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三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六 就在肖鹏召开军事会议的同时,小野已经来到了西河镇,为了不惊动肖鹏,不惊动西河的地下组织,他秘密的,把有关的军事指挥人员招到了他的公馆,等待快速部队到达的消息,因为只有确信运河支队的后路被堵死,他才会下令发动攻击。这一次的扫荡,准备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就在肖鹏召开军事会议的同时,小野已经来到了西河镇,为了不惊动肖鹏,不惊动西河的地下组织,他秘密的,把有关的军事指挥人员招到了他的公馆,等待快速部队到达的消息,因为只有确信运河支队的后路被堵死,他才会下令发动攻击。这一次的扫荡,准备的时间最长,下的功夫也最大,而且采取的是突然袭击,他相信,肖鹏和他的部队是在劫难逃了。这一次的较量,肖鹏是输定了。他的公馆离大羊河不远,是一座二层的小楼,晚上河面的风吹来,很是凉爽。这座西式的小楼,当初是一个荷兰商人的。抗战爆发后,商人举家回国,把小楼扔在了这里。小野来到西河后,一眼看中了这座房子,就把它要了下来,当成了自己的公馆。说也奇怪,在日本长大的他,对西方的建筑情有独钟,对中国的文化十分陶醉,却对本国的好多东西不感兴趣。因此在他的身上,大和民族的温顺和偏执并不是很多。

来人已经聚集在客厅里,喝茶的喝茶,抽烟的抽烟,吃水果的吃水果,场面和气氛不像是大战前的军事会议,倒有点像是座谈会。来的人脸上都很精神,毫无疲倦之色,和肖鹏手下的军官完全不同,再加上小野特意营造的环境,使这次会议更像是老朋友到一起相聚。其实每个人心里都知道,这是一次有关西河重新洗牌的会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小客厅里,小野正在和于得水密谈,于得水是今天晚上到场的,唯一一个非军事人员,也是小野心目中,唯一一个可以参赞军务的人。小野的二次回归,对于得水更加重用,使他再一次有了春风得意的感觉。因此他对小野是感激的,是佩服的,也是忠心耿耿的,帮助小野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他已经从心底里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虽然他春风得意,但是从不张扬,城府很深,这一点尤其得到小野的赏识,认为他是可以共谋大事的人。

“于镇长,在你的看来,今晚的行动会如何?”小野脸上带着笑容,一副轻松表情的问,嘴里在吃着瓜子。

“太君在考我?”于得水也是一脸笑容,嘴里喝着茶水。“太君是谋定而后动,焉有不胜之理?”

“既然于镇长早已看出来,请说?”小野倒不是在考他,他也想从他的嘴里听到赞美,这盘大棋他布了很久,费了他那么大的心血,眼看着胜券在握,得意是难免的,毕竟从于得水嘴里说出的话和别人是不同的。对聪明人来讲,当然更想听到聪明人的赞美。

“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太君使用的是障眼法,也就是孙子说的,瞒天过海。这条计之所以没有被八路军看出来,就是放的线太长了。不过让我有点意外的是:肖鹏也没有觉察。”于得水晃晃头,脸上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来自八路军内部的情报告诉我,肖鹏是有所觉察的,不过在许多问题上,他说了不算。他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所以只好听凭我们的宰割。这个人大大的厉害,绝不能让他活过今晚。”小野提到肖鹏的时候,脸上带着难以言说的表情。从对手来讲,他尊敬他,还有点恐惧,但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欣赏他,常常处于一种矛盾心里。

“他不会想到我们会马上进攻,这一次他是输定了,在劫难逃。”于得水说,其实他更怕肖鹏活着。如果西河没有肖鹏、李卫这样的人,他于得水一定会睡得安稳,不必像现在似的,每天睡觉像是做贼。

小野注意到于得水说肖鹏“输定了,”而不是死定了,就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问:“你的是说,肖鹏不会死?”

于得水一怔,为小野的聪明而惊叹,就这么一点小小的疑问,他就立刻发现了,这个人的目光锐利和思维缜密真是少有,难怪肖鹏都要输在他的手里。“是的,我是这样认为的。在我的感觉里,肖鹏属于那种不太容易死的人。”

“这一次肖鹏能够逃生,那将来死的就是我们了。”小野说完这句话,表情变了,心里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寒冷。“在你看来,我们这次对西河的扫荡,除了军事上的,还应该做些什么。就算我们在军事上取得了完全的胜利,西河的今后是否就太平了,就能够平安了。”

“太君,其实答案不用我说,你已经有了,否则你没有必要对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于得水微笑着说,他已经看出小野在想什么,需要什么。

“你说的对,我不敢奢望共产党绝迹,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消失。问题是,他们发展的太快了。狼牙山、松树岭。他们接连遭受重创,结果的如何?时间不长,他们不但恢复了元气,比原来更强悍了。当你的面对这样的组织,除了发出无奈的叹息,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请先生教我”

“太君,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了,只靠纯粹的军事手段是无法拒绝共产党进入的。日本帝国再强大,也不能杀掉所有反抗帝国的中国人。”于得水说到这里不往下说了,用忧郁的目光看着小野。

“请继续说,相信我的承受能力。”小野用温和的口气鼓励于得水,在军事胜利摆在眼前的时候,他更需要得到彻底的胜利,使西河能有一个相当长的平安时间。

“共产党在西河建立了根据地,培养和发展了大批的干部,而这些人就是共产党的基石,只要有他们在,共产党就不愁老百姓不支持他们,因为他们是百姓当中的精英,在村民中拥有很高的威望。我们要想限制共产党的发展,首先要制服这些人。所以我认为,这次扫荡一定要把抓住他们列为重点,如果他们能为我们所用,共产党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立足之地。”

“你的是说,即使抓到了他们,也不杀掉?”小野问,眼睛里放出熠熠的光辉,他心中那个郁结的旮瘩,被于得水捅开了,有了一种透气的感觉。

“杀人是最无能,最无奈的下下策。”于得水说,为了让小野进一步理解他的话,他又接着说:“当年的西楚霸王是多么强悍,可是坑杀降兵之后,顿失民心,把很多人推到了汉高祖刘邦那里。如果我们能抓到这些人,从心理上制服了他们,后面的人谁还敢干?老百姓是什么?是散沙,没有人带头,他们什么事情也不会做。可是你要杀了这些人,就会激起民愤,后面的人就会跟上来,你能杀得完?”

小野听得连连点头,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认为于得水分析的完全正确,他不能只想着消灭肖鹏的军队,更应该把俘获根据地的干部列为主要目标,这是为了西河的长治久安。“除此之外?”

“把碉堡建立起来,老百姓的一举一动就在我们的监视之下。当我们有了这张大网,共产党想进入就很难了。没有了为他们摇旗呐喊的干部,再缩小了他们活动的空间,即使他们发展,速度也是极其缓慢的,主动权会操在我们手里,这样或许可以做到竭泽而渔。”于得水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说出这番话的。

小野感受到了他为帝国事业的忠心,也深为他的见解而折服。“于镇长,你的话很对。凭帝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击败共产党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抑制他们的发展。共产党的生命力太顽强了,他们的集团中又有肖鹏这样的精英,的确十分的难对付,只有我们同心协力,才可能彻底的消灭他们。”说到这,小野站了起来,“快速部队就要到达了,我们出去开会,他们一定等急了。”

小野的出现,使客厅里的,有些噪杂的声音静了下来,刚才纷乱的目光,此刻一齐投到小野的脸上。小野已经收起脸上的笑容,回到他的座位上。“诸位将军,我知道,你们和我一样,等待今天很久了,用中国人的话说,卧榻之侧岂容别人酣睡,西河应该是我们的天下,可是现在快成了共产党的天下了。不过今天晚上我可以告诉诸位,这个局面从现在开始,必须得到改变。”

“哗……”客厅里传来一片掌声,小野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掌声。“我们和共产党较量,既要斗勇,更要斗智。作为一个军人,只有勇敢是不行的,那是莽夫。我们的对手很不一般,这就需要我们用脑子做事。酒井君的失败,就是只迷信武力,结果你们都看见了,所以你们要记住,这次的行动,不准随便的杀人。”

小野第一次在军事会议上,公开提出了少杀人这个主张,自然引起了日本军官的不满,这从他们脸上那愤愤不平上就看得出来。在他们看来,只有杀人,中国人才会怕,才会被征服。小野轻蔑的扫视了他们一眼,不想就这个问题深说下去,因为他知道,就是说,也是对牛弹琴。万一再出来个酒井,给他打个小报告,他又会倒霉,在日本军界出现了这样的小人,让他感到十分悲哀。“这一次的军事行动,我们要做到突然,迅速。突然,现在我们已经做到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共产党还没有发现我们的企图,也许还在梦里沉睡。下面的行动,我们一定要迅速,以闪电般的速度进行攻击,不给对方喘息之机。”小野说到这,用凌厉的目光扫视了在座的每一个人,“八路军的特点是善于游动,只要我们快速,就能堵住他们的退路,就不会给他们逃跑的机会,谁在这次扫荡中动作缓慢,放跑了八路军,一律的军法从事。现在我命令,木村君,你的部队从中路突进,不要管后面的情况,不要恋战,以最快的速度向松树岭推进。半路遇到堵截的部队,不要绞缠,到了松树岭堵住八路军的退路,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嘿依!”木村大声的答应着,站起后又坐下了。

“石团长,由你亲自指挥,带领两个营的皇协军,皇军一个小队,直插靠山,首先的拿下八路军的指挥部,然后袭击八路军的粮库。”

“是!”石冠中站了起来,大声的答应着,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笑容。小野不但把最肥的一块肉给了他,还让他指挥一个小队的皇军,这是多么大的荣耀。仅仅几个月前,酒井还差点废了他的指挥权利,这足以显示小野对他的信任。

“袁队长,你的特工队跟在木村的后面,目标,八路军的兵器修理厂,然后赶往松树岭。就是在那里,你曾经逼使肖鹏跳水,这一次,我希望旧梦从圆,也许你会给我更大的惊喜。”小野说完这番话时,脸上露出了赞赏的笑容。他这么安排是有意给袁国平一个露脸的机会,因为他已经摸清了兵工厂的位置,袁国平去不过是手到擒来的美差。他主要是想让袁国平去松树岭,因为他和他的部队熟悉那里。还因为他知道,最惨烈的决斗很可能在松树岭。虽然他不清楚,肖鹏为什么把他的主力部队摆在那个绝路上,但是凭他对肖鹏的了解,肖鹏绝不会无的放失。安排完了袁国平的特工队,他把赵奎叫了起来。“你的部队跟在大军的后面,主要是按名单抓捕干部,皇协军一个排归你的指挥,要将他们全部的收到网里,这对我们来说十分的重要,你的明白?”

“太君放心,我会按照你的吩咐,一个不拉的,将所有的抗日干部收入囊中。”赵奎站了起来,信誓旦旦的说,脸色十分兴奋。他最怕让他带兵打仗,抓捕那些手无寸铁的干部,那可是他的强项。

小野对他的态度十分满意,挥挥手示意他坐下。像赵奎这样的人,别说他不愿意带兵打仗,就是他想带兵,小野也不敢把队伍交给他,那不等于把羊送入虎口啊!但是干这样的事,赵奎会尽心尽力,比袁国平他们强多了。“诸位,现在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拂晓准时发起攻击,回去准备。”

小野下了逐客令之后,来开会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但是小野自己并没有动身,单独把泉养留了下来。“泉养君,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

“你的去前线,我的坐镇镇里。”泉养说。

“错了,是你的去前线,协调各个部队,代替我来指挥。”小野更正他的话说。

泉养脸上立刻变得红光满面,这是唾手可得的立功机会。他不解的望着小野,不明白他为什么把这个机会让给他。

“我们的要汲取酒井君的教训,对中国的军队,放胆的使用,如果出现皇军和皇协军发生磨差的事情,你要全力制止,主持公道,明白?”小野严厉的说。

“嘿依!”泉养立刻答应了,“大佐阁下,你的为何不亲自去指挥?”泉养又问,他实在是不理解小野的用心。

“你的不懂。共产党里的肖鹏,厉害的大大的,我必须在镇里提防着他,不能让矿山被炸的悲剧重演。”小野说完,不再理泉养了,目光像窗外望去,此时是夜里最黑暗的时刻,河面上什么也看不清,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却感觉肖鹏就站在那里望着他,似乎把他的一切行为都看在眼里,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