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四十七章 潜入

刘天军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URL]   半夜三点,正是一个人的生物钟最疲惫犯困的时候。   夜黑如漆,竟无半点星光,台风肆虐,把周围的树木吹得东摇西晃,发出“哗哗”声响,杂草此起彼伏。   香港的七月,多台风暴雨,此刻尖沙咀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唯有远处路灯的灯影斑驳迷离。   街道的尽头,是一片开阔地,周围三十多米都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半夜三点,正是一个人的生物钟最疲惫犯困的时候。

夜黑如漆,竟无半点星光,台风肆虐,把周围的树木吹得东摇西晃,发出“哗哗”声响,杂草此起彼伏。

香港的七月,多台风暴雨,此刻尖沙咀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唯有远处路灯的灯影斑驳迷离。

街道的尽头,是一片开阔地,周围三十多米都没有房屋,在开阔地的中央处,有一座被三米多高青砖围墙围住的破旧库房。

其实,这间库房的破旧,只是表面现象,墙体虽然污渍黯淡,墙灰脱落,显示着被岁月侵蚀的痕迹,但整体结构仍然坚固牢实,墙头上还密密麻麻地缠满了铁丝网。临街一面,是两人多高的金属大门,全钢铸制,牢不可破。门口的两侧,有窥视孔和枪洞,看上去跟堡垒相似。

如果再挖条护城河,安个吊桥,就跟战争片中鬼子的据点也没有多大区别。

这间库房,还真是日本人建造的,是三十年代日本占领香港时,修建起来的军火库。后来日本战败撤离,并没有把它拆除。现在,它是香港最大贩毒集团广群帮的总堂,有“逍遥宫”之称,在安全防范方面,可谓是费尽心思,戒备森严。

如果说,这间库房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那就是库房的后院了。

在库房后院的围墙外,有个斜坡,斜坡下面,是一条用来排泄污物的臭水沟,周围的植物长势茂盛,杂草都有一人多高。

风带着尖锐的呼啸,从天地间吹掠而过,茂密的灌木丛在剧烈的摇曳中裂开了一线缝隙。黑暗里,显露出陆野蹲伏在地上的身影和挑着微笑的嘴角。

那微笑却又含蕴着说不出来的冷锐,让人毛骨悚然。

在陆野身后,还蹲伏着黑虎、蓝泽、凌伟等十多名经过血与火考验的大圈龙堂战斗小组的精兵强将。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雨衣,把自己的身子裹住,以此来保持着长期潜伏的必要体温。同时,又把卫生纸卷成粉笔粗细,插在鼻孔里,抗拒着从臭水沟传出的令人作呕的气味,盯视着库房的围墙,眸中闪烁着狼一样的凶光。

黑暗中,众人一动不动,就像是一群没有生命的雕像,也不知这样潜伏有多长时间了。

一片宽大的树叶,被风吹落,停落在陆野的肩膀上,扇动了两下,随即又被风吹得飘忽远去,发出叹息般的声音。陆野仿佛是被惊醒,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夜光手表:三点一刻。

是时候了!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他抬起手,向前一挥,在他身子右侧的黑虎,从怀中掏出一个大塑料袋,就像是听到战斗号角似的,猛得窜出,来到围墙下,先听了听动静,然后把手中的塑料袋解开,拿出一个个热气腾腾,皮薄馅大的肉包子来,掷手榴弹一般地投入围墙里。

黑虎是东北人,最喜欢吃的就是狗肉,在包子里,放置了他用来药狗的密药——三步倒。

包子投出以后,黑虎又从怀中拿出一块硬纸板,卷成喇叭筒,大的一头贴在围墙的墙壁上,把耳朵凑到小的一头处,仔细地听着。

他听了有一刻钟之久,然后把手握成拳头,高高扬起,在空中用力挥动,那造型,就像是演唱革命歌曲“我们工人有力量”的领唱者。

陆野像是一只黑豹似的冲了出去,他的嘴巴,咬着寒光闪烁的军刺,手上却提着卷成一团的棉被,只用了几步助跑,便冲上斜坡,来到围墙下面,脚尖在墙壁上一点,身子腾空而起,棉被在半空中,长虹卧波般舒卷伸展,正好压在墙头的铁丝网上,他的手顺势一按,仿佛流云一缕,整个人,已然越墙而过。

他身在半空,便已经看清楚了下面的情况。

后院里,颇为荒芜,只有一盏老式的路灯垂挂在拐角处,昏黄黯淡。暗影憧憧的草地上,趴着三四条巨大狼狗,正在抽搐着,发出痛苦的哀鸣。但那哀鸣声跟台风把树叶吹的“哗哗”声响相比,实在是太轻微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中有一条个头最大,仿佛牛犊一般的狼狗,也不知是因为吃包子吃得晚,药效没有完全发作,还是因为抵抗力强,没有丧失行动能力。当它看见陆野从半空中疾落而下的身影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呜嗷”一声,皮毛乍立,弹身而起,对着陆野猛扑了过去。

虽然夜色如漆,但狗嘴处张开的獠牙,仍然灿灿生光。

陆野身在半空中,右手一抹,已然抽出咬在口中的军刺,疾如电光石火般地用力插下,当那只狼狗的獠牙离陆野脚踝还有一线距离时,便被冰冷尖利的军刺穿过了鼻子,上下嘴巴连在一起地深深钉在了草地上。

力量之大,如同雷霆一击。

狼狗的身子上下跳动,做垂死前的剧烈挣扎。陆野按握在军刺上的手掌稳如泰山。过了好一会儿,狼狗的挣动渐渐变得没有了力量。

陆野单膝跪地,把军刺从狼狗的脑袋上拔了下来,又甩了甩三棱锋刃上沾染着的狗血,环顾四周,听了听动静。

整个院子,安静得像是一座死城。

陆野从地上拾起一块鸽蛋大小的石头,扔出围墙外面,没过多一会儿,黑虎、蓝泽领着十来名兄弟,悄然无声地翻进后院,来到陆野身边。

凌伟和另外两名兄弟留在外面没有进来,做意外情况下的接应。

黑虎和蓝泽,每人除了枪刺之外,还都拿着一柄点三八左轮(PS:是在赌档之战中,缴获到的战利品)。其他的兄弟,则是一手短斧一手枪刺的大圈龙堂标准战斗配制。为了防止兵器上的反光被人发现,短斧和枪刺的刃口处,都涂抹着一层黑泥。

众人聚拢在陆野身边后,从怀中各拿出一条白色毛巾,缠在胳膊上,用来做黑暗中敌我的识别标志。

“按照制订好的计划行动,把所有的人全部杀掉,但记住了,尽量不要开枪。”

陆野吩咐道,他扫视了众人一眼,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吸气挺胸,点头应允。

“黑虎,你领着七个人,从左边包抄。”

“蓝泽,你领剩下的兄弟去右边。”

陆野分派完任务后,他自己则用牙齿咬着军刺,手指抠着砖缝,如履平地般地攀爬到房顶。

这间库房,是那种老式建筑,有十五米多高,房顶呈三角形,有专门用来放置杂物的阁楼,在屋檐下面,是一个用来透风的窗户。

此刻,窗户是挂着挂钩敞开着的,在风中微微抖动。窗棂上竖立着七八根拇指粗细的钢筋棍,均匀地分割黑暗,里面传来一片鼾声。陆野小心地窥视了一眼,隐约可见两名打手正和衣酣睡,口中流淌而下的涎水分外醒目。

陆野用手握住相邻的两根钢筋,用力一扳,钢筋棍上的铁锈簌簌而落,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人形洞口。他闪身窜入,身子在地上一个翻滚,便长身而起,手中的军刺如暗夜的闪电,两道激射飙出的鲜血恰似璀璨盛放的烟花。

血腥气息瞬间升腾弥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