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冷战时期的冷战余波

fengyimin 收藏 2 36
导读:自8月8日至12日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因南奥塞梯事件而引起的那场短暂的军事冲突以来,俄、美、欧之间爆发了新一轮激烈争斗。西方有些舆论惊呼“冷战再起”,或认为“新冷战逼近”。 如何看待和评估当前出现的这一场牵动国际战略大局的斗争?只要简略重温一下冷战后美、俄、欧之间关系的历史就可以看到,这场斗争酝酿已久,完全是意料中的事。它不是新冷战,而是老冷战的一次余波。 近代历史告诉我们,每一次大规模战争后大国总要根据战后各自实力对比的变化,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冷战终结,大国实力对比发生了重大变

自8月8日至12日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因南奥塞梯事件而引起的那场短暂的军事冲突以来,俄、美、欧之间爆发了新一轮激烈争斗。西方有些舆论惊呼“冷战再起”,或认为“新冷战逼近”。

如何看待和评估当前出现的这一场牵动国际战略大局的斗争?只要简略重温一下冷战后美、俄、欧之间关系的历史就可以看到,这场斗争酝酿已久,完全是意料中的事。它不是新冷战,而是老冷战的一次余波。

近代历史告诉我们,每一次大规模战争后大国总要根据战后各自实力对比的变化,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冷战终结,大国实力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也是必然的。与一战、二战这样的热战不同,冷战的结束是在和平条件下实现的,不可能像一战、二战那样召开战胜国会议干净利落地重新划定势力范围。这样就出现了虽然世界进入了后冷战时期,但大国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斗争却仍在继续。这正是后冷战时期国际形势动荡不安的重要因素之一。

东德、西德统一时,美国总统老布什和德国总理科尔曾向苏联保证决不搞北约东扩。但是在资本主义的体制下,按实力分配势力范围是“铁的法则”。在这个“铁的法则”下任何有威信的领导人的信誓旦旦都是靠不住的。苏联解体后,俄在经济转型初期经济急剧下降,国力一落千丈。在此情况下,原来不搞东扩的神圣诺言早被西方的战略家们抛到九霄云外了。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的科索沃一战,不仅进一步肢解了南斯拉夫,而且进一步削弱了俄罗斯在前南地区以至整个东欧的影响。紧接着在美国的推动下,1999年、2004年北约先后搞了两轮东扩,把东欧多个国家和波罗的海三小国都纳入了北约。然而美国还不满足,继续步步紧逼:在前苏地区一些国家策动“颜色革命”,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策划在波兰、捷克建立反导弹基地,意在削弱俄的核遏制力;在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等国修建绕过俄罗斯通向西欧的油气管道,与俄争夺里海能源的主导权。这些都逼得俄罗斯忍无可忍,早就想奋起反击了。

在西方向俄罗斯步步进逼的同时,俄国内也发生了重要变化。以2000年普京上台为标志,俄罗斯逐步摆脱了国内危机,进入恢复、复兴时期。近年来,俄罗斯的GDP每年以7%左右的速度上升,国内政局稳定,软实力也有很大提高。而美国面临全球反恐斗争,战线长,战略重点在中东。因此,在对前苏地区的争夺中,俄还是具有一定的相对优势。大国实力对比发生了新的变化,俄罗斯对西方对其战略空间的挤压的反击也跃跃欲试。恰在这个时候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不识时务,派兵攻打南奥塞梯。他或许认为这样可以加速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进程,但这完全是对形势的错误估计。俄立即抓住时机出兵反击,打垮了格鲁吉亚军队。俄的矛头主要是针对北约,针对大力推动北约东扩的美国。这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说这场斗争是冷战的余波,是冷战时期争夺势力范围斗争的继续,是迟早要爆发的。

那么,美欧俄之间这场斗争会不会导致冷战重来呢?从目前种种情况来看,这场政治角逐发展成为新冷战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斗争的双方从各自的利益出发,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俄罗斯的战略意图主要是遏制北约东扩至前苏地区,确保自己的战略空间以维护国家安全,并没有像西方某些人说的重新恢复苏联帝国那种想法。欧盟国家毗邻俄罗斯,30%的石油、50%的天然气都靠俄供应,出于安全和经济的考虑,多数国家都不愿与俄罗斯的关系搞得太紧张。美国虽然态度强硬,但也不愿完全与俄罗斯闹翻。迄今为止,美国除了停止联合军事演习、冻结美俄民用核合作协议等象征性动作外,并没有对俄实施什么制裁。

因此,较大的可能是双方经过反复斗争、较量,艰难的外交折冲,最后在欧亚地区建立起新的相对平衡的力量对比,达成某种妥协。西方不再向前苏地区搞北约东扩,承认俄罗斯在其近邻的利益;俄罗斯也得见好就收,尊重前苏地区国家的主权和利益。无论如何,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大趋势不会改变。这场风波只是标志着世界多极化的趋势又向前跨进了一步,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的世界向多极格局的转型已进入最后阶段了。(上海交大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陈启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