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姥姥 [第一军团]

离队老兵 收藏 27 176
导读: [第一军团]

------------------九一八,因那场战争而离乡背井的人

姥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带着我,一直是在我家和舅舅家来回住着,妈妈和舅舅轮流照顾着她老人家,说是让她享享福,安度晚年,那年头总算能吃饱饭,隔几天还能割一斤肉解馋,说是白面馍馍,看起来硬梆梆的,买斤肉也要越肥越好,一盘菜里没几块,就着咸菜,喝着玉米面糊糊,算是不错的了。姥姥经常说现在好,吃的好,喝的好,很满足!姥姥自己还会染布,自己做衣服穿,最难忘的是她那一双缠着的小脚,再热的天也要系着绑腿,穿着厚厚的布袜子,穿着一拃来长的小鞋,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还不让人扶,周围的人都很尊重我姥姥,不只是因为她的年长,主要是姥姥那么的和蔼可亲,在我的记忆力一直是微笑的脸庞,从未发过火,再加上满头的银发,显得很慈祥。 特别是父母发难时,姥姥的怀抱就成了最好的避难所,为此姥姥成了我儿时的一段美好记忆。


渐渐的我长大了,懂得一些事了,生活水平也好起来,每天就会把一些好吃的送给姥姥,哪怕她在舅舅家,也会走上十几分钟赶去。因此也得到姥姥格外的疼爱。总会买些冰棍,水果糖塞给我,别人的孩子也很羡慕,那时就会觉得很幸福。在一起吃饭时我总是会把姥姥爱吃的夹给她,妈妈则在一旁带着醋意的偷笑,不时的讨好姥姥说着我的孝顺。说得姥姥好像跟喝了蜜一样。


姥姥爱讲故事,没事时总会缠着姥姥讲,许多童话故事,特别是神话故事大都是从姥姥那里听来的,听姥姥讲故事是一种享受,不时还要插话、提问,姥姥都会一一解答。渐渐的大了,看书也就多了,就不满足姥姥讲的故事,就会要姥姥讲一些她年轻时的故事,妈妈回来还让妈妈补充,断断续续知道了许多,姥姥生在晚清时代,十七岁嫁给姥爷,家里、地里都是一把好手,因为我父母那一辈就没种过地,也不知道种地的苦,姥姥说在当年,都是从地主家租来地种,当时是一个比较大的寨子,有土墙和寨门,地主其实就是寨主也没有像电影里的那么恶道,可能是他们赶上了个善良的财主。每天天不亮就和姥爷扛着锄头出寨门很远,下地劳作,地要一点一点的锄一点一点的深翻,没有牲畜,全靠双手,中午是不回家的,找个阴凉处啃着预备好的干粮,就着井水,就算是一顿饭了,稍作休息就会接着忙活,直至太阳落山,才会回家睡觉,晚上姥姥还要在昏暗的油灯下,摇着风车纺线,织布,这两样东西我是见过的,纺线就是把棉花拉出均匀的细条,在风车的转动下,纺成线绳,说起来容易,有一次参观延安老区时试着做过,真正自己动手就会发现,没有十天半月的功夫是练不出来的,两只手一个劲的忙活,不是线断了,就是粗细不匀的,而纺布就更难了,看着别人干时,两手里的梭子飞快穿梭,还要绷紧布,两脚还要配合梭子的穿梭而不停的踩踏,听着木制机器有节奏的咔咔响动,试都不敢试了。而在那时,几乎都是自己织布染布的,赶上风调雨顺了,还可以过个好年,听姥姥说过年在那时很热闹,放鞭炮,观花灯,踩高跷、扭秧歌,跑旱船,舞狮子,耍龙灯,还可以看戏,整个寨子都沸腾了。姥姥讲到兴奋处两眼泛光,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姥姥告诉我原来还不只有舅舅和我妈两个孩子,我妈是最小的,上面还有四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第一个孩子是病死的,不是有病都能看好,何况那时的医生水平有限,家里条件不好,看不起医生,抓不起药,只得去庙里拜神祈福,拿些香灰祛邪,虔诚没有感动上苍,养了四年的老大就这么死了,最后都不知得的是什么病。并不是人们愚昧,只是人们太贫穷了,一般家人有病都是能挺就挺,挺过去就没什么,实在是抗不过去再买粮食,或许要买种子救命,老二、老三身体最好,老四就是我现在还健在的舅舅,下面两个女孩也是病死的,一个得了肺炎,另一个是瘟疫时不幸传染,姥姥每每讲到此处都会伤心欲绝的落泪,那时本来就穷,孩子又多。吃饭都成问题,哪还有钱看病啊!再回头说说老二和老三,老二是家里的顶梁柱血气方刚,凡事都会和姥爷商量,只是有件事却没得到家人同意就私自做主,因当时日本侵华战争的爆发,导致他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心中痛恨日本鬼子,毅然参加了八路军,在周边打起游击,家里寨子里大家其实都知道,大家都在装糊涂,都不说而已,一日路遇鬼子,身中两枪,可能是知道自己不行了,想看看父母,一手捂着流出的肠子,敲开家门,没说一句话就牺牲了,寨子里也怕受连累,找了几个壮小伙,趁着天还没亮偷偷埋了,姥姥曾多次询问掩埋的地方,可寨里的人没人告诉她,那时候没人去告发就已经不错了。老三是在上县城买粮的路上被国民党抓去当兵了,因为逃跑还差点被枪毙了,后来调防,再也没有音讯,同去的几人,有回来的,说是被团长看上了,当上了副连长,随老蒋跑到台湾了,为此我妈和我舅舅在后来的运动中还被经常调查,还专门派人前去祖籍调查,看到底是不是真有此事,后来也没结果,此事不了了之,姥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事,只是希望孩子还健在,和我讲这些时,还开玩笑说,指不定哪天,真的就找回来认亲,电视上好多都找到亲人了,我看的出姥姥的那种期盼。经历两个孩子的变故,姥爷身体渐渐虚弱,在我妈五岁时不治而终,办理完姥爷的后事,姥姥就带着我舅舅一家和我妈,背井离乡的投奔已经落脚的一老乡,那时战乱不断,没什么收成,洪水、瘟疫接二连三的侵袭,使得昔日红火的大寨子人去大半,这次的选择是不得已的,谁愿意远离家乡,远离故土,远离祖祖辈辈生活繁衍的地方,可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而最终的决定,也促使姥姥从农村走进了城市,妈妈、舅舅成了工厂工人,有了稳定的收入,可以吃商品粮,孩子也可以就近读书上学,受到良好的教育, 在88年那一年,舅舅带着两个孩子和妈妈、姥姥回了趟老家,那里的大片土地因土质沙化、碱化,收成不好,可温饱已经没问题了,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加强机械化作业,固林防沙,引黄(黄河水)灌溉,都在想着办法改变家乡的面貌,姥姥看后很欣慰。


姥姥一生受尽苦难,贫穷、灾难、疾病没有将其击垮,使得她更加坚强,可耿耿于怀的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使得很多人无家可归,四处流浪,她最有感触,时常提及就会充满悲愤,今天是九一八,不免又会想起战争所带来的不幸,让我们铭记历史,远离战争。


本文内容于 2008-9-18 12:00:25 被离队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