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多少有点儿没良心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7 156
导读:前几天台风“森拉克”逼近的时候,新闻里很关注。当时我的一个熟人,家是在东南沿海一个大城市里的,刚好在北京出差,我们一起喝酒,看着电视里的报道。他忽然说:“这话多少有点儿没良心——其实我们住在城里的人是蛮盼着有台风来的。” 他这话的意思我明白,台风一来,可以一扫暑热之气,带来充沛的降水,还可以打扫一下城市。住在城里的人,自然是觉得慢惬意的。所以他说“城里人是很盼望台风来的”,但是向下的农民可就不然了,台风一来,搞得不好一年的收成全完了不说,还会有生命危险。最起码,渔民几天不能捕鱼,损失也就很可观了。所以

前几天台风“森拉克”逼近的时候,新闻里很关注。当时我的一个熟人,家是在东南沿海一个大城市里的,刚好在北京出差,我们一起喝酒,看着电视里的报道。他忽然说:“这话多少有点儿没良心——其实我们住在城里的人是蛮盼着有台风来的。”


他这话的意思我明白,台风一来,可以一扫暑热之气,带来充沛的降水,还可以打扫一下城市。住在城里的人,自然是觉得慢惬意的。所以他说“城里人是很盼望台风来的”,但是向下的农民可就不然了,台风一来,搞得不好一年的收成全完了不说,还会有生命危险。最起码,渔民几天不能捕鱼,损失也就很可观了。所以他又说自己盼着来台风是“有点儿没良心”。


我想其实城里的人也未必都喜欢台风,比如我吧,身处北京,是绝无遭遇台风之虞的,但若是在上下班途中遇上下雨,也是很麻烦的。但要是在家里高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乡下人呢,也未必都不喜欢台风。比如说南方夏天很多人去郊外避暑,要是没有台风,水少,又很热,出门玩的人怕也会减少,搞旅游业的农民也会有损失。


可见,人的悲欢真的是很难沟通的。


这次三鹿奶粉事件刚爆出来的时候,我当然也是义愤填膺,觉得这些无良奸商,怎么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真是要不得好死、断子绝孙、千刀万剐的(以上三句参考了我身边亲友同事的评论,著作权不完全属于我本人,倘若有人要抄袭,我也欢迎,绝不收取专利费)。不过,随着昨天又披露出20余家奶粉制造商的产品有问题,我不禁有有些庆幸起来,可是静下心来想想,我也是有些没良心的。


我所庆幸的是,现在我们知道有这许多知名厂商生产的奶粉有问题,还有厂商的冰棍被查出有问题,也许过不了几天又会有冰淇淋、奶油、牛奶、酸奶、奶酪、巧克力等等一切含有奶制品的食物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由于这些问题的被披露,我们的健康得到了保证,这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大好事啊!


可是,是什么让这件值得庆幸的大好事发生了呢?是三鹿厂的问题奶粉,是那些吃了有问题的牛奶得病的婴幼儿,是那些为了自己幼小无助的孩子的痛苦而牵肠挂肚、彻夜难眠的父母,甚至是那两个已经不行夭折的孩子!


我是不是有些没良心呢?我竟然为了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健康,而感到高兴!


如果说我是一种新药或者新的疗法的受益者,我不会这样高兴。每一种新药的诞生、每一种新的疗法的出现,都是在无数次的失败的基础上产生的,都意味着许多病人失去了他们的健康甚至生命,以此为代价推动着医学事业的发展。可以说,我们每一个人的健康都是得益于以前许多人的不健康乃至死亡。也许,我们自己也会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用我们自己的疾病、痛楚乃至死亡,去换得医学的点滴进步,这是每一个人的义务。我们不必感激先人,也无权要求后人感激我们。因此,这是不必有心理负担的。


但是这次却不一样,因为疾病是无可避免的,但这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然而,竟没有能够避免!


看看披露出来的问题奶粉,我们真要感激三鹿了,因为其他问题奶粉中三聚氰胺的含量大多是每公斤几十毫克,至多的是619毫克,如果不是三鹿的大手笔,一下子达到了每公斤2563毫克,是的许多婴幼儿在短时间内就出现了病状,那么也许这件事还要拖延很久才会爆发,还有有更多婴幼儿因为吃三鹿和其它问题奶粉,在一点一滴的日积月累中成为结石病患者,也许,这其中就会有我的孩子!想想真是不寒而栗。


所以,我怎么能不感谢三鹿?!那些孩子没有得病的父母又怎么能不感谢三鹿?!


还有那些可怜的孩子,他们有的是因为家境不宽裕,只能吃低价奶粉,还有的家庭条件不错,因为父母要支持国货而选择了三鹿,结果,他们以自己的牺牲换来了更多孩子的健康,我们是不是也该感谢他们呢?


但我说不出,我为自己的自私感到难言的羞耻,真的,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健康平安,因为我也是个做父亲的人。但是,如果真的要有不幸降临在孩子的头上,那我希望倒霉的不是我的孩子,至少第一个不是我的孩子,因为我是个做父亲的人。


我想不是个坏人,当然我也不是圣人,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有普通的需求,有普通的恐惧,也有普通的渴望。我有善良的一面,也有丑恶的一面。也许在一个正常的、健康的、科学的环境中,我善良的一面会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而我丑恶的一面没有任何兴风作浪的机会。现在,感谢三鹿,它成功地释放出我人性中丑恶的一面,让我为别人受难而自己暂时还没有受到影响而沾沾自喜。


我也是个有良心的人,我也不希望以这种方式是我和家人的健康得到保障,但很遗憾,除此以外,似乎还没有其他方法。其实类似的事件在此之前就有过,比如说红心鸭蛋,不过我很少吃咸鸭蛋,所以没有太关注。当时看北京质检工作人员在电视上让广大市民不必担心,因为按照发现的问题鸭蛋的有毒物质含量,需要吃几千年才会有问题,我又很释然,是啊,就算每天三顿,每顿三个,谁又有几千年的名好活呢?所以那时我是很善良的。


再比如大头娃娃奶粉,那是穷人的东西,我虽不富,但还不至于让孩子吃那种毫无保障的奶粉,所以我可以简简单单、潇潇洒洒地谴责奸商;


再有有毒的大米,我相信北京市,这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区,这里要是有了问题还得了?所以我依旧可以轻轻松松地愤慨于奸商得不到的行为……


现在,这把刀快落在我的头上了,是那几千(肯定还有更多的)孩子替我的孩子承受了痛苦,是他们的父母家人替我心如刀绞。当我的孩子有点儿小毛病时,我寝食难安,所以我可以想象——但又无法想象——如果我的孩子的了肾结石,我会是什么样子?


像所有麻烦一样,这件事会过去,会渐渐被我们忘记,但谁能保证没有下一个危险呢?谁又知道下一个危险是什么,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威胁我们的普通的平凡生活呢?


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让我不必扔掉良心就可以保证自己最基本的合法权益的环境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