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二章节 总统的心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5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秩序,一种靠力量所维持的约束框架!”原木桌前的安德鲁总统显得很是无精打采,也许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位美利坚合众国的权力第一人实在是太过于疲累了。 透过打开遮阳板的舷窗,总统失神样的看着机舱之外,天空依然是那样的碧蓝如洗,几缕丝棉样的浮云从机翼下飘然而过,一切都是那样的让人心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秩序,一种靠力量所维持的约束框架!”原木桌前的安德鲁总统显得很是无精打采,也许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位美利坚合众国的权力第一人实在是太过于疲累了。

透过打开遮阳板的舷窗,总统失神样的看着机舱之外,天空依然是那样的碧蓝如洗,几缕丝棉样的浮云从机翼下飘然而过,一切都是那样的让人心旷神怡。可是在忧心忡忡的安德鲁总统看来,这份如同泼墨油画样的蓝天白云之彩却是无法驱散他心中那厚厚的阴霾。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和中国人的那场战争?或者更是应该向前推推,从伊拉克战争开始的?又或者可以再向前推推,从911事件发生的那一瞬间,从世贸双子塔倒塌的那一刻?又或者前推到1979年的苏军入侵阿富汗战争?谁知道呢,总之这个世界现如今似乎已经癫狂了,战争,恐怖主义,宗教极端势力,太多太多的本是互不相搭的因素居然这样就扭曲在了一起,纠缠绵绕,就如同一团乱麻一样。谁能够解开这团乱麻?美国政府吗?

从没有一个时期,一件事情曾经让安德鲁如此疲惫过,但最近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却似乎是个例外。欧洲、非洲、亚洲、甚至是南美,太多太多的浮冰在剧烈的碰撞着,迸裂着,如同南极大陆那消融的冰山一样,难道世界会因此而毁灭?安德鲁总统苦恼着摇摇头。

“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是存在于全球的”这句话曾经无数次历任总统拿来作为口头禅,中东、非洲似乎哪里存在有石油、哪里存在有能源、哪里存在有利益,哪里便可以看到‘白头鹰’的身影。什么‘萨达姆的独裁统治’、‘伊朗等国是邪恶轴心’,不过只是糊弄民众,或者干脆是为师出有名,而找得理由和借口罢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游戏规则永远都是强者所制定的,而不是由弱者来支配。而要作为强者,就必须存在有足够的实力。

似乎美利坚这只白头鹰就从来没有缺少过实力,复苏的北极熊、睡醒的中国龙的确很是强大,它们的力量都是强大到了足以让世界而为之颤抖的地步,可是即便这样,无论是莫斯科,还是北京,都不得不来正视下美利坚的力量,毕竟王者之位依然属于阿美利加。

然而事情并不总是按照白宫的意愿来发生的,世界每天都在改变,正如最近正愈演愈烈的南美危机一样,美国政府不正是忙的焦头烂额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者是从那场侵入到中国大陆的战争开始的吧,似乎从那场战争开始,世界已然是颠覆了自己的秩序。

望着舷窗外那浩瀚的天宇,安德鲁总统苦笑着摇摇头。谁能够想到目前美利坚合众国最大的敌人不是中、俄这两大宿敌,而是一向是为坚定盟友的欧洲呢。也许这个世界真是疯狂了。

一向以来,南美大陆都是被白宫视作为是美国的后庭院,尽管南美也有ABC三巨头(阿根廷、巴西、智利)但终归在这片土地上只有一个背后阴影样的主导力量-美国政府。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这处美利坚的后庭院都是不能容忍别的势力所渗入的,自从1823年12月2日美利坚合众国第5届总统J-门罗在他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了美国对外政策原则时,美利坚合众国便已经开始了自己在南美大陆的势力存在经营。

回首到19世纪初,自从托马斯-杰斐逊出任联邦总统以来,美国便开始进入大规模的领土扩张时期,而这种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又与当时的世界霸主-大英帝国存在有冲突。第二次英美战争之后,美国政府修正了自己的扩张策略,不在谋求北吞加拿大,而是南下中南美洲。

1823年8月,在英国外交事务大臣G-坎宁的邀请下,美国与英国结成同盟,以反对俄罗斯、普鲁士、奥地利三国的‘神圣同盟’对拉丁美洲的独立运动的干涉企图。12月2日,门罗总统在国会咨文中宣称美国将不干涉欧洲的内部事务;美国承认并且不干涉欧洲在拉丁美洲的殖民地和保护国;但欧洲同样不得再在美洲开拓殖民地;欧洲国家控制、压迫美洲国家的任何企图都将被视为对美国的敌对行为。这份国情咨文也就是后来的‘门罗主义’的鼻祖。

“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 的口号固然响亮,但这也等同于宣布了美洲大陆是属于美国的势力范围。尽管从一定的意义上来说,门罗主义从客观上起到了避免已经独立的拉美洲国家再沦为欧洲列强的殖民地的作用,但却也是美国将拉丁美洲彻底拉入自己势力圈的开始。

1876年,美国政府出面调解阿根廷与巴拉圭间的边界纠纷;1880年,调解哥伦比亚与智利间的纠纷;1881年解决墨西哥与危地马拉间,智利与阿根廷、智利与秘鲁间的边界纠纷;1895年,在英属圭亚那、委内瑞拉边界问题上,美国政府更是迫使英国不得不同意通过仲裁法庭来确定两国边界;1904年,西奥多-罗斯福更是将‘门罗主义’推进一步,他在所提出的‘罗斯福推论’中指出,一旦某个拉美国家有事,美国可以干涉其内部事务。

也正是在西奥多-罗斯福、伍德罗-威尔逊总统任内,美国在拉美,尤其是在加勒比海地区的事务干涉中更是频频而动,这种现象一直维持到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任内,因为这位轮椅总统一度放弃了干涉政策,而推行睦邻外交。这倒不是美国人善心大发,金盆洗手,又或者是对拉美事务不感兴趣了,而是华府清楚的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云已经笼罩了下来,亚洲、欧洲,整个世界都已经快成为了火药桶了,而这个时候,要是后院着火……

随着二战的结束,已然取代英国而成为世界霸主的美国重新开始在拉美推行‘门罗主义’。1959年6月得到美国政府支持的雇佣军入侵危地马拉;1961年4月,猪湾事件,美国组织雇佣军入侵古巴;古巴危机,迫使苏联作出让步,撤除部署在古巴的导弹;1964年1月,美军直接干涉巴拿马;1965年,美军出兵多米尼加,镇压多米尼加国内武装起义;1983年,‘急迫暴怒’行动,美军入侵格林纳达;1989年再次侵入巴拿马;1990年封锁哥伦比亚;1993年应对海地危机。似乎中南美洲的每一次动荡不安背后,都有美国人的身影。

当美国人一次次在中南美洲肆意扩张,打着维持和平的旗号大肆拔除一个个刺头的时候,中南美洲国家和美国之间的矛盾与积怨也越来越深。一个古巴便已经是足以让美国人头疼不已的了,可是自卡斯特罗之后,南美-委内瑞拉又冒出来了一名叫做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的尖刺。这也就算了,可是趁着美国政府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冬眠了近20年的莫斯科却又在复苏后,于中南美洲这片土地上,大做文章。

应该说,2008年是美国人最为恼火的一年,而这种恼火很大程度是来自莫斯科的挑衅,显示在8月将美国人插入到高加索地区的钉子-‘天鹅绒革命’之后的格鲁吉亚一顿暴揍。眼看着格格巫被一顿好揍,华府还没有能够醒过神来,莫斯科又砸出了第二板斧,9月10日,两架隶属于俄罗斯远程航空兵-第37战略航空集团军的‘TU-160海盗旗’战略轰炸机在委内瑞拉北部波利维尔-解放者空军基地降落,这也就是冷战之后,俄国军用飞机首次重返南美洲。11月,俄罗斯海军的‘彼得大帝’号核动力导弹巡洋舰和‘恰巴年柯海军上将’号反潜驱逐舰在加勒比海举行大规模军演。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俄国人的吵吵闹闹也就算了,最让华府所想象的不到的是,随着北极熊将脚步重新探及而至,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在南美-这一世界的最后和宁之地。虽然中南美洲国家的治安向来都是很糟糕,可是在这片土地上,全面性的大规模战争却很少有之,并且物产丰饶、土地肥沃,更是有着诸如地球之肺-亚马逊丛林这样的最后一块圣洁之地。

美国政府固然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否则也不会在2008年初,下令恢复早在1950年就被裁撤掉的第4舰队。然而俄国人虽然折腾了几次,查韦斯叫骂了数年之久,那位早已经作古多年的卡斯特罗也曾是让美国人头疼不已,可是这些都并没有真正触及到美国在中南美洲的利益要点,而让美国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是为美国盟友的欧洲,却直接一针见血的戳到了美国人在中美洲、南美洲的要害,甚至这一针还真是给刺出了血来。

“总统先生,这是夏威夷来的资讯!”一名年轻的事务官递过来几份文件,将安德鲁总统从遐想中拉了回来。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这几份来自太平洋司令部的最新资讯,安德鲁总统除了赞叹这架VC-25A型总统专机上的先进通讯设备之外,还能够说什么呢。

“通知其他人到机首(注)来,我们是该探讨一些问题了。”安德鲁总统打了个响指,一扫之前的阴霾,笑着说道。掂看着手里的文件,这位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不由得再次露出笑意。或许,这个时候那些该死的欧洲佬们也在头疼不已吧。



注:VC-25A型总统是由‘波音747’客机改装而来,presidential suite(总统休息室)位于机体第二层的机首位置。实际上也就是在飞机头这里,最上层的cockpit驾驶舱下面。而隔壁就是总统办公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