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悍匪 第一章 第一章 卢沟桥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


一九三七年七月八日。

永定河畔。

枪炮声撕碎了宁静的夜晚,陈家庄的狗也“汪汪”的叫个不停。

庄上的油灯一盏盏相继亮了起来,百姓们不约而同的聚到村口的老槐树下,忧心忡忡的看着远处冲天的火光。

“这可恶的小日本,占了我们东三省还不满足,竟然还想把华北给吞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陈老夫子恨恨的一撸长须,却因为用力过猛,撸掉了几根他向来最珍惜的长须,还浑然不觉。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一个嘲讽的声音不屑的道。

是谁那么大胆子,连陈老夫子的话也敢驳?要知道,陈老夫子是庄里唯一见过世面的人,再加上为人一向耿直中正,庄里人哪个不对他敬佩有加?这是哪家的小子,那么不懂事?

槐树下走出一个浓眉大眼、身披虎皮的青年,浑然不顾庄里人投射过来的责备的目光,大手在猎枪上轻轻抚动,不屑的一扬眉毛:“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都在那里空发感慨,能把小鬼子给赶走?”

“陈啸虎!你这个烂痞子!你娘咧!敢对夫子无礼?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陈啸风抬起了手中的三八大盖,恶狠狠的盯住了陈啸虎。

虽然同是一村的,也是同一字辈的兄弟,可陈啸虎和陈啸风就是不一样,一个是家财万贯,锦衣玉食,一个是穷困潦倒,只靠手中一杆猎枪吃饭。

整个陈家庄都是靠陈啸风家吃饭,自然谁都得给陈啸风几分面子,唯独陈啸虎独来独往,只是以打猎为生,自然从来不给陈啸风面子,也让陈啸风怀恨在心。

今天,逮着陈啸虎对夫子不敬的借口,正好可以借机发作。反正,这年头,死个人也跟死只鸡没什么差别。乱世人命贱如草啊!

陈啸虎哼了一声,理都不理陈啸风,只是大声的咆哮:“是汉子的,给我扛起枪,去帮宛平城的守军打鬼子!孬种就给我滚一边抱孩子去!”

“可是,可是,大表哥,我没枪……”一个面目清秀有半大孩子犹豫着说。

“刀总有吧?拿刀去!砍死了鬼子,抢来的枪就是你的!”陈啸虎满意地拍了拍那半大孩子的肩膀:“啸龙,好样的!”

于是,陈啸虎带头,陈啸龙还有其他四个年轻人,或刀或枪,紧紧的跟在陈啸虎身后,根本不顾家人的劝阻,一个个昂首挺胸的出庄去。

“这不是一群二愣子吗?明摆着去送死嘛!再说了,宛平城不是有守军吗?用得着他们多事?”陈啸风看着他们的背影,不屑的摇头。

一直没说话的陈老夫子突然深深的躹了一躬,双手一拱:“好汉子!可惜,要是老夫再年轻二十岁,一定和你们一起打鬼子!”

陈啸风愕然,全庄人愕然。

陈啸虎听到老夫子的话,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又义无反顾的朝前走去。

卢沟桥旁,火光在照射下,隐约可见守桥的士兵们满面污渍,紧张的扣动板机,冷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弟兄一个个倒下。现在不是该表现什么手足袍泽之情的时候,能把小鬼子打退,才是压倒一切的大事。

“虎哥,咱们是不是也上桥去,和他们一起干?”陈啸龙毕竟年轻,脑子一热就想往上冲。

陈啸虎阴沉着脸,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围的形势,摇头道:“那里打得那么热烈,凭咱们这几号人上去凑热闹?哼哼,只怕是连个渣都剩不下。”

陈啸东这个炮筒子忍不住嚷了起来:“这也怕,那也怕,那咱们还出来干嘛?难道出来就是看他们打的?要这样,还不如回去睡觉呢!”

狠狠的瞪了陈啸东一眼,陈啸虎回头,恶狠狠的说:“都是本村的兄弟,我也不说假话。打仗肯定是会死人的,我能做到的是尽量减少伤亡。有谁不想干,或者是怕了,现在退出去,以后见面还是好兄弟!要是给我在关键时候尿裤子,别怪我的猎枪不认识你!”

“谁说要退出了?我也不过是想上去打而已。”见陈啸虎真的动了肝火,陈啸东也只好小声的辩白。

陈啸虎也不想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一挥手,举起手中的猎枪:“跟我来。动作都轻点,不许吱声。”

这一伙人在陈啸虎的带领下,悄悄的退后,钻进了青纱帐里,缓缓的向鬼子们的后方移动。他奶奶的,鬼子还真是准备得够充分的啊!一个中队的士兵荷枪实弹,轮流向卢沟桥方向发起进攻。

营地四周,探照灯来回扫射,还有几名鬼子拐着罗圈腿来回巡逻。

“虎哥,怎么办?”陈啸龙有些颤抖的小声问。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干这种活计,有点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操!怕个球啊!记住,就和咱们在山上打猎一样就行。反正别拿小鬼子当人。他奶奶的,这些年小鬼子在东北造了多少孽啊!小龙,你带其他的兄弟在这里给我们接应,我和小东这就去弄几把枪来。”

轻轻卸下猎枪,递给陈啸龙,陈啸虎掂了掂手里的小猎刀,轻轻用嘴含住刀背,对着陈啸东轻轻挥手,两人蹑手蹑脚的朝军营摸了过去。

避开探照灯,摸到两个巡逻的鬼子身后,陈啸虎一比手势,两人豹子一般迅捷的扑出,左手狠狠的掩住鬼子的嘴巴,右手拿着猎刀在鬼子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两个鬼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当场了帐。

轻轻放下鬼子的尸体,陈啸虎和陈啸东飞快的捡枪、拾弹夹,两人飞快的往回跑。

或许,岗楼上的鬼子发现情况不对,探照灯突然扫了过来,伴随着一阵叽哩哇啦的鬼叫声,探照灯朝陈啸虎他们射了过来。

“快!”

陈啸虎心头一震,身子就地一滚,朝青纱帐里滚去。

身后,子弹“咻咻”的破空声紧追而来,听得人头皮发麻。

“虎哥!快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啸东的右胸已经中了一枪,趴在地上动弹不了。奶奶的,想不到才杀了一个鬼子就得死在这里了,真不划算!怎么也得多弄死几个才够本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