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的《燕赵都市报》上有两条新闻:一是14日,因临汾溃坝事故,孟学农被免去山西省委副书记等职务,并辞去省长职务;二是9月13日晚,河北省委就三鹿事件连夜召开常委扩大会,省委书记张云川表示在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后,不放过任何不法分子和责任人。


临汾溃坝事故,省长被迫辞职;三鹿事件,代价也未必轻于溃坝损失,迄今未见三鹿公司和地方质检部门和其他官员辞职。职能部门无人站出来声称为三鹿事件负责,原本已经遗憾。奇怪的是,另一个舆论场——互联网上,围绕三鹿事件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并且都和“爱国”有关:


一种声音认为,三鹿公司作为一个民族品牌,创建这么一个品牌不容易,不该就此过于追究三鹿公司的责任,应该“给三鹿一个机会”。也有人怀疑:三鹿很有可能是被陷害的,在河北定州、望都的伊利蒙牛分公司也分别使用几乎和三鹿一样的奶源,为何单单三鹿出问题?更有人因此担忧:三鹿这一闹腾,中国乳品业算是栽进去了,那最大的收益者是谁?肯定不是什么光明、伊利、蒙牛,因为消费者只会对他们投去怀疑的目光,看看这几天雀巢等国外奶粉品牌纷纷开始提价就知道了,洋品牌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扩张的黄金时代将来临。


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如果给三鹿一个机会,谁又会给受害婴儿们一个机会?持这种观点的人批评三鹿给中国乳业丢了人,应坚决查处、坚决解散关闭。同时建议国家要建立机制恢复国人对其他乳业集团的信任,不能因为三鹿而影响其他品牌的销售。


的确,三鹿事件在客观上再次给公众出了一道难题:坚决查处可能毁掉一个国产品牌,心慈手软不仅对不起丧命的婴儿,更愧对患病的婴儿,同时也是对法治的践踏。不管哪一种选择,都事关“爱国”二字。时下,“民族品牌”俨然成了爱国主义的代名词,谁敢不支持咱们的“民族品牌”,就是中华民族的敌人。这种爱国逻辑,在“敌我矛盾”中具有较大的欺骗性,而在民族内部矛盾中,就成了悖论——因为这样的“爱国主义”成了遮羞布。真正的民族品牌,一定是纯洁的品牌,不含有违背社会公德、牺牲消费者利益的成分。三鹿奶粉尽管是中国制造,但它给那么多婴儿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这样的品牌是否以人为本,暴露无遗。面对问题,不是主动承担责任,而是公开撒谎,私下进行信息控制,即便以前被称作“民族品牌”,现在已经名不副实。如果再有人以“爱国主义”的口号反对追究三鹿公司的责任,真应了约翰逊(Samuel Johnson)博士的一句话:“爱国主义是流氓无赖们最后的藏身之地。”当然,这里的爱国主义是一种伪爱国主义。


三鹿事件中真正的爱国主义,是消费者利益至上、婴儿的生命安全至上、国家法律的神圣性至上的爱国主义。对职能部门来说,依法追究三鹿公司相关负责人的刑事责任,进而全面普遍审查国内其他奶制品有无类似的情况,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而那些等靠中央精神奉旨办事的部门和个人,不是地方保护主义就是伪爱国主义。民间的伪爱国主义,是一种思潮和倾向,危害是隐性的;职能部门的伪爱国主义,是一种行为,如果假打和假查,那不是爱护民族品牌,而是溺爱民族品牌,最终葬送的是也是所有的民族品牌。


三鹿事件是块“爱国主义”的试金石,我们拭目以待,看看究竟谁是真的爱国主义者。


新闻链接:http://yzdsb.hebnews.cn/20080915/ca861181.htm

http://yzdsb.hebnews.cn/20080915/ca8611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