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谈干部吃垮小饭店之随想

创造新世界 收藏 14 5442
导读: 却说有这样一样一条新闻,说的是西北某县某乡农民张佐,二零零四年初在乡政府附近开了家餐馆。结果乡政府的干部赊账吃饭,打下了一万八千余元的欠条,导致饭馆只开了一年就倒闭了,今年六月,现任乡长知道张佐的情况后,答应每月给他结账二百元。 这样的事,其实在现今社会里,却也不是新鲜事,想想有多少酒店饭馆靠着那公务机构的吃吃喝喝而维持住吧,大酒店大饭馆有大机构大官头靠着,那如乡政府这样的小“衙门”,自然也就常光顾那个小饭店小餐馆吃着,所谓大有大的吃派,小有小的吃由,吃大的可以吃海鲜吃山珍,

却说有这样一样一条新闻,说的是西北某县某乡农民张佐,二零零四年初在乡政府附近开了家餐馆。结果乡政府的干部赊账吃饭,打下了一万八千余元的欠条,导致饭馆只开了一年就倒闭了,今年六月,现任乡长知道张佐的情况后,答应每月给他结账二百元。


这样的事,其实在现今社会里,却也不是新鲜事,想想有多少酒店饭馆靠着那公务机构的吃吃喝喝而维持住吧,大酒店大饭馆有大机构大官头靠着,那如乡政府这样的小“衙门”,自然也就常光顾那个小饭店小餐馆吃着,所谓大有大的吃派,小有小的吃由,吃大的可以吃海鲜吃山珍,小吃却也可以大鱼大肉山蔬野菜的吃着。


不过小地方自然不能与那大城市的大酒店大饭店相比,想想那乡政府干部们吃下的钱,真还不够那大城市吃几次鱼翅,喝两瓶拿破仑洋酒的,不妨来看来下华南某市机关不到两年时间,就欠下一家酒店三百多万!想想这多吓倒人啊,看那乡机关那点小钱,可真不算什么啊,真还不够人家好好的吃一餐的了,所以在这件事来说,却也就有人“同情”此乡机关的行为,说是在网上搜索发现,“乡政府吃垮餐馆”的新闻,基本上欠款总额都不大。比如河北某某县贾庄乡的姚增爽,被打下的欠条四万多元。云南某某县爱尼山乡的戈正华,被乡政府欠下七万多元。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怎么才算多的,要知道这点钱对于那些个吃吃喝喝的干部们来说,也的确是小钱,不说那发达地区与大城市里,就说小地方的干部也常吃吃喝喝,怎么会把这等“小钱”放在身上了,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这点钱却也不过是小钱,怎么会放在眼里了,再说就算是欠着,又怎么样了,自己吃着却也是公家买单,又不是自己出钱,所以这钱多多少少却也自己没放在心上,怎么会有什么感觉了。


不过对于我等小老百姓来说,这钱却也不算是什么“小钱”了,要知道这一二万块钱也就能让一家老小吃用一年了,这还是城里,想那西北某乡的小山沟里,恐怕算来都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想想在那年收入多少啊,想想那的老百姓一年到头能赚下多少钱啊,若不是那经济现在那有点起色了,恐怕在没改革开放以前,这一二万可不知道有多少人没见过的巨款了,不过现在看许多西北的农村却也有很穷的,不知道他们见过这多钱不,不过对于那些个在干部们看来不多的“小钱”,在平头老百姓看来,却也不能说是小钱了,为什么人家好好一个饭店情愿垮了,而不去继续赚那官头们的钱了,这也就说明了这等“小钱”在小店主看来,却也是件不可承受之重了,可了实在是负担不起的地步了,要不这干部的钱不赚白不赚啊。


想来这钱却也实在是不好赚的,因为做干部们的生意是好,没有了他们却也就没有了许多饭店的生意,一般对于象张某人这样的饭店,若少了这机关这些个“大主顾”,别说赚钱了,恐怕连生意都没了,可有了机关这些个“大主顾”了,却都是些打白条的主,生意是看上去是好,但实则却是赚不来钱的,因为这钱拿不到手啊,这白条却也不知道“白”到什么时候了,所以一个亏字啊,也就看来起来是被干部吃垮了。


还有这“同情”的人会这理解,他这样认为说,吃多吃少性质是一样的。其实,乡的干部的吃喝,哪里能算得上挥霍无度啊;按乡政府只有三十名干部算,一年吃一万八千余元,人均才六百元。请问,一年六百元钱能吃什么,最低的工作餐够吗?媒体报道,江苏某市直机关的普通科员,在基本工资和工作津贴之外,每月的生活补贴是三千多元。如果这乡的干部,也能有一样高的“阳光收入”,他们何至于在加班后吃一碗面,都要像个瘪三一样向餐馆赊账。


这样理解可真对,不过想想这三十多名干部都有资格去吃喝吗,想来也不过是些个某一部分头去吃喝吧,你想去吃喝那也是要有资格的,不都是谁都有机会去吃吃喝喝的,你个普遍的一般干部,你好意思去吃喝吗,恐怕叫你站在那吃,你也惶恐不安吧;这可只是那些个少数的几个头去吃喝吧,就算吃一次几十百元的,其实在乡下这钱可以吃的很不错的,想想有多少个平头老百姓敢吃的起这等“大餐”了,巴不得都把一块钱当成两块来用,可能许多乡民一辈子也吃不起这等好“席面”吧,可在那些个干部头眼里,这也不过是平常之餐,算不得什么,所以也就有了那有“同情心”之人的同情了。


因为对他来说,可能见的世面多,这样的干部大餐却也是小儿科的事,想来传说中的天价大餐却也是对他来说常见的,你想想这几十元的餐饭,那不等于普通不过的的啊,恐怕对他来说,却也在家也比这吃的好;不过吃自己的与吃公家的却也是两个概念,自己有钱再吃的怎么样,那也是自己的事,吃公众的“血汗”,就算是吃四块钱的盒饭,却也是人们的“血汗”,难道一万一餐就叫“腐败”,这吃个几十上百一餐的就不叫“腐败”了吗,其实这样的道理,在现今人看来,却也觉得没什么的,因为这事是平常不过的,所以这人也就只当没“看到”了,只把那眼睛盯到某处看了。


这二年才欠下一万多的吃帐的乡机关以现在的视角看来,却也真是笔小钱,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来,却也是说明了地区的贫困;但如果不贫困了,是不是我们的干部们就应该欠下更多的帐了,所谓的穷则思变,既能都这穷了,这嘴巴上的事就节约点吧,不要没钱也动不动去欠账吃喝,这让人想到了以前大户人家的落迫子弟,日子过的再穷,也要过过“摆谱”的日子,也不想想这是吃了却没钱,想来这样的人都让人可笑,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却也是不吃白不吃,反正都是公家的,也不用自己掏钱。


所以该吃的还要吃,不吃亏了自己,至于谁来“买单”,那就看谁倒霉了,而这次,不过是那小饭店的张某人倒霉了,又不懂得巧妙,又没有上面人说话,你的小饭店也就只等着吃垮吧;而拿每月还的二百,却也不过是当打发贫困户一样的,谁叫你张某人被干部吃垮了,这干部面子上也过不去啊,怎么也要让张某人过个日子吧,这样看来,却也让人觉得是干部可怜张某人了,只当又多了个贫困户了;想来这张某人也真够可怜的,竟从小老板落到了“叫花子”的地步,这可只怪张某人当时心太软的,没事好招待些硕鼠,要知道鼠有鼠性,落下了窝就不走了,天天就在这吃定你了,不过此硕鼠辈还是比那小老鼠“德性”差,小老鼠还知道吃要细水长流,吃了这辈养下辈,而此硕鼠辈却是吃了就往死里吃,生生把一店家吃垮了,可不知总这样下去,把所有的店家都吃垮吃没了,这硕鼠还能跑到那去吃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