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一十三节 大发展1

wuyanlai 收藏 17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三十年(1941)二月十一日农历正月十六 延安 七十八集团军延安留守兵团司令部


看着手中一批批地即将从欧洲起运的,或者已经票在海上了的物资,武太行的心中不禁一阵的激动,现在国内已经初步的建立起了完善的工业体系,加上美国进口的大批量的设备和工业母机,等这批欧洲来的设备到位了以后,我们的国家就可以迅速的进入现代的,准工业化国家的门槛了。


“是时候了……”武太行木讷的擦着手中的那支手枪,他的心思在远远的天际,而手上的动作,是他长久以来形成的一种本能,已经根本不用脑袋去思考。“根据情报显示,德国、苏俄以及美国的几个机构已经在喷气飞机的研究上取得了进步,而我国则一直还处在试验阶段,为了不被落下,为了占领新军事革命的高峰,我们必须在未来的喷气式战机的竞争中,占领绝对优势。另外,导弹工业的发展,也是一个国家军事实力的最终体现。那是最可靠,威力最大的硬实力。”


至于“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因为影响世界进程而受到不好的结果呢?懒得去管了,实在我兜不住了,去找毛主席,他从来没有摆不平的问题,我尽力好了……”


想到这里,目光呆滞的武太行马上精神一振,拿起电话,连下了几道命令。随后又拨通了司令部与重庆最高当局的热线直拨电话(当然了,中共领导与重庆方面联系的电话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为了达到保密的作用,两地之间使用的事加密信号,即便是有人窃听,没有解码器也只能听到杂音罢了。


“委座,我是武太行。”武太行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倒不是他对最高当局有什么轻视,只是在武太行的眼睛中,最高当局在是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之前首先是一个军人,军人之间,理所当然应该有军人的那一分的气势。


“哦,有什么事吗?”最高当局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和蔼的问道,老实说,虽说这部电话一直都摆在最高当局的桌子上面,可是还真的从来就没有使用过,最高当局还是很新鲜这种联系方式的,要知道敢在这样远的距离无所顾忌的谈论军国大事也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


“委座,最近有些问题想请浙江大学的竺可桢校长来解决,请问委座帮不帮这个忙啊?”武太行可倒好,一点也不客气,开口就问最高当局要了一个重量级的人物——竺可桢,你一定会问,武太行想要发展喷气式飞机找竺可桢做什么?难不成要搞什么秘密的天气武器?那自然不是,要知道不管是高速战斗机还是战斗导弹对于气象资料的需求都是十分迫切的,而现在的延安,或者整个的中共控制区,气象监测的力量还是十分薄弱的。


最高当局心里自然十分明白,这个事情解决了,自己的这个校长也就被武太行给“解决”了,虽说他十分的喜欢武太行,但是他也要对下边的人说得过去不是?还好,一直以来武太行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国民政府,于是,最高当局沉吟了一声,等待着武太行的“报价”。


这边武太行也是心知肚明,马上开门见山的说:“委座,我部可以向国军提供一批机械设备,还有药品。另外,我可以向您提供一些重型武器的工艺和技术资料。”


十分丰厚的回报,最高当局再不答应,就是当傻子了,他不需要钱,他也在惩治腐败,可是很多东西他还是需要“平衡”的,起码即便是将来自己交权了,他也要保证自己的身后有足够的历练存在。“好吧,武将军,竺可桢校长是我国难得的人才,我希望你们能够有所成就,有所突破。”


“谢谢委座成全。”武太行正色说,其实占了最大的便宜的还是他,要知道这些动机即便是重庆不开口武太行也是要提供给政府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旋的余地的。


……


二月十二日农历正月十七深夜2点多钟,七十八集团军延安留守兵团某秘密基地外,来了几辆涂装着迷彩色的吉普车,这几辆车被挡得严严实实的,没有雪亮的灯光,只有两盏暗淡的红外线大灯,驾驶员戴着夜视仪在驾驶。通过严密的检查之后,汽车驶进了一座山洞里。苏云天,袁绍文,张思齐,吴梯青,刘光志从车子上走下来,在卫兵的指引下,来到了基地深处的一间密室。


密室里,他们的武太行军长正坐在沙发上,是跟享受的抽着雪茄,那副模样与传说中的资本家没有什么区别,看见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五个卓越的工程师走了进来便将雪茄放下,“坐吧。”依然是他那直爽的话语。五人坐下,武太行环视一眼,开始了他们的讨论。


“诸位,你们都是我们七十八集团军最顶尖级的工业专家,今天请诸位到这里来,是有一件大事情和大家商量。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这里有些资料,你们一人一份,看完了请和我谈谈你们的看法,当然了,你们中的很多人如袁(绍文)博士,苏(博士)都是接触过部分的资料的,但是一次性让你们接触这么多的核心资料还是第一次。”说罢,一个副官把几分油印的资料分发到了五人手中。


他们静静的看着资料,猛然,苏云天抬起头,对武太行说:“军长,这是真的?”武太行笑而不答。苏云天一边看一边点头,又摇头,“太不可思议了,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一边的张思齐则在一旁看天书似的看看他们军长,又看看手中的资料。他使劲的往后面翻,终于,翻到了某种机炮的设计简图,他立刻猴子献宝似的发表起自己的高论来了:“这种机炮确实不错,恩,设计思路很新颖。”他自顾自的说着,忽然,他觉得周围都安静了,他抬起头,看见武太行满面冰霜的看着他。


“军长?”张思齐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可是心里边却是委屈的很,毕竟他对航空方面可以说是真正的门外汉。


“你小子有点出息好不好,人家苏教授看到了多少,你又看到了多少?”武太行又好气又好笑的骂道。


张思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说话了。


武太行抽了口雪茄,继续说道:“这是我们的特工人员从某航空大国实验室中得到的资料,准确地说,是一种上在理论实验中得设计,以我们情报机关的理解来说,我们已经完全落后了。”


“落后了,绝对的落后了,哪个国家有这么强的实力?”苏云天喃喃的念叨着,以前看到喷气式发动机的设计的时候孙云天就感到十分的惊奇,今天看到全套的图纸后他的心情简直是震惊。


“各位,这些武器的全套参数,我们已经获取了,现在我们要把它造出来。”武太行在说道“参数”的时候特地强调了一下。


“军长,这个,恐怕难。”苏云天为难的说道。


“苏博士,难在什么地方?说出来”


“军长,对我们来说,一个是设备,再有就是材料,我们的工业水平虽然大大的增强,但是对于这样的精密设备的制造,我不感保证。”


“这些你们都不用太担心,设备,材料,只要是地球上有的,我砸锅卖铁都给你们买来!”武太行恶狠狠的说,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几十亿美元的支持,大量的发行人民币入库的黄金白银……。


苏云天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既然军长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只能甩开膀子干了。”还能说什么?只有干了!


“是的,甩开膀子,有什么要求,只要提出来,我都满足你们。”武太行用力的敲了一下桌子说道。


“谢谢军长。”看着苏云天,袁绍文等人的震惊,红星的三位厂长在一旁大眼瞪小眼。


资料上写的,是一种飞机,还有一种称为地对地导弹的兵器。核弹组装完成以后,武太行为了为自己保留最后一道利剑,硬是从他带来的资料里,找出了米格21歼击机的资料和米格15的资料,(考虑到现在的技术条件,武太行使用了空军部队在六十年代还在使用的米格15改进型的图纸。)还有早期的晶体管机载雷达的资料,另外,还有在东京湾里两艘潜艇中截取的德国V2导弹的技术资料,再加上他自己带来的惯性制导的资料,他准备造弹道导弹和喷气式飞机了。喷气式飞机,弹道导弹是两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这些武器现在都远远超出发达国家的工业理念之外,更别说积贫积弱的中国,武太行之所以愿意用钱去把飞机和导弹砸出来,他是考虑到了战争最悲观的境地,还有未来世界中,对一个国家工业体系的培育的。


“张厂长,刘厂长,吴厂长,”袁绍文发话了,“军长给我们的是某种绝对领先的飞机,还有一种可以发射后自己按照预定的轨道飞行的炸弹的设想,这些都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理解。按照军长的说法,所有的参数已经齐备,我们只要做出来就行了。但是,这也是登天之举,一来,我们不知道这些参数是不是准确的,二来,这种飞机的速度已经接近音速,我们不但不具备它的测试条件,甚至连制造飞机最基本的风洞都没有。据我所知,当飞机接近音速的时候,所带来的新问题,出现的新现象,是前所未有的。说得不好听一点,我们只能拿着人命去堆。然而,一个优秀的试飞员,哪怕是飞行员,都是黄金堆出来的。更何况,我们对这些东西,都是想都没有想到过。”


袁绍文把武太行的设想表达了出来,一时间,会场气氛很沉闷。一边的武太行默默的抽着雪茄,他心里很清楚,这些参数都是正确的,是那个他曾经所在的年代,无数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用心血摸索出来的,但是,他现在绝对不可言明。然而,袁绍文提出的困难,又都是实实在在的。并且,他心里很清楚,那就是这五个人心中都有个共同的困难,那就是缺少人。这个困难,在七十八军的高级工程师系统中形成了一个默契,那就是谁都不愿意向军长提到这个问题去触到军长的痛处。所以,只能是大家都在等待。武太行何尝不明白?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这些也不是他可以左右的。


在前一段时间出现的“工厂谍案”中,也给了他一个警醒。钱学森?他想起了这个人,这似乎不大好,此时,他正在美国学习航空知识,虽然40年他已经拿到了学位,但是,就让他如此急匆匆的回来,那就真的无异于杀鸡取卵。这样吧,先让这五个人捣鼓捣鼓,实在不行,也只能再等两年等钱学森回来了。武太行如此安慰着自己。


武太行猛的一甩手,雪茄头已经烧尽烫到他的手指了。他对着五位工程师说:“你们的想法我都认真的考虑过,也正如苏教授说的,我们已经落后了。但是,某些人还自以为我们有了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我们再不迎头赶上,鸦片战争就会重演!!”他不失时机的横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张思齐,随后又说道:“资金,设备上的问题你们不用考虑,一切条件提出来了,我就是当掉裤子,都满足你们。


至于人才方面的问题,你们也知道,我一直在尽力,一直在尽力,我做得很不够……”五位自认为受了委屈的工程师重新抬起头,凝视着这个刚刚20出头的,在他们的理解中无所不能的军长,军长由于长期的超负荷的工作,大量的抽烟,指尖已经熏得焦黄,坚毅的双眼中布满了血丝。


工程师们的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武军长,”苏云天发话了,这个计划,他最有发言权,“这些困难我们都想到了,您给个规划,我们什么时候做完吧。”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苏云天已经拿出了拼命的架势,其他四人也都默默的点头。


“尽你们所能吧。”武太行心中也很感动,然而,他真的不知道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什么时候才能成功,但是,他心中充满着对五位工程师的信任与感激。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