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01/



汽车行驶在马路上,马路两边,楼房还是较多,但都显阵旧,与开发区相比,自是不可同日而语。眼旁忽闪而过的招牌,也可以说是别有风味,有近似于***文字的缅文,曲曲弯弯的如蝌蚪。也有中国的方块字,更有英文。

缅甸过去是英国的殖民地,而缅文是缅甸的国文,所以用这两种文字自然也不奇怪。但中国字越来越多,不是正好说明中国国力的强大吗?按冷睿的估计,中文在这一路上的比例甚至超过了英缅两种文字,可见,中国的影响力之大。想及此处,他心底不禁升起了一种自豪感。

在“金三角”做小买卖、开店铺、卖苦力的几乎都是华人,他们是“金三角”地区经济力量的主要人群。

就坐在中国人开的饭店,吃着地地道道的中国菜,听着纯正的普通话,看着客人结账时直接使用人民币,使冷睿还以为回到国内。

那个侍从危买一直绷紧着脸,相反接待处处长毕竟是搞接待出身的,见多识广,一直笑脸相迎,专挑好话说,刻意讨好冷睿。冷睿看见貌丁伦狐狸般的笑脸,只觉得后背汗毛倒竖,他宁可整天面对凶神恶煞的危买,也不愿意面对丁伦一刻钟。

呵呵,怪不得貌丁伦脸上的肌肉这么松弛,原来是整天讪笑的功劳,冷睿不得不佩服这种见风使舵的人。

酒足饭饱,貌丁伦笑着对危买说:“危买,请再次检查冷先生的住所,再次核实冷先生悠闲的去处路线和安全系数,核实完毕,请及时报告。注意,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冷先生少根汗毛,惹了华大生气,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处长。”

貌丁伦谄笑着说:“冷先生年少英俊,能得到华大的垂青,这是近十年的头一遭。冷先生以后跟着华大前途无限,希望冷先生在飞黄腾达之时不要忘了貌丁伦的招待之情,请冷先生以后多多关照,施舍小的一碗饭吃……”

貌丁伦不愧是接待处处长,谀辞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越后面赞颂冷睿之词越露骨,恶心的颂词说出口脸不红心不跳。“铜皮铁脸”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腰肢功夫也登峰造极——腰弯背驼,原来习惯弯着腰和别人说话的结果。

冷睿看到貌丁伦谄媚的神情,听到貌丁伦阿谀奉承的言语,感觉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胃里翻江倒海,几乎要吐出来。他强忍恶心,微笑着说:“承蒙吴丁伦处长青睐,小弟受宠若惊。我只是匆匆过客,在得到华大解除软禁后,我会离开这儿的。”

“软禁?”貌丁伦貌似听不明白似的,把皱纹簇拥在一起,瞪着眼睛诧异地说,“华大暂时不在家,但郑重其事命令巴颂大总管招呼你的,确实是近十年来的头一遭,怎会是软禁你呢?承蒙冷先生的照顾,我也有难得的悠闲假期……”

跟着是貌丁伦的长篇大论,冷睿笑笑,没有搭腔,貌丁伦是个老狐狸,怎会不明白?

貌丁伦口沫纷飞了大段时间,突然住口,盯着冷睿奇怪地问:“冷先生,你是警察?为什么不做警察,居然做了通缉犯?”

冷睿纠正说:“我不是警察,而是未来的警察,我只是警官学校的学员而已。为什么不做警察?吴丁伦你也想得到内地警察工作性质和待遇,做警察怎能发财?我在实习时想捞点外快,什么行业最挣钱?还是走货最挣钱,走货的东窗事发后我不想坐牢,只能逃亡呗。呵呵,警方想抓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貌丁伦的点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赞同冷睿的说法:“是的,是的,冷先生身手不凡,兼且熟识内地警方的操作流程,警方对你只能徒叹奈何。”

从美容院出来后,风尘仆仆的冷睿摇身一变,变得如电影明星般抢眼。他修长的身材,一袭齐耳的长发,戴着副斯文金丝眼镜,脸色有点苍白,脸容略显清瘦但非常阳光。最耀眼的是他那双女孩子才会有的大眼睛,明亮得如漆黑天宇的明星,深邃得如激流中的漩涡。衬着一身得体西服,更显得他精神飒爽,英气逼人,就像翩翩浊世公子哥儿。

貌丁伦怪笑着说这样的气质不去泡妞就浪费男人的精华。在桑拿场所糜烂一天之后,冷睿就提议上网吧玩。