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斯帕茨 上将(美)

景麒121 收藏 0 313
导读:如果仅就名气来看,斯帕茨恐怕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盟军著名指挥官中最不出名的一位,但就他的性格、经验、专业水平及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美国战略轰炸航空兵司令所处的重要地位和所做出的贡献来看,斯帕茨则可以理所当然地跻身名将之林。   卡尔•安德鲁•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8_22918_7922918.jpg[/img] 斯帕茨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8_22

如果仅就名气来看,斯帕茨恐怕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盟军著名指挥官中最不出名的一位,但就他的性格、经验、专业水平及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美国战略轰炸航空兵司令所处的重要地位和所做出的贡献来看,斯帕茨则可以理所当然地跻身名将之林。

卡尔•安德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帕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Karl Andrew Spaatz,1891—1974年),1891年6月28日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父亲是印刷商,美国民主党参议员。1914年,斯帕茨毕业于西点军校,分配到驻斯科菲尔德的步兵部队。后来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接受飞行训练,1916年正式成为飞行员,并参加过潘兴将军指挥的远征军对墨西哥的作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斯帕茨少校随美国远征军到法国,从事飞行训练工作。有一次,斯帕茨利用休假的机会擅自来到前线,同英国飞行员一起参加空战,击落3架德国飞机。斯帕茨因此获得优异服务十字勋章。战争结束时,斯帕茨已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和指挥官了。

斯帕茨热爱飞行事业。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作为军人的平淡岁月里,像许多同时代的军官一样,斯帕茨经受着晋升缓慢的考验,在少校军衔上停留了15年,但这丝毫没有动摇他的信念和爱好。从20年代起,斯帕茨对军事航空事业的作用及潜力就有深刻的认识,一直是制空权理论的拥护者,认为航空部队能够成为独立的作战力量,能够单独实现作战目的。斯帕茨对各种新战术和新技 醣硐值檬秩刃模恰胺尚斜硌荻印钡亩釉薄?929年1月的第一个星期,斯帕茨参加了在洛杉矶上空进行的著名的空中加油试验飞行,因而获得优异飞行十字勋章。斯帕茨在此期间曾指挥过战斗机和轰炸机部队,1935年至1936年在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学习。后在陆军航空兵司令部先后担任训练与作战处处长、计划处处长、装备处处长和副司令等职,编写过系列飞行教材,参与军用飞机的选择评估,参与计划、组织、指挥过多种重要的空中训练和演习。1940年,斯帕茨曾率考察队前往英国考察英德之间的空战。

1942年5月,斯帕茨前往英国出任美国陆军第8航空队司令。同年8月,该部即开始攻击欧洲的敌方目标。三个月后,斯帕茨在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中担任艾森豪威尔属下的盟国空军司令,从此长期在北非战区和地中海战区指挥作战。

像当时的大多数空军将领一样,斯帕茨也相信战略轰炸是航空部队的主要任务并认为轰炸机的作用应优于战斗机的作用。这种理论来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陆军航空部队的著名指挥官威廉•米切尔,到30年代便成为美国陆军航空部队的基本思想。1942年,对德国实施空中攻击已是一种可能而必需的事情了。在英国人的合作下,美国陆军航空部队的将领们跃跃欲试,决心实践其战略轰炸理论。斯帕茨就是此项实践的积极主持者。

当时美国的主要轰炸机有B—17“空中堡垒”及B—24“解放者”。1942年,斯帕茨认为大量集中的轰炸机可以在白天深入德国领空,而不需要战斗机的护航作为保障。但1943年的作战实践证明,没有战斗机的护航,轰炸机总是遭受着惨重的损失。1943年12月至1944年1月,美国轰炸机简直不敢冒险接近德国国界,更不必说深入心脏地区。恰在此时,美国最著名的P—15“野马”战斗机和B—47“雷霆”战斗机这两种远程战斗机投入使用,为轰炸机执行任务造就了更好的条件。对于护航战斗机的使用,斯帕茨充分认识到以前观念的错误及新观念的正确性,不仅热烈提倡而且非常娴熟地加以运用。斯帕茨要求战斗机对德国空军发起猛烈攻击,坚持认为战斗机不要束缚在轰炸机的任务上,应该在轰炸机之前领先挺进,在空中和地面搜寻德国战斗机,然后将其摧毁。这种做法效果非常显著,使德国空军遭受无法忍受的损失。到1944年初,美国的“野马”战斗机和“雷霆”战斗机在德国上空夺得制空权,于是美国轰炸机便在德国上空得心应手地执行作战任务。当1944年4月初美国战斗机在柏林上空出现时,戈林即哀叹自己已经输掉了空中战争。

1944年,在盟军登陆西欧的“霸王”行动中,斯帕茨来到英国统率美国战略航空兵。在有关战略空军的指挥权及轰炸目标的选择等问题上,盟军最高司令部内意见分歧,幕后斗争激烈。当时盟军的战略空军包括英国轰炸航空兵和美国轰炸航空兵,分别受英国的哈里斯和美国的斯帕茨指挥。丘吉尔反对把英国轰炸航空兵的指挥权交给艾森豪威尔,认为应把它作为一种独立于“霸王”行动之外的力量。通过艾森豪威尔的极力争取,丘吉尔才做出让步。斯帕茨是艾森豪威尔的强烈支持者,他保证美国的战略轰炸航空兵可随时供艾森豪威尔调遣。但斯帕茨极力反对把他的战略轰炸航空兵置于盟国空军司令英国人利马洛里之手,声称他对利马洛里担任这一职务毫无信心可言,他的态度是不予合作。通过权力的平衡和调解,1944年4月中旬,艾森豪威尔亲自正式接管这一权力。从此以后,艾森豪威尔与斯帕茨之间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在对轰炸目标的选择上,盟军的将领们主要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认为应选择敌铁路运输系统;一种认为应选择敌炼油厂系统。

艾森豪威尔、特德和利马洛里都主张把重型轰炸机用于攻击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铁路运输系统,以孤立登陆作战地区,认为这是攻击开始日登陆成功的最佳保证。斯帕茨则强烈主张,如果只攻击那些运输目标,则敌战斗机断不会起飞应战,而当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时,敌战斗机就会拚死加以拦截;反之,如果盟军轰炸机对德国本土尤其是石油系统作持续攻击,则一定可迫使其战斗机起飞应战,为其重要的石油目标作殊死搏斗,德国空军就无力量来争取制空权了。但斯帕茨终于没有顶住艾森豪威尔、特德和利马洛里的一致意见,于1944年3月25日在英国空军部大楼经过一场徒劳的争辩后,不得已放弃了他一再坚持的轰炸炼油厂的方案。但在同意他的轰炸机去攻击运输目标的同时,斯帕茨要求艾森豪威尔允许当兵力可以抽调而且天气又合适时,他仍可以使用轰炸机攻击德国境内的石油目标,否则,他决心辞职不干。1944年5月,对德国石油目标的初步攻击证明效果颇佳,艾森豪威尔也就扩大了斯帕茨决定目标优先的权限。斯帕茨在盟军指挥机构内力主攻击石油目标,以及他对于此种作战指导的贯彻执行,要算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两大成就。

欧洲战争结束后,斯帕茨接管对日本的战略轰炸指挥权,主持制定把原子弹投在广岛和长崎的计划。1945年9月2日,斯帕茨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战舰上参加日本 督狄鞘剑晌┮?参加德日两国投降仪式的人。

1946年,斯帕茨继阿诺德之后任美国陆军航空队司令,负责组建独立空军的工作。1947年9月26日,斯帕茨就任美国第一任空军参谋长,美国从此有了独立的空军。1948年,斯帕茨退出现役。1974年7月13日,斯帕茨在华盛顿去世。

斯帕茨有着独特的个性,讲起话来直言不讳。他不喜欢长时间坐在办公室里,经常亲临作战前线。他不太注意修边幅,因而经常受到美军将领中那些衣着考究、有贵族气派的人的嘲笑。艾林豪威尔曾命令他纠正飞行员的敬礼姿势,斯帕茨则回答说,只要他能干好工作,就不介意他们是如何行礼的。斯帕茨很崇拜艾森豪威尔,艾森豪威尔也很器重他。艾森豪威尔认为斯帕茨是他的下属军官中最出色的一员,称他是一名“既有经验又有能力的空军指挥官,为人忠诚,无私忘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