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四十九章 选择

刘天军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URL]   在出其不意的打击下,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龙堂兄弟有三人死亡,两人受了轻伤。   大厅的灯被点亮,地上躺满了姿态各异的尸体,地毯上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龙堂的兄弟们个个浑身绽放着狞厉杀气,在做胜利后的巡视。偶尔会碰上一两个躺在地上发出痛苦呻吟的敌方伤者,便会用手中枪刺毫不手软地在对方的咽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在出其不意的打击下,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龙堂兄弟有三人死亡,两人受了轻伤。

大厅的灯被点亮,地上躺满了姿态各异的尸体,地毯上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龙堂的兄弟们个个浑身绽放着狞厉杀气,在做胜利后的巡视。偶尔会碰上一两个躺在地上发出痛苦呻吟的敌方伤者,便会用手中枪刺毫不手软地在对方的咽喉处补上一记,然后继续搜索。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硝烟混合的气味。

钱、手表(那个时候,手表还是很金贵的物件)、死者手上的金戒指全都被扔进一条硕大的麻袋里,发现的毒品就直接倒进了下水道。虽然众人都知道,这些毒品,如果拿到黑市上去卖,他们可以获得数以万计的钞票。但出于大陆人在学习中国近代战争史后对鸦片战争的激愤和对毒品的厌恶,所以他们在倒的时候,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痛惜,甚至还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极其正义的事。

这间库房不愧是广群帮的最大据点,而广群帮也不愧是香港各大社团中最有钱、火力最强猛的帮派,收获实在是太丰富了。难怪当年身为穷棒子的红军,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因为有太多的可能和惊喜。

他们竟还找到了一个小型军火库,里面长枪短枪一应俱全,支支崭新灿亮。众人立刻丢下手中的枪刺和刀斧,一人拿起一把,爱不释手。

那些退伍兵出身的龙堂兄弟,就像是找回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个个流露出旁若无人的专注神情,动作熟练地拉栓、验枪、退弹夹、上子弹,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对于他们而言,是最悦耳的音乐。

“不!不要!你们不要碰我的孩子!”

“饶了我吧!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了!让我干什么都行!”

“妈妈……妈妈……”

身后的房间,传来了嘈杂喊叫声,那是女人的求告和孩童的啼哭,声声字字,如同泣血,仿佛是猿之哀啼,让人不忍卒闻。

“陆哥?”

黑虎提着滴血的军刺,走到陆野身边低声问道。

在陆野所制定的龙堂七大帮规中,有“不得奸淫、杀戮妇孺儿童,违者杀无赦”的禁令,但同时,在行动之初,陆野又给大家下达了斩尽杀绝的要求,所以黑虎有些拿捏不准。

之所以会下达斩尽杀绝的命令,是因为这一次杀戮就跟当初在闹市上,众目睽睽之下杀死黄年哲的道理一样,有个必须要达到的目的,那就是要借此杀戮震慑香港所有黑帮社团。

要想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就要表现出雷霆万钧的力量,无所不能的强大,让人毛骨悚然的凶残。唯有如此,才能让所有对龙堂心怀不轨的人,都产生顾忌、惧怕、不敢与之为敌的心灵阴影。

但陆野自己也没有料到,在这间屋子里,会有女人、孩子的存在。

他,应该如何选择?

记得以前在北京的家中,看军史的时候,陆野曾问过自己的父亲“您领兵打仗一辈子,难道就真的没有杀害过一个无辜百姓?”

记得当时,一贯对自己横眉竖眼的父亲心情很好,所以颇为耐心地解答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打仗,特别是在敌我难辨情况下的袭击战、攻坚战、阵地战中,出现误杀是很正常的情况。”

“那比如,小日本鬼子驱赶着老百姓,冲击您防守的阵地,您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为了顾惜老百姓的生命。而狼狈撤退呢?还是会命令开枪?”

“对于一个将军而言,只有胜利和失败,丢弃阵地是最大的耻辱!”

“你的意思是说,”自认为终于抓到父亲把柄的陆野,立刻质问道:“为了胜利,就可以向老百姓开枪了?!那么,共产党的军队,还是不是人民的军队?”

这话问的,可就有点不讲道理了,比如,我的撤退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更多老百姓会被杀害,友军被包围。难道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后退,就是人民的军队了?!有时候,看问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无论是战略目标,还是战术目标,其实,都是为了最终目标的完成,过程中难免会有取舍。

说实话,身后屋中女人和孩子的存活,对于陆野来说,并不重要。至于担心放过她们,将来会找龙堂的麻烦、报仇,那更是虚话。堂堂的铁血男儿,如果因为害怕妇孺的复仇。而不得不杀人灭口,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免得出来丢脸。

但,杀与不杀却代表着警示,代表着帮派的意志,代表着与龙堂为敌便会面临满门尽屠的血腥提醒。

是的,在香港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是不可能走群众路线的,为了立足必须在行动上表现得比所有帮派社团都更狠、更毒、更凶残、更不择手段,让所有人都明白,惹上大圈龙堂的人将会是灾难性的后果。

既然已经选择要成为行走在黑暗中的人,那么首先就要把自己变成鬼神一样的冷酷!可怕!

此刻,面对黑虎的疑问,陆野没有回答,但他的脸在暗影中,却闪烁着金属雕像般的冷锐,特别是他的眼眸,清亮、透明,一派无动于衷的沉静。

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大厅变得无比安静,所有龙堂的兄弟,都下意识地抬头看着站在二楼栏杆处的陆野。在他们的眼中,此刻的陆野微扬着头,神情冷俊,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残酷和坚定,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祇,唯有仰望才能得见,有着一种可怕的魅力。

虽然有些人,在他们的心中并不认可陆野的决定,而面带不忍之色,但没有一个站出来反驳、指责。因为他们也都知道,陆野这样做,必然有陆野的道理。

既然已经选择,把生命都交付给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么,就要全心全意地相信他!

“陆哥!陆哥!”

负责在院墙外面接应的凌伟跑了进来:“也不知是因为听到枪响,还是怎么的,街道上出现了很多人影,而且有越聚越多的架势,我看了一下,大多数都是混混。”

凌伟是天津人,一米七五,退伍军人出身,因为讲义气,在造反派派别斗争中失手杀人,而跑路到了香港,他习惯性地把所有香港帮派社团的人统称为混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