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


可怕什么就来什么。中村扫了众人一圈后,目光最后落在了杨小白的身上。

杨小白心里咯噔一下“娘的,这下玩完了。”

“杨君,你是皇军最忠实的朋友。也是一名帝国优秀的军官。你看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娘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这话杨小白不敢说出口。

“大太君,以小的愚见,我们还是选中一处。集中进攻为好。这样一来,就算我们遭到八路的伏击,我们抱成一团,他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什么作为。一切的行动都由现实的战况来决定。可是如果在远,就出了我们单独作战的能力了。以小的看,到时我们还需要有大批的支援部队才行。。。。。。”

杨小白的注意说实话是比较稳妥的。最重要的是他为中村铺好了台阶。就等着中村就坡下驴了。说的在明白点就是---我们小心点向前打。不要有大的伤亡,最好能抓几个村民。这样对上面就有了交代。反正也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至于下面的人嘛,估计他们早就想回去了。谁也不愿意在这大山里和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作战。

但是这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是不能放在桌面上给人看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老奸巨猾的中村怎能不清楚?他看了看杨小白说道:“呦西,杨君这话说的不错。这个主意比较稳妥。诸君,以为如何?”

还能如何?中村这个最高长官都说行了,下面的人还能说什么?虽然他们都不愿意听从这个汉奸的主意。

中村弹了弹烟灰,继续说道:“我决定,以这个村子为中心,部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和我向前继续进剿。一部为留守部队,在此地作为我们前进的一个支点。并随时准备支援前线。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我们现在研究一下人员分配问题。”

他的话音刚落,下属一群日军皆齐声道:“卑职愿和阁下共进退。消灭中共军!”

中村没有说话,他一直在众人间做着平衡。他很想带着杨小白一起前进。因为杨小白的很多想法和他都不谋而合。在他看来,杨小白够听话,够头脑。从不死板的做事。更会来事。此人有时比他那些心腹还要好使唤。中村固执的认为只有杨小白才能帮他完成在此地区的完美统治,成为大日本帝国的优秀典范。

可是他也知道,这次是万万不能带杨小白去的。他的属下是不会对一个走狗言听计从的。他们打心眼里就看不起杨小白。就算中村强行下令,他们也只是表面应付罢了。很容易造成内部的不和。如果真成了这样,不要说打仗了。光频频的内耗就够中村头大的了。

中村想了一下说道:“井上君和杨君身体有恙,需要修养,且不宜长途作战。此役就藤田君留在这里。我不在时,由藤田君主持一切。其他的人随我出征!”

“哈咿,卑职遵命!”

井上一雄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他自认什么都比自己逊一筹的藤田居然要指挥自己!但是,不管他在不情愿,在有意见。他也只能忍。一是中村亲自下达的命令。井上不敢抗命。二是身上伤口不断传来一阵阵的痛楚提醒他,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他真的该好好养伤了。

中村见众人并无异议。点点头说道:“诸君既然同意,那我们就照此计划行事。不过,我要提醒诸君。我们现在是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困难。但是,中共军的困难比我们的还要大。他们的士兵和村民只能躲在寒冷的大山里,终日不能生火。他们只能风餐露宿。我们不能因遇到一点挫折就灰心丧气。谁若是作战不力,我就要用他的人头以证军纪!诸君,都听清楚了吗?”

“哈咿,卑职等必会勇猛向前,誓死效忠中村阁下!”



-----------------------------------------



当刘涛领着战士们牛喘似的赶到目的地的时候,中村已经准备出发了。

“妈的,操你娘的小鬼子!老子累得舌头都快伸出来了。他们却人模狗样的列队出发。好,就让你们这帮孙子在好好的过几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帮杂碎!”

“刘营长,你在说什么呢?”一旁的张勇不解的问道。一路上,刘涛没少教导张勇。虽然张勇有好些还搞不明白,可和别的军官比起来,张勇领先他们的不只是一大步那么简单。刘涛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手底下多几个智勇双全的将领,那以后的仗就好打多了。

“啊?没什么。在骂小鬼子呢。张勇,立刻通知马连长,政委他们很可能在这附近留下了民兵。村子周围看来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叫他派出一个班的战士,仔细寻找。一旦找到政委他们留下的民兵,马上把他们带过来。现在只有他们最清楚这里的情况。还有,派出侦察员,严密注意日军动向。但是不能和日军接火。其余的人抓紧时间休息。”

“是!”

刘涛在自己的帽子上撒了几把黄土,又插上了些枯草。又把望远镜的镜片用一块布包住,再在布的中间开了两个蚕豆大小的孔。这样一来就解决了镜片反光的问题。大大的降低了被发现的概率。这也是刘涛在前世看电视学来的。

刘涛趴在一堆杂草中,仔细的观察着日军的情况。映入他眼帘的是大队大队的日军正集结待发,余下的日军也在拼命的加固各种工事。大有长期占领此地之势。

“小鬼子在干什么?难道真的想把这里变成他们的兵站?不可能啊?除非他们都疯了!”

刘涛不死心,继续观察着日军的动向。他发现所有即将出发的日军没带重武器,只带了掷弹筒和少量的轻型迫击炮。连九二式重机枪带得都很少。很明显,日军要进山了。重武器在地势险要的山中根本无法展开。带上它们反成累赘。而留守日军的防御成半弧形,重点正好对着自己所在的位置。不仅如此,日军这个弧形工事分为一线阵地,二线阵地和炮兵阵地,层次分明。各种火力点的设置恰到好处。在任何一处都能相互支援。虽然仓促入手,但也基本成形了。

刘涛又仔细的观察了日军所带的物资,渐渐的,刘涛心里亮堂了起来。

“营长,营长!”一名战士领着一个人匆匆的赶来。

“报告营长,留在附近的民兵找到了。这位就是民兵队长姜锋。这几天就是他们和鬼子作战。”

姜锋敬了个军礼说道:“我。。。。。。不!民兵三大队队长姜锋向营长报到!”姜锋还是第一次面对面的和刘涛说话。心里多少还有点紧张。

“噢,是姜队长呀。你好。你好。”

刘涛扭头对那名战士说道:“你马上把马连长和各位排长叫来。我有事要说。”

“是!”

“哎,姜队长,你紧张什么。来,座。”

姜锋红着脸说道:“我,我是第一次和这么大的首长当面说话。我,我不知说什么。”

“呵呵,你呀你。”刘涛笑着打了姜锋的帽沿。说道:“见个营长你就不知说什么了?那你要是见到军区司令怎么办?不活了?哈哈。”

姜锋也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姜锋同志。这几天你们坚持和数倍与我的强敌作战。并不断的袭扰日军。你们辛苦了。我代表政委,各级各级指战员和根据地的老百姓,谢谢你们了。”

“不,不,不。我们全是按照营长和政委的部署行动的。我们只是执行命令。并没有做什么。。。。。。”

“哎,你谦虚什么。仗打得好就应该得到表扬。这是你们应该得到的。”

这时,马贵和各个排长都赶来了。刘涛招呼大家坐下后,指着姜锋说道:“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战斗英雄民兵队长姜锋同志。这几天他们想尽办法和小鬼子周旋。不简单啊。”

刘涛接着说道:“姜锋同志,这位是马贵马连长。这是张勇。其他的人你都认识,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马贵握着姜锋的手,笑着说道:“姜锋啊,你们厉害呀!等这仗打完后,让营长给你们请功。”

刘涛挥了挥手说道:“请功的事以后再说。姜队长,现在人都到齐了。你把你们这几天的情况仔细的给我们说说,越详细越好。”

“是,事情是这样的。。。。。。”姜锋接着把这几天的战斗情况娓娓道来。尽可能的不落下一些小的细节。

“营长,事情就是这样。我说完了。”

刘涛听完“嗯”了一声后就陷入了沉思。马贵在一旁说道:“姜队长,部队人员伤亡如何?”

“报告马连长,部队牺牲十人,伤六人。伤者除三人伤势较重外,其余的人还能作战。”

停了一下后,姜锋惭愧的说道:“对不起,营长。我没能完成任务,你处分我吧。”

刘涛打了姜锋的脑袋一下,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说过很多次了,兵者,诡道也。将军要能勇,也需能用计。审时度势,因时而动,这才是名将风范。姜队长,你要是死拼烂打我现在已经毙了你了。”

说完,刘涛把望远镜扔给马贵,指了指旁边的小山坡说道:“每人拿上一个望远镜,趁着天还没黑,上去给我仔细的观察。等会在这里开个碰头会。”

马贵等人小心的摸上了山头,每个人找了一个适合观察的地方,仔细的观察起日军来。他们每个人的面部表情是那么的凝重,稳健。张勇和姜锋二人还在一张纸上画着什么。

刘涛在坡下看着他们,欣慰的笑了。“这帮兔崽子,总算成熟了。这些人在以后都是部队的骨干力量。人才难得啊。”

过了好一阵子,马贵才从山头上退回来。刘涛扔给他一根烟,问道:“怎么样?”

马贵点上烟,美美的吸了一口。答非所问的说道:“营长,你是不是在有意的考察这几个小子?我发现你现在好多事都不说明白。什么事都让这几个小子去做。你不怕出什么叉子?”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马子,我敢向你保证,以后我的仗越打越大,我们的队伍也会越来越大。如果就凭咱们几个,累死我们也办不成事啊。所以,我们要有强大的后备力量。他们几个就是。至于会不会出岔子吗,有可能。现在有我们给他们把关,应该问题不大。在经过一两次实战,就把这几个小兔崽子放出去单干。”

刘涛踩灭了烟头,继续说道:“我打算以后我们就负责大面的事情。剩下的战术问题就由着他们干。”

马贵看了看上面的几人,点点头说道:“我看可以,离不开娘的孩子长不大。营长,你看这几个谁比较强点?”

“张勇和姜锋两个人是他们中间的佼佼者。其他的以后在观察吧。”

这时,剩下的几人也从山头上爬了回来,在刘涛面前一一做好。刘涛看了看他们说道:“怎么样?诸位,说说吧。”

高顺第一个发言:“小鬼子在我们刚上去时就出发了。从他们的装备来看,肯定是进山了。剩下的鬼子留在村内。我数了数,光是能看见的就有两百多人。从他们的工事来看,村口的力量最薄弱。”

宋明接着说道:“不错,小鬼子在村里作了个弧形的防御阵地。越靠近我们这里,力量越大。我刚才看了一下,小鬼子干的很地道。他们分了三道战线。如果我们要硬打得话,就算我们冲过了第一道阵地,我看也冲不过后面的机枪阵地。光是设在村里场院上的大炮就是个头疼的问题。他们可以随时的向四周支援炮击。而且在后面鬼子挖了好多大坑,上面用树木和木板盖起来。四周都有出口。我看好像是屯兵用的。”

其他人也多少的说了一下。刘涛看着正在嘀嘀咕咕的张勇和姜锋说道:“二位,还要我请你们啊,说说吧。”

两人推让了一下后,张勇先了发言。他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铺在地上。解说道:“大家看。这就是我们的村子。在村子的东南这一片我看是日军伤员所在地,南面是日军的一个临时补给仓库,而北面,也就是村口方向和西南方向估计是日军的兵站了。在场院中紧挨着炮兵阵地的是日军的指挥所。刚才有的同志说日军设了一个弧形工事。我看这是一个典型的环形工事。你们看,村口日军大约有一个小队的兵力。看起来很少。可是,这里有两挺重机枪,这里有两挺轻机枪。火力强劲。在这种地形上兵力太多反而展不开。为什么越靠近我们这里日军防御的越严密呢?我看是和我们的姜队长前几天经常在这里袭击日军有关。”

高顺不解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日军的各种设施所在地呢?是根据什么做的判断?”

张勇说道:“那就要我们的姜大队长给我们说说了。”

姜锋指着地图说道:“这些地方是我和张勇商量后确定的。说村内东南是临时医院,是因为胳膊上缠着红十字的日军医护兵在这里出没频繁。不管是进还是出,都是匆匆忙忙。看来里面有不少的伤员要救治。说南面是临时仓库,是因为那里的大牲口最多。这次日军进犯,所带的弹药,粮食和各种物资不在少数。他们只能是用大车运输。你们忘了?那里是我们开会的地方。地方够大,足以装下他们的物资。更何况院外还停着十几辆大车。为什么说村口和村西南是兵站呢?刚才宋明也说了,那十几个大坑就是日军屯兵用的。这样做不但隐蔽还保暖。一旦有战事,四个方向都能迅速出兵。如果在屋子里的话就麻烦了。一屋子人只能从一个大门出入,很容易造成混乱和不安全。至于日军的指挥部,那就更简单了。你们看看院子里竖起的天线就都明白了。”

马贵偷偷地向刘涛竖了竖大拇指,小声的说道:“还是营长眼毒,这两个小子日后必定出人头地。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

刘涛满脸的得意“那当然,你也不看看他们的师傅是谁。师傅都那么优秀,徒弟还能差吗?。。。。。。”话刚说了一半,剩下的被马贵那鄙视的目光给活生生的顶了回去。

“妈的,马贵这老小子是妒忌老子有识人之能。不行,回去后我天天在他耳边说此事。闹死他。”刘涛看着一脸鄙视的马贵。心里愤愤的想着。

张勇在一旁说道:“营长,事情已经明了了。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马贵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你急什么。要动手也不急于一时呀。我可不想在解决这帮小鬼子的同时,还有狗在后面咬我。”

刘涛慢悠悠的说道:“小子,不急。等进山的鬼子走得在远点。这样就算他们知道我们动手了,也赶不回来。我们会有充足的时间。你说呢?”

张勇红着脸说奥:“营长,是我太心急了。”

刘涛笑了笑说道:“现在我命令!除了侦查员外,所有的人马上休息。明天下午我们在此集合,分配作战任务。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