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九十七岁老人亲历的剿匪故事[第一军团]

我是磊哥 收藏 37 15925

九十七岁老人亲历的剿匪故事



前几天外婆生病回一趟外婆家,帮外婆忙完农活之后我和表哥表姐一起去屯子东面探望了齐祖祖(我们这儿叫爷爷的父亲一辈叫祖祖)。齐祖祖九十有七,在孙子的照顾下生活。由于在解放以前齐祖祖是民国时期的警察局的一个队长,小城和平解放以后齐祖祖也就抱着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满腔热血转为了人民公安的一名队长继续从事着他所喜爱的除暴安良,并打算为中华民族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据齐祖祖说,解放过后国民政府的一些散兵游勇和地方上的一些痞子路霸以及以前的乡镇保安队、地主土豪的家丁加上以前就一直以抢杀为生的职业土匪组成了数目庞大、分布广泛的各类土匪,由于刚开始的时候人民政府忙于分田地,而解放军一些部队去了朝鲜,我们这儿的部队更多的是去了西藏,所以导致50年代初期匪患不断,而且对举报的村民打击报复手段异常的残忍,经常围攻区、公社政府,导致正常的生活生产不能继续下去,武装部先后数次组织民兵和驻扎在附近的军队围剿但都收效甚微。直至52年,我们这儿发生了一件数千匪徒围攻我区人民政府,并将解放军指战员和地委领导等数十人打杀死的事件之后,当时不仅中央有文件要求严打匪患,更让当时的行政专署领导下决心整治匪患还有附近调动来了一个野战师!为了打好征粮剿匪这一仗,齐祖祖当时所在的公安局也抽调了熟悉当地情况的18名公安干警做向导,配合区、公社政府和地方民兵带领解放军下乡剿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征粮剿匪被数千名匪徒攻进区政府所杀死的解放军指战员以及地委领导就埋骨于此。


其实那个时候齐祖祖已经41岁了,身体早已不比那个时候那些经常接受枪林弹雨洗礼的20来岁的解放军指战员,当时公安局领导也以年龄大为由劝说齐祖祖不用去了,但是他却坚持要去,用他的话说:这是我向人民政府表忠心,哪怕是死也值得!其实当时公安局的领导是怕齐祖祖和土匪有染,毕竟好几个和他老人家共事的前国民政府同僚现在都成了匪首。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所以关于剿匪的一些细节公安局领导开始有意的瞒着齐祖祖。这事齐祖祖也看得出来,没办法,为了“向人民政府表忠心啊”,这也正是他执意坚持要去下乡剿匪的原因,用他给我说的是话是“你以为我想去啊,那个时候你齐三爷爷才刚出生,没办法啊,我可受补了在人怀疑的眼光中过日子”。他要用实践证明——我现在是人民公安,与那些土匪没有任何瓜葛。实践证明他这样做没有错,即使后来挨了一枪,但也是千值万值的。


53年1月初,外地调来的解放军某部官兵再离城十公里以外临时驻扎,然后按照先前武装部和行政专署、地委领导的安排下齐祖祖和另外17名公安干警和武装部的领导以及部分部队乘着夜色会合了。解放军某部的王副团长带了两个营加一个连(一个加强营4个连,共8个连共1000余人)过来,双方经过的简单的寒暄之后,武装部和解放军的王副团长像参战部队分配了任务。王副团长和武装部部长留守小城并留下两个连作为机动部队。本次行动为按计划是奔赴七个土匪窝点,由于以往部队有限,你围住一个其他的土匪就会赶过来支援,这样往往是剿灭不了土匪反而会增加部队的伤亡。连吃了几次亏之后相关领导不得不就将部队分成七个小组。将他们全部包围,围死并一点一点的消化掉他们。在紧张、有序、迅速的完成分配、明确目标之后齐祖祖和一另名公安小张带领着孙连长所带领2连朝目标地域赶去,他们必须要在拂晓以前将土匪围在寨子里并力争全歼。四两大卡车载着一百四十来条汉子在深夜里狂奔,发动机的咆哮夹杂着迎面吹来的寒风,不知是真的冷还是大战前的紧张时不时的让人不自觉的哆嗦。


汽车艰难的颠簸了三个小时之后,齐祖祖带着他们下车了,此处离目的地还有十公里。按计划他们沿着小路往前走两公里区、公社的民兵会来接应他们。为了按时完成任务大家一路小跑,很快前面等候民兵叫住了他们,经过简短的寒暄和问候这群民兵便在前面当向导了。这次来的民兵说是一个连其实也就五、六十号人,而且几乎全都是老式步枪,有十来号人还是拿的锄头等冷兵器。齐齐祖祖暗自庆幸,不错还是有两百来号人了。据民兵连张连长所说,匪徒共有六百余号人对外号称反共复国军川南第1旅,旅长原系国民革命军的一名营副,由于以前作恶多端,知道自己投诚后人民政府不会放过他,在小城和平解放之前在他的怂恿和胁迫下有一百多名士兵和他一起逃到了这里当土匪,刚开始的时候军分区和武装部都不知道这件事一直以为是小股土匪也就没放到心上,哪知等小城的各方面稳定下来之后,在打算进攻时匪窝时,那名营副的苦心经营下已经有近千人了!以前部队也来围剿过可是由于兵力不足和其余几个匪窝的相互间的支持一直没能拿下来,附近的百姓可真是遭了殃,解放后的这三年每年收到的粮食不仅要上交政府还要上交给土匪。这个营副有一个规矩,但凡是按规定缴纳粮食的保证家里面不受任何刁难,他们不抢女人,只抢粮食和牲畜,但是只要有农户不交租但凡是女人都会被他们抢去糟蹋。


交谈完毕,已是凌晨四点。孙连长将部队分好工之后便以排、分队、班开始了行动。对于如何控制到相关的高地和突破岗哨的这点齐祖祖也不得而知,因为他和另外一名公安小张当时在两名解放军战士的保护下跟在了大部队的后面,所以无缘亲眼目睹当年的合围过程。齐祖祖只是这样对我说“听说那些解放军战士很厉害的,很远就用飞镖把放哨土匪无声无息的给消灭了,接着占领了周围的高地,并对该匪窝形成了包围”。


严寒的冬天,天亮得特别晚,六点之前解放军指战员们已经完全将该匪窝合围,只待天亮一举灭了该匪穴!


接近六点半的时候敌人似乎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并大声呼喊哨兵,有两个土匪壮着胆子走了出来,迎接他们的确是两发子弹。顿时匪窝乱了套,里面的人大叫着“共军来了、解放军来了······”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不多开一枪,不暴露火力和兵力,以免兔急跳墙,况且他们唯一的重武器只是两门迫击炮,连机枪加上这次行动特别加了的一挺都才4挺。而上次部队来围剿的时候可是尝到了土匪们重机枪的滋味儿,以往的经验告诉孙连长,等天大亮之后我们才会有优势,现在的能见度太低了,一会儿说不准还要起雾。


听见枪声之后,敌人瞬间乱了阵脚,一阵点射迎面而来,可是我方部队并没有反击。匪首也搞不清是什么状况急得在里面团团转,出去就会挨枪子,难不成在里面等死不成——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不可能会有救兵。他不可能投降,对于他的暴行他自己心里面有数,所以刚刚只要孙连长一让勤务兵喊投降他就会叫手下朝喊话的方向开枪。他知道,这一次只有靠他自己。


双方都剑拔弩张,双方都等着天亮——一方是等天亮是想能见度高了之后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他没有足够的本钱往里面冲,他不敢拿同志们的命来赌;另一方则是希望天亮之后能起大雾,他没有足够的把握拿着自己苦心经营了三年的老本往外面冲,他输不起他不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唯一知道的是所有的匪窝都被围了。


双方都在想——少死一个人就算是赚到的。只不过是一个想赚的是一起拼搏数年了的兄弟的深情、战友的性命,另一个则是想为自己将来或许还有的东山再起的机会多赚一个本钱。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起雾了!不过万幸的是雾不大!孙连长有点心慌了,沉不住气的他急忙吩咐勤务兵叫来了三个排长和民兵连长商量:是打还是继续围?这时候匪窝里面也是同样情况,匪首焦急的询问他的几个干将:是打还是继续守到浓雾时在突围?


商量过后,孙连长看看表,已是七点三十分,再看看阴霾的天空雾是越来越浓。刚刚据民兵连张连长提供的信息也表明,这山上无非不起雾,起雾则是浓雾!经研究,部队临时决定马上强攻!时间是七点三十五分!


匪窝里面商量的结果也出来了,他们料定即将大雾,都下去准备随时撤退了,他们相信,解放军现在是不敢贸然进攻的。我想,此时营副一定很不舍的看着他这个苦心经营了三年的巢穴!


七点三十五分,两门迫击炮伴随着一轮轮手榴弹朝土匪们的聚居区飞射而去!一瞬间,火光冲天,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映衬着土匪们的阵阵惨叫此起彼伏!接近十分钟的炮轰和手榴弹炸了之后,忽然平静了下来,那声音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得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够听见。孙连长又叫传令兵喊话,连喊十余声里面没人回复,孙连长决定——冲进去!


接近八点的时候,冲锋号响了,除了很少一部分担任警戒的士兵外全都冲向了匪窝,此时齐祖祖也和那名小公安也拔出了手枪,高喊着:冲啊!缴枪不杀!便朝匪窝冲了过去!


后面的搜捕战我军先后牺牲了28名战士、民兵,除了少部分土匪投降以外其余全都被歼灭了,那一仗绝对是个打胜仗——我军以牺牲28名战士、民兵,重伤17名的微小代价就取得了全歼匪徒四百余人、俘虏匪徒200余人的战绩!其实后来孙连长总结时说,那天是我们运气好才打得这么顺利,因为在第一轮的迫击炮和手榴弹的袭击中就将匪首营副和其中的骨干炸死了一半,剩下的人群龙无首、各自为战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只有放冷枪。而我军士兵伤亡也主要是被冷枪打中致命的。如果当时我们再晚十分钟进攻的话,后果一定会不堪设想!


听齐祖祖说,由于人力有限时间匆忙,那些阵亡的烈士先由公社代为保管,重伤员留下养伤,能随队行军的马上朝三十多里外的另一个匪窝赶去,那边的围攻很不顺利,包围圈被土匪们突破了!部队必须马上赶过去参与围剿,这次围剿务必全歼,如若这次不能全歼匪徒,将来漏网的土匪一定会疯狂的报复,继续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清理战场的工作落到了民兵身上,齐祖祖和那名小公安没来得及休息,便又随着孙连长的部队继续朝目的地开进。


有次我在齐祖祖所说的那场战斗的地方去过,那里至今还还有一座烈士墓孤零零的立在公路边上,墓碑已倾斜,墓身上长满了杂草,而且烈士的姓名也被人恶意划去了,听人说由于改烈士和当地一户人家同名,连墓碑上烈士的姓名都被不知哪户无良的刁民划没了了。我不知烈士泉下有知会不会后悔为他们所做的一切。有时间和机会我会再去一趟那个地方并将照片发上来的。


再此,向征粮剿匪战斗中牺牲了的解放军先烈们致敬!人民没有忘记你们!我们今天没好的生活与你们昔日所奉献出的宝贵的生命是分不开的!人民解放军万岁!伟大的解放军士兵万岁!


时间有限,下文将另行发表,谢谢支持!



老屯子的故事之一:九十七岁的齐祖祖






本文内容于 2008-9-20 19:25:30 被我是磊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