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八章三

喀喇魂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3 北京吉普车车后一溜尘烟,蔚司令乘车赶回指挥部,立即召集团、营主管军事干部,研究新的对抗性进攻作战演习方案。 夏日炎炎,军帐内温度很高,会场上气氛有些紧张,干部们围在一起,个个汗流浃背,没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喊热叫苦的,没有命令,依然保持着整洁的军容风纪,这是军队的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北京吉普车车后一溜尘烟,蔚司令乘车赶回指挥部,立即召集团、营主管军事干部,研究新的对抗性进攻作战演习方案。

夏日炎炎,军帐内温度很高,会场上气氛有些紧张,干部们围在一起,个个汗流浃背,没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喊热叫苦的,没有命令,依然保持着整洁的军容风纪,这是军队的纪律,是铁的纪律。

蔚司令额头上挂着汗珠,也顾不上擦,他神采奕奕,站在军用地图前,说:“同志们,大家不要把脸绷得紧紧的,能挂上一个油葫芦。演习刚刚开始,由于舟桥营没有按时架通桥梁,预定到达集结地域的时间推迟了近五个小时,使演习第一方案流产了,责任不在你们,责任在我这个指挥官,官僚主义,计划不周,措施不利,指挥不当。在和平时期,进行多兵种协同作战演习,自我军组建以来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没有经验,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足为怪嘛。失败乃成功他妈,摔倒了爬起来,吸取教训,继续前进。”

作战处葛处长觉得脸上微热,站起来说:“作战计划考虑不周,没有考虑到现有设备如何适应环境、气候的能力,对部队推进的造成影响,我应承担主要责任。”

“作战计划是我批准的,现在不是追查责任的时候。下面,要制定新的演习作战方案,各单位的主要干部都来了,大家围绕着多兵种协同作战演习,各叙已见,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会场沉静,小飞虫发出嗡嗡的声音都能听到。

在场的主管干部面部表情严肃,没人发言。

政委俞年富点了一只烟,语气平和地说:“我听说有的同志在下面提了不少好的建议,拿到会议上讨论讨论吗。”

会场还是一片安静。

蔚司令沉不住气了,他宽宽的额头微皱,提高了嗓门说:“谁有话就说出来,有屁放出来,当面鼓,对面锣,不要在背后瞎嘀咕,犯自由主义。”在蔚司令周围工作时间长的人都知道,平时,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什么时候看到蔚司令额头紧皱,脖子上的青筋露出,就开始发火骂娘了。“毛武生,奶娘养的,你在下面牢骚最多,现在装什么哑巴。”

边防十六团“浓眉毛”团长毛武生腾地站起来,首先发言:“说就说,这次协同演习,一再强调训练和实战相结合,我举双手同意。就拿步兵攻击敌坦克作战项目来说,战士们在平时训练中,磨、打、滚、爬,每次训练的靶子都是战士们自己动手用土垒成的,死的、假的、不能动的坦克,有的战士当了三年兵,还没有见过真坦克是什么样子。这次演习,还是一堆不动的乱石头当靶子,要从实战出发,就来点真格得,真枪实弹的干一场。不然的话,摆摆形式,走走过场,还是狗咬尿泡——白忙乎一场。”

蔚司令听了“浓眉毛”团长的发言,额头上的皱纹舒展开,情绪马上稳定下来,说:“坐,坐下说,不要激动,怒伤肝火嘛。这就对了,有什么意见和看法,说出来心里才痛快。”

“我不坐,习惯站着说话,站着说,敢说真话。天天强调批什么‘钢铁论’,‘唯武器论’,批过来批过去,把军队的装备的坦克、大炮,批的没影了,整个南疆几万里防线,连一台真坦克都没有。不,上次到军区办事,看到在军区大院停放着一辆真坦克,我还上前摸了摸,准备请示首长,把它开到团部操场亮亮相,让战士们开开眼,一打听,原来是一台报废的坦克,破铜烂铁一堆,挪都挪不动,是用二台拖拉机拖回来的。”

军帐内发出一阵笑声,这笑声是苦涩、可怜的笑声。

蔚司令看了看坐在身旁的俞年福政委,用眼神传递一种信息,俞政委点点头,支持会议继续进行。

政治委员俞年富比司令员蔚天恭年长两岁,也是从枪林弹雨中闯出来的工农干部,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老英雄。他一直在部队抓政治思想工作,对工作责任心强,任劳任怨,为边防部队建设作出了贡献。这几年来,他对上边的政治路线执行起来越干越觉得别扭,有自己不同的见解和看法。对上级的指示直接对抗,一名军人是不准许的。有一次,他在办公桌前翻阅部队的政工简报,某连的一名战士会背诵几百条毛主席语录,被评为“五好战士”。他看到这里,气的拍桌子瞪眼睛,骂道:“混球,语录能当枪使,能当饭吃?战士不习武,还算什么战士,还不如回家哄孩子。”当时,他只能在背后发一发脾气,从那时起,他血压增高。他私下对部下说:“我身体大不如以前,思想跟不上形势的需要,你们就大胆地干,有什么闪失,上边怪罪下来,都往我身上推,用我这把老骨头扛着。”从那以后,对政治上比较敏感的大事小情,他推说身体不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加干涉。这次军事演习,同志们知道俞政委患有冠心病,劝他不要参加,在家休养。俞政委说:“该糊涂时糊涂,不该糊涂时决不能糊涂,讨论政治,我这个政治委员可以不参加,军事演习,我不能不参加。”

听话听音,俞政委听的出来毛团长话中有话,话中带刺,涉及到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此刻,他“难得糊涂”,睁一眼,闭一只眼,绝不会行使“政委”的职能和权力,制止这种和当前政治形势格格不入的论调。他常听到下级有怨言,他也有同感,只能装糊涂罢了。

蔚司令说:“十六团团长提出的问题很现实,很好吗。没有真坦克,演习还是要搞的,要立足现状,从实际出发,有问题想办法解决嘛。咱们军区后院停放着二台报废的拖拉机,通知修理所修理一下,轮胎打足气,拴上钢丝绳,汽车拉着跑,让战士们用火箭筒打,炸药包炸,火箭炮轰,打个痛快。庞部长,你不心疼吧。”

后勤部庞部长说:“一堆破铜烂铁,有啥子心疼呢。”

“这个问题就这样解决。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会场气氛严肃而热烈,你一言,我一句,针对多兵种协同作战演习的一些具体问题,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和建议,什么部队装备落后,机动能力差,如何提高部队的机动性呀,什么根据未来战争的特点,少练一些拼刺刀,投手榴弹,多练战术的配合呀,什么战士要一专多能,多了解现代化武器的性能等等。

会议一直开到深夜,重新拟定出新的作战演习方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