火车站的一个团长马上打开身后的铁甲车的门,恭敬地请那人上车,然后亲自将车门封好,所有人全部上车,开始向城外驶去。

整个的一列军列,竟然就是为了这一个人?!

火车站恢复了平静,但是有多少人心头充满了疑惑?

在火车站的旁边的一座高楼之上,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整个过程,良久才说:“这个才是真的‘神剑之光’?”


西南,龙溪镇,座落在群山环抱之中,树木郁郁葱葱,将长长地整个的通往龙溪镇的平坦柏油马路遮掩的严严实实,在空中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情形。一辆很普通的北京吉普车极速地行驶在这条神秘的马路上。说是通往龙溪镇,那么龙溪镇在地图上或者在人们的口中,却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地方,那是一个全军事的禁地。

在吉普车的前面三十米处是一辆红旗轿车,它的后面是三辆红旗。

通过无线电,鸿章鸣,这个被层层遴选出来执行这次特殊任务的临时长官,发出了一声轻微的警告,示意前后车辆靠拢,没有发现目标,只是多年的经验,使他有了超乎常人的直觉,那是一阵压抑地窒息地感觉,应该是对方的狙击手在瞄准着自己,或者是其他的高手出现的警兆。

前方十米拐弯了。车速微微一慢,当的一声,一颗G3SG1狙击步枪的子弹很准确地击打在司机左边的玻璃窗上,但是仅仅是在那块玻璃上留下了一点点的白印。

绝对防弹。

“头,你九点方向。”喉脉里传来狙击手小王的清脆声音,“操,不是一个!快,头。离开这里!他们要进攻了!”

果然,借着山势,竟然滚落下来几个巨大的石头,跌落在马路中间,跟着就有木头从林子间飞出,撞在石头上,将整个路面堵地严严实实。

鸿章鸣不由得伸手摸摸腿边的密码箱,临行前李上将的话犹在耳边:“万不得已,启动红色按钮。这可是我们几代人的心愿啊!”

为了此次将秘密武器安全送抵实验场地,总部动用了三套方案,其中寄予希望最大的就是他们——精选出来的特种兵小队。

敌人的AK-74U突击步枪和MP5A3疯狂地吐出火舌芯子,子弹像下雨一样打在鸿章鸣的车子上,像在抛弃在冰雹里的铁皮桶,叮当作响。

在进攻的敌人后面,竟然有人拿出一支40mm火箭筒,对着鸿章鸣的坐车打了过来。要是被火箭筒直接命中的话,就算是绝对防弹车,恐怕也要连人带车报废掉。司机猛然一踩油门,车子向前一窜,火箭弹带着长长的火焰尾巴从车子后面窜了过去,在不到30米的岩石上爆炸,引发的岩石碎片像子弹一样反弹过来,刚刚下车的特种兵们立刻缩回了车子。

“小王,干掉他!”鸿章鸣在单兵战术电台里吼叫一声,“所有人下车,坚守待援。”

“收到。”小王清晰地声音传来,他在前面车子上,车门一开,一个前滚翻冲出车子,将他心爱的SVD狙击步枪上架设在车头上,狙击步枪上的八倍瞄准镜里,很清晰地看到敌人狰狞的面孔,正要再次地扣动扳机。小王脸上浮过一丝微笑,将肺里残余的空气吐出,扣动了扳机,几乎同时,他的身边,战友们的95式无托步枪和微冲跟着就开火了。肩上扛着火箭筒的敌人,仰面到地,手不由得抖动,扣动了扳机,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向天空直射出去,喷出的火焰,将那人的尸体一下子点燃,空气里弥散着浓浓的肉香,是烤焦了的肉香。

小王的瞄准镜里,敌人的首脑人物一闪而过,正要追进,猛然,“轰!”一声巨响,跟着就是一阵灼热的气浪扑来,躲在车子后射击的几个人几乎同时被掀翻在地,小王看到后面车子上的几个人也都倒在地上,在鸿章鸣的吉普车子前,有一把六发转轮式35毫米手持榴弹发射枪被甩在地上,应该是后面车子上的火力手老徐干的好事。对面敌人冲锋的密集队形一下子变成了火堆,张牙舞爪地叫着,四处乱跑,身上的火焰拔起很高,攻势立减。

班用机枪轻快地叫起来,是最后的两辆车子开到了鸿章鸣车子的左边,挡在他的车子前面。车上的队员一下车,手里的枪就压制性射击,将敌人压回到路旁的林子里。

鸿章鸣看看局势渐稳,知道再过不到十分钟,支援部队就会赶到。心头一松,不由地随意地扭头一看,惊讶地大叫到:“后面,日本武士!”

就在他的右边,路的右边山林里,冲出来七八个蒙了黑色面巾的人,身子轻快地在地上窜跳着,手里举着长刀,很典型地日本武士手法。

就在他的话刚刚出口之际,几个武士已经高高地跃起,手里黑影一闪,几只黑色燕子镖旋转着射向躲在车子后面闻声转过身来的战士们身上,显然镖上染有剧毒,身着防弹衣的战士们仅仅是被镖伤到了胳膊或是一点点的皮外伤,但是不到一分钟,竟然全部倒地身亡。小王甚至还看了看鸿章鸣的车子,眼睛至死不信,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

与此同时,在鸿章鸣车子左面的特战队员已经调转了枪口,还在空中的几个武士成了他们的靶子,三四个被击落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不能动了。但是仍有几个武士扑上了鸿章鸣的车子,刀过之处将正要射击的几个战士的手臂削断,血狂流如注。战士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敌人的刀就又劈了下来,像是掠过一丝凉风,年青的脸上顿时失去了生命的活力,凝固成一副不舍画面。

鸿章鸣眼看着在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局势竟然发生了翻天巨变,抬手按下了车子前面控制台上的一个绿色按钮,那是电子锁控制中心,整个车子现在就成了一个坚固的汽车堡垒,足可以敌得过敌人任何的可能的攻击和破坏。坚持十分钟应该没有问题吧?

冲过来的敌人,残酷地将地上特战队员们的尸体抛扔到路边,围绕着鸿章鸣的车子前。鸿章鸣看了司机一眼,又看看和自己手腕子拷在一起的密码箱,“这个东西,有可能随我一同消灭,兄弟,你一定要活下去,告诉他们是什么人和我们作对!”

外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弄来一台切割机,白光的外面套着蓝色的氧化焰,正在烧灼着防弹玻璃。用不了5分钟,防弹玻璃就会被烧烤开一个洞,然后,整个的车子防御就全面瓦解。

鸿章鸣对着外面的人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密码箱,示意外面的人停下来,等外面的人后退持枪警戒完毕,他慢慢的打开了车门,手指按压在密码箱的红色按钮上,下到地上,用身子将车门猛地关上,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惨笑,“你们不是要这个东西吗?来,拿去啊!”他将密码箱高高地举起,手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和着密码箱上提手上的金属把柄一起,照亮了他的刚毅的脸上的惨笑。

“卧倒!”不知什么人喊了一声,但是没有人反应过来,密码箱忽然凭空爆炸,巨响将身后的车子高高地抛起,跌落在另一辆车子的后面,围绕着鸿章鸣的所有人,都变成了纸片一样的,在高温之下,迅速地气化消失!鸿章鸣的脚下,坚硬的马路被硬生生地炸出一个方圆十几米的大坑,陪葬他的敌人,和他一样,变成了尘埃,浮荡在空中。

瞬间的灼热,将周围的树木炙烤成炭质,在微风过处,干青的叶子,碎成粉尘,洒在空中。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