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3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URL] “ 陈团长,你知道吗?王坏水这现在又当上了城防司令了,这个狗汉奸是甘心替鬼子卖命呀。”说着,从口袋掏出香烟递给陈启亮一支,同时自己把嘴上的烟点燃了。 “谢谢,我不抽烟。”此时,团长陈启亮已经带领几个战士化装来到离城里不远的一座小村庄老田的父母家里。老田的是抗日游击队的一名队长,他带领的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



“ 陈团长,你知道吗?王坏水这现在又当上了城防司令了,这个狗汉奸是甘心替鬼子卖命呀。”说着,从口袋掏出香烟递给陈启亮一支,同时自己把嘴上的烟点燃了。

“谢谢,我不抽烟。”此时,团长陈启亮已经带领几个战士化装来到离城里不远的一座小村庄老田的父母家里。老田的是抗日游击队的一名队长,他带领的游击队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因而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此次,陈启亮下山就是要通过游击队摸清这里的情况,然后在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王坏水这个大汉奸,我们一定要找机会除掉他!”陈启亮咬牙切齿地说。

“想除掉这家伙不太容易呀,王怀水知道会有人想除掉他,因此对自己的安全是严加防范,一般人是很难近其身旁的。听说有一次,王坏水从军部出来没走多远就遭到了路边的一名杀手枪击,射出的子弹没有打到王坏水却是打死了他身边的一名警卫,结果王坏水躲过一劫。可怜的这名杀手,被王坏水身边冲上去的两名警卫乱枪打死。后来才知道,这名杀手是国民党方面派出去的军统特务。”

“这家伙的命还真大,身边的警卫反反应迅速倒是蛮快的。”

“谁说不是。同样在家里他的警卫措施也是如此,为了不使自己遭到暗算,家中里里外外光是保护他的人就有一个排的人马,个个像是凶神恶煞似的。我们游击队也想除掉这个大汉奸,但都找不到任何机会。这家伙狡猾的狠!”老田是啰啰嗦嗦地讲了许多关于王坏水的事情。

“我想,凭你陈团长的功夫对付这些小于小虾应该是手到擒来,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不过,你身边的这帮兄弟身手如何?”这时,田队长向陈启亮问起。一听这话,陈启亮笑了,说:“你既然相信我的功夫,还不相信我手下是这些人?”

“对!强将手下无弱兵!”说完,田队长哈哈地笑了起来。这时,陈启亮朝着身边站着的一名队员使了一个眼色。这名队员立刻明白了团长的意思。于是,他朝四周环视着一眼瞅上了地上的一块青砖,只这名队员弯起身左手抓起地上的一块青砖,右手掌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圈,手上的青砖立刻分为两半。

“厉害!厉害!这是我亲眼所见呀,否则我真的不敢信心这是真的。这种青砖就是用锤子砸,还得要使出吃奶的尽才行呀。厉害,厉害!”田队长惊的嘴里连连叫喊着。

“这下我真的放心了,我看就是遇到神仙也不敢轻易与你们交手呀。”说着眼角笑开了花。这时,陈启亮如无其实地说:“这些都是雕虫小技,厉害的还在后面呢?”陈启亮很有些得意的样子。

“好!不说这些了,田队长今晚还是有劳你给我们带路摸进王怀水的家把这个狗汉奸干掉!”

“这么急?按常理说,王怀水每晚必定回家过夜。他家里有一个妩媚的狐狸精把他给迷住了,使他欲罢不能。

“这个老色鬼还挺会享受,这个不要脸的老色鬼!。”此时,旁边的一名队员忍不住插起话来。说着自己的先咧着嘴笑了起来。其余的人也被的他的话给逗乐了。

“不过,是不是再等些时日?”

“等什么?我看就今晚是最好的机会!”说着,陈启亮看了看手中的表。此时,已经是深夜凌晨。说干,就干,陈启亮有些等不及了。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陈启亮问道。

“准备好了!”队员们压着嗓子异口同声地答道。

“好!出发!”说着率先穿出了屋子队员们紧随其后,一会儿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江南多是丘陵地带,河流纵横交错,树木繁杂。荒无人烟的地方杂草丛生,道路蜿蜒崎岖坎坷不平,一片荒凉的景象。穿过一片庄稼地,陈启亮领着队员们来到鬼子把守的城池下。城池下面是一条较为宽阔的小河,河里芦苇丛生,是一条天然的屏障。过了这条河就可以直接进入城里。

陈启亮之所以选择从这里进城,主要是这里把守较为松懈,鬼子和伪军是定时从这里巡逻经过,并非是重点把守的区域;从城门进去的话可能会引起伪军和鬼子的怀疑,如果相互之间动起手来必然会惊动守城的伪军和鬼子,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前功尽弃。因此,陈启亮思前想后还是选择从这里进城的办法。

隐蔽在庄稼地里的陈启亮正准备命令队员涉水游到对面的时候,忽然听见庄稼地传来“沙沙”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向这里走来。

“注意隐蔽!”陈启亮轻声地对队员们说。然后警觉地问道:“谁?”此时队员们从腰间掏出了驳壳枪。这时,陈启亮就听见庄稼地里有人轻声地喊道:“团长,是我,我的通讯员亮亮。”听声音的确是通讯员亮亮。他这时跑来干什么,有什么急事吗?陈启亮感觉有些奇怪。此时,通讯员亮亮已经气喘吁吁地来到了陈启亮的面前。还没等通讯员开口,陈启亮就急着问:“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你急着跑来干什么?是谁叫你来的?!”陈启亮一连串的问话,通讯员听着有些急了。

“团长,你还别问了,这是政委让我送给你的信。”打开信,借着月光,陈启亮看清了信中的内容只有一句话:根据上面指示,王坏水目前不能杀,可做其思想工作令其率部投诚,否则予以杀之!后面的落款——政委张彪。这的确是政委张彪的亲笔书信。陈启亮看完信后觉得似乎不可思议,像这种顽固不化的汉奸能做通他的思想工作,还能还投诚?想到这里,陈启亮无奈地说:“那好吧,既然是上面的意思我们就试试看。”然后又对亮亮说:“你先回去告诉政委,我一定按照信中的指示办!”

“好的,哪我就走了。”说着,通讯员穿进了庄稼地里走了。

“下水!”陈启亮一声令下,队员们纷纷低着身子悄悄地向河边摸去。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陈启亮带着队员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到了城里。

月光下的城内静悄悄,街道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偶尔听见几只不知名的虫儿在草虫中不停地鸣叫。在田队长的指点下几经周折,陈启亮和队员们来到了一处墙角下。这时,田队长指着前面的一座偌大的四合院悄声地对陈启亮说:“这就是王坏水的家。”

“好气派呀!”陈启亮惊讶起来。此时,王坏水家的院内闪着一丝亮光,尽管有些昏暗,但比起周围显得异常的耀眼。

“上!”不由分说,陈启亮命令着。一声令下,队员们如一只只离弦之箭,刹时来到了院墙下,然后纵身一跃上了墙顶。院内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一件屋内闪着昏暗的烛光。忽然,一只狗从院内惊叫着跑了出来,对着墙外“喔,喔,喔”地狂叫。这时,从屋内走出来二个人来,打着哈气。

“叫什么?深更半夜地乱叫,不让老子睡觉了。”从屋里出来的一个人埋怨地骂道。另一个人,手提着手电在院内周围四处,角落照射。

“滚!你也给我睡觉去!”说着朝着狗踢了过去,狗哼了几声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接着,出来的二个人向屋里走去。

这狗还没有走,人是不能下去的。必须把这条狗处理掉,否则队员们无法进屋里。想着,陈启亮掏出梭镖连发二下,狗在地上翻滚了一下,轻叫了一声便不动了。接着,队员们迅速从院墙上跳了下来,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随后队员们分三组分别向二间屋里快速走去。陈启亮带领二名队员向亮灯屋里悄悄地摸去。轻轻地一推门,门是插着的。陈启亮掏出匕首轻轻地将门栓移动,再一推门,门开了。此时,陈启亮发现屋里的桌子上亮着一盏煤油灯,一张床就在灯的旁边。这时,一名队员走过去一把掀开被子。

“你们是什么人?”女人惊叫同时起来的同时,双手急忙抓住被子遮挡着胸前。眼前的女人很年轻,看样子只有十几岁,不像是王怀水的小老婆。

“王坏水在哪?”一名队员问道。

“他,他没有回来,我是他们家的丫鬟,你们可别杀我呀。”

“放心,我专门杀坏人!”

“你王坏水还没回来?你不会骗我们吧。”

“不会的,是真的不在家。”

“他的老婆呢?”一名队员接着问道。此时,这名丫鬟用手指着屋内的房间。

“进去看看!”说着,陈启亮走到门前一脚把门踹开了。屋里的女人也是惊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遮盖着身体。一名队员走进床前掀开被子,果然不见王坏水的影子。

另一组队员是用大脚把门踹开的。这间屋里睡着五个人。门被踹开后,这几个人先是一惊,其中一个家伙急忙要掏出枕边的驳壳枪,被一名眼疾手快的队员扔过去的梭镖扎在了咽喉部位,只听这家伙“啊”的一声便趴在了床上。

“不许动!”这时,队员们大吼一声。接着,另几名队员走过去拿下了他们放在枕边的枪。这时,一个家伙欲要反抗,从枕边掏出枪就要扣动扳机。这时,走过的一名队员身手抓住这家伙的手腕用力一折,枪掉落在地。随即这名队员一拳打在这个家伙的脸上,然后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腹部。这家伙这才老实了,躺在地上不断地呻吟。

“王坏水在哪?”这时一名队员大声命令道:“都给我老实点,否则要你们的命!”

“是!我们老实!”

“你们的司令王坏水在哪?”

“大爷,我们司令不在家,他到本田那里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时,一个家伙战战兢兢地说道。

“其他屋里还有人没有?”

“没有了,还有几个陪司令一起去的,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你们可别杀我们呀。”

“把他们绑起来!”

“好的!交给我好了!”说着,一名队员掏出绳子一个个地被绑了起来,然后又掏出袜子塞在他们的嘴里。

“撤!”陈启亮在门外喊道。随后,几名队员从屋里冲了出来,然后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