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四十八章 袭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四十八章 袭杀

在黑暗中,陆野拉开房门,步履从容地走了出去,他的表情平和,神情淡漠,一脸的理所当然,就如是在自己家中闲逛一般,但他的眼睛,却亮起深邃幽亮的光华。

走廊很窄,铺着细长条实木地板,踩上去发出“吱吱”的轻响,对于陆野而言,那“吱吱”声,就像是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钢琴鸣奏,充满了让生命沸腾的激情。

走过狭窄的长廊,前面出现了一个栏杆,陆野顺着栏杆下望,发现这间库房有两层楼。一楼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宽敞大厅,大厅正中没有亮灯。在自己视线的对角,亮着半扇壁灯,有四五个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在玩扑克,并低声说笑。

二楼应该是客房,在主客房的位置有一个可以直接下楼的螺旋楼梯。楼梯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打手,双手抱着肩膀,正接二连三地打着哈欠,看上去痛苦非常。

陆野这才发现,他是站在三楼,不,应该说是二楼上面储物间的门口。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走到不引人注意的拐角最黑暗处,依靠手指的力量,就像是一只黑色蝙蝠,顺着一根柱子无声无息地滑落到了二楼的卫生间,然后贴着内侧墙壁的灯光暗影,向坐在楼梯口台阶上的那名打手走了过去。

那名打手还在睡意蒙眬中,便觉得自己被一条巨蟒给缠住了。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细弱的脖子,便被巨大的力量给毫不留情地捏碎了。

陆野向拥抱情人一样,用手臂紧紧夹着那名打手,直到他感觉怀中的躯体已经永远失去了生命的悸动,他才提着尸体的衣领,将其拖到卫生间处藏好,然后向主卧的门口走去。

有两个主卧,陆野先走到右边卧室的门口,用手试着推拉了一下,门是锁着的。他从怀中掏出一截铁丝,正要捅入锁孔,却听见从卧室里面,传出来了隐约可辨的说话声音。

“妈妈,外面风好大,我怕。”

“怕什么?不都跟你说过了么,白天的时候,气象台挂了六号风球,晚上就会有台风。”

“可是,妈妈你听,外面那声音,就跟电影里鬼哭似的,会不会真的有鬼啊?我……我……我想去爸爸那里……”

“你说什么?你想去那个小贱人的房间?不行!赶快睡觉,再说我打死你!”

接着,是小女孩抗议的哼哼声。随后,那哼哼声消失了,屋中归为平静。

陆野皱了皱眉头,离开了这间卧室的门口,走向左边,左边那间卧室的门没有锁。他用手轻轻一压房门上的把手,便无声地裂开了一道缝隙,从屋子里面传出怪异的“唔唔”声。

陆野侧耳听了听,闪身而入,首先入目的,便是一个赤裸裸的男人,正在床上进行俯卧撑的亢奋背影。


※ ※ ※ ※ ※ ※ ※ ※


陈子豪这两天很烦,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浑身上下都燃烧着看不见的熊熊火焰。他的那只独眼,瞅谁都不顺眼,已经有两名马仔因为犯了一点小过错,被他打得咳血。

阿古和丁超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回来,会不会是路上出现意外?再或者是到了台湾那边,招募枪手的事情进展得不顺利?最担心也最不敢想的那就是有没有可能,这两个家伙合伙携款潜逃?

太多的可能性,太多的的担忧,让陈子豪根本就睡不着觉,但他又不想把他的焦躁,太多地表露在手下马仔的面前。

他把身下的女人四肢呈大字形地绑在了床头,嘴巴也给堵上了毛巾,然后俯压其上,借此来发泄心中蓬勃的黑色暴虐和焦躁,身下女人也不知是痛苦还是爽利的“唔唔”声,对于陈子豪而言,是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雄性力量的证明。

已经放泄了几次,喝了几次药酒,陈子豪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反正每一次泄后,他都会把毛巾从女人的口中拿出,让女人用嘴把他的小弟弟含硬了,然后他用毛巾再把女人的嘴堵住,趴在女人的身上,继续战斗。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台永远都不会知道疲惫的战斗机器。

身下女人白晢的肌肤被他蹂躏得泛起桃花盛开的鲜艳色彩,美丽的面容恍惚迷离,那是彻底被征服的证据。

“我干!干死你!!干死你!!!”

陈子豪独眼放光,满面通红,气喘吁吁,开始做最后冲刺,上下起伏的屁股就如草原上奔驰的野马。

他用手指大力揉捏着女人胸前的嫣红,借此来增加女人肉体的疼痛,而使其下身更加收紧,增加他冲刺时的快感,他大汗淋漓,觉得自己就要到达顶峰了,快感正像潮水一样涌来。

但就在这时,他发现他身下女人的眼睛忽然睁大到了极点,傻傻地瞅着自己,散发出慌乱震惊的光芒。已经被驯服的身子疯狂扭动起来,被绳子绑着的四肢上下抖颤,甚至可以说的是在拼命挣扎。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很是古怪,被毛巾堵住的嘴巴发出一连串的“唔唔”声,完全不同刚才。

这个小骚货,还他妈的来劲了!

夹得真紧!爽!!我要向干和记一样,干死你!!!

陈子豪兴奋不已,完全没有发现状况的不对。但就在这时,他的独眼一花,一道绳索仿佛是无中生有般,已勒紧了他的脖子,后背更被一只膝盖牢牢顶住。绳索发出“咯咯”声,在缓缓收紧,陈子豪大惊之下,双手舞动,就像是溺水者一样四处抓挠,但没有用处,绳索以一种绝不是他所能抗拒的强大力量,继续收束着。陈子豪从身下女人的眼睛瞳孔中,看见了令人窒息的恐惧,同时也看见了自己绝望而垂死的面容。

只有身后那名凶手的样子看不清楚,隐约可见的,是一个挺拔锐利的影子。

是谁?这是谁?

是和记派来的杀手么?他是如何进来的?

没有多一会儿工夫,陈子豪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他的舌头被勒得缓缓伸出,他的独眼因为充血瞪得很大,几乎要爆烈炸开。而那只假眼却从眼眶里滑落,掉在身下女人的乳房上,又滚落到了地上,发出“啪”的轻响。

他坚持不住了,他射了,他生命的意识和欲望的亢奋,都在瞬间彻底地离他而去,四肢开始变轻,没有了力量,而顶着他后背的那只膝盖,仍然像铁铸般毫不放松。

陆野站在床上,显得高大异常。在确定陈子豪已经死亡后,为了保险,他仍然把绳索紧勒了一分钟,然后才松开收手。他看了一眼那个躺在陈子豪身下,流露出惊恐万分,几乎把堵嘴毛巾都给咽下去的女人,微微一笑。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身材还真是惹火呢,特别是胸脯,坚挺饱满,弹性极佳,只是那张脸,因为恐惧,变形的厉害。

就在这时,屋子外面传来了零乱枪响,在静谧的夜色中,枪声显得分外刺耳,接着是惊慌的喊叫,楼梯处纷乱的脚步声。

“不好,有敌人!”

“快来帮忙,这里也有!”

“豪哥,豪哥,有人杀进来了!”

有人大声喊道。

陆野抽出枪,打开保险,从床上跳下,朝门口走去。

黑暗深沉,房门无声开启,随即枪响如雷,每一声枪响,都伴随着一具“扑通”倒地的身影。枪口处瞬间闪烁的火光,照亮了陆野冰冷犀利的双眼。那举枪射击的挺拔身影,那迎风而舞的猎猎衣襟,更像是死神从地狱中走出收割生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